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古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砰!砰!砰!-------

    當早晨第一縷曙光照向大地之前,天微微亮,雄偉峻拔的古隴山仿佛一個巨人似地聳入云霄,山腳傳來一陣陣低沉的碰撞聲,仿佛每一下都敲打在人的心房上,鏗鏘而有力。

    山腳下是一座訓練場,場中到處飄揚著黑色的旗子,每一面旗子上都有一個巨大的古字,宣示著這片領地已歸私人,同時也在述說著主人的威嚴。訓練場中,有一上身赤膊,下身穿著黑色短褲,頭發凌亂,身高190左右,全身肌肉凸起,每一塊都仿佛在向世人張揚他們充滿力量,只有臉上的稚嫩能告訴我們他還只是一個少年。

    此時少年正在一拳一拳的打向身前的木樁,每一拳都傾盡全力,漸漸的一拳快過一拳,此時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無論少年的速度多快,但他的動作完全一樣,無論是握拳的姿勢,還是手臂彎曲的程度,還包括雙腿站立的姿勢,身體轉動的角度,甚至于出拳的軌跡都是一摸一樣的。這一切都可以讓我們看到這少年付出的辛勞與汗水。不一會兒,校場上出現了第二個人,是一身黑袍,頭發半白半禿的老人,只是那雙冒著精光不斷閃爍的眼睛似在告訴所有人自己依舊很健朗,老人看到少年,并沒有詫異,仿佛早已習慣,只是眼中流露出一種很奇怪的神情,那是惋惜。

    此老人是這座訓練場的場主,王業,精武十重的人物,只是年紀太大,今生如無奇遇,很難再次進階,達到真武界,所以被越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古家派到這山腳下來訓練還沒練出真氣的少年。古家派來的子弟一旦練出真氣,便被送到族內進行重點培養。而眼前的少年是古家家主的嫡長子,名叫古恒。不知因什么原因,不受家主的喜歡,三歲便被送來,而如今已經近13個年頭,而家主從未來過,古恒就像一個孤兒一樣的生活著。而自從古恒開始訓練,他似乎比別的孩子更加懂事,每天都是最早來最晚休息的,王業多少知道一點古恒的處境,所以很是欣賞他,可是后來,最刻苦的古恒一直沒能練出真氣,跟他同批的人都已離開了,古恒成了古隴山校場年紀最大的古家子弟,一般13歲還練不出真氣基本上今生與武學無緣,于是古恒便落了個廢物的名頭。

    再有3個月,古恒就滿16歲了,家族規定到16歲便需要離開這里了,自食其力了,那時古恒就是數十年來第一個被強制踢出古隴山的古家子弟了,偏偏他還是族長的嫡長子,這對古家來說就是個恥辱,所以古家大部分人都對他恨之入骨。不多時,人越來越多,是其他來訓練的孩子,他們看向古恒的眼光中帶著些許輕視和鄙夷,而古恒仿若未聞,依舊做著出拳收拳的動作,仿佛沒看到人似地。夕陽西下,一個個少年拖著疲憊的身體離開的時候,轟擊木樁的聲音依舊沒有停止,不過此時古恒雙眼發木,雙手發麻,雙腿發顫,頭上豆大的汗珠已凝成水流沿著古恒的臉頰流下,下身的短褲早已濕透,只有他的意志告訴他堅持,堅持,在堅持。

    這是古恒的一個秘密,三年前,也就是古恒13歲時,沒能練出真氣,已經被老天徹底定格為廢物的那一天,古恒發瘋似的轟打木樁,要榨干自己的最后一絲力氣,直到他昏迷了,當他醒來之后,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增加的力氣居然有了一絲增長,從此之后,他便用這個辦法來訓練自己,他發現每次他在極限狀態下,靠意志再多堅持一步,他的力量都會增長,這也許是老天對他的一種補償吧。

    古恒此刻已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慢慢的恢復力量,隨著身體的變強,極限狀態越來越難進入了,力量的增長也越來越少了,所以古恒必須馬上開始今天的第二階段的計劃。很快的,古恒便站了起來,向著古隴山巔奔去,這時如果有人在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古恒的速度已經不下于真武境的高手了。

    古恒站在了古隴山北邊的懸崖上,閉上雙眼,雙手平伸,握緊的拳頭又松了開,仿佛下了極大的決心,縱身一躍,跳了下去,古恒心中開始默數,當他數到300的時候,一股寒意襲上心頭,雖然早有準備,但溫度的驟然變冷還是再次挑戰了他堅定的意志。

