第二章 羚羊與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艾迪·瓦倫不愧是凶名威震北海的海賊,見到海軍軍艦,一絲迴避的意識都沒有,直直的朝著軍艦的方向駛來。

    迦爾納來到船首,站在貝爾身後,也注視著前方越來越近的海賊船。海風吹佛著他額頭的短髮,揚起的碎髮間,他的眼神中一絲緊張和遲疑都不見,有的只有冷靜和沉穩。

    貝爾讚許的看了他一眼,開口道:“待會開戰,艾迪·瓦倫交給我,喬治·西尼爾交給你了。”

    “沒問題,我來搞定。”少年回答的乾脆利落。

    貝爾點點頭,笑道:“這次抓住瓦倫,功勞足以讓你升至少校了,嘖嘖,14歲的少校啊,老子14歲時還是個大頭兵呢。”

    “艦長,風速30節,還在快速上升中。”航海員大聲的彙報道。

    “艦長,敵人已進入射程範圍。”

    “開炮,迎敵。”貝爾大聲命令道。

    一連串的煙火從軍艦炮口冒出,數十發炮彈呼嘯著,向“血色瓦倫號”射去。刺耳的爆炸聲遠遠的傳來,木質船板揚起紛飛的木屑和火焰,隱約可見殘肢斷臂在空中飛舞,慘叫聲響成一片。

    就在火炮手上彈藥的空隙,“血色瓦倫號”也乘機突進了一段距離。隨後,敵船炮口也傳來刺耳的炮鳴聲,黑色的炮彈迎著軍艦射來。

    這時,貝爾和迦爾納出手了,刀光一閃,空中大部分火炮被高高躍起的兩人迎空斬破,剩餘的幾枚炮彈,落點都在一些邊邊角角,沒有給軍艦造成什麼大的損傷。

    轟、轟、轟——

    炮聲一刻未停,隨著雙方的接近,命中率也在不斷的提升,傷亡率也在不斷的增高,讓這場血與火的戰爭愈發的慘烈。

    海軍的這艘驅逐艦,只是艘4級的軍艦,上下兩層炮甲板,火炮60門,定員350人左右.。

    雖然在海軍中,屬於中低級軍艦,但對比海盜的船隻,依然形成了強大的火力壓制。一時間,瓦倫海賊團傷亡遠遠比海軍慘重。

    炮火在耳邊肆虐,慘叫聲此起彼伏。迦爾納毫不為之所動,鎮定自如的一邊揮劍斬擊著迎面而來的炮彈,一邊指揮士兵將傷員送入船艙,進行醫治。

    這時,本該在船艙的航海員,面色緊張的衝了出來。

    “風速已經快到40節了,颶風就要來了。”

    暴風雨,隨著他的吶喊聲,傾盆而下。

    雙方船隻終於靠近了,十數跟蕩索從軍艦上拋出,鎖在了“血色瓦倫號”的船沿。

    最慘烈的接弦戰開始了。

    來不及理睬航海員,迦爾納緊隨貝爾中校身後,縱身躍至敵船。迎面看到的,一眾海賊個個帶傷,眼中卻凶光畢露。站在最前列的,是個頭戴紅色船長帽,手拿兩把鋼刀,身高足有3米的壯漢,臉上一道長長的疤痕,從左眼連到了嘴角,讓他本就凶狠的面目,更顯得面目可憎,正是艾迪·瓦倫。

    “小的們,上,殺了這些海軍。”艾迪·瓦倫冷酷的一揮手,朝前喝道。

    海軍和海賊本來就沒什麼可多說的,貝爾迎上艾迪·瓦倫,迦爾納則隨手揮刀,將一名撲上來的海賊劈成兩半,然後找上他旁邊的一個瘦高個——瓦倫海賊團的副船長,懸賞金1500萬的喬治·西尼爾。

