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娘子別逃——江清言與司空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一篇是兔兔大人友情提供的番外,與本文無關,若遇雷點,概不負責~~順便提醒大家,因為江、青言的名字老被河蟹,所以改成“江清言”,以前寫過的就不改了,如果以后有寫錯的地方也請大家直接忽略~~)

    小攻:司空敬小受:江清言女主:花遂曉

    日落黃昏,天色漸暗。花遂曉將江清言帶到王府之后,她隨便和賢王寒暄了兩句,便起身離開了!但是,她雖是離開了,但是卻將江清言留下了...

    江清言很清楚自己的立場,所以對花遂曉也是不敢有半句的怨言,江清言更是深知自己的身份和立場,更是不敢對花遂曉有半點不敬...

    對江清言而言被留下也不是沒有半點好處,最首要的就是可保自己安全,這難道不是最重要的嘛!?**言在心里默默的對自己說著,也許是試圖想要安慰自己吧!此時此刻除了**言自己之外,恐再無他人知道**言心里的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到了傍晚江清言和司空敬用完晚膳后,司空敬便吩咐下人帶江清言回房歇息,吩咐完之后司空敬便匆匆離去。

    “江公子您這邊請”下人有禮貌的為江清言帶路,江清言輕輕的點了一下頭,便默默的跟在下人的身后。

    兩人走了不到一會兒,便走到了一處廂房的門口,此時下人推開門說到:“公子里面請~”

    江清言慢慢的抬起頭,看向屋內,屋內一片整齊但是卻少了人的味道,**言心道:想必這房間應該好久沒人住過了吧!

    江清言雖是這么想但卻并未出聲,在這陌生的地方他哪敢輕言妄行呢。不知道哪個做的或說的不對就會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想著,江清言走進了屋:果然收拾的很是干凈,更讓江清言吃驚的是,這房間也太大了,不是一般的大,而是大的夸張...

    雖然總共算起來足足有4間之多,屋里的擺設更是相得益彰:“看起來王爺在布置這間房的時候,可是下了一番心思啊!”江清言有感而發,不知不覺竟然說出了聲。

    “哈~是啊!王爺平日里沒事的時候,就愛在這里看看書,下下棋...”說著此人停頓了一下:“正因如此,當王爺吩咐咱們下人說把這逸閑居打掃出來,說是給公子您用的時候,咱們都是吃了一驚呢!...想...想必王爺是很在意您的...”他說完之后順感周圍的尷尬,于是馬上告退下去干活了。

    此時只留江清言一個人在這碩大的屋子里,雖然屋內光亮,但是卻讓人不時有陣陣冰冷黑暗的感覺。

    “在意我?”江清言內心不禁輕嘲,他怎么會在意自己呢!他倆今日本就是初次相見,就連說話也是清談幾句,更不要說是在意了,哼…

    “讓公子久等了~”就在江清言自說自話的時候,3名女婢提著熱水進來了。

    “你…你們這是?做什么”江清言顯然是被她們的舉動弄糊涂了。

    “王爺說今天江公子應該累了,所以特意吩咐咱們幫公子打好洗澡水,并服侍公子沐浴~”婢女規矩的為江清言解釋。

    “沐浴?哈…我不累!再說你們不用服侍我…”服侍我沐浴?這賢王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他越來越想不通是為什么了!

    “公子~您還是不要推辭了,您要是不讓咱們服侍,咱們是會受罰的…”女婢輕輕的懇求著,**言見狀,實在是不想讓她們服侍,但是更不想因為自己而害她們受罰。所以,只好硬著頭皮點頭答應了。

    女婢們見他答應了,便開始忙活起來。江清言就坐在椅子上看著她們。

    過了一會兒一名女婢走到江清言面前溫柔的說:“江公子,請您沐浴吧!”

    江清言只是輕輕的應了一聲,便隨女婢進了浴室。

    被人服侍也不是第一次,江清言心想既然要服侍,就讓他們來吧!心里想著就看那些女婢開始為他寬衣解帶,衣服一件一件的推掉,當退到最后一件的時候,江清言讓她們住手了,并示意讓她們出去,女婢們當然明白是什么意思,所以,也沒有強求硬要留下便紛紛退下。

    江清言自己慢慢的退掉自己的褲子...然后進到木桶中。

    屏風后的女婢的聽到水聲,心想江清言大概已經更衣完畢,開始沐浴了,便不由分說的進來為江清言擦背。

    洗澡就洗澡嘛!不過這木桶中放這么多花瓣做什么?**言納悶,自己又不是女人放花瓣是有什么特殊的意義嗎?

    當然是有“特殊”的意義了!可是江清言還被蒙在鼓里不得而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江清言終于洗完了,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洗個澡能如此之麻煩....

