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土雞燉蘑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從風雪手中接過那隻被綁住雙腳倒提著的母雞。

    母雞大約三斤左右,看雞腳應該養了有一年了吧。由於王老三平時不喂飼料,所以養了一年也就那麼大,不過那個肉吃起來卻非常有咬勁。

    風霖把母雞隨手丟在院子邊的一個水龍頭下面,然後打發風雪去燒一鍋熱水。他從廚房裡拿出一個湯碗,裝上小量清水,再撒上一點鹽,一手端著湯碗一手提著一把小刀來到那隻母雞面前。

    一手抓著雞腳和雞脖子後面的雞毛,讓雞頭高高仰起,露出整個雞脖。

    風霖用小刀乾淨利落的切在雞脖的血管上面,雞腳用力的撐了兩下,便不再動。倒提著母雞,讓雞血順著雞脖的切口,流進事先準備好的湯碗。

    殺雞的過程乾淨利落且不顯血腥,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展示著殺戮的藝術。

    好吧,吹不起來了,其實就是簡單的殺了只雞。

    此時,風雪也已經把水燒開,風霖用開水把雞燙了一下,拔毛、開膛、破肚,一套流程熟練無比,很快就把一隻雞處理乾淨。

    把雞剁成小塊,先在熱水中過了一遍,再撈起來。

    倒入油加熱,把姜蒜放到鍋裡面翻炒到金黃,然後倒入雞肉翻炒,再倒入料酒、醬油、鹽等調料,大火翻炒幾分鐘,然後加入適量的水大火煮滾,再轉小火慢慢燉。

    這是土雞,肉比較緊緻,所以風霖加入草果、八角這些香料之後多燉了幾分鐘,然後才把雞樅和木耳以及事先處理過的雞雜雞血倒進去。

    還沒開鍋,坐在院子裡玩著手機的風雪已經坐不住了,收起手機衝著廚房喊道:“哥,可以吃了沒有,我要餓死了。”

    那個香味實在太誘人犯罪了,讓人連手機都不想玩,只是把目光頻頻投向廚房。

    好不容易等風霖端著一盆雞肉從廚房走出來,風雪早就饞的口水直流。

    擺放好碗筷,就迫不及待的開動起來。

    “嗯嗯,好吃,太好吃了。”風雪夾了一塊雞腿肉送到嘴裡,一邊燙得噝噝直吸氣,一邊含糊不清的誇讚著。

    風霖笑看著風雪道:“你慢點,別燙著了。”

    笑容透著滿足。

    對於一個廚師來說,擁有風雪這樣的吃貨食客,絕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從她的吃相就可以得到滿滿的成就感。

    風霖裝了碗米飯,才坐下來拿起筷子開始吃。

    雖然他對於主食沒什麼特別偏好,但是土雞燉蘑菇感覺還是跟白米飯更配。

    夾一塊吸飽雞汁雞樅、扒一口香軟的白米飯,那雞汁、雞樅的香味激盪在口腔,配上白米飯香軟的口感,那感覺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風霖的廚藝都是來自於前世,一個大學講師其實平時空閒時間挺多的,除了喜歡玩音樂,他另一個最大的愛好就是美食,所以空閒時間都會自己研究做菜。

    可能他也確實有這方面的天賦,不說跟那些大廚比,至少比起一般的資深家庭主婦那是毫不遜色。

    小雞燉蘑菇他在前世不止做過一次,但感覺都無法跟今天的相比,這就是原材料的碾壓。

    純粹的土雞配上雞樅、新鮮木耳,即使只是加入簡單的調料,做出來的味道也是無與倫比的。

    看風雪現在的狀態就知道了,一邊舉著筷子一副我還沒吃飽的姿態,一邊又用手揉著小肚子。

    “唉,我不行了。”最終還是吃飽的肚子打敗了吃不飽的心,風雪戀戀不捨的放下筷子,還不望抬頭多看幾眼盆裡剩下的雞肉。

    盆裡的雞肉還剩不少,雖然只有簡單的一道菜,但畢竟是三斤重的雞,而且還有不少配菜,即使風雪戰力彪炳,也不可能吃得完。

    吃完飯,風霖給自己泡了壺茶,開始慢慢的品味起來。

    風雪又一次很沒形象的癱坐在椅子上,實在是吃撐了。放下筷子才知道,自己到底吃得有多飽。

    風霖抬頭,目光從後山掃過,又一次掃到那片荊棘雜草叢生的地塊,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愉悅的心情似乎也降低了不少。

    這一塊荊棘密佈、雜草叢生的地塊確實礙眼,他也不想看到,但是沒辦法。

    最佳的方案就是把荊棘雜草全部都鏟了,再種上果樹或者什麼的。

    要把這一塊地的荊棘雜草剷掉也不難,這一片也就七八畝地的樣子,請人來把荊棘砍掉,再打上草藥,然後集中一起燒掉就行了,大概也就一千塊錢的事。

    問題是清理乾淨以後怎麼辦,要是不種上東西,過個一兩個月又會荊棘雜草叢生了。

    要種上東西,就沒那麼簡單了。

    其實也沒多複雜,主要還是錢的問題,只要錢到位,請人種就是了。

    但問題的關鍵就是,風霖現在沒錢。

    這個是原主留下的鍋!

