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白墻是用來被推倒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日,都城百姓上頭條便是:鐵公雞竟然也拔毛,白王爺收了個少年郎!

    百姓們的猜測如雨后春筍般破土而出,才一天光景,就自動給容諫之腦補了四五種狗血背景。

    背景一:白王爺與某名妓的私生子。

    此猜想經百姓推敲不成立,看王爺盼兒子盼了那么久,要接不早接回來了,傳宗接代最大。

    背景二:白王爺終于善心大發,決定積德行善。

    百姓們紛紛表示愿意再次推敲背景一。

    背景三:白王爺對五公子的種種怪行絕望了,決定養個義子來玩玩?

    百姓推敲:以白王爺那心胸那氣魄斷不會做出分家產給別人兒子的事來

    背景四:容諫之乃先帝的私生子,白王爺被皇上逼著收養皇子。

    百姓們一拍大腿,做恍然大悟狀!這不就對了,容諫之當然是私生子,他必然是私生子。

    這帽子扣實了,八卦如潮水般散開去...

    下午,白王爺愁苦地看著自己家再次被文武百官踏爛了了門欄。

    對空手而來想圍觀容諫之,還向他要茶水的官員們滿懷著一腔怒火,偏偏身為王爺他又不能收茶水費圍觀費,眼見著銅板一個一個地掉落,他怒氣沖沖地丟下一句:

    “諫之,出來見客。”便拂袖而去。

    過了幾天,容諫之這個話題漸漸地消弭下去。但同時,另一則關于五公子的八卦又再次在民間流傳開來。

    據賣簪子的王大娘說據白王府的打雜丫鬟說據隨侍嬤嬤說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步云閣小廝說:

    自打容公子進了府,白五公子一改溫柔嫻靜(他什么時候嫻靜過了?),變得十分焦躁,據聞每日都可以聽到步云閣中震天撼地的咆哮聲與格斗聲。想來二人相處十分激烈。

    而步云閣里,八卦的兩個正主正安安靜靜地坐在院子里,與眾人想象中的情景大相庭徑。再次證明,流言不可盡信吶。

    白步云懶懶地躺在流云椅上,一手持書,一手惦著瓜子。

    容諫之坐在石凳上,端著一杯花茶慢慢地濾著茶葉。

    倆人并無交談,眼神也沒有交匯,但同是風華少年,同是一身白衣寬松散亂,梨花落了滿地,整個步云閣都彌漫著淡淡的香氣,仿佛能聽見絲竹聲樂,琴瑟和鳴,一派諧和。流言頓時散去,看倆人相處自然如流水,沒有一絲戾氣,讓人看了不覺春風拂面,暖氣盎然。哪里打得起來?

    陰影處,兩雙眼睛互相責怪地看著對方:

    “都一上午了,他們倆都同坐一個院子一上午了,什么事都沒有!”

    “所以說,流言不可盡信吶”

    “哎喲,我腰酸背痛腿抽筋。”

    “我也好不到哪兒去。”

    “要不,咱撤?”

    “撤!”

    兩道黑影飛到到白王爺面前,將所見所聞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稟告給上司后。

    見白王爺嘴角一絲滿意的微笑陷入沉思,倆人對望一眼默契地退下了。

    而步云閣這邊,盎然春意已不知所蹤,連秋意都不知何處去,只留下滿園的蕭然殺氣。

    瓜子殼往背后一扔,白步云蹭蹭兩步沖到容諫之面前,狠狠地說:

    “暗影已經走了。”

    “......”

    “你我也該有個決斷。”

    “......”

    “容諫之,不要再裝了。”

    被指控者抬起頭,似是不經意地看了她自起床以來整個上午的第一眼,繼續喝茶,一邊用淡定的語氣說:“什么暗影?”

    白步云不淡定了,“就是爹爹聽見風聲派來打探我們倆相處是否和諧是否友愛在門口蹲了一上午的暗影,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哦,不知道。”容諫之輕描淡寫地說。

    白步云徹底不淡定了,“那你喝個什么茶,擺個什么慵懶姿勢,和我坐什么坐一下午?”

    容諫之抬頭看了她一眼,這一次比剛剛的稍微認真一點,“菊花茶,天生的,懶。”

    白步云瞇起眼,這眼神,這姿態,這目中無人的口氣,這分明是,分明是——這次她沒用多久就想到了,這連嘲諷都不是,這分明是赤裸裸的目中無人!

    白步云瞇起眼睛,這個容諫之實在太不識好歹了,必須教訓一下他。

    “諫之啊,我們倆這樣鬧下去不是辦法。”(明明就只有你自己不斷在炸毛...)

    “.......”

    容諫之看著嘴角抽蓄,表情痛苦的白步云,終于正視了她一眼。

    “不如,我們一招定勝負。若我輸了,以后事事讓你,衣食住行,隨你先挑。怎么樣?”

    容諫之微微側頭,微笑著問:“那若我輸了呢。”

    白步云淫笑了幾聲,咬牙說:“簡單,以后有我的地方沒你,必須共同存在的時候,以任何形式表達你的存在感。”

    “簡單來說,就是,不許說話,不許微笑,不許做任何多余的動作。”

    容諫之異然爽快地說:“好。比什么?”

    “就比——翻墻。你要能在一個時辰內翻過這堵白墻,就算你贏。”

    白步云心中邪惡的小人拍了拍手,表示大功告成。她窮其兩年時間,練了一身精肉,啃了一肚子圣賢書,百思不得其解,依舊無法翻越的這堵白墻。她就不信他能在一個時辰之內完成。

    哎哎哎,這這般淡定從容穩操勝券的表情是為何般....

    喂喂喂,你這是干什么吶。

    喂喂喂,你搬這石凳到墻角作甚么。

    吶吶吶,你這就要翻了?——你這就翻了?!——你這就翻過去了?!!!

    白步云兩眼發直,只覺得頭頂一朵巨大的烏云,淚流滿面地望著那堵白墻,她窮其兩年時間,練了一手老繭,啃了一肚子書灰,思破腦袋,無法翻越的那堵白墻,竟然在四分之一柱香不到的時間內。。。就這樣被人翻過去了。。。

    兩年的信仰轟然倒塌,心中的執念頓時煙消云散,白步云心中默念:我等了兩年,盼了兩年,想了兩年,恨了兩年,我怎么也想不到,這堵墻,居然可以用爬的.....

    四分之一柱香不到,容諫之已然微笑著坐在那堵白墻上,清澈的眼睛望著白步云,揚起下巴。

    而白步云,抬起仇恨的雙眼,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將那個白色的身影在心里揉擰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313749_80_803-m
農家嬌寵:相公,種包子
作者 鳳知墨
  穿越成農婦,夫家窮的響叮當,娘家有錢,卻是個空殼子,沈莞看著漏風的墻壁,病弱的夫君,咬咬牙...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