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五公子的幾處疑點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白王爺一生貪婪小氣,斂財無數,家中的奇珍異寶扳著指頭都數不過來。但其中最有名的卻是他膝下的四個女兒,紋云,泠江,綾月,秀山。據說,她們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知書達理,是婆婆夢寐以求的媳婦兒。

    然而,這四個寶貝女兒加起來也抵不住白王爺的第五個兒子,白步云。

    起初,大家只是好奇這個百萬家產的繼承人究竟是什么樣的。但漸漸地,白步云的諸多神秘之處讓八卦的焦點指向了他自身。

    據說,他有潔癖,誰都不得碰他身子任何一個地方。但又據說,他有詬病,常年不近澡堂沐浴。

    據說,他畏懼生人,自小未踏出過王府半步。但又據說,他性子古怪,見人就笑。

    據說,他生得面如冠玉,膚若凝脂。但又據說,他貌若神魔,嚇得丫鬟們花容失色,見他就跑。

    眾多傳說,讓白王府的五公子被連續十年評為年度最神秘,最具八卦,最矛盾的風云人物!

    五公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變成了繼“小氣鬼白王爺是如何變成小氣鬼的”“白楊二府的血海深仇”以及“先皇有沒有私生子”之外最受矚目的一個話題。五公子,成了天朝百姓們茶余飯后消遣之良物,睡前早起問安之必備。

    而傳聞中的五公子白步云,此刻正慵懶地躺在藤椅上,一手磕著瓜子,一手拿著詩經慢慢地讀著。他衣衫漸散,云袖垂地,剛剛系上的滿頭青絲又松落在地,但他全然不在意,只是兩眼專注地盯著眼前的讀物,小臉微皺,一會桀眉,一會輕笑。

    詩經從他手中垂落,他依然看得目不轉睛,原來詩經底下還攥著另一本薄薄的冊子,上面赫然印著“都城百姓”四個大字。他看的那一頁上面正是另一篇討論五公子的文章。現轉抄如下:

    “五公子的真實身份——吸、血、鬼。

    據言,西洋有物種,生來冷血,美貌傾城,以人之精血為食,唯懼日光。

    想來,若五公子真是吸血鬼,他的一切怪癖便說通了;

    閑人勿碰,想是因為他周身冰冷。

    害怕生人,足不出戶,想是懼怕陽光。

    他時容貌俊俏,又時而似妖魔鬼怪,想是定期變身。

    而他見人就笑嘛——汝見到香噴噴的肉包子汝不笑么。

    請京都百姓們做好防范,夜晚要關窗關門....”

    白步云最終忍不住了,捧腹大笑,都城百姓實在是太可愛了,怎么能腦補出這樣的結論。笑罷他委屈地又撇撇嘴,其實也沒有多么可怕吧。

    只是這幾年爹爹為了隱藏他女兒身的身份,著實費了一番心思。

    不讓人碰,無非是不想讓男人白白地占了便宜。

    她既是女兒身,洗澡當然要偷著洗,卻不想竟然就變成她從不洗澡!不洗澡?都城夏日如此炎熱,她若不洗澡,豈不是滿身異味。有人聞到么?

    畏懼生人?爹爹下了禁令,未滿十六,不許邁出王府一步。她見到個陌生人就樂得跟朵花兒似地,恨不得拴在身邊仔細研究研究。(公主,您這也算惡趣味吧...)

    至于容貌問題么...她摸摸自己的臉,她并沒有什么傾國傾城的絕色美貌,只不過女兒家皮總是嫩些的,五官擱在一起看著舒服罷了。在這全民崇尚花美男的天朝,美男這個詞,步云自認為沒她什么事兒。

