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且從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奶媽,你說湘夫人為什么不曾服用忘情丹?”少女躺在馬車里,小丫頭殷勤地為她打著扇。

    端坐在一旁的婦人睜眼,嫵媚的眼中露出些許沉思,良久,才幽幽道:“也許,她根本就不想忘情吧。”

    少女想了想,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眼無神地睜了一會兒,突然又道:“可我想忘了司月。”說完頓覺馬車里的氣氛有些壓抑。

    “你還提他!若不是他,你也不會被流放!”婦人的語氣帶著憤恨,同時也透出一絲無奈。

    少女默默地撥弄著手腕上的七彩碧璽手鏈。

    婦人見狀,嘆息道:“你怎么還留著它。”

    少女抬頭,心里有點難過:“這是他唯一留給我的東西了。”

    爹爹曾對她說:“你還小,不懂,也算得你害了人家。”

    離那個權力中心越遠,那個纖細少年的影子便愈發清晰,像一顆種子在心中生了根發了芽,然后一寸一寸地纏繞。

    青娘知道她頂舍不得那個孩子,又不敢承擔。老爺子變相流放她,倒也做得不錯。

    云浮城離大都不甚遠,坐馬車趕趕路十幾日便到了。在花逐曉差不多了解了現在這個身份的時候,一行人已經進入云浮城境內。

    趕了十幾天的路,花逐曉和青娘都有些累了,于是兩人決定在郊外逗留片刻,整整妝容再入城。

    此次出行,花逐曉所帶之人寥寥,僅兩個貼身侍婢,兩個隨行侍衛兼馬夫,一個奶娘。蹲在溪邊,看著水中的秀麗容顏,花逐曉一時間有些心神恍惚。

    “梨兒,此一入云浮,不知何時才能歸去。老爺子一向疼惜你,只要你安分守己些,想來……”青娘一面為她整理鬢發,一面說著自己的想法。

    “奶媽,”花逐曉輕皺眉頭,似是想起什么令她不悅的事,“照老爺子的意思,恐怕是要等到我許了人。你也該知道,他稀罕的,向來不是我的安分守己。”

    青娘一愣,手中的動作也停了,“在云浮城嫁人?這怎么成!”云浮城雖也不乏名門之子,可他們怎么比得上大都的王孫?

    花逐曉的表情有些郁郁的。

    她也不明白老爺子的意思。十幾年來他最疼她,到頭來,卻把她攆到這種地方來嫁人。這回,她如何也猜不透他的用意。

    青娘默默地收拾好東西,看著臨立溪邊的清瘦少女。

    輕掃脂粉,細描娥眉;青絲半挽,兩鬢烏黑;腰裹華服,身姿搖弋。十五歲的花逐曉,美貌不足,清秀有余,可若論身份,一般的王孫還配不上她。老爺子把她發配到這兒來,不知會讓她命中多出什么變數。

    整理完畢,花逐曉和青娘準備上車入城,卻聽得一陣嬉戲聲,且越來越近。

    花逐曉一行人站在車邊,與來人打了個照面。

    對方共七人,三男四女,皆是相貌清逸俊朗之輩,看見花逐曉等人,也不再追逐打鬧,而是打量他們。

    一會兒,幾人中走出一位美貌驕橫的少女,對他們喊道:“你們是哪里人?怎么會闖入懷山禁地?”

    花逐曉與青娘對視一眼。云浮城哪有什么懷山禁地一說。但花逐曉還是上前幾步向幾人褔了福身子,算是打了招呼,繼而用細細的聲音說道:“小妹系江河書院文夫子之女,奉本家之命前來拜謁湘夫人,”頓了頓又道,“小妹不曾居于云浮,實不知懷山禁地一說,若不慎闖入,萬望見諒。”說罷又朝幾人一福。

    重光今日本是約了同窗出來郊游散心,誰知玉佩環不肯賞臉,正無聊之際,遠遠看見一個亭亭玉立的身影立在一輛馬車旁,身邊寥寥幾個隨侍,正想著是何方佳人,便聽侯素霓出言戲弄,于是站在一旁看戲。

    這花姓少女是侯素霓最不喜的一類人,說話文縐縐的,斯文得過分,才說幾句話就行了兩次禮。不過,這也是侯素霓最招架不住的一類人。

    果然,侯素霓皺了眉,回頭示意他出來說話。

    花逐曉見那美貌少女身后走出一位相貌清秀的華服公子,對她一揖禮道:“原來是花小姐,失禮了。”

    花逐曉點點頭,并不想多言,又對幾人褔了福身子,便要上馬車。轉身的一瞬,突然感到身后一陣灼灼的目光。回眸,是一位面相風流的公子,眼波流轉之處,自是一段欲語還休。

    只是匆匆一瞥,花逐曉轉身上了馬車,青娘和二丫鬟隨后,侍衛在外駕車。

    重光等人看著馬車越行越遠,不免小聲議論幾句。最后,侯素霓輕哼一聲,不屑道:“說不定只是個被本家遣出來的,沒意思。”便帶著幾女往一邊玩耍去了。倒是重光與好友度陌臨相視一笑,道:“此女不是俗物。”

    馬車上的花逐曉自是不知這些,但她還是問道:“青娘,你說這幾人是何身份?”

    青娘略為沉吟,“看衣料與配飾,與你答話的小公子大約是戶部尚書獨子重光,那戲弄人的女娃或是大將軍的三女兒侯素霓,其他的倒不好說。”

    花逐曉點點頭。這兩人她是知曉的,聽說打小便定了親。重光還好說,畢竟是戶部尚書之子,為人很知進退。可那侯素霓也過于驕橫了些,還欲戲弄于她。

    城門很快便到,花逐曉撩開簾子,看著城門上的“云浮”二字,心里的不甘通通都涌了出來。

    她知道,沒有那個高高在上的身份,沒有老爺子的栽培,她花逐曉什么都不是。這想必,就是老爺子要她明白的第一件事罷。

    到了云浮城,花逐曉并不著急去湘夫人府上,而是先入了“家門”。文夫子與文夫人在門口候著,倒是十足地像迎接從未在身邊待過的大女兒。

    文夫子才三十來歲,表情嚴肅,眼神凌厲,不過面對女兒時尚算和藹可親。文夫人長相平凡,衣著儉樸,但上上下下都打點得極為妥當,一看便是個會持家的,對花逐曉較為熱情,像是對自家女兒一般。

    文家家世一般,只在繁華路段略有幾間宅子,在云浮城還算過得去。較花逐曉原先生活的地方,卻不知差了多少。但她面色如常,都一一接受了。如今她便是人在屋檐下了。

    只見她上前幾步,對文夫子、文夫人行禮道:“女兒拜見爹爹、娘親,二老安好!”

    文夫子、文夫人面色一尬,文家幾個出來伺候的丫鬟、小廝更是見了鬼一般看著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4-m
惡毒女配重生:絕色啞夫好纏人
作者 七殿下
  蘇晚被人挑斷手腳筋,盯著淫笑撲來的乞丐咬舌自盡了。   死前,她想到的竟然是被自己親手推下...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