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姑姑的故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接下來的場面,就順理成章地變得其樂融融。

    不得不說,育兒之于女性來說,實在是個永恒的話題。從孩子的出生,喂養,照料直到怎么教育,都有一籮筐的話題可以聊。

    郁爺爺還是不怎么說話,只是聽著在場的幾位女士聊得不亦樂乎,表情倒是和軟了許多,看上去也沒什么不耐煩的跡象。

    李淑蘭暗暗地松了一口氣。

    郁奶奶正好說到當年郁家的孩子出生的一些情況,尤其是郁爸爸,當時正是三年自然災害,大人連飯都吃不飽,還吃過煮沙蔥1呢,連帶著孩子也受了委屈。又道依依這孩子皮膚好,不像小麥小米,生出來就黑黑瘦瘦的云云。

    “哪能看這個?”李淑蘭道,“我聽人家說,孩子小的時候黑點才好呢,長大了能變白。倒是小時候皮膚白的,長大了容易黑。我皮膚也不好,依依是跟了他爸爸呢。”

    姥姥也笑道:“我上次見到小麥和小米,可是兩個妥帖的小姑娘呢,長得又好,親家可真有福氣呀!”

    郁奶奶就很開心的笑了。

    直到郁祿過來,幾人還是聊得熱火朝天。

    看著天色也不早了,郁爺爺和郁奶奶忙著要回去。

    郁奶奶說:“先回去啦,也不早了,得趕快回去給孩子們做飯呢。”

    “媽著什么急呢?”李淑蘭挽留道:“再坐一會兒吧!”

    “不了不了,等過幾天再過來吧。”郁奶奶穿上了炕下擺著的黑布鞋,站起身來,看李淑蘭準備起來,忙道:“快別起來,你坐月子呢,可得好好養著,養不好可是落病呢。”

    “媽那我就不送了,禮拜天別忘了過來啊。”李淑蘭道。

    “知道啦,”郁奶奶笑著說,“給你買了點紅糖和雞蛋,出來的時候著急忙慌的也給忘了,還想吃點什么,到時候給你一起帶過來。”

    “媽說什么呢?咱們一家人客氣啥呀?這啥也不缺,再說等依依長大了,還指不定怎么麻煩你呢。”李淑蘭推辭道。

    “那走了哦,你好好休息。”郁奶奶道。

    姥姥起身把郁家三人送到大門口。

    看著幾人向外走去的身影,李淑蘭倚向后面疊好的一摞被子,歪著靠了上去,然后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看著小搖籃里的依依,嗔道:“小東西,怎么就不跟我笑一笑?”

    依依有些恍惚地看向母親,李淑蘭今年只有25歲,編著長長的烏油油的兩條辮子,嘴角含著淺淺的笑,光潔的額頭上沒有一絲皺紋。母親的長發,她從記事起就沒見過,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剪掉的,而母親的臉,留給她的印象,也是飽飲風霜后的蒼老與憔悴。母親是什么時候悄然老去的呢?習慣的嘮叨與操心時,繁忙而瑣碎的家務之中,還是快五十歲那一場大病之后?看著母親安然柔和的年輕的側影,真是恍如隔世,依依帶著一絲模糊的悵惘這樣想道。

    母女倆就一齊發起呆來。

    姥姥進來的時候看著安安靜靜的娘兒倆,看著還是大睜著眼睛的依依,說:“怎么不愛睡覺呢?”又看看眉眼間難掩疲色的女兒道:“二哥兒,你也乏了吧,要不躺一會兒?”

    “嗯,”李淑蘭拉過一只蕎麥皮的枕頭,枕著躺下來,“就是有點困了,媽你也上炕吧,也不太餓,待會兒再做飯吧!”

    “沒事兒,媽也不累。”姥姥坐在炕沿兒上,問道,“晚上想吃點啥,要不熬點小米粥?”

    “什么也行,”李淑蘭感嘆,“一下午就跟考試似的……”

    “我看她奶奶也不是個挑剔人,”姥姥說,“就是他爺爺進來的時候好像挺不高興的。”

    “可不是……”李淑蘭道:“我就怕他不稀罕依依呢。”

    “這下不擔心了吧,我看他出去的時候挺高興的呢。”姥姥說。

    “呵呵……”李淑蘭笑了。

    “你呀!孩子還這么小,別想那么多了,以后有你操心的呢!”姥姥笑道。

    “我知道,就是忍不住……”李淑蘭抬起頭來,“是不挺沒出息的?”