    後面紛紛趕到的海軍精銳,則衝向其他雜魚海賊,一時間,喊殺聲四起。

    喬治·西尼爾看到迎戰他的少年海軍,身材高大,穿著海軍上尉制服。雖然面相年輕,但他仍沒有一絲輕視,海面上討生活的海賊,能活到他這個年紀,哪個不是人精,從來不會輕易的輕視任何一個敵人。

    西尼爾眼中凶光閃露,手拿一把西洋劍,揮劍向迦爾納刺來。嘴裡罵罵咧咧道:“哪來的小崽子,毛都沒長起,就敢來做海軍,今天大爺來教你什麼叫做海賊。”

    劍光霍霍,夾在暴風雨中,更是迷惑人眼。

    面對迅捷無比的劍式,迦爾納微微側身,後退一小步,閃身避過。西尼爾步步緊逼,西洋劍揮舞出刺耳的尖嘯聲,招招不離迦爾納胸前和小腹。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黑夜降臨,暴風雨密集的下著,豆大的雨滴砸的人幾乎睜不開眼。

    迦爾納卻似乎完全不受影響,每次都異常精準的躲過了迎面刺來的劍。西尼爾咬牙切齒,呼吸越來越急促,招式也越來越迅捷,越來越精妙。

    風雨越來越大,船隻在風雨中搖搖晃晃,船上的人一面要戰鬥,一面還要維持身體的平衡,戰鬥的越發艱難。

    迦爾納終於出手了,快到極致的刀光,西尼爾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只覺手臂一涼,持劍的半截手臂已飛在空中,來不及慘叫,刀光追至,西尼爾咽喉出爆出一抹血花。

    “好快的刀···”西尼爾腦海中浮現這句話,在陷入永恆的黑暗之前,隱約聽到傳來的一聲輕吟。

    “一刀流·神影·居合”

    斬殺懸賞1500萬的海賊,沒有給迦爾納內心帶來一絲波瀾。迦爾納抬手抹了抹臉上的雨水,往貝爾中校的方向看去,暴風雨越來越大了,若不能儘快拿下瓦倫海賊團,然後撤退到附近的島嶼,等陷入暴風中,船隻就危險了。

    副船長被殺,其餘海賊紛紛大駭,有的直接掉頭就逃,也有幾個不怕死的,眼露凶光,圍上來,試圖靠人多的力量,斬殺迦爾納,為副船長報仇。

    不過迦爾納可沒空理他們。

    “一刀流·神影·千鳥”

    刀光暴漲,一瞬間彷彿幻化出千百刀,瞬間將圍上來的雜魚海賊清空。

    迦爾納頭也不回的奔向了貝爾和艾迪·瓦倫的戰場,準備支援貝爾,速戰速決。

    兩人戰鬥場面就激烈多了,一路從船頭戰至船艙,刀光閃閃,戰況焦灼。

    貝爾手中一把軍刀,虎虎生風,壓制的艾迪.瓦倫兩把血色鋼刀毫無還手之力,身上道道血痕,看起來悽慘無比。

    艾迪·瓦倫發出陣陣怒吼,直接扔掉雙刀,開啟變身模式,變身為身高四米多高的半獸羚羊形態。

    貝爾一個突進,揮刀猛擊,艾迪·瓦倫變身後,力量沒有提升多少,速度卻是暴漲。

    之前很難躲過的招式,現在很輕鬆的就閃避掉了,雙腿輕輕發力,就彈跳至高空,身上的血痕也漸漸的收口,不再流血。

    看到迦爾納加入戰場,艾迪·瓦倫一個閃身,撲擊前來,密集的拳頭暴風雨般向他襲來。

    速度比之前快了何止一倍。

    見狀,迦爾納不慌不忙,手中軍刀舉起,手腕順時針成圓形揮舞起來,看似緩慢至極,手中軍刀卻揮舞出一片片殘影,彷彿屏障般擋在兩人之間。

    “一刀流·鍾卷·御”

