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惑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李雲霄進了炊房,發現爐灶旁有兩具屍首。

    想是狐狸精和蛙怪殺了客棧裡的人,又冒充他們對往來的客人下手。

    若不是李雲霄他們除了兩個妖孽,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遇害。

    “霄哥哥,他們就這樣被丟著,太可憐了,我們把他們埋了吧。”

    蘇千羽看到屍首就這樣晾著,起了惻隱之心。

    她在天一宗常聽師傅說,入土為安。

    於是她到院中用大寶劍挖了兩個坑,又把屍首拖了出去,放進坑裡。

    李雲霄幫著一起填土。

    不一會兒便將屍首都安葬好了。

    李雲霄想到蘇千羽餓了,便進廚房,翻了一翻,還有些面、青菜、雞蛋,便準備給蘇千羽煮雞蛋麵。

    蘇千羽一邊生火等著吃麵,一邊烤烤火,畢竟她的衣衫溼漉漉的。

    李雲霄瞧了蘇千羽一眼,只見她目光呆呆地望著熊熊火光,眸子明亮,臉頰通紅,衣衫沾上雨水之後黏糊糊的,她雖然嬌小,但……

    他嚥了咽口水,忙把目光移開。

    咳咳,有些事還真不能怪翁大頭。

    “霄哥哥,再往前走是不是就到長安啦?”

    李雲霄愣了一下道:“這都到衡州地界了。”

    “誒?”蘇千羽朝西邊一指,“奇了怪了,不是說一直往東走便是長安了嗎?”

    李雲霄無奈地道:“那是西邊,你走反了。”

    沒想到蘇千羽還是個路痴。

    面煮好了,李雲霄端了一碗給蘇千羽,她接過之後,興奮地道:“哇,好香,多謝霄哥哥。”

    接著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哧溜、哧溜”一會兒便吃完了。

    “霄哥哥,我吃完啦,還有嗎?”

    李雲霄原本是給自己和翁大頭留了一碗,不料蘇千羽的胃口這麼大。

    他只好把自己那碗奉獻出去。

    蘇千羽吃完以後,大大伸了個懶腰。

    “霄哥哥,你煮的面真好吃。自從離開天一宗後,我就再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面啦。”

    也許是前世泡麵吃多了,李雲霄對面的軟硬、湯量、味道都掌握得爐火純青。

    “你方才說自己要去長安是嗎?”

    蘇千羽點頭:“對呀,師傅說我需要下山歷練,便寫了封信,讓我去長安的鎮妖司找南宮允大人,做個小緝官。”

    南宮允!

    那可是鎮妖司的主司,鎮妖司的一把手。

    “其實我們就是鎮妖司的。”

    “哇,真的嗎,太好啦。”蘇千羽鼓掌道,“那我跟著你們便能去長安了是吧?”

    李雲霄搖頭:“我們要先去衡州辦個妖案,辦完此事才回長安。”

    “無妨,無妨,我也不急的,就讓我跟著你們吧。”蘇千羽目光懇切。

    沒想到出來辦公差,半道上還能撿個少女。

    “我倒是沒什麼,但翁大頭是我的總緝,你還是應該問問他才行。”

    蘇千羽點頭:“這麼久了,他應該也恢復過來了吧,要不他也太弱啦。”

    而事實上,翁大頭確實太弱了。

    他身上的寒氣雖然散去,但還是全身乏力,在那打坐了半個時辰才完全恢復過來。

    李雲霄便把蘇千羽的事告訴翁大頭。

    翁大頭聽到蘇千羽的背後靠山是主司南宮允,連忙答應下來,客客氣氣地道:“我們日後便是同僚了,理應相互照應。不過千羽,你想好以後跟著哪個總緝了沒有?”

    小緝官進入鎮妖司後,通常會先跟著總緝幹,李雲霄便是跟著翁大頭。

    翁大頭見蘇千羽有背景,修為又高強,便想著拉攏到自己麾下。

    蘇千羽撅起嘴,搖了搖頭,望了望李雲霄:“我就想跟著霄哥哥。”

    李雲霄有點意外:“這是為何?”

    蘇千羽撫掌:“因為跟著霄哥哥有面吃呀。”

    呃……這個吃貨。

    翁大頭聽了這話倒是合了心意,拍了拍李雲霄的肩膀:“這小子是我的手下,你跟著他便是跟著頭爺我。”

    蘇千羽立即甜甜地叫道:“是,頭爺!”