    從高處落下的速度與寒潭水產生的摩擦,以及那刺骨的寒意不斷沖擊著古恒的身體和意志,漸漸的,古恒的身體停止了下浮,古恒正在一動不動的感受著周身的寒意。

    此處,便是古恒的另一大秘密,同樣是在三年前,有次,古恒突發奇想,為挑戰身體極限,從古隴山頂的懸崖上爬下來,發現了此處寒潭,寒潭越往下越寒,古恒只能慢慢下潛,不斷挑戰身體極限,經過多次試驗,古恒發現這種從山頂躍下的方式能使自己的身體得到最大的淬煉。

    身體適應了寒潭的溫度之后,古恒繼續下潛,今天的目標是潭底,而且要比昨天呆的時間長,昨天古恒觸摸到潭底,但就一瞬間,沒能承受住潭底巨大的壓力與寒意,接著就上浮了。一會兒之后,古恒站在了水面上,臉上掛滿了笑容,他對自己今天的表現很滿意,剛剛在潭底他足足呆了一刻鐘,再一次在極限狀態下堅持了下來。

    潭面上寒氣繚繞,一片死寂,潭里也不見活物,至少古恒至今為止沒有發現。古恒站在那里舉頭眺望,古隴山似乎沒有以前那么高大了,猶記得第一次從這懸崖邊爬回的情景,自己以精神飽滿,充滿力量的狀態開始登山,結果爬到一半就力竭了,那一刻只剩下意志支撐著他的身體,在峭壁中間,上,那遙遠的山頂似正在看他笑話般高不可攀,下,便意味著失敗,需要從頭再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古恒一很久沒進食了,崖底又沒東西可以吃,失敗死亡的可能性更大。停住更不可取,完全是身體和心靈的雙重煎熬。每次手臂往上抬高一點距離,都要停下好久來積蓄力量,最終他憑借無數次極限狀態的經驗成功登頂,那一刻一向低調穩重的古恒一反常態,雖然躺在地上連抬動手指的力氣也沒有,但他還是用盡自己全身的力氣對天狂吼了一聲‘啊-------’。仿佛想向全世界宣告自己劫后余生的喜悅。

    而如今,古恒早已輕車熟路,陡峭的山崖在他的腳下如履平地,不多時古恒已回到自己的住處,那間屬于他的破舊草屋,此時已是半夜,其他的孩子早已進入夢鄉,古恒也已筋疲力盡,倒在床上,進入了夢鄉。

    夢里,樸素到極致的屋子里不帶一絲點綴,微弱的燭光不停地搖曳,似隨時都會熄滅,一體態婀娜的女子依床而立,纖弱的身體緊緊靠在床邊,好似他的生命力比那燭火還要弱小,她的對面,站的是一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身著一件紫袍,上面用金線繡著一條金龍,腰間的玉佩晶瑩剔透,無不彰顯著男子的不凡身份,與簡陋的屋子格格不入。兩人在交談著什么,突然那女子跪了下來,一臉哀求,在訴說著什么。古恒努力要聽清卻什么也聽不到,依稀間,有幾句斷斷續續的話飄進古恒的耳朵。‘求求你救救他’‘可以,但我有一條件’‘什么條件’‘你知道的’。一陣沉默之后,那女子轉過頭來深情的看向床頭,在那有一紅色的襁褓,里面是一剛出生的嬰兒。此時古恒終于看清那女子的容貌了,朱唇微點,皓齒明眸,螓首蛾眉,完美的五官會讓人嫉妒造物主的偏心。凌亂的頭發更添其風韻,略顯蒼白的臉只會讓人更加疼惜。古恒突然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形容出那種美。一切辭藻在那種美面前都那么的蒼白。此時,那女子滿眼淚光閃爍,深呼了一口氣,身子一松,坐在了地上,仿佛徹底放棄了抵抗,說了一句“我答應你”。話中的絕望與無助展露無疑。之后那女子撐起身體,來到床邊,輕輕的在那嬰兒的額頭親了一下,然后抱起嬰兒,要把孩子遞給那中年男子,手伸到一半,又快速收了回來,將孩子緊緊的摟進了懷里。臉上顯露出極其復雜的神色。痛苦,不舍,還有一絲享受在其中。那男子只是靜靜的看著,仿佛一切盡在掌握。不只過了多久,孩子被那男子抱走了。古恒也醒了,夢每次到這,古恒都會醒。這是古恒16年來唯一做的夢,而且是反復做的夢。但古恒知道這不是夢。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是16年前他清清楚楚看到的畫面,他永遠無法忘記的畫面。這便是古恒最大的秘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32263_21_8-m
惡魔就在身邊
作者 漢寶
  陳曌能召喚惡魔,能夠看到死亡。
  「別西卜,用你暴食者的能力,為這位客戶治療一...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