    “你沒聽過老人有句話,叫‘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呢。”姥姥微笑,“當媽的都是這樣,以后你就知道啦。”

    “嗯!”李淑蘭脆聲應道。

    “對了,”姥姥又道,“剛才我在門口正要回來,看見你們東邊鄰居家,你女婿那個表姐正出來倒垃圾,問你是不回來啦!”

    “跟你說過幾回還沒記住,叫美娣呢!”李淑蘭很開心,“你沒跟她說讓她待會兒過來?”

    “怎么沒說,她說等她吃完飯就過來。”姥姥回道。

    以前聽媽媽說過這個美娣姑姑,是爸爸的遠房表姐,樣貌好人也好,嫁了一個做領導秘書的男人,生了三個兒子,最小的都比依依大好幾歲,在依依很小的時候兩家比鄰而居。表姑和媽媽相處得也不錯,經常來來往往地串門子,稱得上是“閨密”了,雖然那時還沒這詞兒。

    只是后來,由于依依的奶粉錢不足,年輕的郁爸爸決定賣掉房子,到下面公社2的小學去做代課教師。當時想著一來可以能多領些糧票,二來換成農業戶口后,就能買到便宜些的面粉,再說當時學校答應可以免費租住家屬房,同時也承諾,民辦教師五年后就可以轉正成公辦教師。于是,懷著這樣的美好愿望,全家就離開鎮上,搬到了公社去。

    可惜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剛好郁爸爸就踢到了鐵板。誰也不知道,就在這一年,國務院批準將原有的票證供應物資逐年減少,郁家去了沒幾年憑票供應政策就漸漸取消了,同時郁爸爸的待遇,也一直沒能解決,最終成了泡影。學校承諾的可以轉成公辦教師的年限,從五年變成十年,而郁爸爸在那所小學一呆就是十幾年,直到最后下崗。雖然郁爸爸是個優秀的教師,家里存著好多份“教學能手”“優秀教師”的表彰證書,可最終也沒能轉成公辦教師,而等到提高代課教師待遇的政策出來時,郁爸爸已經年過半百。

    而聽媽媽說,姑姑后來的日子過的也不如意,不知什么原因,姑姑的丈夫工作不順利,在單位里坐了冷板凳,就開始回家后打老婆。后來就離婚了,離婚后,姑姑就帶著三個兒子回了老家,中間除了依依三年級時,二哥來家里住過一段時間外,都再也沒有見過面。

    對這個哥哥,依依印象極深,記得他到家后,從小就想要哥哥的自己一直纏著他講故事。有一個故事依依還能記得,一家只有兄弟兩個,哥哥娶了嫂子后就把弟弟趕出了家門。弟弟很善良,沒分到什么家業就離開了。有一次,偶然救了一只受傷的孔雀,孔雀決定報答他,要帶他到離太陽升起很近的一座山去撿金子,只是告誡他撿到了就要趕快走,要不然等太陽升起來后就會被烤糊掉。弟弟就借了哥哥家的口袋去了,等到還口袋的時候,哥哥見了口袋底沾著的金子,吵著非要去,于是就一起過去了。只是他太過貪心,到了山上就一直撿啊撿,太陽都快要升起來了,弟弟再三催促,他也不肯走,只說再撿點兒再撿點兒。最后沒有辦法,孔雀只好帶著弟弟飛走了。太陽升起來后,他就被烤糊了。

    當時,依依一聽到結尾這個“烤糊了”就咯咯直笑,然后就纏著他,非要讓他再講一遍,再講一遍,等聽到了結尾就又笑了。也不知道這個故事一共講了多少遍,反正依依一直都沒有忘掉。只是哥哥的臉,任憑她再怎么想,也想不起來到底是什么樣子了。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地,依依就睡著了。

    1沙蔥:本地一種特產野菜,吃起來有些像韭菜,又有一點點像蔥。可以腌起來做咸菜,可以放在面條里,也可以放在餃子里伴餡,味道鮮美。

    2公社:鄉一級行政單位,不過規模要小得多。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
作者 花花了
  她死不瞑目,在江邊守了三天三夜,來收屍的卻不是她丈夫——看著男人輕吻自己腫脹腐爛的屍體,她...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