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個找尋了他十年的女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李小媚,一個普通得甚至在有些俗氣的女孩,郭肥記憶當中,初二起一直都和她是同桌。那是一個很平凡的女孩,平凡到從初二起一直到高三結束,足足5年時間,郭肥沒有對她起過一絲“非份之想”。記憶所及,李小媚是相當文靜的女孩,或者說她有點內向也可以。在郭肥的印象當中她從來沒有跟任何一個男生說過話,除了郭肥,就算是郭肥“有幸”和她交談,說的也只不過是學習上的內容,因為數、理、化三科比較差,而郭肥是數、理、化都代表過學校去參加過“奧林匹克競賽”的牛人。正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她那個當教務主任的爸爸才會利用手中的“大權”,將郭肥和自己的女兒安排坐在一起,但現在回想起來,郭肥心中忽然覺得,也許當年是李小媚的主意可能性比較高了

    望著面前的話筒,郭肥仿佛覺得它有如千斤重,讓他有點拿不起來的感覺。最終,郭肥還是拿起了話筒,他故意裝作一副輕松的樣子,“喂,新年好!”其實心里是非常緊張的。

    “啊,你、、、你、、、你是郭肥?”話筒里的聲音仿佛有點顫抖,而且帶有一絲懷疑的味道。

    郭肥有點被對面的女孩打敗了,我只不過是說了幾個字而已,相隔十年,你咋這能一下子聽出是我呢?難道又是那什么“女人的第六感謝”在作怪。

    “咳,對面的小姐,你搞錯了,我不是郭肥,我是李小蘭、、、、、的同桌。”郭肥放開了,又開始有點嘻皮笑臉的樣子了。

    “郭肥,真的是你,十年了,你還是一點也沒變啊。”對面傳來了帶點無奈同時又略顯興奮的聲音。

    郭肥覺得有點冤枉,十年前自己還是“未知少年”一個,現今怎么說也是“一方領主”了啊,怎么就一點也沒變呢?

    “郭肥,這十年你去哪了,怎么一點消息也沒有呢?”一直令郭肥頭痛的問題又一次被提問出來。

    面對最不想回答的問題,郭肥只好再一次使出他的忽悠大法:“關于這個問題,近段時間有超過一百人問過我了,我也回答過不下百次了,所以嘛,我就不打算重復答案了。”跟著,在對方沒有開口之前又開始轉移話題了:“喂,你不是打電話來拜年的嗎?怎么一句恭喜的說話也沒有啊?這有點不符合邏輯啊。”

    “郭肥,這十年你過得還好嗎?”對面的女孩幽幽問道。

    郭肥感覺到對方語氣中的關懷多于詢問,于是正式答道:“還好吧,你呢?過得怎么樣?”

    “我啊?你想知道我的情況嗎?還是只是隨口問下的?”李小媚并沒有正面回答。

    郭肥一時間不知該說什么好了,十年前那個文靜的女孩,今天嘴巴變得非常厲害了,最后還是李小媚打破僵局:“郭肥,你會來廣市嗎?你會來廣市場看我嗎?”

    “我打算過完春節會到廣市去混的,到時你要多多關照下啊。”郭肥有點不習慣這么凝重的氣氛。

    “那就這么說定啦,你的電話號碼是多少?”李小媚聽到這個消息后,明顯情緒有點那么一點高漲起來了。

    “呃,我暫時還沒有電話。”郭肥情不自禁的摸摸了鼻子,有點不好意思了。

    “那你記住我的號碼13XXX,到廣市后記得一定要找我。”

    “嗯,會的。”

    “郭肥,祝你新年快樂,一切如意!記得到廣市后一定要找我。”李小媚再一次強調要郭肥到廣市后要聯系她。

    放下話筒后,郭肥感到渾身一股脫力的感覺,就好像單挑了幾頭七級魔獸一般。郭肥基本上可以判斷出李小媚是對自己有那么一點“小意思”的了,但也至于要找他十年啊。難道哥的魅力真的有那么大?郭肥又開始有點YY了。

    給二叔,二嬸拜過年后,回家跟自己父母商量去了。

    “小胖啊,雖然說爸是很想你留在身邊,但男兒志在四方。雖然你現在大學是讀不成,但也是要出去闖一翻的。”老爸發話了。

    “是啊,小胖,媽感覺那姑娘挺好,你不在的十年,人家可是每年都打電話來問你情況啊,你也應該去見見人家,如果真合適的話就娶回來,你年紀也不少啦。”天下的母親都一樣。

    郭肥無語了。

    最后,郭肥不得不避重就輕的說:“爸,你放心,雖然呢,我大學現在讀不成了,不過我一定會闖出一翻事業的,不會給兩老臉上抹黑的。”

    “除了要闖一翻事業以外,還得盡快找個媳婦,媽的年紀不少了,還等著抱孫子呢。”郭媽大有咬著不放的姿勢。

    最后,郭肥只好“曲線救國”了:“媽,男人以事業為生嘛,再說現在的男人沒個錢在身,沒有一翻成就哪會有人喜歡啊?”

    一家三口你一言我一語,最終都是誰也沒說服誰,最后郭爸拍板說:“首先,一定得找個事做,這個是當務之急。另外找女朋友也不能不顧,你看跟你差不多年紀的,小孩都會叫爺爺,奶奶了。”完了,還有點不放心的說:“你到廣市有什么目標,或者說有什么計劃沒有?要不找你大姑媽幫忙,她們一家在廣市生活了二十幾年,說不定能幫你找個事做。”

    郭肥當然有目標和計劃的,只不過他的目標和計劃有點大,說出來怕嚇著兩位老人家,所以他只好說:“李小媚,呃,我是你們剛才提到的那個女孩,她說叫我到了廣市之后去找她,好像能給我介紹個事做。”

    “就算不用姑媽幫忙,你到了廣市之后也要找機會到她家看看,你都有十幾年沒到過你姑媽家了。”郭媽在一旁一時忍不住又插了一句。

    “好,好,我一定照辦。”郭肥知道如果再這樣談下去,恐怕要說到大年初二了,所以就答應了。

    “哦,爸,差點忘了,我的證件會丟了,你認識村里的干部,幫我補辦下吧。”最后,郭肥補上了最重要的一點。

    話說郭肥老爸以前還曾經當過幾年村干部的,但由于很多村民對于當時國家的一些政策不理,為了不得罪那些村民,郭肥老爸才“棄官司為農”的,所以郭肥家才會那么貧窮,現在的村干部可是活動經費相當“滋潤”的。不過雖說,不當干部了,但郭爸在村委里還是認識幾個人的,所以一般左鄰右舍有什么事都會通過郭爸去“走走后門”,所以郭肥一家在村里人緣挺好的。

    按照習俗,一般大年初二到大年初八都是互相串門拜年的時間,初八之后大部分人都上班了。在郭爸的幫助之下,把一切所需的證件補辦妥之后,已經是元宵之后了,郭肥準備到廣市去實施自己的“大計”了。

    經過將近一個月的光系魔法和生命之泉的雙重調理下,郭爸郭媽可以說是“強壯如牛”了,并且大有“百病不侵”之態了,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話真的可以做到“長命百歲”了。

    在農歷正月十六,陰雨朦朧的天,郭肥在雙親依依不舍的目光注視下,毅然踏上開往廣市的汽車,去找尋他那遠大的人生目標,去釋演他妖孽般的人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925483_4_12-m
奶爸會法術
作者 松坪山人
  李玄修仙五千年,重回地球後,發現自己多了個女兒。奶爸會法術,誰也擋不住!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