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掏錢如同割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姚婆子和黃氏可真是黑了心肝的了,姚老大媳婦走的早,剩下兩個孩子,還是自己的親孫女和孫子呢,怕是撿來的孩子也不是這麼個對待法,兩天能不欺負這兩個孩子一次,就算是不錯了。”

    “姚大壯也真是太憨厚了一些,傻乎乎的,掙點錢就被自己的老孃給拿去貼補二房了。也不知道剩下一點來顧著自己的小家。有這樣子的兒子是福氣,有這樣子的男人和爹才真是倒黴了。”

    “好了,你們說話小聲點,一會姚婆子聽見了,不罵你個狗血淋頭。”

    幾個婦人手腳麻利,一個去燒熱水,一個給姚禾蓋了被子。還有的回家去拿了點米麵過來做點吃的。

    姚禾渾身沒有什麼力氣,家裡面的情況她卻是聽了個清楚明白。死板冷硬的棉絮蓋在身上雖然依舊沒有暖和多少,但到底能夠遮擋住灌進來的冷風。

    不多時,一個有力的臂膀就將她攬了起來。將床上的乾草往背後給她挪高了一些,方便靠著。“禾姐兒,來喝點熱湯吧,我放了點蔥姜在裡面,散寒的。”是下院子裡面的劉嬸子,她聲音刻意的放輕柔了一些,帶著記憶裡母親的那種溫柔。

    姚禾就著那碗灌進去了大半,才覺得身體稍微的暖和了一些。身上也多了一些力氣,“謝~謝~嬸子。”姚禾嗓子腫的厲害,說話的聲音嘶啞而又難聽。

    “小禾妹子,這麼見外做什麼,都是一個村兒的,你這弟弟也是傻乎乎的,怎麼就不知道來跟我們說一聲呢。”說話的是劉嬸子的媳婦蘇小玉,比姚禾要大上五六歲。她手腳麻利的將空碗給接了過去,又從包裡面摸了一個幹棗子塞在了姚禾的嘴巴里面。

    棗子入口帶了一絲絲的甜,也沖淡了她嘴巴里面的苦澀。“勞煩劉嬸嬸和蘇姐姐出去照看我弟弟一二,別讓我奶奶和嬸孃欺負了他。”那小傢伙小小年紀,在關鍵的時刻,寧願自己捱打也要護著她。這份情,她怎麼也不能視而不見。

    從原主的記憶還有剛剛發生的那一幕來看,她那奶奶和嬸孃心肝怕都是黑透了,才能夠這麼對待她們一家子吧。她覺得上帝把自己派過來,大約就是讓自己來當救世主的。雖然現在她自己也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放心吧,今天有我們在,你爹沒回來之前,你奶奶和你嬸子還不敢把你和你弟弟給賣了的。你先休息,我出去看看情況去。”

    屋子外面,村長請來的赤腳郎中也到了,郎中費了一番力氣才給張傻兒檢查了一下手上的傷口。看著手臂上這一排整齊的深紅牙印,郎中忍不住眼角抽了抽。他還是第一次被人請來看著種傷。這也是來的快,這要是來晚一點,怕是傷口都找不著了。

    郎中見多識廣在,知道這是婦人之間扯皮,這種事情在鄉下見得多了。他捋了捋鬍子,嚴肅的說道:“這傷不嚴重,只要不凍著,不剮蹭了。一兩天就好了。”

    赤腳郎中出診一次,不過是十個銅板的診金。連藥方子都不用開。村長一手抱著姚姜,一手輕撫著姚姜的後背,念著都是一個村子的,他總是要幫著說兩句的。“張夫人,你看賠償金能不能少一些?”

    姚婆子聽了有了底氣,村子裡面的人都對她指指點點的,她和自己兒媳臉皮厚,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梗著脖子和那些人對罵,硬是沒有佔據下風,大夫和村長的話,更是讓兩人頓時氣焰更大了一些,“聽見沒有,張大姐,你兒子這傷口連個紅都沒見著,你好意思張口就是兩百文,村長你也不要多說了,我說了要錢沒有,要人他們張家就叫人來抬走就是了。”

    里正聽到姚婆子的話,只覺得她是蠢透了,這張家在隔壁村赫赫有名,家境殷實,本來幾句賠禮道歉的話就能夠搞定的,這姚婆子非要嘴臭的把這屎給攪爛了才罷休。他臉都沉了下來了。“閉嘴,不會說話,就少說兩句。”

