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武士也能算計精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重來!”

    “說那麼小聲還敢去吉原!”

    “怎麼,你沒聽見嘛!”

    一幫人圍繞在那與力身邊,向那和尚大喝,把那和尚嚇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和那凍死鬼差之不多,真真是一個欲哭無淚。

    被逼著大聲自報家門之後,一名同心似乎確認無誤,便從手下那裡挑出一個寫著法號、宗門、所屬寺院的長木牌,給那個和尚掛上。取笑聲不絕於耳,原本青白臉的和尚,此時又滿臉漲的通紅。

    這樣子示眾,那基本上就等於是社會性死亡了。只要五點過後街上的行人一多起來,保準下午就傳遍整個江戶城。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沒有什麼娛樂生活的老百姓,最喜歡傳播這種花邊新聞了。

    尤其還是某些寺院裡道貌岸然的大和尚,居然半夜去快活,快活也就算了,還撞到寺社奉行的槍口上被捕了。這不是搞笑嘛,到底是家花沒有野花香,連口誦佛號的大和尚,也是忍不住色心,想要出去開葷啊。

    一眾婆婆媽媽在水井邊,說完各路大和尚的花邊新聞,肯定又能轉回自己家的死鬼男人。不罵上兩句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想來是不行的。

    “不是昨夜就被捕了嘛,怎麼到了這時才送到日本橋?”望著嘈雜的押送人群,忠右衛門有些好奇。

    吉原距離日本橋其實不算太遠,就算抓捕需要時間,也不可能要這麼久啊。和尚們敢在官差的棍棒之下偷懶?想想也不可能啊。

    “你以為他們真要被示眾嗎?”助六找個一個店鋪的屋簷,靠牆坐下。

    這年代的沿街店家,一定會在外牆上都釘有給旅人休息的長木板,而且一定會將屋簷修的稍長一些,是充滿人情味的房屋設計。

    “他們被捕,難道不要示眾嗎?”忠右衛門也靠著助六坐下。

    “給錢就不用咯!”助六微微一笑。

    懂了!忠右衛門又懂了!難怪這麼長時間才從吉原走到日本橋,這是在等家屬來付“罰金”,或者說是“贖金”啊。

    違反了幕府的法令,被抓捕的和尚要示眾三日,還要被處罰,但是正常而言,頂天也就十兩八兩的。現場二十多個和尚,加一塊兒才能罰二百多。這算什麼年底衝業績啊,這點業績還不夠寺社奉行下屬的與力同心們分的,怎麼過個好年啊!

    而且這是一錘子買賣,今兒抓了這麼多和尚,短時間之內,就沒有和尚敢去吉原喝花酒了。這波不掙錢,過年就搞不到錢了。

    本著利益最大化的原則,那肯定是給諸位大師一個面子,讓諸位大師能夠體面的悄悄回家,不被示眾啊!

    罰金抵刑期嘛,很樸素的封建式執法!

    諸位大師最重要的東西,可不就是他們的臉面?只要名聲在,那麼信徒就會有源源不斷的供奉送到。可若是名聲壞了,全江戶都知道你們宗門,你們寺院,你們誰誰,昨兒去爽了,那還怎麼裝下去!

    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就是寺社奉行讓屬下們去這些和尚的寺院報信,給各位住職和尚透個口風。你們寺裡的某某被抓了,現在判處示眾三日,你們是準備就讓他示眾三日,還是怎麼說?

    我們戶田山城守大人是個大好人,完全可以商量的,只要你們願意商量,那麼你好我好大家好,都是一句話的事情。

    怎麼說?

    認打還是認罰!

    要是忠右衛門是住職,那肯定也是認罰,和名聲比起來,那幾十兩算什麼?那幾十兩連個屁都算不上!

    果不其然,兩個人還沒坐多久,四面八方就出現了許多轎子,就是那種把人像一坨肉一樣,塞進轎籠裡的那種轎子。上面接二連三的下來許多光頭大和尚,當然啦,也有人拿頭巾包裹著自己的腦袋,也有帶著斗笠遮面的。

    但是誰不知道啊,可不就是那些寺院過來贖人了嘛!

    看到自家寺廟來人了,熟悉的面孔一出現,跪在橋邊的二十多個和尚激動了起來。都知道這是來撈自己的,有的小聲呼喚師兄師弟,有的喊師傅師叔,也有喊徒兒的……

    喊徒兒那位,你丟不丟人!

    騎在馬上的幾位武士並不著急,他們望了望天色,又看這些趕來的和尚發自內心的著急。命令手下們把這些來贖人的和尚都攔在日本橋頭的木門外,一個都不許進。

    天光越亮,這些和尚就越不敢還價。武士老爺和你討價還價多丟份啊,我說一個五十一百的,你痛快付錢就行了,沒那麼多閒工夫和你掰扯。

    跪著示眾以及前來贖人的和尚哪裡不知道這些老爺們是什麼意思,紛紛低聲哀求,一邊已經跪在地上了,一邊也就差跪下了。那馬上的幾個武士還是不為所動,就由著他們在那裡哀求,甚至還不可微察的露出幾分譏諷。

    又過了一會子,大概是所有和尚的那些家屬都過來了。也確實是家屬嗷,名義上師徒,實際上父子嘛。名義上師兄弟,既可能是兄弟,也可能是父子,誰知道呢。

    被阻攔住的和尚們給放上了日本橋,紛紛圍到幾名騎馬武士身邊。可這些騎馬武士,基本上都是幾百石的旗本,多少帶著些體面,談價錢的事情,自有下面的同心們去做。

    同心們的嗓門可不小,開口就是示眾一天算二十兩,示眾三天算六十兩,一個人罰款怎麼也要二十兩吧,合計八十,諸位愛給不給,不給天就亮了。

    哪裡能不給,不給還來幹嘛!一眾大和尚紛紛掏錢,也有掏現金的,都是一兩一枚的金小判,用綿紙十枚一包包好。也有掏紙幣的,日本橋過去就是銀座,銀座裡有許多的兩替屋,不僅經營金銀銅錢的兌換業務,也兼做儲蓄和放貸等業務,都是有幕府發給牌照的,信譽好,發行的紙幣“羽札”認可度也不低。

    因著沒人還價,很快橋上的交易就將結束,諸位大和尚可以上去領人並趕緊溜之大吉。

    “好了,咱們可以去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寒門崛起
作者 朱郎才盡
  這是一個就業路上屢被蹂躪的古漢語專業研究生,回到了明朝中葉,進入了山村一家幼童身體後的故事... (馬上閱讀)
180
拳臺終結者
作者 掉溝裡的司機
主持人:“你為什麼選擇拳擊?” 寧 澤:“拳擊能賺大錢。” 主持人:“能賺多少錢?” 寧 ... (馬上閱讀)
180
活埋大清朝
作者 大羅羅
朱三太孫乃是我大清死敵!為禍之甚,尤在三藩之上!——少年英主康熙皇帝說完此話,便將朱和墭之名寫... (馬上閱讀)
180
皇明皇太孫
作者 我喜歡的豬頭
洪武七年,明太祖朱元璋之嫡長孫誕生。 居嫡長者必正儲位! 只要我活著,就沒有其他人什麼事情! ... (馬上閱讀)
180
江湖位面小人物
作者 枯空散人
江湖上有著許許多多的大人物。 沈浪、葉開、陸小鳳、李尋歡、楚留香、花滿樓、燕南天、西門吹雪、青...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