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威士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安洛克,位於優路比安大陸西側伊古諾群島聯邦的倫巴度半島北部。

    也是伊古諾群島聯邦中僅次於國都開普勒的第二大城市。

    安洛克是伊古諾最大的港口城市,安洛克港也是優路比安大陸西海沿岸最大的港口與碼頭集散區之一。

    安洛克做為一個海港城市擁有悠久的商業傳統和多樣的商業貿易進出口,而這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安洛克本地的弗利斯威士忌公司。

    安洛克地處倫巴度半島北部三面臨海長期受海風吹拂,一年四季溫度都較為寒冷,加上由於是港口城市所以經常會有成群結隊的水手出現,由此而產生了眾多酒業公司。

    弗利斯威士忌公司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弗利斯威士忌公司誕生於1820年至今已有近一百六十二年的歷史。

    其前身只是一個安洛克的小酒館,因創始人沃卡·弗利斯某次試驗下,改良出的前所未見的海風口味威士忌,而由此聲名大噪。

    又經過弗利斯家族六代人一百多年的用心經營與不斷改良口味成為了安洛克港最大的威士忌公司。

    在弗利斯現在這一代的掌控者格蘭特·弗利斯的帶領下,更是先後開創了兩種新型口味威士忌品牌,兩種威士忌分別以幼子與幼女的名字命名為瑞德威士忌與格瑞威士忌。

    格蘭特今年三十六歲,面容硬朗,五官端正,半長的黑髮隨意的向後披散,黑色的瞳孔與挺直的濃眉給人一種絕不妥協的堅硬感,下巴蓄著淺淺的絡腮鬍又給人一種硬朗不羈的感覺。

    格蘭特是於十年前一場席捲整個安洛克港的衝突中正式接手弗利斯公司的,而他的父母也因為那一場巨大的衝突不幸遇難。

    年輕的格蘭特就是在這般混亂的情況下站出來以生疏卻強硬的手腕在那場衝突中守住了父母與祖輩的心血並在衝突平息後將弗利斯公司發展至今。

    或許也是那段衝突的經歷造就了格蘭特強硬不妥協的性格,在這十年間雖然公司經營遭遇了許多問題也從未讓強硬的格蘭特產生過低下頭顱後退得想法。

    然而就在今天強硬的格蘭特卻久違的產生了猶豫不決的情緒,今天是格蘭特幼子瑞德的六歲生日,本該與妻子陪在瑞德身邊,一起度過愉快的一天的格蘭特,現在卻獨自靠坐在書房壁爐旁的沙發上皺著眉頭出神,這時,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索。

    他揉了揉繃緊的臉龐吐了口氣,又坐直了身體,對著門外揚聲說道:“進來吧。”

    棕色的木門伴著軸承轉動得輕響緩緩打開,一個個頭僅比木門把手略高一點的小男孩雙手按著門把手走了進來並順手關上了房門“爸爸。”

    格蘭特側頭望著他露出一絲柔和的笑容:“過來坐吧瑞德,媽媽呢你怎麼一個人過來了。”

    瑞德走到了格蘭特對面的單人沙發旁雙手一撐坐了上去,雖然瑞德的身高在同齡人中也算高的了,但他還是太小了,坐在沙發上伸直了雙腿也只是剛好點到地面“媽媽在陪著格瑞吃蛋糕,您知道的她從小就愛吃這些甜食,如果沒人盯著她可能會一個人吃個不停,然後肯定又會鬧肚子的。”

    格蘭特似乎想起了什麼笑了笑:“是的,小格瑞從小就和布魯一樣都喜歡吃甜食,這方面塔莉沒少為他倆操心,也就是你一直都很懂事讓人比較放心。”

    瑞德也笑了,瑞德五官相對來說更像母親塔莉十分清秀而臉龐輪廓卻更像格蘭特那般深刻,尤其是兩個人笑起來的時候就更像了。

    “大哥現在已經把對甜食的熱愛完全轉到製作威士忌上去了,他今天還說要等我再大些送我一支自己釀造的威士忌。”

    格蘭特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些“布魯以前也對我說過這話,不過到現在他還沒釀造出他的第一支威士忌,所以你恐怕有的等了,倒是以前送過我一些自己製作得酒心巧克力味道倒還不錯。”

    瑞德也認同地說:“確實,雖然大哥經常說要成為弗利斯家族最年輕的釀酒師,並改良出一種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威士忌。

    但就目前來看他更像是家族最年輕的甜品師,而且他做得酒心巧克力味道確實不…”

    瑞德好像才想起什麼又急忙改口:“…嗯確實很新奇他之後不是還將酒心巧克力的製作方式教給了您用來在安洛克出售嗎?聽說很受歡迎的樣子。”

    格蘭特笑意不改戲謔的看了一眼瑞德“是挺受歡迎的,現在已經成為公司旗下幾種較為熱門的商品了,但是,下不為例,瑞德。”

    瑞德難得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知道了,我那時候也是好奇所以就嚐了點並沒有什麼影響。”

    格蘭特聽到他這樣說卻露出了些許思索的表情“我知道的,雖然你從小都很懂事,甚至可以說極其自律,

    但在好奇心方面你卻和同齡人沒什麼分別,只是你並不會像小格瑞一樣表現出來,只是自己默默的翻著書本尋找答案,如果書本沒有你才會詢問身邊的大人,

    你似乎很享受這種通過自身努力尋找到答案的感覺。”