    風霖家的鬆杉林在年初才執行了一次間伐,一共賣了1600多萬,按理說應該不缺錢,日子也過得很瀟灑才對。其實,風霖的父母確實過得很瀟灑,他們收到木材款以後,就雙雙報名環球旅行去了。

    他們走的時候打了一筆錢給風雪作為未來幾年的學費以及生活,具體多少風霖不知道,但他知道風雪現在就是一個小富婆。

    這都不重要,對於風霖來說,最重要的是他們沒給自己留下一分錢。

    只是給自己發了一條短信,說是家裡的林子就交給他了,他們老兩口要享受人生去,最後還來了一個勿念。

    念你妹啊!你們去玩我不反對,你們把林子交給我我也沒意見,但你們能不能把錢留下,留個一百幾十萬也好啊。

    悲催的風霖現在全身上下只有原主留下的三千塊錢。

    剛穿越來的時候,風霖沒心思理會這些,過著有得吃就吃有得睡就睡的日子,都也不煩心。只是現在他想通了,想要好好過的時候,就感覺無比蛋疼。全身上下只有三千塊錢,這怎麼提高生活質量,怎麼樂享人生。

    儘管心裡不爽,但他也知道這都是原主惹下的鍋,他也沒辦法。

    原主一心想混進娛樂圈,家裡勸過多次無果。

    要是他真的有這能力,能在娛樂圈站得住腳,也不說什麼了,但是他搞來搞去各種選秀節目參加了不少,家裡錢也沒少花,混了兩年也沒見混出個樣來,到現在都還經常要問家裡要錢維持生活。

    看著他這麼混下去也不是辦法,風霖父母一狠心,索性直接切斷他的經濟支援,等他沒錢自然就要回家了。但是又怕到時候經不住他磨,一時心軟又給他錢,也就直接一咬牙,報名了環球旅行,眼不見心不煩。反正他沒錢了回到家裡肯定餓不著,就靠著家裡這一片林子,撿撿蘑菇、挖挖藥材的,養活自己也很輕鬆。

    原主再一次選秀失敗,回到家裡卻收到這樣一條短信,心裡的鬱悶可想而知,還能怎麼辦,喝酒唄。一頓酒喝下來,喝得那個昏天暗地的,最後倒在樹下睡了一覺,醒過來就換人了。

    原主的因,造成現在風霖的果。

    雖說守著這片林子確實吃喝不愁,不說別的,單就是在山裡采采蘑菇,一個月下來賣個萬把塊錢還是沒問題的。

    但那也只是解決溫飽問題,自己想好好的過日子,過上高品質、精緻的生活顯然不可能。

    就像現在,自己想改造眼前這塊荊棘地就沒辦法了。

    風霖看了一眼很沒形象的風雪,眼珠子沿著左邊從上往下轉了半圈。

    “咳咳,風雪啊,你說,你哥這段時間對你怎麼樣?”

    癱坐著的風雪激靈一下坐了起來,警惕的看著風霖道:“我沒錢。”

    風霖無語,我還沒開口,你反應這麼大幹嘛。

    “我沒問你要錢。”風霖斟酌了一下語氣繼續道:“你看啊,我們都吃了半個多月蘑菇臘肉了,是不是要換一下口味。”

    “是的,是要換一下口味。”風雪很有認同感的點點頭,接著道:“我就覺得今天這頓不錯。”

    風霖掃了一眼盆子裡剩下的雞肉,好吧,今天確實是的口味了。

    “你就不想明天再換換口味嗎?我們要提高生活品質。”風霖不死心的繼續道。

    “想啊,明天我們再拿些菇去換點其他的菜和肉回來吧,那我們就可以改善生活了。”風雪一臉憧憬,好像已經看到明天做好的飯菜。

    風霖一口老血吐了出來,你是真憨還是假傻啊。

    生無可戀的坐在椅子上望向遠處的群山,我不想跟你說話。

    風雪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悄悄的離開了餐桌,急急腳的跑開。跑回自己房間,才拍了拍規模不小胸口長呼一口氣。嚇死本美少女,差點錢包失守,太可怕了。

    風霖收拾好飯桌子上的殘局,抱著茶殼來到涼亭,坐在躺床上。

    剛才他只是跟風雪開玩笑,風雪那裡的都是她這幾年的學費和生活費,怎麼也不可能用她這筆錢。

    不過自己也確實需要做點什麼來賺錢了,田園生活雖然美好,但也得要有經濟基礎來支撐。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臭小明

好看阿

1
臭小明
發表時間 2021-07-15 14:58

悠悠哉哉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開局簽到:回到十年前當外科醫生
作者 八刃賢狼
我,來自十年後。 我,是一個外科醫生。 我,是超級醫師系統的宿主。 我,每天都可以簽到。 我是...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