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蘿莉有三好(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俗語有云: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

    待將所有事情交代完畢后,第二日,白云飛就告別幽九獨身來到這蜀山派駐地青城山。江湖中每個大門派底下都有著偌大基業,蜀山派靠的就是山下那都江堰灌溉的千畝良田。這是一個殘酷的時代,江湖也遠不像常人眼中的風花雪月,若是門下弟子飯都吃不飽,誰還有心思行俠仗義。江湖中人也是人,尋常的江湖漢子與書中那些一擲千金的大俠們相去甚遠,落魄點的尋個大戶人家充當護院,有氣節點的當街賣藝尋口飯吃。至于劫富濟貧,江湖中人畢竟不是打家劫舍的強盜,若手底下沒有些斤兩,刑部那群人可不是吃白食的。

    登上老霄頂,上清宮赫然在望,白云飛此時易容做一個游山玩水的書生。他臉上戴著一幅精巧的人皮面具,哪怕是唐門中的易容好手恐怕也看不出來。此面具是他在圣宮之中偶然尋得,為了暫時不引來圣門與玉閣高手正好一用。

    上清宮門前兩個青衣弟子看著白云飛越走越近,互相對望了一眼,一名弟子拔劍在手,道:“來者何人?”接著又仔細打量白云飛一番,道:“你這書生快快離去,此乃蜀山派禁地,謝絕游覽。”

    白云飛微微一笑,自懷內掏出一塊刻有“道”字的木牌,遞過去道:“勞煩兄弟將這木牌交給派內的主事之人,他自會明白。”

    那弟子狐疑的接過木牌,以目示意另一弟子好好看著,自己拿著那木牌匆匆進去。

    未及片刻,但聞宮中一聲嬌喝,一道紅色影子疾速奔來,人未到聲先至:“那書生,我爹爹的青木令怎地在你手里。”聲音嬌嫩如出谷黃鸝。

    這就是師叔的女兒李宛兒吧,由于李神意的堅持,白云飛向來也是以師叔稱之。眼前的女孩兒年方二八,嬌憨無倫,不期然地白云飛就想到后世的那個詞語蘿莉。其實李師叔有意將女兒許配于他,卻又擔心迷情宗弟子負心薄情的名聲,每次提到女兒總是語意模糊,讓白云飛暗暗好笑。后世有篇高分高考作文題目叫:蘿莉有三好,身嬌腰柔易推dao。這火辣的川妹子怕不是那么好推的吧,白云飛笑意盈盈,腦內涌起一些亂七八糟的念頭。

    白云飛的表情在李宛兒眼中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美人兒怒火叢生,此人真是膽大包天,若不是看對方是個手無縛雞的書生,自己怕早把他一劍了賬。李宛兒杏目圓瞪,怒喝道:“虧你還是個讀書人,怎地笑得如此輕浮?”

    “女兒家一天到晚,打打殺殺地成何體統。”白云飛依舊是那般模樣。

    旁邊的那個青衣弟子早看得目瞪口呆,這書生不是腦子有問題吧,竟敢跑到蜀山派來招惹這小祖宗。

    李宛兒大怒,從小到大除了爹爹誰敢這樣教訓自己,偏偏這書生還一副老氣橫秋模樣。她拔劍在手,喝道:“拔你的劍。”說完,才發現自己氣糊涂了,對方一文弱書生拔什么劍啊。

    正在此時,上清宮中陸續走出幾人。為首一人方面虎目,高聲道:“小師妹不可造次。”

    李宛兒不服氣地撅了撅小嘴,終還劍歸鞘。那嬌俏的模樣,讓白云飛情不自禁的又輕笑了一下。

    方才出聲的男子現下正打量著這言行怪異的書生,此人若不是受師父所托,定身懷絕技,否則豈敢跑來蜀山派放肆。他抱拳道:“蜀山大弟子宇文玄見過兄臺,剛才小師妹心系家師,難免言行過急,望兄臺莫要見怪。不知兄臺在何處遇到家師?家師近況怎樣還望兄臺告之。”

    白云飛抱拳還禮,正色道:“小弟李崖見過大師兄,三年前有幸拜在師父門下,此次前來正是受師父所托。”

    “你是我爹爹的弟子?”李宛兒瞠目結舌。

    白云飛微微一笑,自腰帶間抽出一柄軟劍,臨風一抖,化做六朵青蓮。

    “天鈞劍!”

    “青蓮九現!”

