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飛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五月,巴託奇亞共和國,天空競技場。

    瑞德手掌抵著下巴無聊的坐在觀眾席上,看著下方擂臺中的比賽,果然還是不能指望運氣這種事嗎?

    都四個月了一點收穫都沒有,我太難了,別的穿越主角我這個年紀估計都打上兩百層了,我卻只能坐在觀眾席尋找拜師的對象…

    正在瑞德一邊漫不經心地看著比賽一邊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道沉穩的聲音從旁邊傳過來。

    “瑞德少爺,時間到了我們該去機場了。”一個身著黑色西裝,黑色短髮面容堅硬,上脣蓄著八字鬍,體格魁梧健壯的中年男人站在瑞德身旁。

    瑞德側了側頭,放棄了繼續胡思亂想,說道:“好的,賈南大叔,走吧。”然後起身準備走向出口。

    「伊爾迷VS納爾多,比賽開始!」擂臺上裁判激昂的聲音將瑞德吸引過去,側頭看了眼擂臺。

    嗯?這個黑長直的小姑娘挺漂亮的,下一秒,他就看到黑長直揮了揮手,她對面的選手就突然飛出了場外。

    “哦哦,又是一擊取勝!這已經是伊爾迷先生今天第七場一擊取勝了!到底還有什麼才能阻擋他…”裁判誇張的講解不停地迴盪在觀眾席間。

    瑞德卻一個字都沒聽進去,準確來說,在瑞德聽見伊爾迷先生的時候,他就再也聽不進去任何聲音僵在了原地。

    先生?男孩子這是?伊爾迷?這不是…!我靠,變態伏地魔!瑞德站在原地臉色變換不定。

    賈南看見他停了下來疑惑的看著他又側頭看了眼擂臺,瑞德沒說什麼,最終還是選擇繼續往會場外走去。

    可惜了,雖然揍敵客家的實力很符合他的拜師的取向,但他們家的人太聰明瞭,長期接觸很容易暴露自己身上的祕密,在實力不夠之前還是先遠離他們吧。

    飛艇上,瑞德與賈南靠著舷窗相對而坐,瑞德看著遠處高聳的天空競技場塔尖,依然覺得有些小遺憾。

    可惜我為人太正直了,但凡我要是再變態點也許就能像西索一樣和伊爾迷快樂地玩耍,說不定還能順勢嫁入…嗯,加入揍敵客家勢力。

    唉,天空競技場這邊果然還是不能抱太多希望,還是在其他方面多想想辦法吧…

    “師父,我們不去天空競技場了嗎?”一個穿著白色修行服戴著眼鏡的小正太和一個穿著同樣修行服肌肉虯結充滿壓迫感的壯漢從他們身旁走過。

    瑞德和賈南都不自覺地側頭看向了壯漢,不同的是,賈南只是出於習慣性的警惕所以只是一眼後就迅速收回了視線。

    而瑞德一開始只是被壯漢遠超常人的魁梧身形吸引看了過去,但,當他正眼看向對方時突然感覺有種如實質一般莫名的寒意,如針一般一點點向他的心臟蔓延,讓他一瞬間繃緊了身體。

    這時,對方也發現了他緊盯的視線,側身看了他一眼,那種感覺突然又消失了。

    瑞德這才像回過神一樣迅速轉過頭看向了窗外,壯漢也沒說什麼帶著旁邊的小正太坐在了瑞德側後方的椅子上然後對小正太說道:“先不去了,我們先去安洛克港一趟,再回來修行。”

    瑞德還在思考剛剛到底是怎麼了,那種實質般的寒意絕對不是錯覺,可賈南為什麼好像沒什麼反應一樣。

    那會不會就是「念」,可我並沒有學過念,除非對方是特意針對我散發出了惡意,否則我應該不會有這麼明顯地感覺啊。

    想到這裡瑞德對這兩個陌生人都多了些警惕,現在不排除對方有可能會使用「念」且對自己抱有某種惡意。

    在尚未清楚那種實質般的寒意是什麼前還是先遠離他們吧,畢竟現在身邊只有賈南大叔一個人。

    “賈南大叔,我們回房間去吧,我有點累了。”說完,瑞德就起身轉向走廊。

    賈南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還是點點頭,跟著瑞德一起走向走廊,穿過走廊兩人踏入電梯間。

    瑞德略微鬆了口氣,剛剛他們起身離開那兩個人並沒有什麼反應,也許只是自己太敏感了。

    也許是因為突然從一個安全的社會環境來到一個高危的世界,瑞德從小就對周圍陌生的人或事有一種強烈的危機感,所以經常會對陌生的人過分警惕。

    “瑞德少爺,剛剛?”或許是見電梯間只有他們兩人,賈南就問起了剛剛瑞德突然離開的原因。

    瑞德放鬆了下繃緊的肌肉若無其事的回道:“沒什麼,只是突然就想回房間了,

    對了,賈南大叔,剛剛坐在我們後面位子的那兩個人聽他們的對話好像原本是準備去天空競技場修行的,你感覺他們兩個實力怎麼樣。”

    “看他們的裝束與姿態應該是傳統的武道家,或許有幾分實力吧,不過沒有真的交手具體也看不出什麼。”賈南見瑞德轉移話題也沒有多問接著這個話題說了下去。

    回到飛艇三層生活區的套間內,瑞德藉口休息進了臥室。

    將門反鎖好後,他隨意的往床上一躺然後習慣性的從口袋內掏出了一個類似甲殼蟲的黑色金屬物體,嗯,有以前下班回家內味了,可惜這個時代的手機還是落後了些,沒有網絡,沒有遊戲,嗯還沒有彈幕。

