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再見雙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郭肥將在再哭叫的小女孩交還到她父親手中,并悄悄對受傷的母親施了一個1級的光系魔法“治愈術”后,車里的人才反應過來,歹徒已給郭肥制服了。

    兩名警察七手八腳地兩名歹徒的手腳銬起來,亂作一團,摔成一堆的乘客也在乘務員的幫助下各自坐回了原位,只是大家并沒有留意的是慢慢那名受傷的母親,肩膀也不再流血了,甚至不再疼痛了,只是還沉醉在女兒獲救的喜悅中,并沒有絲毫察覺。

    車里一切恢復正常,大家才不斷向郭肥道謝,特別是那個女孩的父母更是感激不已,連那個小女孩也在父母的指導下,奶聲奶氣地對郭肥說了聲:“謝謝,胖叔叔。”

    兩名警察在大家的幫助下撿回配槍后,正正式式地向郭肥敬了一個手禮,雖然在行駛的車上顯得有點走樣,不過也是可以看得出對郭肥的感激。

    “同志,您好!感謝你出手幫助,我是深市公安局的王靜,他是我同事李偉,請問你高姓大名?”其中那女警向郭肥問道。

    “同志,咱學的是雷鋒,做好事不留名的,所以你不要問我的姓名,更不要問我的電話,聯系地址什么的,如果有資金什么的,你們也不用給我,隨手幫我投到紅十字會吧。”郭肥的一翻給力演說雷得全車人一時作不得聲,好久才一陣哄笑。

    其實不是郭肥不想留名,而是他現在沒有身份證,沒有電話,聯系地址更是不知說什么好了,所以靈機一動,給出了這么一段雷人的說話。

    當汽車到達羅縣時已經是下午4點多了,從羅縣車站到郭肥所以的羅鎮有40多公里路,郭肥還要坐大半個小時的公汽。郭肥踏足家鄉羅鎮的汽車站時,大約已經是下午的5點鐘了。時隔10年終于又見到了兒時熟悉的稻田,徐徐升起的炊煙了,一路上,曾經就讀過的中學,小學,雖然已經煥然一新,但依然給到郭肥非常親切的感覺。

    10年前居住的只有一層的那座小樓依然如從前一樣,從外可以看得紅磚,時隔10年了,家里的房子依然是那樣,可見10年間自己的雙親生活得并不好。郭肥禁不住覺得鼻子發酸,心里覺得一陣疼痛,郭肥回快腳步跑進家門。

    家里甚至比10年前更簡陋,廳角擺著一臺14寸電視,郭肥認得是自己16歲那年家里買的,廳中間擺著一張舊到連漆都看不見了的四方臺和幾張連郭肥都不到用了多久的舊椅子。唯一的一張木沙發上半躺著一個看上去有六、七歲的老婦人,雙目無神,郭肥跑進屋里意一點反應也沒有,幾乎并沒有察覺到屋里多了一個人。

    郭肥輕步走到那名老婦人身邊,緩緩跪下,,抓起那老婦人的雙手,從心底深處發出一聲深深的呼喊:“媽!”再也禁不住房淚流面了。

    郭肥的母親明顯是看不到面前的人是誰,但聽到那聲發自心底深處的“媽!”不禁渾身打了一激靈,“小胖,是小胖嗎?”聲音是那么的急切,好像想確認某樣東西,又怕不是心中的答案。“媽,是我,我是小胖。”雖然看不見郭肥的樣子,郭肥由于10年來沒有說過華夏語,聲音也變得不一樣了,但俗語有話:母子連心。郭媽此時此刻心里已經確認面前緊握自己雙手的人就是失蹤了10年的唯一的兒子,不禁放聲大哭:“我的小胖啊,你終于回來了呀!”

    小胖是郭肥的小名,他父母和身邊所有熟悉的人都習慣叫他小胖的,話說是這樣顯得親切一些。

    “小胖!”一把沙啞的聲音把郭肥的注意力由郭媽的身上轉移到不知何時出現在廳中的男人。

    那是一副郭肥熟悉到骨子里的面容,不只頭發白了,皺紋也多了,不是郭肥那老實巴交的父親還有誰。

    “爸,我回來了!”郭肥深深吸了一口氣,用沉重的聲音說道。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郭肥父親一時也手足無措,激動得不知說什么才好。

    一時間大廳里沉靜下來,一切都不再需要語言來表達,最后還是我們那神經大條的郭肥同志打破沉靜:“爸,煮飯了嗎?我一天沒東西了呢。”說完還假裝笑嘻嘻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哦,我正要煮呢,你陪你媽說說話,馬上就好。”郭爸隨手抹下眼淚,轉身進廚房忙去了,留下郭肥陪著郭媽。

    華夏人無論公事私事都喜歡在飯桌上談的。這不,郭肥剛吃沒幾口,郭爸就問了:“小胖,這10年你都去哪兒了啊,怎會就一點音信都沒有呢?”