    一連串的爆響傳來,艾迪·瓦倫的拳頭,全部被迦爾納的刀身擋下。

    一個高空彈跳,躲過身後貝爾斬來的一刀,艾迪·瓦倫也不和貝爾交手,直接利用他超高的速度和彈跳力,圍著兩人打轉,伺機發動攻擊。

    貝爾速度沒他快,發出的攻擊,總是被他一次次躲過,偶爾的反擊差點令貝爾負傷。

    眼看風雨越來越大,迦爾納可沒時間和這是大羚羊在這玩躲避球遊戲。

    收刀入鞘,深吸一口氣,微微低下雙眼,不再看艾迪·瓦倫。

    但在迦爾納的天生見聞色感知中,他的一舉一動,卻纖毫畢現。

    “一刀流·神威·八重垣”

    一瞬間,八道無形的劍氣,從迦爾納手中斬出,在雨中拖拽著不同的痕跡,重重的斬向艾迪·瓦倫。

    “劍豪!”艾迪·瓦倫瞳孔劇烈的收縮成一點,看著幾乎是瞬間來到自己面前的劍氣,想躲,卻發現前後左右所有的方向都被劍氣封死,根本來不及閃避,只能硬著頭皮硬抗傷害。

    縱橫北海多年,艾迪·瓦倫不是沒有同劍豪戰鬥過,一般的劍氣,雖然也能傷到他,但面對動物系惡魔果實的防禦力,還不至於直接重傷他。

    仗著動物系的防禦力和恢復力,艾迪·瓦倫準備硬抗一波傷害,乘機衝上,給這個可惡的海軍少年致命一擊。

    誰知斬擊而來的劍氣,威力之強勁,遠遠超出了普通劍豪的攻擊上限,也超出了他的認知。

    刷的一聲,劍氣傳透艾迪·瓦倫的身體,在他的疑惑中,帶著他的身體往後飛了一大截,重重的落在船艙中,撞碎了層層甲板。

    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這一刀對他現在的身體素質來說,依然還是負擔。

    看著手中出現裂痕的軍刀,迦爾納嘆了口氣,普通的軍刀果然承受不了八重垣的力量,有機會還是要去找一把好刀。

    “結束了。”迦爾納對著旁邊有點發愣的貝爾喊道。

    船長和副船長,一個敗一個死,剩下的海賊陣勢大亂,被海軍趁機大肆砍殺,潰不成軍,紛紛繳械投降。

    動物系惡魔果實能力者,生命力頑強,加上迦爾納刻意留了一分力,艾迪·瓦倫只是重傷昏迷,命是保住了,不過等待他的,將是下半生在推進城中度過的命運了。

    看到形勢基本穩定了,貝爾拎著昏迷的艾迪·瓦倫,先送去軍艦中關押,吩咐迦爾納掃尾,瓦解剩餘海賊的抵抗。

    抬起頭,看著前方的烏雲和暴風。

    不管夜晚多麼黑暗,黎明總會到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
作者 鹹魚軍頭
大海賊時代。   大海風起雲湧,強者毀天滅地,各自廝殺,實在是讓人——   提不起勁!   我... (馬上閱讀)
180
雛田:開局簽到仙人模式
作者 雷姆的粉
“一袋米要扛幾樓,一袋米要扛二樓,一袋米···” 佩恩張開雙臂,俯瞰木葉全景,高高在上,宛如神... (馬上閱讀)
180
咒術回戰:我有一隻沙奈朵
作者 第三魔法使
二十七歲的一般男性,穿越到遍地咒靈的世界,成為加茂家“不存在”的嫡子。 沒有咒術,沒有地位,親... (馬上閱讀)
180
寶可夢供應商
作者 詩塵緣
聞名於世的逍遙小店的店老闆,李逍遙面對著『世界聞名的大木博士,聯盟的三位女冠軍:希羅娜、嘉德麗... (馬上閱讀)
180
她除了能打一無是處
作者 桑莘
百詭復甦,異靈入侵 不可名狀的怪異,恐怖詭譎的魘靈 混亂和驚悚,即將呼嘯而來! 元•莫得感情•...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