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匿名ID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晚餐後一家人圍坐在壁爐前,聊起了這幾個月家裡發生的趣事,瑞德也主動說起了在巴託奇亞共和國的生活,以打消父母的擔心。

    聊著聊著夜漸漸深了,小格瑞不知不覺已經靠在他懷裡抱著他的胳膊打起了瞌睡,布魯也撐著下巴打起了哈欠,於是塔莉就從瑞德懷中抱起小格瑞,讓他們兩兄弟也早點回房間休息。

    瑞德的臥室就布魯臥室的對面,來到臥室門口,瑞德和布魯隨意地說了句晚安後就準備回房間了。

    布魯卻突然叫住了他,鬼鬼祟祟地看了一眼遠處父母的臥室,確認沒人走出來就讓他在門口等一等。

    然後轉身進入自己房間,瑞德站在門口聽到一陣輕微的鎖聲與抽屜開合聲然後就見到布魯拿著一個長方體書本大小的紙盒走了出來。

    他迅速將紙盒塞到瑞德手中,對他一陣擠眉弄眼“記得藏好,媽媽有時會去你房間打掃”接著深藏功與名轉身回了房間順手關上了房門。

    瑞德握著紙盒露出複雜的神色,現在的小孩這麼早熟的嗎?打量著紙盒,他快步走回臥室鎖上房門,小夥子還挺注意保密的嘛,又是上鎖又是抽屜又是紙盒的,讓老司我康康究竟是何等罪惡。

    坐在床上,瑞德懷著激動的心情開始了異世界第一次神聖的開箱儀式。

    這一刻他腦中閃過無數老師的身影,那是無數輾轉反側的夜晚帶給他內心平靜的快樂源泉,這一刻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不是一個,人。

    展開紙盒,十二顆顏色深淺不一的手工巧克力放置在模具內,嗯?我不對勁。

    想不到我這輩子第一次、第二次收到別人做的手工巧克力都是來自同一個男人,嘖,失敗。

    嘛,巧克力而已為什麼要弄得像特務接頭一樣。

    捻起一顆巧克力塞入口中,感受著絲滑的巧克力混著破碎的威士忌酒心的麥芽香氣,嘶,帶勁,不愧是弗利斯第一甜點師「偽」。

    至於小孩子不能喝酒?別問,問就是獵人世界體質不同,問就是弗利斯家祖傳酒桶基因(石樂志行為,地球乖寶寶勿學)。

    收好剩餘的幾顆巧克力,瑞德拿出電腦坐到書桌旁,大概是媽媽經常有來打掃衛生,幾個月沒回來桌上一絲灰塵都沒有,連桌上靠著窗戶放著得一盆薄雪萬年草都依然茂盛。

    打開電腦,登錄上幾個業餘獵人網站,所謂業餘獵人網站就是指一些沒有獵人執照的業餘獵人聚集在一起交流信息和發佈接取一些懸賞的地方。

    這些獵人的實力參差不齊,有會使用「念」的高手,也有修行不深的菜雞,當然,大多是後者。

    看了下刷新的信息,依然是些重複度高且毫無價值的消息,又查看了下郵箱,有兩封未讀郵件,應該是在飛艇上的這幾天收到的。

    這個時代電腦網絡還不是特別發達郵箱不能連接到手機上,飛艇上也沒有電腦用,所以才沒看到這兩封郵件。

    先點開接收時間較久的那封郵件,是一個ID為「埃塔娜·瓊斯」的人發來的。

    埃塔娜就是「巴路沙之星」的原主人,那個私人收藏家。

    郵件的內容是說最近有個奇怪的女人找到埃塔娜希望能換取到原本在她手中的「巴路沙之星」。

    但埃塔娜告訴對方那顆寶石已被格蘭特換走,並將格蘭特的郵箱留給了她,所以那個奇怪的女人最近可能會來安洛克找格蘭特,讓他留意下。

    格蘭特在成功從埃塔娜手中換得「巴路沙之星」之後,還提過一個小小的要求。

    他希望如果再有人來找埃塔娜換取這顆寶石,埃塔娜能夠通過郵箱通知自己一聲,並將自己的郵箱留給那個想要換取的人。

    而當時格蘭特留的郵箱就是瑞德的賬號,所以這自然也是瑞德特意拜託格蘭特要求的。

    奇怪的女人?會是比司吉嗎?埃塔娜為什麼會反覆強調對方是個奇怪的女人。

    不管怎樣這都勉強算是個好消息吧,至少撒出去的餌終於有了點動靜了,瑞德以格蘭特的口吻給埃塔娜回了封致謝信後又點開第二封郵件。

    這封郵件是一個匿名ID發來的,郵件內容是詢問他是否是「巴路沙之星」的現任擁有者,並提出自己想從瑞德手中換取這顆寶石,還說自己不日將會前往安洛克,希望能夠與瑞德約個時間見面詳細商談。

    這應該就是埃塔娜說的那個奇怪女人了,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是比司吉。

    瑞德斟酌了下語句,寫了封回信告訴對方,自己最近都在安洛克可以約個時間見面詳談,但具體條件要見面再說,想了想,瑞德又將自己的手機號碼附在了名字下方發給了對方。

    發完郵件後,瑞德暫時合上電腦後,思考起了另外一件事,他剛剛突然發現自己漏算了一件事。

    瑞德原本的計劃是用「巴路沙之星」的名頭吸引到比司吉前來尋找這顆寶石,讓他有機會可以接觸到比司吉,所以就將它定為了第一屆弗利斯威士忌節的冠軍獎品並廣泛的宣傳了出去。

    可如果確定了這個匿名ID的主人就是比司吉,那麼「巴路沙之星」該如何處置呢?

