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離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韋欽生平第一次后悔了。

    從“一言九鼎”開始。

    從“一言九鼎”之后,她看到韋鈺眼中放出萬丈光芒開始。

    韋鈺告訴韋欽,她不要傳統老套的教學方式,她要游遍天下各國,用生命去感受這個世界,學習這世上的一切。

    當韋鈺向韋欽提出這個要求時,韋欽是感動驕傲的。她的女兒是這般與眾不同,有擔當,有抱負,對于天下,更是有著宏觀、與其他帝王都不一樣的見解。比起當年的自己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用生命去感受天下。十二歲的年紀便已有這樣的氣勢,當今哪個帝王能有這樣胸襟?十二年不能相聚又如何?

    當韋欽含淚答應時,韋鈺欣喜若狂,屁顛屁顛的抓著莫伊伊收拾行李。哪里還有什么宏觀、遠見、帝王架勢……看著韋鈺流露出一般孩子的行為舉止,韋欽終于迷惑了,莫不是自己被這孩子耍了一道?甩甩頭,算了,出去便出去吧,讓暗衛看緊些便是。

    從來,韋欽都是一個雷厲風行的女子,當她按照女兒要求,最后為她安排好出行馬車,與韋鈺眾夫在園外送行時,她還是忍不住婆媽起來。

    “鈺兒,可記得你與為娘的約定?”

    “記得記得,不能暴露自己身份,不能張揚,要暗訪,要低調。”早背熟了。站在馬車旁的韋鈺忍不住在心中念叨。

    “還有呢?”韋欽可不管那許多,十分有耐心的繼續“考試”。

    “每月初給娘親寫家書……”拜托,哀家哪會這里文字……好吧,這光榮任務就交給莫伊伊了。

    “嗯,還有呢?”

    “……及第之前定要回家。”

    “嗯。還有。”

    “……只要娘親召喚,不管身在何處,即刻趕來與母親匯合。”

    “不錯,鈺兒,你確定不讓石礪陪同嗎?他不止是你夫侍,亦是為娘為你挑選的貼身護衛,他的武功修為是石家同齡孩子中最厲害的……”

    “不要!”斬釘截鐵。說罷,便對上一雙哀怨的眼神,韋鈺打了個寒顫,趕緊避開。有沒搞錯?有十好幾雙藏著的眼睛就很夠了,還要找個貼身的?再掃了眼那哀怨,韋鈺心中莫名不安,又補充道:“娘,一路上有伊伊照顧就夠了,加上你又給我安排了那許多暗衛,如果再多個人,孩兒就沒辦法低調了。”

    “呃……”這孩子,她怎么知道自己安排了暗衛:“那好,衛青你也認識,他便是這暗衛隊的首領,若有事,你讓他來告訴為娘便是,可記好?”

    “是,孩兒遵命,娘請放心。孩兒定會連汗毛也不少的回來見您!”韋鈺笑嘻嘻的哄道。

    韋欽刮了下韋鈺鼻子,眼眶頓時泛紅,這貼心話更是讓不舍灌滿心頭。這樣一個可人兒,她的心肝寶貝,恨不得栓在身邊時時見著才好,可如今才見沒見幾天,便又要分離了,叫她如何舍得?

    韋鈺有些急了,這樣拉來拉去要什么時候才能離開?情急間,她無意撞上一雙溫和眸子,這“成年人”指不定能幫幫她。稱韋欽不注意,忙打了個眼色求助。

    閔睿好笑,低眼想了想,終于上前開腔道:“主母,時候不早了,讓鈺兒早些上路,也好趕到下個驛站留宿。”

    “可不是?”韋鈺忙遞了個感激的目光,接話道:“娘,再不放人,女兒今晚就要露宿荒野了。”

    韋欽嘆了口氣,總算放人了。

    閔睿一把將韋鈺抱上馬車,塞給她一塊透明冰玉,上頭貌似還刻了個字。韋鈺一愣,抬眼看他。

    閔睿溫和笑道:“若不愿主母擔心,便讓衛青尋我,他知道怎么做。”

    韋鈺愣愣點了點頭,他便退下了。

    終于離開了,韋鈺大半個身子趴到馬車窗外,沒心沒肺的揮了半天手,大聲呼喚:“再見!要想我喔!我也會想你們的!拜拜!撒喲娜拉!”惹得韋欽淚流滿面,還要定定的站在原處,擺出威嚴poss……

    “咦,公主,那不是幽公子嗎?他也來給你送行呢!”莫伊伊忽然叫道。

    “哪里哪里?”走出好遠,已經看不到眾人視線,韋鈺順著伊伊指著那處高坡,看到那抹藏青色身影,有些落寞的立著。從那天之后就再也沒見過離幽,韋鈺幾乎快忘了這個人的存在。現在忽而看到那身影,不經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動,他居然也來送行了呢。韋鈺朝他揮揮手,卻看見那身子一僵,只一瞬便跳了下去,不見人影。

    韋鈺有些郁悶道:“這人也真是奇怪,我都不計前嫌了,他還那么多講究。”

    莫伊伊聽了“撲哧”一聲笑道:“公主,你就算不計前嫌,他也是犯了大錯,怎能不講究,如何不講究?”

    “咦?”韋鈺聞言轉過身子奇怪道:“我又沒罰他,他有什么好講究的?”

    莫伊伊翻了翻白眼,說道:“我的好公主,您是千金之軀,怎能被人欺負之后就算了?那日您走了之后,睿公子當下便讓人抽了他五十大板。就連秋菊和石頭他們也……”說到這,莫伊伊忽然收了口,望向別處不再作聲。

    韋鈺心下一驚,忙問道:“他們怎么了?你倒是說啊!”

    莫伊伊支吾半天,一個頸兒的叉開話題。韋鈺無奈,只得臉色一沉,嚇唬道:“叫衛青倒回去吧,我要換一個大侍女。”

    這下莫伊伊急了,忙跪倒在韋鈺跟前:“公主使不得啊,不能換了奴婢啊!”

    韋鈺忍住笑,板著臉道:“怎么使不得?一個什么都瞞著主子的大侍女,要來何用?”

    莫伊伊聽后,委屈得掉下眼淚:“奴婢告訴公主便是,但公主可不能說是奴婢說的呀。”

    見差不多了,韋鈺好笑的拉起莫伊伊,一邊幫她抹去淚珠,一邊道:“傻瓜,你是我的貼身大侍女,我不說罰你誰敢動你?你的職責就是要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這樣我才不會讓人欺負了去,明白嗎?”

    莫伊伊懦懦地點點頭。洗腦成功!韋鈺繼續說道:“好了,現在告訴我,秋菊和石頭他們怎么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18745_80_806-m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作者 夜北
  她是二十四世紀神醫,一支銀針,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沒有戒靈...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