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阿翁若不答應,瑁便不起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天一大早。

    揉了揉生疼的額頭,意識到昨夜經過的劉茂,暗自嘆了口氣。

    美人在側,身為新郎官的他竟然不能大動干戈,這必定會成為穿越者的恥辱啊!

    可畢竟,對方還只是一個小姑娘啊,劉茂實在是下不去手。

    而且轉念一想。

    原本的劉瑁可不像他這樣“潔身自好”,已經早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體,加上經人事的年齡過小,這具身體的素質早就差到了極點,更是經常性的疾病纏身。

    如今吳莧才剛剛14歲,劉焉就為他迎娶吳莧進門,也有這份原因在裡面。

    想趁早讓他開花結果,避免劉瑁早夭無後。

    昨夜飽受酒精的摧殘,如果他秉持“做鬼也風流”理念的話,可能以這副身體,剛振作精神,就要再次嗝屁了。

    他將會成為穿越史上,第一個因為要洞房而嗝屁的男人!

    想想就一身冷汗。

    昨夜睡得急,這對新婚夫婦連交杯酒都沒有來得及喝。

    也只好幾年後,重新尋個好日子,把兩件事一起辦了。

    劉茂艱難的下了這個決定。

    好在吳家雖然有些落魄了,可吳莧畢竟還是身為世家女,劉茂哄她說自己身體虛弱,讓她靜待自己身體養息養息再繼續下一步。

    吳莧雖然有些不解,但是見一向風聞沉迷酒色的夫君終於知道珍惜自己的身子了,她滿口便答應下來,很快就進入了妻子的角色。

    天剛矇矇亮,她就已經命人燒好了醒酒湯,外加一碗養生粥,更是一勺一勺地親自給劉茂餵了下去。

    直到劉茂打起飽嗝,有了力氣起身她才方休。

    也多虧了她,讓劉茂不至於大早上的爬不起來,傳出去惹人恥笑。

    坐在床榻上。

    享受著小姑娘服侍著穿衣,看著吳莧帶著陪嫁來的春香忙前又忙後,劉茂愜意十足,開始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這美好的一切,真讓人陶醉,剛剛擁有便不捨得再失去。

    不過,有些事情,一旦想的深了,就變得不那麼美好了。

    他在研讀三國這段精彩的歷史時,就想明白了一個道理:當你處在某些位置上,有些東西你不去取,就是你的大罪過,搞不好要死人的。

    就比如他現在的身份之與益州牧。

    考慮到目前自己除了是劉焉的兒子之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資本,能夠動用的力量非常有限,但是劉茂還是開始興奮了起來。

    單單是州牧之子這一條,就大有可為啊。

    不過他沒有高興太久,就被吳氏硬拽出了被窩。

    大婚之後的第一天,事情可還多著呢。首先在自己的便宜父親劉焉那裡,就得去報個到。

    這是重中之重!

    操作得當的話,在劉焉那裡,他就能為自己撈取一些立身的資本了。

    目前他僅僅是一個別部司馬,說白了完全是為了照顧他的宗室身份,隨意丟給他的虛職。

    說到底就是啥也不是。

    而且據他所知,便宜老爹劉焉已經命不久矣。

    如果他再不抓緊點時間,劉璋那兔崽子就要從雒陽跑回來,硬生生搶了他的益州牧,這是他絕不願意看到的。

    只不過原本資質平庸的他,如何才能順利的在劉焉那裡得到支持,這是個問題。

    “阿翁!”

    “好好好!快起快起!”

    就在見到劉焉的第一眼,劉茂的行動便開始了。

    攜吳莧一同行了大禮,在劉焉的示意下被丫鬟們扶持起來,劉茂剛剛站起身,卻突然再次雙膝跪地,拜道:

    “阿翁,如今瑁雖未及冠,但是婚事已成,自然算得上是家中的成人了,眼見阿翁日夜操勞為國,瑁實不忍再置身事外,特此懇請能為阿翁分擔些許,還請阿翁准許!”