    張婆子自然知道自己兒子傷的不嚴重。來這一趟兒媳婦沒看上就算了,還倒讓個小兔崽子給咬了,姚家人還辱罵自己兒子,這讓她如何咽的下這口氣?姚婆子的話簡直就像是火上澆油一般,讓她怎麼都咽不下心裡面的一口氣,

    她嘴脣挑起,笑的有些的涼薄,“人,我看不上!要死不活的,抬回去沒得斷了氣也是倒了我家的門楣!兩百文一分錢都不能少,否則我們就官府見。

    “都是十里八鄉的,你們應該也知道,我還有個兒子可是秀才老爺,在官衙裡面當差的,你們說,若是讓我那大兒子知道有人欺辱他的弟弟,他會怎麼做?”

    張氏的話輕飄飄的,卻猶如一擊重錘敲在姚婆子和黃氏的心坎上面。他們這才想起來,張家真不是他們能夠惹的起的。

    自古民不與官鬥,官字兩張口,上下都吃人。她可是聽人說過那衙門裡面的牢房陰冷又潮溼,老鼠猖獗的連活人都要啃咬。衙役還時不時的就要把人拉出去脫了褲子打板子。兩人嚇得臉都白了幾分。

    卻還想要嘴硬,“咬人的又不是我們,你去找那個小兔崽子算賬就是了。你要是覺得生氣,大不了你也讓你兒子咬他幾口還回來!”

    村裡的人聽了這話,簡直都想要罵兩句混賬玩意了,瞧瞧,這是親奶奶和親嬸孃說得出來的話嗎?劉嬸子開口指責到:“姚婆子,你適可而止吧。”

    張氏也是被這話給氣笑了,“就沒見過你這樣子厚顏無恥的人,是他咬的人,可你們是她的家人。我自然要找你們說話。廢話我懶得多說,趕緊的把錢給了,我好帶著我兒子離開你們家的這烏糟地,省的眼睛不清淨。”

    張家的大兒子是個秀才是人盡皆知的事情,如今結親不成反成仇。那秀才有幾分本事,在縣衙裡面算是縣老爺身邊的紅人,要是因為兩百文錢,就得罪了張家。以後他們村子裡面怕是容易被上面針對。

    里正和村長對視了一眼,“姚婆子,趕緊的把錢給了,這件事情就算了,若是因為你影響了村子裡學子們的前程,別怪我開宗祠。”

    不涉及官府和宗祠她還能掙扎兩下。一旦村長認真了,姚婆子婆媳兩個就慫了。

    姚婆子眼睛都氣紅了,她咬著牙,讓黃氏去拿了自己的私房銀子出來。數了兩百文出去。掏錢如同割肉。兩百文啊,簡直心窩子捅了都沒這麼疼。“給你,反正是給你兒子拿去買藥的。這麼金貴的藥,不成仙都可惜了。”

    黃氏也是心都在滴血了。婆媳兩個說話陰陽怪氣,夾著軟刀子,不敢動手打人,只能圖個嘴上痛快。

    張氏卻氣死人不償命的說道:“仙丹是買不到了,就這麼點銅板,也就買點零嘴給我兒子壓壓驚罷了。我的去鎮上給我兒子買點肉補補身子,就先走了。”

    張婆子抬腳,歐了一聲,似乎想起什麼,回頭說到:“村長,里正,你們這村子的風氣可得好好的整治一下了,可別讓有些黑心肝爛心腸的禍害了你們這整個村子啊。”

    村長和里正笑著打了個哈哈,又讓人把張氏和張傻兒給送出了村子才作數。

    姚婆子見她趾高氣昂離開的背影,忍不住衝著那放心就吐了口濃痰。兩婆媳低聲罵罵咧咧了幾句,轉頭就惡狠狠的瞪著被村長抱著的姚姜。

    姚姜脖子都縮緊了,奶奶和嬸子的目光太過於犀利,盯著他的時候就像是刀子刮過一般。他覺得今天自己一會肯定是沒有好果子吃了。不過好在姐姐終於留下來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空間錦鯉之農門藥香
作者 輕嫵媚
新書《錦鯉棄婦:隨身空間養萌娃》已開啟,請大家多多支持,點個收藏哇! 一朝穿越入農門,林採桑成...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