    總不可能直接告訴比司吉我就是利用這顆寶石來找你吧,至於你想要寶石的話就老實參加比賽吧,且不說比司吉會不會因為一顆寶石的歸屬教他學「念」,這麼說之後比司吉恐怕都想要直接打爆瑞德的狗頭。

    可如果為了博得比司吉的好感,直接提前將寶石交給她的話,勢必會讓第一屆威士忌節成為一個天大的笑話,長達數月宣傳的冠軍獎品卻在開賽前幾日臨時變更,不論弗利斯公司拿出什麼理由怕是都不能服眾的。

    瑞德並不在乎這個威士忌節,但卻很在乎父親格蘭特,而對父親來說弗利斯公司不只是一家威士忌公司更是他父親加尼留給他的最後一份禮物,所以瑞德也不打算做這個選擇。

    揉了揉額頭,瑞德覺得自己可能是個強化系,思考這些東西實在太複雜了。

    退一步想,其實現在想這些也沒用,畢竟自己也不能完全確定那個匿名ID就是比司吉。

    而且瑞德對於比司吉的認知也完全來自於記憶中那部漫畫,如果真的讓他找到了比司吉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說服她教自己「念」。

    瑞德經常提醒自己這是個真實的世界,這裡的每個人也是真實的,記憶中那部漫畫的描述只能用來參考,不能完全相信,所以不要把漫畫中的角色當做NPC,以為用固定的套路就可以攫取到和主角隊相同的利益。

    「嗡——」。

    被瑞德扔在床上的甲殼蟲響起一陣沉悶的短信提示聲。

    瑞德拿起手機點開短信:您好,瑞德先生,如果可以的話,可否明天下午三點在港口街安洛克酒館港灣分店見面詳談換取「巴路沙之星」一事,注:如果有打擾到您休息,我表示十分抱歉。

    信息回得真快啊,這麼晚沒睡還一直盯著電腦嗎?這是有多想得到這顆寶石,就是總覺得這人可能不是比司吉的樣子,話說這個人為什麼一直不說要如何稱呼他,這麼神祕的嗎?算了,反正明天見面了也就知道了。

    瑞德隨即在短信裡寫了一句:好的,明天見。

    回覆完對方,瑞德又將手機往床上柔軟的被子上一扔,走向一旁的行李箱。

    從箱中取出了一個軍綠色鐵盒,打開盒子,裡面放著柄小巧的黑色手槍與一個裝滿子彈的彈匣。

    伯萊塔BU9 NANO,這是一款由伯萊塔公司生產的袖珍型半自動手槍,優點是隱蔽性強,易隨身攜帶,缺點是因為小巧的體型相對來說威力較低,但也只是相對來說,畢竟這是把手槍。

    這把槍是賈南在瑞德學會使用手槍後送給他防身的,其實瑞德也可以使用威力更大的槍械,但賈南說瑞德的手掌太小了,用其他槍械反倒沒有這把袖珍手槍靈活。

    而且槍械終究是要擊得中目標才能造成傷害,所以不要過於追求槍械本身的殺傷力應該致力於提升自己的使用水平。

    賈南送給他這把槍之後,在外面這段時間瑞德基本就每天都將這把槍藏在身上,或許是因為來自地球,對於瑞德來說這把冰冷的機械反倒讓他更有安全感。

    因為今天要回家,所以瑞德就在下飛艇前提前將隨身的手槍取下放入了槍盒中。

    說到這點,他就很想吐槽,機場居然毫不在意他們帶著槍,就這樣讓他們上了飛艇,這個世界是沒發生過劫機事件嗎……

    他檢查了下手槍的狀態,又將手槍插入腋下槍袋做了下調整,確定能保證隱蔽的同時,又能更順暢的在危急關頭取出手槍。

    因為不確定匿名ID的身份,對於陌生人瑞德都會習慣性的保持警惕,所以明天的見面還是謹慎點好,除了本身的一些防禦手段明天還得叫上賈南大叔一起去才能放心些。

    然而也許是未曾真正見過這個世界的另一面,也許是思想認知上的錯誤,瑞德終究是忘了一件事……

    檢查完後,瑞德又將手槍取下放回槍盒,然後隨手將槍盒放入書桌的抽屜內。

    看了眼窗外,夜愈發深了,他卻一絲睡意都沒有,並非是他失眠了,這姑且算是他的一個金手指吧。

    在瑞德兩歲時第一次覺醒了關於前世的一部分記憶後,瑞德就感覺精神越來越旺盛。

    普通的小孩子在這個年紀因為大腦和身體的發育一般都是很戀覺的,而瑞德卻感覺自己睡的越來越少了。

    在隱祕的確認過只有自己是這樣的,且這對身體沒什麼壞的影響後,他就草率把這定性為了穿越福利。

    雖然這個金手指除了能加強學習buff以外並沒有什麼用,而且這個學習buff並不能作用在身體方面,如果身體過度疲勞他依然還是需要通過休息來緩解肌肉壓力的。

    所以瑞德每天也只是利用buff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從書本和電腦上汲取一些知識加深對這個世界的瞭解。

    加強版熬夜掛,真·學霸·buff,時間管理大師,瞭解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全球召喚之我的從者都是神話級
作者 赤戀悲歌
一千年前,幻想與現實融合,次元魔獸入侵地球。 聖者蘇夜研發召喚法陣,可以任何東西為聖遺物,召喚...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