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知道要怎麼形容的死法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我寫這個,就是為了多那什麼幾個我喜歡的,不屬於現實世界的女孩

    ————————————————————————

    “既然你這樣決定了……那麼有什麼需要的話就打這個電話吧,直接去我們家也是可以的,結花和小春現在大多數時間也都在家。嗯,我也每天都會來看你有沒有好好吃飯的,反正我們也住的不是很遠。”

    隨著名叫橘京香的成熟女性將名片遞了過去,一邊對著自己眼前十分清秀的少年說出了關切的話語,並且將一張名片遞到了他的手上。

    “嗯,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的。”

    接過了名片的穿越者點了點頭,這個女人是收養自己的老人的女兒,自己和她交情其實也只是每年見上十幾次的程度而已。在收養莫名穿越到這個世界,並且身體變成嬰兒的自己的老人死去之後,這個有著橘黃色頭髮的女性也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稱得上是親人的女人了。

    不過自己這個養子去拜託人家正牌女兒的這種事情還是算了吧,儘管自己並沒有給老爺子添過什麼麻煩,和他的感情也很好,但是終究不是他真正的親人。

    自己也是一個加起來都活了三十多年的男人了,吃軟飯這種事情根本就不在他的思考範圍之內。當文抄公也好,出門當家教也好都能夠養活自己,李珂這一輩子的成績也是相當的好的,雖然不能說考上東大的機率是絕對的100%,但是也很靠近這個數字了。

    總的來說,是在社會上吃過虧的大叔所給自己弄出來的別人家的孩子的人設。

    目送著那位成熟的義姐匆匆的開車趕向她的公司,李珂收起了對方強塞給自己的名片,轉身朝著地鐵走了過去。畢竟他因為老爺子去世的原因已經錯過了開學了。如果在第一天入學的時候再遲到的話,他在這個新學校的地位恐怕會很不妙,很容易成為被霸凌的對象。而他雖然有一雙拳頭並不畏懼這種東西,也不在乎和那些小孩子的友誼,但是麻煩也是非常的麻煩的。

    只是因為今天是星期一的原因,地鐵上人基本還只能夠用罐頭來形容了。李珂也是被一群西裝革履的上班族裹挾著進入了那彷彿罐頭一樣的車廂,而這樣的車廂也自然沒辦法和橘京香那帶著她體香的轎車空間相比。

    李珂也沒有辦法完全的抵抗那洶湧的人潮,只能夠在漫長的列車行駛的過程當中被人流擠來擠去,忍受著罐頭一樣的車廂,以及大叔們的屁股和啤酒肚。只能夠在勉強站穩之後拿出手機來轉移注意力,讓自己的感官佈置不會那麼的難受。

    所以等到他發現自己情況稍微有一些不妙的時候,時間都已經過去很久了。

    現在頂著他身體的有好幾個人,背後和左右都是上班族大叔,但是在他的前方卻有一個身材嬌小,和他一樣在擺弄著手機的短髮女孩,身上的香味也正從哪些上班族大叔的味道當中殺出一條血路,不斷的飄進他的鼻子當中。而且隨著列車的行駛,那個女孩微微晃動的身體,也通過他們接觸的地方傳達過來了一種難以想象的感覺。

    但是,李珂可不覺得這是什麼好情況,現在這個情況一旦這個女孩子說他是痴漢的話,那麼他一定會被警察以痴漢罪抓起來起來。

    東瀛就是這個樣子的,因為過於氾濫的原因,這種針對痴漢的法律非常的嚴苛,以至於到了並不需要什麼罪證,只要女孩子指正你就可以定罪的地步了。而在這個世界東瀛被指認為痴漢的話,基本就等於社會性死亡了,退學是必然的事情,找工作也會非常困難。所以他儘可能的想要遠離這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子,給她的寬廣胸懷留出空間,讓自己的痴漢嫌疑就此消失。

    然而,他的學生證因為之前的擁擠的人潮變得不怎麼牢固了起來,他舉起手抓欄杆離開的動作更是導致那脆弱的鏈接就此斷開。如果是平常的話並沒有什麼事情,只需要在別人的抱怨聲中蹲下去撿起來就好了。但是這一次,這個學生證卻在那個低頭看手機的女孩子的手機上彈了一下,然後……

    然後它就靜靜的躺在那片柔軟的土地之上了。

    “這東西原來是會掉在那種地方的嗎!!”

    這個突發事件自然讓那個女孩從手機當中轉移了注意力,而隨著她的動作,李珂的學生證也因此而掉落了,原本事情到這裡就結束了,但是問題是這個女孩是一個熱心的人,她立即蹲了下來,然後去撿李珂的學生證。只是問題是他們是在一輛擁擠的列車上,在這個下蹲的女孩抬起頭的那一剎那,李珂就被他背後的人向這女孩頂了一下。本來李珂就被成熟的橘京香弄得有些心浮氣躁,而這個女孩下蹲的動作更是加劇了這個情況,所以在出現這個事故的第一反應,就是自己要被當做痴漢抓起來了。

    這並不是他不成熟而導致的慌亂,而是成熟過頭帶來的尷尬,

    “痴漢啊!”

    這一聲嘹亮的叫喊聲讓李珂的內心爆炸了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列車也剛剛好到站了,所以他本能的想要從列車上離開,只要不是在列車上被抓到的話,那麼也就不會被真的定罪,而那些猖狂的罪犯們大多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十分猖狂的。而被這一聲嚇到的人也不僅僅只有李珂,所以人們風捲殘雲一樣的朝著車廂外湧去,本來就想要離開的李珂也自然而然的順從這股人流離開了,只在車廂當中留下了一個一臉呆滯的少女,和一位一看就知道在大發雷霆的婦人。

    “誒?”

    少女歪了歪頭,看著李珂倉皇逃跑的身影發出了疑惑的聲音,然後就發現自己手中的學生證還沒有交給那個人,所以也剛好到站的她就急忙跑出了這項列車,朝著李珂追了過去。

    “那個同學!你的學生證!”

    隱隱約約猜到是因為自己的大意才讓這個和自己穿著同一種校服的男聲狂奔起來,但是少女也並不打算就此放棄自己的善意,在這個善良溫柔的少女看來,這件事情完全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導致的誤會。所以她就抓著李珂的學生證不斷的對前方奔跑的李珂呼喊了起來,想要讓李珂停下來。

    但問題是在這種雜亂的情況下,等到她再次找到李珂的時候,他們已經跑到了地鐵站之外了。李珂也已經踏上了地鐵口那高高的樓梯,眼看就要再次離開她的視線,而這個少女也終於不再去管周圍人的視線,對著李珂大喊了起來。

    “前面的同學!等一下!”

    她飛快的奔跑著,但是不擅長奔跑和運動的她在李珂轉頭看向她的一瞬間卻將自己的左腳絆在了自己的右腳之上,在李珂的視線當中,她整個人驚叫著向他撲了過來。而本能的想要接住這個少女,避免她摔下這高高樓梯的李珂卻也沒有能夠在這短短的一瞬間做出正確判斷,被少女狠狠的砸在了頭上。

    彈性,衝擊力,還有少女的體重,這些全都施加在了李珂的身上,他下意識援護的動作也成為了最後的導火索,他作為少女的墊子被少女撲倒,後腦勺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而他在意識逐漸陷入黑暗,一種奇異的感覺籠罩全身的時候,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卻是那麼的簡單。

    “這死法真的有夠……”

    無話可說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就沒人能殺死我嗎?
作者 文文文魚
林智穿越到未來3000年,開啟系統爸爸後臉色一喜。 “……宿主被殺死後將原地復活並無敵……”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