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藍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夜北公國雖然丘陵密布,但是總體上地勢平坦,只有公國的中央地帶,巍然屹立著聳入云端的安提拉山。由于光榮戰役發生在安提拉山之下,所以千百年來,安提拉山被尊為公國的白色圣山,地位崇高。

    安提拉山是東方大陸眾多大河的源頭,小的支流更是星羅棋布。清純凜冽的雪水澆灌這這片土地,養育了夜北人,也塑造了他們堅忍不拔的性格。

    一條清澈的溪流旁,羅格和勞瑞蹲在石頭上洗著衣服上的泥漿,一群馴鹿在對岸的樹林中安然吃著草,為首的一頭雄鹿高大漂亮的長角讓勞瑞看得入迷。

    “我覺得道爾甘肯定知道那東西是什么,只不過他不想告訴我們而已。”勞瑞抱怨著:“該死的道爾甘,愿神拔光他的禿頭!”

    笑容在羅格臉上如同蜻蜓點水一般蕩漾開去,隨即又迅速消失。

    忽然,對岸的鹿群感覺到了什么危險,齊刷刷地抬起了頭。

    “怎么了?”勞瑞要站起來觀看,被羅格拉住躲進了一簇灌木之后。

    “是他,我感覺到是他!”羅格盯著對岸,低低地道。

    鹿群驀地大亂,四散逃跑,那頭健壯的雄鹿似乎是這一群鹿的首領,跟在隊伍的后面守護這小鹿和母鹿。

    一道黑影從樹冠上落下,迅疾如箭撲向那頭雄鹿,雄鹿哀鳴一聲倒下,隨即灌木叢后發出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撕咬聲,那撕咬聲和鹿群的哀鳴聲混在一起,卻很快安靜了下來。

    勞瑞看得目瞪口呆,扯了扯羅格的衣襟:“走,快走!”

    羅格沒有動,他盯著對岸,然后轉臉看著勞瑞:“我們過去看看。”

    “過去看看!?開什么玩笑!”勞瑞頭搖得撥浪鼓一般。

    “你不去我去。至少我們得把這東西搞清楚。”羅格彎著腰,踩著溪流上的石頭輕盈而過,很快到了對面。

    “遇到你這樣的主子,算我倒了八輩子的霉。”勞瑞雖然極為不情愿,但還是拔出了劍跟了過去。

    兩個人很快來到那片灌木叢,眼前的景象讓他們不由自主長大了嘴巴。

    一地的鹿尸,宛如一片屠宰場,所有的鹿的肚子都被拋開,內臟撒了一地,鮮血淋漓。

    冷汗在勞瑞的額頭上冒了出來。他舉著劍警戒著周圍,低聲道:“回去吧。”

    羅格倔強地搖搖頭:“他往東去了。”

    “東邊是山。”勞瑞提醒羅格。

    “我知道。”羅格彎著腰追去。

    地上斑斑點點灑落著血,兩個人沿著血跡小心翼翼地搜尋,不知走了多少路,終于進入了安提拉山區。

    一進入山區,地形陡然變得復雜起來,怪石嶙峋,樹木繁茂,流水湍急。

    “在那!”羅格指了指前方,那個黑袍出現在了一塊石頭上。

    “你確定要跟上去?”勞瑞舔了舔嘴唇,又加了一句:“然后像那些鹿一樣?”

    羅格沒搭理勞瑞,跟上。

    勞瑞嘀咕著:“等會他要扒開你的肚子,我可不幫你。”

    黑袍順著溪水前行,轉來轉去來到一塊巨石之下,彎腰進了一個山洞之中,悄無聲息。

    兩人躲在外面的一塊大石之后,觀察了一陣,依然不見那黑袍有什么動靜。

    “進去看看?”既然跟來了,勞瑞也索性豁出去了。

    看著那黑洞洞的洞口,羅格搖了搖頭:“等等。”