    倒是府內幾個丫頭,聽到美男公子的名聲,天天巴在欄桿上偷看她換衣服。無奈之下,只好帶了個鬼面具,嚇嚇這些小花癡。沒想到她堂堂王爺府五公子,竟變成了妖魔鬼怪。

    哎,只可嘆,八卦不可盡信吶。

    不過,她眉間閃過耐人尋味的笑意,都城百姓還真有趣吶。

    白步云今年十歲,按照她的愿望,白王爺將那對朝鮮進貢的夜明珠賜給了她。素來愛財的白王爺這次竟也大方了一回,令眾人再次擺正白步云的位置如此無可替代。

    其實王爺心里想的是,反正夜明珠在步云那,步云又在王府中,王府又是他的,算來算去還是在他的管轄范圍內,無礙,無礙。

    只不過,王爺沒想到的是,白步云轉手就串通手下元寶將夜明珠當了,一人一半,將當來的所有錢訂閱了都城最火人手一份的都城百姓,一次性付了八年的款。

    有了這些,白步云才真正開始了解外面的世界,不過光靠八卦顯然是不夠地,譬如剛剛那篇扭曲事實的報道,實打實地證明了八卦不可盡信的道理。

    白步云拍拍手,站起來,隨著滿身的瓜子屑兒散落了一地。她躊躇滿志地決定:要眼見為實。

    走正門,自然是不可的,她一抬腳還沒跨出側廳呢,就三五個丫鬟嬤嬤抱著她大腿叫著:|“哎喲我的姑奶奶喂”地把她拖走了。

    走后門,依然行不通,她好不容易甩開身邊的一干下人,一路小心翼翼左躲右藏來到后花園,滿懷希望地推門,卻淚流滿面地發現,后門竟然是鎖著的。

    叫爹爹帶她出去然后溜走?萬萬不可行,她裝乖賣萌,十八般武藝耍出來,在爹爹最松懈的時刻小小地提了一下想參加春日宴的愿望,結果白王爺滿臉菊花般的笑容頓時散開,疾聲厲色地說了一句不可,從此她身邊又多加了三五個丫鬟小廝。

    好吧,那就只有一個選擇了,翻墻!

    從此,白王府步云閣的那堵白墻與白步云結下了不解之仇。

    她的小身子一遍遍地丈量過那堵不足兩米的矮墻。

    她的小嘴,一次次地在白墻上留下了口水與牙印。

    她的鼻子無數次地在白墻上拖出一條血痕。

    她贈白墻黑色鞋印,白墻贈她鼻青臉腫。

    她欲將白墻踩在腳下,卻無意間與白墻無數次親密接觸。

    (具體請見白步云生前回憶錄第一章——我與那堵白墻的愛恨情仇)

    隨著時間的推移,白步云沒有練出翻墻的本事,但卻把自己練成了銅墻鐵壁,鐵齒銅牙,鐵頭銅脖子....白王爺見她如此勤奮地練功,心想,也好。干脆給她請了大內高手做她師傅。

    白步云心想,有磚家指導豈不是錦上添花,于是暫時放下白墻跟著師傅專心致志地學武功。

    春去秋來,白步云長到十一歲,她的武功大有增進,大內高手夸贊她是天生的練武奇才,若如此練下去,定可稱為新一屆的大內高手,為皇上效勞。白王爺聽了臉上陰晴不定,白步云聽了陷入沉思。

    墻依舊是那堵翻不過的白墻,但可嘆,人卻已不是那朵橫沖猛撞的傻人。

    白步云一拍額頭,此墻,即不能武攻,便可智取。遂丟掉武器,決定從文。

    第二日,只聽一干嬤嬤丫鬟小廝驚慌失措地在王府中本東走西,嘴里喊著:“不好啦,五公子丟了!”

    此舉驚動了白王爺,他急忙命全府丟下手上的活兒,一起尋找五公子的下落。

    “你最后一次見五公子是在哪里?”大總管一個個地詢問著。

    丫鬟與嬤嬤紛紛回答:“練功房”“后花園”“前院”“步云閣”“....”

    “最后一個說的什么?沒聽見!”

    “....”

    “大聲點!”

    “回大總管,茅廁。”

    “...”

    “來啊,把五公子喜歡去的,去過的,可能去的地方給我統統搜一遍!”

    那日,大家找遍了五公子平日走動過的每個地方,不見他一抹衣角。

    大家遂又找遍了五公子生平去過的每個地方,不見他一個腳印。

    于是,大家將平日里是人去過的地方都翻了個遍,依舊不見他一根頭發。

    就在白王爺絕望地坐在大廳單手扶額,大家坐在凌亂的王府喘著粗氣暗自擔憂時,五公子頂著滿頭灰咳嗽著從王府中央的藏書閣里鉆了出來。

    “這是什么情況?!”王爺大怒。

    眾人默默地在心里回想了一道:五公子喜歡去的,去過的,可能去的,是人都去過的地方里...似乎是沒有包括藏書閣。

    眾隨即松了口氣,自從白王爺繼承了王府后,藏書閣就成了傳說中的冷宮,佛門禁地,所以盡管藏書閣擺在全府最顯眼的地方,卻沒有人想到五公子或者王府的任何一個人會跑去那里玩。

    王爺反應過來后,抓著白步云的手兩眼汪汪,老淚縱橫,大嘆:

    “我兒竟然看書了!我白府上上下下三代人,竟然出了個看書的!此乃天縱奇才,我兒文武雙全,指日可待也!”

    遂即,王爺命人推開近百年未開過的書房門,從此白步云就在里面埋頭苦啃各類兵法,益智類書籍。

    據后人回憶,那一刻,不是普通意義上的推門。

    那一門,它不是一扇門,它是白家文治武功的列祖列宗們流著淚等待的奇跡.

    那些成日捉鳥斗蛐蛐養虱子的少爺們慚愧地放下玩物了,那些腐朽頑劣的官二代們可以回家閉門思過了,那一推,推開的是白王府通往知識的大門。

    推門萬歲!偉大的白五公子萬歲!

    (回憶者心情過于激動,被默默架走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90704_80_804-m
將軍夫人在上
作者 細雨魚兒出
  顧大將軍討厭自己的夫人討厭了六年,連帶著那個素未謀面的兒子,也喜歡不起來。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