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傳說中的吹彈可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按照白老爺的吩咐“只要步云有的,諫之都要有”,于是步云閣突然一下多了很多東西,比如院子里的流云躺椅多了一個,比如藏書閣的藤椅多了一個,再比如,步云的臥房里的檀木床多了一個。

    白步云狠狠地剜了對面穿著褻衣褻褲的人一眼,容諫之一大早地在床上舒展著長胳膊長腿就算了,不時唇邊帶笑地向她投來的那是什么眼神吶。

    “喂,你給我出去。”

    “為什么?”

    “沒有為什么,看你不爽。”

    “我沒有不爽,所以要出去應該是你出去。”

    “......”

    中午,白步云為了躲容諫之跑到藏書閣里吃飯。

    “紅兒,為什么我有兩份紅燒肉。”

    “回五公子,其中一份是容公子的。”

    “他的肉,給我干嘛?”

    “回五公子,容公子說了,你比他更需要滋補。”

    “......”

    傍晚,白步云無奈地憋著不能伸展的小胳膊小腿,再斜眼看著還能一臉認真地看著書的容諫之,終于咬牙切齒地蹦出三個字:

    “容諫之——!”

    “嗯?”容諫之從書里抬起頭,迷茫的眼神,無辜的表情....讓人不忍心呢。

    白步云壓著火問道:

    “那么多地兒,你為什么偏要跟我擠一張書桌?”

    “因為,書房里只有一張書桌啊。”

    “那你就不能去別的地方看書么?”

    “我懶。”

    “容諫之——!!!!”

    清亮的嗓音綿綿不斷地充斥在步云閣各個角落,震得麻雀紛紛飛起。

    白步云拖著與她人一般高的長劍,向容諫之奔去。

    畢竟是跟著大內師傅混了許久的武學奇才,三下五除二就將容諫之按到地下。正準備一劍除之而后快——

    “云兒!不得胡鬧!”趕來救駕的白王爺一臉嚴肅地呵斥住步云。

    “爹爹...”

    白步云癟著嘴,一臉委屈。往常這個時候,白王爺已經棄械投降,笑呵呵地忘記自己發火的原因了。但這一次,他卻嘆了一口氣,扶起容諫之,語重心長地拉過女兒,說:

    “云兒,怪爹沒有跟你說清楚諫之的來歷。其實,他也是顯貴家的孩子,天不遂人愿,他全家...”

    “王爺。”容諫之微笑著打斷,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對白王爺恭敬地說:“這是一場誤會。我與五公子相處甚歡。剛剛是我央他教我武功,五公子這才指點一二。”

    “噢?是這樣么。”王爺狐疑地看了一眼殺氣重重的白步云。

    她遲疑地點點頭。

    “也好,諫之若想學武,云兒你就帶他練基功,改日讓大內師傅來教你們吧。”

    “是。”

    王爺心滿意足地走了。剩下白步云不懷好意地看向容諫之。感受到她火辣辣的目光,容諫之跟只小貓似地打了個噴嚏。

    “所謂基本功嘛,無非就是扎馬步,倒立,打滾,自我鞭打,自插雙目...”

    白步云一臉微笑,在容諫之面前踱著步子。

    “手握拳,腿微弓,屁股沉下去...”

    白步云一邊拿扇子敲著容諫之的手,大腿,小腿,糾正他的姿勢,一邊嘴里嘰里咕嚕地瞎說。其實按最嚴格的標準來說,容諫之的姿勢都過關了,但白步云是什么人?好歹也是都城第一紈绔公子富二代

    的兒子。于是公報私仇這個成語被生動地延續著...

    “拳握得太緊了,手臂不夠放松,背沒挺直,腳要對準東方...”