    話音未落,黑袍從洞口中走出,快速離開,消失在山林之中。

    “進去看看。”羅格見那黑袍沒了影蹤,快步進洞。

    山洞里面極為寬闊,悶熱的空氣從深處滿意過來,水汽彌漫。

    “是溫泉。”勞瑞蹲下身子試了試一條小水流。

    “不奇怪,聽道爾甘說,安提拉山曾經是一座火山。”羅格的話雖然聲音很輕,但是依然在空蕩的洞穴中引起回聲。

    兩人曲曲折折走了很遠,氣溫越來越高,最后終于看到了地底下滿溢出來的巖漿。

    一道石門出現在兩個人的眼前,敞開著,里面霧氣騰騰。

    “有人。”羅格貼住石門,透過水霧,看見里面是一個巨大的山室,火紅的巖漿蔓延流動,在山室的中央有塊突起的大石,幾個半獸人在下面叮叮當當地敲打,好像是在鍛造什么兵器。

    “半獸人!”勞瑞握緊了手中的劍。

    這是兩個人第一次見到半獸人,邋遢,骯臟,丑陋但是高大殘忍的半獸人。

    這幾個半獸人幾乎****,揮舞著捶敲打著鐵塊,汗水混著黏黏的口水從那獠牙突出的大嘴滴下來,洞里一股股腐臭的味道撲面而來,讓人作嘔。

    “這東西有什么好守的。”一個半獸人抱怨著。

    “你不想活了!讓魔索大人聽到了,你的心肝還能在肚子里?”另一個半獸人冷哼了一聲:“還是小心點好,這東西能讓撒都曼大人親自過問,相比一定是個寶貝。”

    “撒都曼?道爾甘說這家伙可是黑魔王薩赫丁最得力的助手,五大黑巫師之首,被稱之為魔王之眼,魔軍的通靈者者,大能者。”勞瑞吃驚地道。

    羅格沒說話,認真聽著這群半獸人的談話。

    “寶貝?屁的寶貝,不是金不是銀,冷冰冰的一個蛋,寶貝?!白讓我們在這里活受罪!”半獸人一肚子怨氣。

    “要我說還是殺人放火快活。”一個半獸人舔著嘴唇:“我喜歡聽到嬰兒在火中啼哭的聲音,美妙呀美妙。”

    其他半獸人都笑了起來:“聽說米那斯的大軍開始集結了,哈哈,我們的好時代終于來了。”

    “魔窟米那斯?”半獸人的話讓羅格和勞瑞皺起了眉頭。

    也許是工作累了,半獸人走出山室拐進了旁邊的一個支洞找吃的,羅格和勞瑞閃身進去。

    洞里很亂,很臟,臭氣熏天。

    勞瑞尋找著:“剛才聽說他們好像在這里守著一個東西。”

    羅格看著周圍,除了亂七八糟的兵器就是半獸人讓人作嘔的衣服、床鋪,哪有什么值得守護的東西。

    “這里有個洞口!”轉過了那塊巨大的石頭,勞瑞欣喜地指著一處。

    果然是個洞口,不大,僅僅只能容得下一人彎腰進去。

    里面的這個洞和外面有著天壤之別,不但十分干凈被搭理得一塵不染,而且里面的巖壁上畫滿了一些神秘的符號。

    在洞穴的最中央,一塊巖漿圍繞的白色石頭上,有個天然的凹槽,凹槽里面赫然放置著一枚藍色的大蛋。

    “從來沒看過這么大的蛋,而且竟然是藍色的!”勞瑞覺得十分稀奇。

    羅格走到蛋邊把那蛋捧在手里,忍不住摸了一下:“感覺像石頭,冷冰冰的。”

    “走吧,那幫家伙一會就會回來。”勞瑞握著劍看著洞口。

    羅格抱著蛋,轉身出門。兩人來到了山室的石門外,正欲離開,忽然闖過來一個半獸人。

    看著羅格和勞瑞,看著羅格懷里抱著的那枚蛋,半獸人一驚,隨即大叫起來:“人類!人類搶了我們的蛋!”