    幾句話說完,整個廳堂裡面瞬間變得靜悄悄的。

    落針可聞。

    所有的家僕們都看向了廳堂正中的劉瑁夫妻。

    他們幾乎都冒出了同一個念頭:要不大家一起出去看看,太陽是不是打西邊出來了?

    劉茂眼珠子咕嚕嚕轉了幾圈,瞟了瞟端坐主位的劉焉,發覺劉焉正瞪著自己,不由得心臟砰砰直跳。

    好傢伙。

    不愧是一州的州牧,劉焉僅僅是眼神微凝,劉茂就覺得有一股很強的氣勢撲面而來。

    身旁的吳氏疑惑了片刻,看了眼跪倒在地的劉茂,來不及多想,趕緊也跪伏了下來,脆生生的道:

    “還請阿翁准許。”

    心有所感,劉茂衝著小蘿莉眨了眨眼睛。

    劉焉愣怔了片刻,很是驚訝的看著跪在地下的二人。

    董伏所言吳氏有大貴之相,竟如此快就見了奇效嗎,要不怎麼新婚第二天,我這三子就開了竅了?

    他的臉上先是訝異,緊接著變為了欣慰和好奇,不過轉而看了看吳氏之後,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而掃了眼在旁伺候的眾丫鬟,揮揮手。

    “你們先下去吧。”

    “是!”

    劉焉屏退了所有的下人,眼神再次變得犀利起來。

    轉眼,廳堂之中只剩了父子和兒媳三個人。

    發覺劉焉眼神銳利地盯著自己,劉茂忍不住後背發冷,一股清流直衝天際。

    “你當真這麼想?”

    “當真!”

    劉茂聲音鏗鏘,斬釘截鐵的答道。

    卻不料嚴肅了半晌的劉焉,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輕拍著雙掌。

    “天不亡我劉焉,沒想到啊沒想到,我兒娶妻之後,居然開了竅了!莧兒你教的好啊!起來,你倆快快起來!”

    “阿翁若不答應,瑁便不起來!”

    劉焉再次著重看了一眼吳氏,頓了片刻才不舍的移開視線,而這一幕恰好落在了劉茂的眼中。

    好你個老不死的,別讓我知道你敢打些什麼歪主意,不然的話,哼!

    劉茂咬緊牙關,強忍著衝上去揍他個桃花開的念頭,趕忙道:

    “阿翁?”

    “哦呵,好好好,瑁兒你倆快快起來!”

    劉焉循聲再次望向劉瑁,大笑著向前舉起雙臂,虛託著讓兩人起來。

    他的轉變,讓劉茂大大的鬆了口氣。

    老傢伙,好險沒把小爺嚇個半死,不過你曾經惦記我老婆的事情,等小爺發達了以後再跟你算!

    劉茂一骨碌爬起來,然後將吳莧也扶起來,這才興奮的問道:“阿翁,您真的答應了?”

    “難得你小子知道上進,為父若是不答應你,豈不是憾事?”

    劉焉撫須頷首,一張蒼白的臉上滿是笑意,接著道:“再說了,舉賢不避親,為父也不是迂腐之人,自然要成就這番美事。”

    太好了!

    劉茂與吳莧相對而視,劉茂喜上眉梢,吳莧卻有隱隱的憂慮。

    這件事事先完全沒有和她有過任何的溝通,她自然是有些不愉快的,不過劉茂還是從她的眼睛中讀出了理解與支持。

    得妻如此,當真是美哉。

    從今起,妻子吳氏,自然是他劉茂的禁臠。

    兩人的眼神正在交流,卻被劉焉的聲音給生生打斷了。

    “既然我兒提出了這件事,想必對於之後的打算,我兒也有了自己的考量了,不妨說來給為父聽聽。”

    “好。”

    好字才剛出口,劉茂就懵了。

    尼瑪,這劇本不對啊。

    不該是當爹的給挑個肥差直接給安排不就好了嗎,居然還要自己考慮的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開局勸劉備去南陽
作者 勝郭
建安元年,初春。 從裡到外都十分普通的林辰,穿越到了新失徐州的劉備面前。 “三國?...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