    驚呼聲同時響起。昔年李神意鑄就六把神劍,取名為長風、太和、落日、太華、飛瀑、天鈞。長風為雄渾之劍;太和為沖淡之劍;落日為沉著之劍;太華為高古之劍;飛瀑為典雅之劍;天鈞為自然之劍。前五劍分別贈于弟子女兒,后一劍李神意一直隨身攜帶。而“青蓮九現”正是蜀山派考量弟子武學的招式,當今之世除李神意能一劍九蓮外,大弟子宇文玄也不過能一劍七蓮。如今這個叫李崖的書生身懷天鈞劍能一劍六蓮當是蜀山弟子無疑。不過白云飛還是藏了拙,以他今日修為,一劍八蓮卻還能做得到。

    白云飛身份得到確認,蜀山派眾人表情各盡不同,欣喜者有之,驚疑者有之,嫉妒者有之,惟李宛兒紅唇一嘟,滿臉不屑。白云飛將眾人表情盡收眼底,但笑無語,李師叔將立掌門一事交托給他的時候,他就知道此事絕不簡單,如今話頭未提,眾人已是表情各異。

    半晌,宇文玄才醒過神來,忙道:“既然是小師弟,快里面請,這里可不是說話的地方。”

    白云飛跟著眾人來到上清宮大殿,宇文玄忙做起介紹:“小師弟,這是二師兄方寬,這是三師兄張鄶,這是四師兄馬鐘,這是……”

    介紹到李宛兒的時候,這丫頭搶先道:“五師姐李宛兒,小師弟你可記清楚了,以后可要聽師姐地話,不該說的不說,不該笑的不笑,不該看的不看。”小師弟三字幾乎是被她咬牙切齒的說出。

    看來這丫頭是和自己卯上了,望了一臉無奈的宇文玄一眼,白云飛道:“小師妹,我可比你大了不少歲吧?”

    “你這人沒聽過學無先后,達者為師嗎?況且我比你先入門,自然是師姐。”

    白云飛哭笑不得,這丫頭說話顛三倒四,前后矛盾。他故做淡然道:“哦,本來師父還叫我將一物轉交師妹,既然沒有師妹之說,看來此物我還得交還給師父。”

    “你這人怎地這樣,好吧,好吧,你是五師兄好了吧,反正蜀山上下就我最小。”李宛兒一聽爹爹有東西給自己,頓時大急,微嘟著紅唇,滿臉不甘。

    白云飛自懷內掏出一玉匣遞了過去,李宛兒一看此物,頓時玉面生霞,嬌聲道:“爹爹怎地能將此物托與外人。”伸手搶過,飛也似的去了。

    白云飛一頭霧水,一個裝有生辰八字的玉匣至于這樣嗎?李神意將裝有女兒生辰的玉匣讓他轉交,就隱有招婿之意,可身為現代人的他,對此卻懵懵懂懂。見到這一幕,宇文玄看向他的目光多了幾分玩味,張鄶眼中嫉妒的神色一閃而逝。

    白云飛訕訕一笑,道:“其實師父讓我前來還有一事相托,他老人家云游四海,說蜀山終需要有一日常主事之人,因此命我將青木令帶回蜀山,另有一封書函交給師兄。”說罷,掏出書函遞了過去。

    宇文玄接過書函,迅速看了一遍,又交給各位師弟,道:“你們也看看吧!”

    書中所言乃是李神意讓宇文玄代理掌門一職,并言明持信之人為自己掛名弟子,不列蜀山門墻,不為蜀山規矩所節制。

    看完此信,眾人對白云飛身份更是好奇,此事在蜀山還從無先例,看他裝扮若富家子弟,莫不是名門之后?四師兄馬鐘更是不經意地做了個奇異的手勢。

    白云飛瞳孔一縮,卻狀若無視的與宇文玄談笑風生起來。白云飛心內卻波濤橫生,剛才馬鐘的手勢大有學問,正是圣門不傳之秘,想不到圣門神通廣大到此地步,竟能在十年前就安排了內應。只不知這馬鐘是圣門逆天宗還是其他六派弟子,又是誰人授意讓他潛伏于此。

    懷著滿腹疑惑,白云飛與眾人交談了盞茶工夫,就借口旅途奔波,不勝勞累。接著自有低階弟子將他引到客房休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956065_22_18-m
覓仙路
作者 何不語
  一介書生,無意中來到異界,從此踏上修仙路,成為一名資質普通但向道之心甚堅的修仙者。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