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毒瘤醒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遊獨流,以“令對手生理不適”為樂趣的遊戲王愛好者、毒瘤卡組愛好者,似乎受到了決鬥之神的懲戒,在一次網絡決鬥後穿越了……

    穿越的狀態,令遊獨流十分不適,最初不僅身體重回五歲,而且可能是受到大腦發育的限制,意識與異世界的自己,並沒有完全融合,只能渾渾噩噩的,偶爾影響一下自己的行為。

    一開始發現自己擁有“簽到系統”時,遊獨流還興奮了幾天——這不是無敵的象徵嗎?

    然而接下來卻發現,簽到的獎勵居然是卡包以及遊戲王的道具……

    直到遊獨流發現,自己所在的居然是“童實野市”,這才重拾信心,之後……

    五歲的遊獨流,經歷了武藤遊戲、海馬瀨人、城之內克也封神,以及十年間的世界風雲變幻。

    如今這個世界的科技,已經變得“近未來”起來。

    科技樹開始變得“未來”,也是武藤遊戲等人崛起之後的事情,民間一直有猜測,是“傳說中的決鬥者”們通過決鬥連接了其他世界。

    不過這在民間一直只是“傳說”而已,就像前世的外星人一樣,有人信、有人不信,官方肯定是不承認的。

    明明遊獨流剛剛穿越時,和現代地球科技也沒什麼差別,只是民用全息投影方面比較發達,可是在他十五歲時,新童實野市已經用上了研究永動機,各大城市也日新月異起,變得“近未來”了起來!

    也終於在十五歲時,遊獨流的意識與大腦完全匹配,連續昏迷了兩天之後,徹底清醒了過來,能夠自如的控制身體。

    從醫院的病房中醒來,遊獨流在心裡感謝了一下這些年生產力的發展,之後……有些緊張的溝通著腦海中的卡組!

    這十年來,因為不能完全控制身體,遊獨流只能簡單的讓自己如同小屁孩一樣的同時,儘量每天多去些能夠簽到的地方。

    每天可以在一些特殊地點簽到的機會,十年間基本已經令遊獨流擁有超量體系、同調體系的卡,以及一些新派融合卡組之外,幾乎所有的決鬥卡。

    只是這些卡,一直都只存在於遊獨流的意識中……

    將自己悶在被裡,遊獨流簡單的試了一下——突然,他的手中多了一張“黑魔導士”!

    果然可以取出來!

    要知道遊獨流獲得的卡,幾乎是超量、同調,以及幾個強力融合卡組之外,在OCG規則下的全卡組,其中大部分都是這個世界所沒有的。

    甚至還包括在這個世界,意義不得了的各種神之卡!

    想到“決鬥”在這個世界所代表的意義,遊獨流激動的從床上跳了下來,也沒多久便被醫院趕了出去……

    出於低收入人群保障法,遊獨流在街上暈倒後,就近醫院有義務免費救治,不過確定他已經沒什麼問題之後,就立刻被請了出來。

    這十年來,因為和在穿越前的地球上一樣是孤兒,自己的意識又無法完全契合,導致遊獨流生活的並不怎麼樣,不僅是孤兒,而且顯得比較蠢、還沉默寡言。

    甚至遊獨流本身的意識,也是睡睡醒醒,似乎是未發育的大腦,無法完全承載自己的意識。

    不過現在,遊獨流感覺狀態出奇的好,整個人彷彿一個十五歲的……正常少年!

    這十年來,遊獨流也已經瞭解這個世界……至少是瞭解這個世界的表象,目前來看是遊戲王的世界沒錯,可是與動畫比起來,時間線卻比較混亂。

    除了十年前武藤遊戲他們大鬧一番之外,如今5Ds中的新童實野市、Z中的心園市以及GX中的決鬥學院,居然與童實野市同時存在!

    另外這數萬次的簽到,令遊獨流獲得了能獲得的幾乎所有卡片之後,卻依舊沒有同調體系、超量體系,以及融合體系的幾套強力卡組的卡,這也令遊獨流猜到,童實野市雖然是決鬥世界的第一名城,但能夠簽到的卡片是有限的……

    如今同調規則只在“高速決鬥”中適用,而高速決鬥只在有著“永動機”的新童實野市,有極高的人氣,超量規則也同樣不算普及,只在心園市為中心的大洋彼岸流行,相比之下“融合規則”才是真正世界通用的決鬥規則,所以……

    遊獨流決定,先想個辦法,去決鬥學院入學!

    作為全世界最受推崇、獨立於各國之外的決鬥學院,想要入學可並不容易,尤其遊獨流之前只是一個“憨憨的孤兒”。

    不過遊獨流還是很快便想到了“走後門”的辦法!

    決鬥學院的創始人是影丸,可是在童實野市,也有一位決鬥學院的重量級董事——海馬瀨人。

    只要能走他的後門,決鬥學院入學不成問題!