    郭肥頭痛了,他一直都在思考這個問題,他不知要找個什么樣的理由才能解釋過去,照實講是絕對不行的。他老爸老媽是從不看起點小說的,“穿越”一詞在他們腦中是從沒有出現過的,如果郭肥照實說,可能馬上就會被帶去看醫生了。

    最后,郭肥也不管合不合邏輯,不管自己父母信不信了,隨口編了一個說法:“我記得那天我正在珠江邊散步的時候,突然又打雷又下雨的,我讓一道雷擊中了,然后我就沒知覺了。當我醒來時卻發現自己怎的就到深市,而且還過去了10年,好像一覺醒來就過了10似的。”一邊說一邊還用眼尾的余光觀察自己的父母,看他們的反應,好作好下一步,再用另一個謊言來掩飾的打算。

    不過郭肥的擔心顯得有點多余,郭爸并沒有深究郭肥所說的話的真實性,又或者他根本就只不過是隨口問下,到底是什么原因令到自己的兒子失蹤10年,在唯一的兒子出現在自己面前,并能一家三口開開心心吃頓飯,其他的一切就顯得不重要了。10年間,一次一次的希望,一次一次的失望,期間的辛酸苦楚,在這刻仿佛都顯得值得了。

    “爸,媽的眼睛怎么了?”郭肥問道。

    “唉,不是因為你失蹤了,你媽整天不停地哭,不斷流淚,最后眼淚都哭瞎了,家里也沒太多的錢去給你媽找好醫生看,一直就這樣了。”

    “小胖,媽都老了,都慣了,只要你回來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郭媽在一旁插嘴了。

    “媽,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你的眼睛的,將來你一定能親眼看到兒子娶媳婦,能看到孫子出生的。”郭肥覺得非常心酸,同時暗暗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治好母親的雙眼。

    “好,好,吃飯啦,吃飯,這事先不提,以后慢慢作打算。”顯然,郭媽只是將郭肥說話當作安慰性的話,并沒有信以為真。

    其實郭肥并不是隨口說下的,先不說他所掌握的光系魔法能不能治好自己母親的雙眼,就算不行,他空間戒指中還存有不少寶貝啊,其中更有那“逆天”般的精靈族的鎮族之寶“生命之泉”。那是郭肥偶然救了精靈公主后,精靈女王為了答謝郭肥而送他的,郭肥可以說有了這“生命之泉”,他有百分百把握能治好自己母親雙眼。只是他在思考一個實施的過程。你總不能這頭跟自己父母說自己昏迷了10年,什么事也不知,那邊馬上就說自己身負“絕世神功”還無數寶貝,不單能治“百病”,還能“打遍天下無敵手”吧。所以郭肥覺得要好好計劃計劃一翻,反正他人回來了,而且這么10然已經過去了,那也就不在乎那么幾天了。

    也不知郭肥回家的消息是怎么傳開的,這一才一頓飯的時間而已,剛把飯桌收拾好。隔壁那些“三姑六婆”,“阿叔阿伯”們就都跑過來了,一個個問長問短的,甚至還有的摸摸頭,攬攬肩的,雖說各自的表達方式不同,但卻全都禁不住臉上都充滿洋溢之情。

    當郭肥時隔10年又再次躺在他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床上時,時間已經過了深夜12點了,對于常年不超10點就入睡的老人家而言,相信今晚會是一個難以入睡的夜晚。

    郭肥深深地呼吸著那熟悉的氣息,仿佛房間里還殘留著他的氣息似的。

    “他們會否像親人一樣想念我呢?”郭肥忽然又想起在異界的那一切,那些存在并不是一場夢,而是真真實實、活生生的存在的,那上千萬的領民,那些可以為他一句話就去死的士兵,還有他最親密的魔獸伙伴等等,這一切都離他而去。不是夢一樣的存在,卻如夢一般逝去。而他郭肥,又重新成為這個星球中的一員,也許還會是最耀眼的一員。胖子開始有點YY了。

    不過在這之前,首先得想辦法治好母親雙眼,這對于郭肥來說并不難,對于這一點郭肥倒是想當自信。其次就是必須提高父母的生活,無論是從物質上還是精神上。對于這一點,郭肥同樣相信自己能辦到,只不過是需要一定的時間吧了。最后還得給自己找個目標,不能為了活著而活著。從他穿越到異界那一刻起,他就一直為了解生存而努力,直到他當上一方領主,手握數十萬兵馬,掌管上千萬領民的生死,但他依然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命運再一次戲弄了他。這一次,他,郭肥決心一定要掌控自己的命運。10年前,他郭肥一無是處的穿越到異界都可以混得風生水起,現在的郭肥帶著一身“魔武雙修”和那“逆天”存在的生命之泉重返地球,要是還混不好的話,那就真是白長了那180斤了。

    在異界的10年,不但帶給他妖孽般的“魔武雙修”和“逆天"生命之泉,同時那異于常人的經歷也給予了郭肥過人的心智。境在異界要成為一方的領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那可是相當于一個省長的位置了,沒那么幾把刷子是不行的。當然,回到地球的郭肥并不打算進入仕途,先不說能來能成功,單是華夏官員所受的約束,郭肥就受不了,所以郭肥打算從另一條道路去寫自己的妖孽人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74-m
黃金山林
作者 啵啵猴
  藍天白雲相映,綠樹青山成群。   白木村的唯一貧困戶程大牛撿到一個能讓自己的意識連接大山的...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