    瑞德也正色了些,他明白父親大概想說些什麼了而這也是他獨自來找父親的理由,於是斟酌了下言詞說道:“嗯您說得沒錯,我確實很享受自己獨自找到答案的感覺,但我更在意尋找到答案的過程所使用的方式因為這會讓加深對答案的瞭解,這很重要。”

    格蘭特看著瑞德鄭重其事的樣子,心裡有點無奈。

    瑞德是很懂事沒錯,但也是個很有主見的人,並且在意見相左時如果給不出正確的理由說服他時,他依然會堅持自己的決定,即使給出建議的那個人是他的父親,這點來說倒是很像格蘭特

    “所以,考取獵人執照就是你覺得適合你自己尋找答案的方式嗎?”

    瑞德點點頭又稍微挺直了些身體“是的,雖然我也明白就像父親您說得我也可以選擇與您好好學習經營弗利斯公司,

    然後通過公司獲取更多的資本去驅使別人幫我去尋找答案,但那終究不是我自己確認過的答案,

    就像大哥一樣其實他完全可以通過用金錢僱傭別人的方式完成自己的第一支威士忌,

    但他絕對不會那樣做,因為他覺得如果不經過自己的雙手釀造出來威士忌就不能被稱為一個合格的釀酒師,

    對於他而言這個過程既是考驗也是答案本身,對我而言也是如此。”

    格蘭特看著兒子堅定的眼神,感到苦惱不已“可是你知道獵人測驗有多危險嗎?

    獵人可不是酒館裡那些放聲說笑的大塊頭水手,也不是武館裡那些教小孩子踢踢木板的教練,

    那可是一群以魔獸、珍寶、遺蹟等高度危險物為目標的可怕分子,而且光是考取執照就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了。”

    瑞德心頭一動,他知道父親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之前之所以對他這個決定表現出反對也是因為出於一個父親的擔心。

    而現在他開始思考獵人執照的難度了就說明他心裡的意見已經有所鬆動了,所以必須在這個時候打消或者至少減少他的擔心。

    “爸爸,我知道您在擔心什麼,也知道獵人與考取獵人執照是件多危險的事,而且我還知道最近已經好幾年沒有新的獵人執照合格者了。”

    格蘭特詫異地看了眼瑞德,語氣稍稍放鬆了些“既然你都知道這些,為什麼還要在許願的時候說要考取獵人執照。”

    瑞德有些怪異的看了眼父親“所以獵人執照我是必然會去考的,只是在此之前我會先專門去學習一些武道及生存等方面知識,

    就像大哥現在在學習釀酒的知識為以後成為釀酒師做準備一樣,我也會等我學習到覺得一定把握的時候再去考取,我現在才六歲如果這時候去考獵人執照只是找死罷了,我不至於那麼蠢。”

    格蘭特徹底放鬆下來了,想了想既然沒準備現在考那就還要挽回的餘地,小孩子想法都轉得快,說不定那天他就自己忘了。

    他語氣輕快地說道:“這樣啊,你想的不錯,這事是要慢慢準備才行,不急你可以慢慢來,你之前許願的時候怎麼不這麼說…”

    瑞德撇了撇嘴“我當時也想接著說,您只聽到考執照那裡就一拍桌子大聲說這件事絕對不行,然後怒氣衝衝的衝了出去,我也沒機會啊。”

    格蘭特的臉色很精彩,迅速變換了下神情,拿出滿滿的父親威嚴道:“嗯,那需要爸爸為你提供什麼幫助嗎,既然做出了決定就絕對不要放…”

    他話語一頓又接著說:“嗯當然如果努力了沒有達成也可以考慮放棄。”

    瑞德權衡了下,覺得還是正事重要放棄了吐槽老父親“是這樣的父親,我希望您可以幫我準備一臺電腦方便我查閱關於獵人測驗的資料,

    另外我想和賈南大叔學習使用槍械的知識和一些基礎的搏擊鍛鍊,嗯我還想去天空競技場看看,可以嗎?”

    由於獵人與魔獸的存在使得這個世界槍械的使用格外氾濫,所以瑞德也不用擔心提出他學習槍械有什麼不正常的。

    格蘭特思索了下“電腦倒沒什麼問題,只是你要有心理準備,網上很少會有關於職業獵人的信息,而且大部分資料都不會對職業獵人以外的人免費開放,

    賈南那邊我也會去和他說的,天空競技場的話要等下個月有空我才能帶你過去了,嗯,或者我也可以讓賈南陪你去看看。”

    賈南是格蘭特七年前從友克鑫帶回來保鏢,據說曾經是友克鑫的黑幫人員現在名義上是格蘭特的私人保鏢,不僅身手高超而且能熟練使用各種槍械,並且對一些社會暗面也知之甚深,是格蘭特非常得力的助手。

    “嗯沒關係就算查不到關於獵人的信息,電腦也可以幫助我瞭解更多知識方便應對以後得獵人測驗。”瑞德猶豫了下又接著說道:“其實還有一件事,您知道…「念」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某霍格沃茨的魔文教授
作者 韓遊思
從霍格沃茨畢業三年後,菲利克斯再次走進這座魔法學校,只不過這一次,他是以教授的身份! 麻瓜的智...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