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新年新開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轉眼,郭肥回家就10天了,現在已經是農歷年二十八了,還有2天就是一年一度的春節了。

    郭肥家隨著這個妖孽般的胖子的回歸發生是巨大的變化。首先,不但郭爸郭媽臉上的笑容多了起來,而且整個人都顯得年輕起來,皺紋少了,頭發也開始變黑了,而郭肥甚至覺得能察覺到眼前的人影晃動了,大伙則一至歸功于“人逢喜事精神爽”。

    其實這一切都是郭肥有計劃的行動造成的。他在不知不覺中改進郭爸郭媽的體質,他想要在大家都覺得“正常”的情況下治好郭媽的眼睛。所以,這10天以來,郭肥每天都偷偷地給自己父母施展一次光系魔法“大地回春”,如果不是怕太過驚世駭俗,郭肥只要給自己父母來上一滴“生命之泉”的話,相信郭媽的眼睛早就已經好得不能再好了。

    郭肥這10天以來一直有意識地讓自己的父母在不知不覺間接受自己的變化,接受家里的變化。比如說,他醒過來后就發覺身上多了幾千元,還用這些錢給家里置辦了一些東西。再有就是向郭爸郭媽灌輸一輸將會發生的事,比如他會半真半假的說:“爸,你再這樣下去,不用多久就會比我還年輕啦。”“媽,你也許明天就能看到我啦”之臺此類的。

    一切都在郭肥有意識有計劃的操控下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其間,當知道郭肥回來的消息后,郭肥的一些親戚,姑姑啊,舅舅啊什么的都來好好的“看望”了郭肥一翻。

    在郭肥的家鄉,都是習慣年二十八辦年貨,年二十九搞大掃除的。

    揮春、節慶食品一類就都歸身為一家之主的郭爸來操辦,而郭肥的任務就是給自己置辦一身過年的“行頭”,雖說郭肥身上穿的“名牌”運動裝還是全新的,但老人家不喜歡啊,說什么大過年的就得穿正式一點,所以郭肥時隔10年之后,又一次到街上“趕集”去了。

    在每年的這幾天,就好像全鎮幾萬人都涌到小鎮的那兩條街上一般,幾乎都移不動腳步。一會聽到別人叫:“老同學,好久不見了啊!”,一會又聽見別人喊:“老朋友,過年有空到我家坐下啊。”別人隨地抓住10個人,可以就有幾個是認識的,而自己的同學、朋友們又都在何方呢?他們當中還有多少人記得認識的人當中有他這么一個小胖子呢。

    不知不覺中,郭肥行到了當年他上的那所中學門前,正打算進去看看時,忽然間,“郭肥”他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在叫自己的名字。郭肥覺得這把聲音自己非常熟悉,應該是一個和自己很熟悉的人口中發生的,但郭肥一時間卻想不起是誰。

    因為這里出除了有一間中學以外,旁邊不遠還有一間小學,所以這學校的對面,一排商鋪全是賣文具的。而其中一家文具店的門口正站在一個身材自己小號,戴著一副近視眼鏡的青年,郭肥一眼就認出這個人是自己從小學到中學都非常要好的同學:徐加錦。

    郭肥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快步跑向前,狠狠地抱住對方:“加錦,真是你啊,老同學。”郭肥從來都不會想象得到自己會這么激動地去擁抱一個同齡男子,但這一刻,很自然就發生了。

    “這么多年,你都上哪去了啊,一點音信都沒有?以為你都忘了老同學啦。”

    “唉,說起來一匹布那么長,不提了。說下你吧,現在過得怎么樣?”郭肥有意識地回避別人的提問,把話題轉移到對方身上。

    “我也就是混日子啊,前幾年結婚了,然后開了這家文具店。”

    “哦,你都結婚了啊,有小孩了嗎?”

    “有個女兒,3歲了,和她媽在家陪老人家呢。”

    郭肥知道徐加錦家其實在不遠的村子,離這大概有8公里左右,不禁點點頭,問道:“其他同學呢?有其他同學的消息嗎?”