    於是遊獨流默默將一張“青色眼睛的少女”,放在信封裡,郵寄到了海馬大廈。

    作為世界五強集團——海馬集團的董事長,本身也是傳說中的決鬥者的海馬瀨人,自然沒那麼容易見到,也不可能隨便一封信,上面寫他的名字,就能送到他面前的,然而遊獨流卻有這種自信!

    這個世界的決鬥卡,絕大部分都是幻象社生產,甚至對於普通民眾來說,幻象社印出的卡片,就是唯一的決鬥卡來源。

    童實野市人均收入不過大幾千塊的水平,然而普通卡包就要500塊一包,奸商貝卡斯日常被幾億人罵。

    不過事實上幻象社在某種程度來說,也只是在“拓印”——最初的拓印目標,是古埃及決鬥石板,後來陸續又有其他各種手段出現的“真卡”。

    而真正的決鬥卡片,誕生方式千奇百怪,不過本質是都是決鬥規則,吸引了決鬥精靈寄宿其中,至少也是與決鬥精靈,建立了某種聯繫。

    並不是隨便就可以印的,否則在決鬥機不會識別,如果是在黑暗決鬥中,更是無法使用。

    能夠拓印出來的,都是比較弱的卡……

    而遊獨流寄出的“青色眼睛的少女”,正是一張現在並不在市面上流通的卡——相比之下,遊獨流的卡其實大部分都是這個世界所沒有的。

    這立刻引起了海馬集團的注意,並且送到了海馬瀨人面前。

    作為青眼白龍卡組的唯一持有者,同時也是古埃及神官轉世的海馬瀨人,看到這明顯是琪莎拉化身的卡,心中的驚詫可想而知。

    當發現這張卡真的可以用的時候,更是失態顏藝了一番……

    要知道連他都沒有這張卡!

    作為決鬥機最大的生產者,海馬瀨人很清楚,這張卡還沒有覺醒精靈,不過既然能被決鬥機認可,那麼就說明……它的確是真卡!

    畢竟決鬥機不僅僅是科技產物,也是契合至高無上的“精靈決鬥規則”,被生產出來的。

    海馬瀨人先是和貝卡斯視頻了一番,確定幻象社與此事無關後,當天晚上,遊獨流便被一群黑衣墨鏡,請到了海馬集團的大樓的最高層,在那比健身房還大的辦公室裡,見到了海馬瀨人。

    海馬瀨人特地叫其他人先出去,之後死死的盯著遊獨流……

    海馬社長很失望,本來心裡還期待了一下,是琪莎拉轉世了的說!

    “是什麼人給你這張卡的?”海馬瀨人見到遊獨流之後,板著張中二臉問道。

    雖說已經完全過了中二的年紀,但是中二氣息依舊鋪面而來,甚至……這廝在辦公室裡,居然還穿著自己白色的披風大服。

    “不能是我自己嗎?天真的孩子畫的卡,被異世界的精靈青睞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的吧?”遊獨流更加中二的笑了笑。

    十年來一直睡睡醒醒,遊獨流的心態也年輕了很多,甚至……遊獨流懷疑,正是因為自己的心神與身體相匹配,所以自己才徹底醒過來。

    故而面對海馬瀨人時,遊獨流沒有太多複雜的想法——這個大齡中二,幹他就完了!

    琪莎拉青睞你?海馬瀨人頭上青筋一凸。

    “撒謊!我已經調查過你……”海馬瀨人站起身來,希望給遊獨流一些壓力。

    “調查?不愧是海馬集團,我今早才將卡寄給你們。”遊獨流稍稍驚訝了一下,之後自信滿滿、也毫不客氣的,拿過海馬瀨人的辦公室裡,陳列一款紀念款的決鬥機,帶在了手臂上。

    “不過作為決鬥者,你已經墮落到只會用海馬集團了嗎?來用決鬥的方式對話吧!贏了我的話,就告訴你……輸了的話,就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遊獨流信心滿滿的說道。

    海馬瀨人聞言,先是一愣,接著便是一段海馬狂笑。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說得對,看來是我沉寂太久了,也好……希望你能讓我鬆鬆筋骨。”海馬瀨人說著,也戴上了自己專屬的“青眼白龍全球唯一紀念款決鬥機”。

    遊獨流沒什麼顧忌,手裡直接出現了之前準備好的卡組——這種水平的神祕度,在海馬瀨人眼裡,並沒有什麼可奇怪的。

    “決鬥!”

    “決鬥!”

    兩人的決鬥機瞬間連接……

    隱約可以看到,遊獨流塞到“額外卡組”位置的卡里,最下面的一張是【龍破壞劍士】……

    不知道塞滿各種龍族剋星的卡組,能不能暴打海馬社長?

    遊獨流心裡還真有些小緊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從獵人世界開始的獵人
作者 永遠十六歲
穿越獵人世界,艾倫獲得WOW獵人職業模板,結果一醒來就遇到了第一次參加獵人考試的“廁所戰神”西...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