    不知道過了多久“麻煩”的沐浴終于結束了.......

    女婢幫江清言更好衣之后,便悄悄的退出了房間。

    經過這些下人們的莫名其妙的舉動,江清言再不想多想也會心生疑慮:“他們這一系列的舉動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就在江清言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房門被推開了,隨后進來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對,進來的正式賢王司空敬,在賢王的府邸又有何人能夠堂而皇之的隨意進出呢...

    江清言看到司空敬來了,連忙行禮。賢王見狀也應聲了:“這房間還喜歡嗎?”賢王的臉上帶著若有似無的笑,看的江清言感到莫名的恐懼。

    江清言畢恭畢敬的回答:“回賢王,我挺下人說,這里是您平日休閑歇息之地,您竟然把這樣的地方讓給草民住,草民怎么受得起...”

    “哈,怎么受不起,你既然來到我府里便是客,哪有怠慢之理。剛洗完?頭發要趕快擦干啊!不讓著涼了可是會頭痛的哦!”不知道何時司空敬竟走到江清言的身旁,并一直手抓起的江清言垂在肩膀的頭發,肆意玩弄。

    “王爺,您.......”江清言的下意識反應,就是向后退可是不料腳下就是床榻,差點仰了過去。

    司空敬一把將快要跌倒的**言摟入懷中,正正好好摟了一個滿懷。

    江清言嚇壞了,以為要跌倒,但是誰知現在不是倒在床上,而是在司空敬的懷里。江清言想要掙脫,可是不知道這司空敬的力氣怎么這么大,任江清言怎么掙扎就是掙不開,就在這時司空敬開口了:“小言,我勸你還是不要浪費力氣,留著力氣一會兒和本王在床上......”話雖然沒有完全說出口,但是江清言已經明白賢王的意思了,也便放棄了掙扎,司空敬見狀變得寸進尺欲親吻江清言,可是江清言下意識的抬手打了司空敬一巴掌,這一巴掌倒是把他倆分開了,分開之后江清言欲逃跑,卻被司空敬一手抓了回來,一口氣摔到床上。

    江清言頓時被摔的七葷八素的,抬起頭看著司空敬,司空敬擦擦嘴角開口:“我勸你還是不要妄想逃跑的比較好,你要是在敢逃跑,可就不是單單把你甩到床上這么簡單了,知道嗎!”司空敬怒顏喝斥,示意警告!

    江清言嚇傻了,趴在床上一動也不敢動。司空敬看到此時的**言,可憐的就像是一只小奶貓一樣,不知道剛才那股怒氣去了哪里,臉色突變微笑的朝江清言走去。

    司空敬坐在床上,并扶起被自己甩在床上的江清言,慢慢的開口:“怎么害怕本王了?”

    江清言低下頭不敢正視司空敬,司空敬倒是得意的很:“哈~好啦!剛才是本王手重了,但是小言你也有不對啊!怎么能想要跑呢!”司空敬接著說:“小言,你難道不知道她為什么把你送到本王這來?”

    江清言戰戰兢兢的回答:“知...知道”

    “恩,我想你也是聰明人。”江清言默默的點頭。賢王拉過江清言說:“那既然知道了,小言我們就快點吧啊!~”

    江清言一臉狐疑:“啊?王爺您~”

    賢王有點不耐煩,心想你不是知道了嗎?那還費什么話啊!“你不是知道了嗎?那還啊什么”

    江清言馬上澄清:“草民是知道她是為了明哲保身,才會把草民送到王爺這來的”

    聽了江清言的解釋時候,司空敬大笑:“哈哈哈~~看來你還是真單純啊!不過也沒錯你畢竟剛剛才到弱冠之年!這也怪不得你...不過,你難道一點也不知道本王的事情?”

    江清言瞬間擺出呆傻的表情,由此惹得司空敬又一陣大笑:“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啊!那我告訴你,在這京城之中沒有一個人不知道本王是斷袖之人。”說著表情慢慢的變嚴肅了:“你不會連什么是斷袖都不知道吧?”

    江清言被司空敬的話,徹底嚇傻了,霎時瞪大了眼睛。這樣的反映無儀表現了江清言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不知道?不過,小言我告訴你”說著司空敬貼近江清言的耳朵,輕輕的話語伴著司空敬吐出的氣息,瞬間江清言面紅耳赤。“已經晚了,你逃不掉了...”

    江清言渾身發抖,全身僵硬......就這樣。

    江清言任由司空敬“擺布”了一個晚上。直到隔天晌午才醒......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27557_80_804-m
世嫁
作者 木嬴
  一朝重生,成了安定伯府三姑娘。

  祖母不喜,繼母厭惡,還有一群恨不得啖...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