    這是由基亞公司去年新推出的甲殼蟲三型手機,看它的外形估計也就是日後主角隊用的金龜07型的前身。

    老實講瑞德覺得甲殼蟲這個名字聽著比金龜順耳多了,這臺手機也是格蘭特在他今年生日時為他準備的禮物。

    甲殼蟲三型手機和他的名字一樣外觀上就像個黑色的甲殼蟲。

    雖然內置只有兩百多種語言的翻譯軟件與攝像等幾種軟件,但通話範圍極其廣,基本遍佈整個人類世界。

    缺點就是相對瑞德現在的手掌來說,還是大了些而且略微有些沉重,危險的時候用來當暗器倒是不錯。

    其實如果這裡不是獵人世界,投資開發下手機軟件倒是不錯,握著手機把玩了一陣,瑞德又順手把它扔在了床上。

    從床上坐起來,他準備練習下賈南大叔教他的一些搏擊術。

    好在套間內的臥室比較大足夠他放手練習,雖然,暫時還沒辦法學念,但能磨鍊下身體也是好的,畢竟這個世界對現在的他來說太多危險了。

    飛艇上的第二天,因為對昨天遇到的那兩人還有所顧忌,所以瑞德一天都沒出過房間。

    反正套間內可以直接電話前臺送餐,瑞德就安心在房間內和賈南大叔學習搏鬥技巧與槍械知識。

    天空競技場飛往安洛克需要三天航程,也就是說飛艇要到明天才會抵達安洛克港口。

    雖然瑞德在四個月以前,就提出和賈南學習搏擊和使用槍械。

    但在最初的一個月賈南卻從未讓他碰過槍械只是讓他先做一些體能訓練與搏擊技巧的學習。

    賈南很直白的告訴瑞德他還太小了,如果不經過體能訓練,他的小胳膊根本經不起槍械反作用力。

    經過一個月的體能訓練後,賈南先是讓他學習了各類槍械的用途和構造,等徹底熟悉後才讓他真正上手練槍。

    經過這四個月的學習,瑞德基本能熟練地使用槍械並且在體能與搏擊方面也較普通人大幅提高。

    這四個月的學習也讓他發現了一件事,獵人世界的人類身體素質應該是遠高於地球人的。

    起初當他發現自己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就能把身體訓練到完全適應槍支反震的時候他還覺得自己可能是個練武奇才。

    也許只要找到適合的老師用不了多久就能拳打會長腳踢蟻王,縱橫暗黑大陸。

    但當他發現賈南對於自己的訓練進度只是表示讚賞六歲的他的刻苦之外並沒有什麼驚奇之後,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可能想多了。

    原著中雷歐力,作為一個身體素質只能說中等偏上的普通人,也只經過兩週的訓練,就能推開兩扇兩噸重的大門。

    更不用說主角隊裡面其他那幾個掛比了,何況這個世界還有「念」這種可以學習的作弊能力,所以說無敵之路遠兮,還是先刻苦修煉爭取能保命先。

    “叮——”

    手機鈴聲突兀的響起,瑞德並沒有中斷負重體能訓練,而是保持臥撐得姿勢抬頭看了眼賈南先,看到賈南點了點頭,才兩拳一撐也不摘掉身上的負重簡單拿毛巾擦了下身上的汗水。

    就這樣拿起了一旁的手機看了一眼再點了接通,是父親格蘭特的電話。

    電話接通後瑞德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到電話中傳來一陣興奮的聲音“瑞德瑞德,你要回來了嗎?你怎麼出去了那麼久?瑞德我買到格鬥冰淇了哦~瑞德你快回來吧,對了你有從那個巴洛奇給我帶禮物嗎?我要冰淇淋~滋滋糖~”

    瑞德聽著電話裡的聲音,本就清秀的臉龐變得更柔和了些。

    冰淇是小格瑞最近迷上的一款卡通人偶,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推出一款新造型的人偶,小格瑞都會央求媽媽帶她去買。

    他還聽到格瑞旁邊似乎還有個聲音語氣柔和的糾正她是巴託奇亞共和國,那應該是父親在她旁邊幫她拿著手機。

    “小格瑞你要是再多吃些甜食,可能就要像布魯大哥那樣提早帶上牙套了,到時候你就不能像現在這樣自由地吃自己喜歡的食物了哦~”

    瑞德其實早就幫小格瑞準備了巴託奇亞特有的滋滋糖作為禮物,但他不準備現在就告訴她,反而岔開了話題。

    驚喜這種東西自然是期待值越低,收穫的喜悅就越多。

    果然,小格瑞一下就被轉移了注意力。

    “不要,格瑞不要戴牙套,不要像布魯哥哥那樣醜~”

    布魯這時估計還在釀造室中學習,不然聽到這話肯定忍不住搶電話,小格瑞不捨得罵,但瑞德就無所謂了。

    瑞德接著和格瑞聊了幾句並承諾明天下飛艇,就飛奔過來覲見小格瑞公主後,小格瑞就失去了接著聊下去的興趣,把電話往父親手上一推,又去纏著媽媽了。

    格蘭特接過電話,注視著小格瑞跑到妻子身邊後,才輕聲道:“怎麼樣,瑞德,有在天空競技場找到想找得人了嗎?”

    瑞德走到靠牆的椅子上坐下,說道:“並沒有,看來這個方法還是太靠運氣了,父親,弗利斯威士忌節準備的怎樣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從獵人世界開始的獵人
作者 永遠十六歲
穿越獵人世界,艾倫獲得WOW獵人職業模板,結果一醒來就遇到了第一次參加獵人考試的“廁所戰神”西...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