    “其他同學我知道的也不多,大概我知大多都結婚了,而且都不在鄉下居住了,都搬到城市里去了。”

    聽到加錦的回答,郭肥不禁陷入了沉思:是啊,10年間,自己的同學、朋友們相信不但大多都有了自己的事業,而且很多人可能都已經當爸、媽了。

    談了很久,最后郭肥還要了加錦和其中幾個同學的電話,可惜,郭肥現在沒電話,只好答應日后買電話后一定第一時間告知。

    從同學的文具店出來后,郭肥覺得前所未有的充實,自己雖然失蹤了10年,但依然還有同學一如以往的記得自己。有一個就有兩個,郭肥覺得以前過的18年并沒有白活,他同樣相信在異界的10年也不會白過,異界的經歷將會給他以后的生活帶來不可估量的幫助。

    日子過得很快,兩天時間一眨眼就過去了,新的一年即將到來。

    大年三十的,按照習俗家家戶戶都要貼揮春,穿新衣,放鞭炮,放煙花(郭肥還是比較偏遠落后的農村,所以并不禁止放煙花鞭炮的)。除了這些,還要弄一個大餐,每年的團圓飯都會是全年最好的一頓。

    忙碌的大年三十過去后,新的一年來臨了,在大年初一的這一天,郭肥決定給自己的父母來一個大驚喜。

    郭肥將兩杯加了生命之泉的熱茶端到了郭爸郭媽面前:“爸、媽,祝你兩老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嗯,乖啦!”郭爸郭媽接過郭肥插足的熱茶,當然少不了還要給郭肥一個紅包,按照習俗,凡未結婚的人在大年初一這天都可以從長輩手中拿到紅包的。

    郭爸郭媽非常開心地把郭肥敬的茶喝了,他們并沒有察覺到郭肥現在臉上的笑容是有那么一點異常的。

    茶一落肚后,郭爸和郭媽都同時感覺到渾身上下暖洋洋的,有一股說不出的舒服,仿佛有一股能量由腹中開始沖向四肢,直抵腦門。還有他們沒有察覺的是,本來已經漸漸變黑的頭發,在這一剎那間徹底恢復到黑發狀態。

    “啊,我的眼睛能看到東西了!”郭媽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真能看到東西了?”郭爸也察覺到自己老伴的異常了。

    “媽,我都說了,你隨時都有可能看到我的啦,這不,大年初一的就能重新看到我了,真是好兆頭啊!”郭肥一副神棍的模樣。

    “小胖,你剛才給我和你媽喝的的茶是不是加了什么?”郭爸感到事情有點反常,于是便問郭肥。

    “沒有什么啊,還不是普普通通的兩杯茶。”郭肥極力否認。

    “不可能,我怎么喝了之后感到渾身舒坦,好像有用不完的勁似的,現在我感覺能挑得動200斤。”郭爸追問。

    “是啊,我也有這種感覺,而且眼睛也能看見了,一定是你給我們喝的茶里加了什么東西。”郭媽也出聲道。

    郭肥感到有點頭痛,茶是肯定加了東西的,但問題是他沒法照實情說啊。退一步,就算他老老實實地招了,也不見得有人會信的,最后郭肥只好用一招“以進為退”脫身了。“唉,既然你們想知道的話,那我就只好老實交代了,我是見你兩老身體不是那么好,媽的眼睛又看不到,于是那天就偷偷跑到鎮外的‘東山廟’去求神去了。那廟的住持呢,他說被我的孝心感動,就賜了我兩滴‘圣水’,說沖水給你兩老飲了,能百病驅除,強身健體,我本來是不信的,誰知給你兩老飲后真的有效,真要殺雞還神才行了。”

    郭爸郭媽你看著我看著你,一時給郭肥忽悠得無話可說。說鄉下人都比較迷信,但郭爸郭媽還不至于相信郭肥那篇“鬼話”,見郭肥不肯說真話,也就不追問了,反正只要知道自己的兒子是為自己好就行了。

    “大伯,聽電話啦,那女孩又打電話來給你拜年了。”“嗯,來啦。”郭爸急忙應道,由于郭肥家還沒有電話,所以一般親戚朋友要找郭肥一家會把電話打到他二叔家,剛才叫的是郭肥二嬸。

    爸站起來想去接電話,剛行幾步,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轉身對郭肥說:“小胖,還是你去接吧。”

    “我接?”郭肥指著自己,一副我很疑惑的樣子。

    “沒錯,那女孩本來就是找你的,說是你的老同學,老是同桌,自從你失蹤那年起,她每年的大年初一都會打電話過來給我們拜年,而且每次都會問關于你的消息,10年來都沒有間斷過。”郭爸的回答讓郭肥心頭大震。

    “有一個女孩,曾經的老同學,同桌,10年來一直在找尋他!”郭肥從來沒有想過言情小說中的情節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相當雷人的“男主”和“女主”。一時間郭肥覺得有點不知所措了,他完全感覺不到現在自己的心里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女同學,還曾經是同桌,郭肥腦海中漸漸浮現出一個女孩的樣子,并且越來越清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51-m
國民的岳父
作者 汽水03
  王小穎哭著說:“有很多漂亮姐姐圍著我爸爸,我好心好意把她們當姐姐,她們卻想當我媽媽。555...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