    另一側的支洞中立刻響起了嘈雜聲,半獸人怒吼著沖了出來。

    “西巴拉咕!真讓人蛋疼!”勞瑞長劍揮出,一劍砍下了攔在面前的那個半獸人的腦袋,臟血飚了一身。

    “走!”羅格不敢怠慢,抱著蛋,向著洞口猛跑。

    半獸人蜂擁追來,很快纏住了兩人。

    勞瑞長劍飛舞,很快又砍下了兩個半獸人的腦袋,藍蛋被奪,同伙橫死,讓半獸人怒火沖天,他們揮舞著重劍,呼呼砸下。勞瑞分身無術,只能硬著頭皮迎戰,雖然劍術高超,但面對眾多敵手,勞瑞很快落于下風。

    一個高大的半獸人繞過勞瑞,擋在了羅格面前。

    “把蛋給我,不然我嚼碎你的骨頭!”半獸人手里的重劍緩緩舉起。

    羅格身上并無武器,他后退貼在巖壁上,琢磨著該怎么逃出去。

    半獸人并沒有什么耐心,見羅格如此,怒吼著揮劍攻擊。

    羅格左躲右閃,懷里還抱著那枚藍蛋,狼狽不堪。

    半獸人嘿嘿大笑:“好久沒吃人肉了,今晚開餐!”

    半獸人的重劍來勢猛而迅速,羅格跌跌撞撞,一不小心被一塊石頭絆倒,那枚蛋嘰里咕嚕地滾到了一邊。

    半獸人一把捏住羅格的脖子,瞇著眼睛流著口水:“小孩,先吃你的肝還是心?”

    羅格掙扎著,他被半獸人捏得喘不過起來,意識逐漸模糊。

    忽然,一陣熟悉的感覺漫步全身,仿佛被閃電擊中一般,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抓住自己的這個敵人的情緒,他的興奮、貪婪,他的想法,羅格甚至在恍惚中看到了一個黑色的霧一樣的東西藏在那人的體內,仿佛靈魂。

    出于本能,已經快要窒息的羅格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那個飄渺的靈魂,那靈魂好像十分恐懼羅格的手,被羅格死死捏住之后,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

    隨著慘叫,羅格覺得自己脖子一松,好像半獸人放下了自己。

    眼前逐漸清晰,沒有什么靈魂,慘叫的是剛才還能控制羅格生死大權的那個半獸人。

    不知為何,半獸人躺在地上,高大的身體不停禁臠和抽搐,他睜著眼睛,充滿了恐懼,嘴巴張開,一股肉眼可見的黑霧從最終飄出,一見空氣就化為火焰!半獸人的叫聲越來越凄厲,身體的顏色越變越紅,仿佛一塊炙熱的烙鐵,他瘋狂地用鋒利的爪子撕抓自己的身體,挖出了自己的眼睛,撕下了自己的皮肉,最后抓段了自己的喉嚨!

    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其他的半獸人停止了進攻,呆呆地看著地上慘死的同伴。

    當啷,一個半獸人手中的重劍掉在了地上。

    “魂……魂術!?”半獸人恐懼地看著羅格,如同看著怪物一般,掉頭就跑。

    其他的半獸人一哄而散。

    “怎么回事?”勞瑞快步來到羅格跟前,急促問道。

    羅格搖搖頭,他虛弱得很,一點力氣都沒有。

    勞瑞顧不得許多,背起羅格就要跑。

    “蛋!”羅格指了指地上的那枚藍蛋。

    “命都快沒了,還要個蛋!”勞瑞彎腰撿起那枚藍蛋,交給羅格,背著羅格風一樣跑出洞口。

    穿過山石和溪流,一口氣跑到森林邊,勞瑞累得癱倒在地。

    “撿了一條命!”勞瑞大口喘著氣,看著羅格。兩個人同時笑出聲來。

    嘶!嘶!身后的那片山地,回蕩著那恐怖地聲音,充滿了怒氣的聲音。

    “黑袍回來了!”羅格一驚。

    “跑吧!”勞瑞站起來。

    兩人跌跌撞撞,很快消失在森林中。

    ###############

    大章送上!第一更。呵呵。

    昨天短信箱要爆了,好多大大們問我,小張,原來你還活著呀。

    呵呵,不活著,你們哪有書看呀。支持哦。哼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46632_1_201-m
法師真解
作者 沈老三
  “所謂禁咒,只不過是傷害高點的技能。”

  “所謂血脈,只不過是不同生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