    翁大頭滿意地頷首,指了指蘇千羽:“方才你一招便解決了狐狸精,你的修為到了什麼境界?”

    “我嘛,已經到了玄境。”

    此話一出,李雲霄大感意外。

    這個世界的修為境界劃分比較簡單,只有“神天地玄黃”五個境界。

    也因為劃分簡單,所以各個境界間的壁壘很厚,有的人幾十年才能突破一個境界。

    而眼前這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居然能達到玄境,他覺得不可思議。

    翁大頭指著蘇千羽:“讓我們瞧瞧你的真氣。”

    “好哇。”蘇千羽小手一揮,在手心凝聚了一團黑色的真氣。

    真氣的顏色是判斷修為最簡單的辦法。

    黃境的真氣為黃色。

    玄境的真氣為黑色。

    地境的真氣為紅色。

    天境的真氣為藍色。

    神境的真氣則為純色。

    蘇千羽的真氣顯現為黑色,這便讓翁大頭不得不信了。

    只是這黑色稍淺,應該剛進入玄境不久。

    翁大頭已經一把年紀了,修為也才在黃境,被這個少女碾壓,他大感羞愧。

    現在的後浪都這麼強嗎?

    他感到自己承受了自己這個年齡不該承受的痛。

    當夜,他們便在客棧住下了,等著明日一早再趕路。

    李雲霄雙手抱頭,躺在床榻上,久久也難以入眠。

    他起身翻開行囊,取出了鎮妖司的卷宗。

    這是他著手辦的第一個妖案,他定要認真對待。

    李雲霄將卷宗放在桌案上鋪開,重新看了一遍。

    【衡州鎮妖衛呈上:永安二年六月五日,有名譚晉玄者,遇妖祟小人入其耳,致其瘋癲暴起,持刀殘殺其妻,犯案後小人失蹤,譚晉玄緝於地牢。】

    他看著這卷宗沉思良久。

    妖祟殺人,在這個妖物橫生的世界並不罕見。

    但妖祟不自己動手,而是通過致人瘋癲借刀殺人,這就有點奇怪了。

    這就好比明明可以一巴掌拍死蚊子,卻偏偏要把它關起來點蚊香。

    不是妖性的扭曲,就是道德的淪喪。

    今晚他第一次見識到妖祟,也第一次以飛刀應敵。

    他掏出那把飛刀,從他穿越過來的時候,這把飛刀便一直在自己身上。

    看材質,應該是精鐵。

    拿在手上有一點沉,揮出去的時候,卻飄逸如葉,而且極其準確。

    更讓他意外的是,自己居然有一顆仙瞳。

    通過這仙瞳,可以分辨妖物的本相,還可以吸收妖氣以及其異術。

    想到這,他爬了起來,想找什麼東西練練手。

    此時有一隻蚊子嗡嗡地在他的頭頂盤旋。

    李雲霄稍稍運了點真氣,仙瞳的視線立即變成紅色。

    那隻蚊子原本的飛行速度很快,但此時在他的眼中,卻好似慢了半拍。

    顯然是自己的【蛙眼】異術起作用了。

    鎖定蚊子,擲出飛刀。

    “鐺——”飛刀插在了牆中。

    李雲霄定睛一看,那倒黴蚊子被死死插在牆上。

    拔下飛刀,蚊子瞬間成了兩段。

    這【蛙眼】倒還真不錯。

    李雲霄又把兩指放在仙瞳旁,對著半空中的一隻準備吸自己血的母蚊子施展【惑術】。

    震驚!他大半夜居然對母蚊子做了這種事……

    只是奇怪,那隻母蚊子並沒有理會他,而是一轉身溜出窗外去了。

    搞什麼,這個【惑術】分明一點用也沒有。

    騙子!

    就在他放棄的時候,忽然窗外飛進來了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李雲霄一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等那黑物靠近的時候,他才頭皮發麻。

    那是一大群母蚊子!

    原來方才那隻母蚊子被誘惑之後,並沒有獨自享用李雲霄,而是出去,把十里八鄉的母蚊子都招來了。

    李雲霄連忙用被子捂住了自己,一個晚上,頭頂上都“嗡嗡嗡”響個不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白袍總管
作者 蕭舒
  身懷佛家神通,進入國公府成為雜役,江湖之中,廟堂之上,兒女情長,英雄壯歌。 VI...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