    仿佛沒有感覺到她的公報私仇,容諫之對她的一切嚴苛條件照做,同時,用黑白分明的眼睛看著白步云,笑而不語。

    “咳咳,”白步云被他這樣一看,心虛了,留下一句:“好,我看也差不多了。你就這樣站兩個時辰吧。”

    然后,就讓容諫之獨自站在院子里,自己進屋喝茶了。

    白步云喝了一會茶,又看了一會書,心下有些不寧,于是召來小廝,剛要開口,小廝已經自覺地答上了:

    “回五公子,還站著呢。”

    白步云搖一搖扇子,心里有些不解,他明明知道自己是在整他,卻這樣順從。自己召小廝去看了幾次,他居然一直保持著那個姿勢沒動。莫非,之前是自己誤會他了?不對不對,容諫之這人城府挺深,說不定正盤算著什么呢。反正她只說了兩個時辰,時間也快到了,他要站著就站著吧。

    作為一個養在深閨中的孩子,白步云對整人這回事還真沒經驗。除了騙容諫之蹲馬步拿扇子敲敲他大腿之外,她沒想出什么新招。于是,每天都騙他蹲馬步,然后自個回房喝茶。這樣的日子過了大半個月,白步云終于良心發現了,再也不好意思整容諫之了。

    而這一切的其因皆是因為一場澡堂偶遇。

    為了掩人耳目,白王爺在府中建了一個溫泉池,她每天都是深夜才來。入夜,白步云拿著皂角與毛巾潛入澡池。

    正想脫衣服,卻發現溫泉池中已經有一個纖長嬌白的身子在水中沉沉浮浮,那被暖霧繚繞中泛著潮紅的臉頰如清蓮般松散,不是容諫之又是誰。

    “你怎么會在這?!!”

    來不及思考,白步云脫口而出。

    容諫之輕闔的眼睛緩緩睜開,清冽的目光落在白步云手中的衣物上。他有些訝異地說:

    “出去。我把池子讓給你”

    白步云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盯著容諫之,唇邊掛著勝利的笑意。

    “憑什么。要出去你出去。”

    “......”

    容諫之僵在池子里,見白步云一副看好戲的神情顯然是不打算放過自己了,終于緩緩地,從池子里站起來。

    清泉洗凈白玉般的身子,溫熱的霧氣繚繞在他四周,寬肩窄臀,肩胛骨薄若蟬翼,纖長的身子上沒有一寸凈肉,瘦到骨骼微微顯現在單薄的皮膚下。

    白步云抽了一口涼氣,不是因為這十四歲的少年竟已出落得如此漂亮的身子,而是那白皙如凝脂的皮膚上竟蔓延著數多淤痕。手腕上,屁股上,腰上,背上,腿上,全部都是青一塊紫一塊地。

    只不過一眨眼,容諫之已經披上了外袍,將美麗的風景遮得嚴嚴實實地。他似是沒有聽到白步云的驚嘆一般,一語不發地從她身邊走過。

    “誒,等等。”

    白步云一把抓住容諫之的手,詫異地發現手中的肌膚滑膩冰涼,柔若無骨。一時間晃了神,聲音也不住柔和下來:

    “你身上的淤青哪兒來的?”

    容諫之微微桀眉,盯著她抓著自己的手,吐出兩字:

    “放開。”

    人家都這么說了還能怎樣,白步云訕訕地松開手,下意識地看了一眼他的手腕,卻驚奇地發現自己剛剛握住的地方竟然出現了跟自己手指一樣粗的淤青。她退后一步,緩緩說:“難道你——”

    容諫之抿著嘴唇,拿寬袖遮住手腕,一語不發地走了出去。

    白步云呆呆地舉著剛剛接觸容諫之的那只手,有些不可思議地想到,平日里容諫之不喜歡人碰他,竟然是因為任何稍微用點力就會留下痕跡。他身為一名男子,皮膚竟然嫩滑到這種程度,難怪他會跟她一樣,半夜偷偷地來洗澡——

    誒,白步云有些不自然地想到,那他身上蔓延的那些淤青,該不會是她今日用扇子敲的吧。

    心轅馬意地洗完澡,白步云匆匆回房,見月色中,一個修長纖細的身子已經躺在席子上,青絲垂散開來,看不清主人的臉。

    白步云爬上自己的床,輕輕咳了一下。

    “你睡了么?”

    容諫之沒有回答,但卻翻了個身。

    白步云硬著頭皮說道:“今日之事,不足向外人道也。”

    容諫之那邊靜靜地。白步云臉紅了,聲音小得跟蚊子一樣。

    “還有,對不起。”

    半晌沒有回應,容諫之那邊已經傳來均勻的呼吸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80924_80_803-m
悠然田居:悍妻,有肉吃
作者 酒有毒1
  末世怪力女王桂香穿越到古代農家,包子兄嫂、偏心公婆、眼高手低小姑子、綠茶婊小叔子、白蓮花弟...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