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古狼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少年古恒也聽說過,叫做古狼,是家族旁系,地位不高,只比仆人高一點。今年九歲,在前幾天練出真氣,被稱為家族有數的天才。因為還不到族內接人的時間,所以在這多呆了幾天。只見古狼走了過來,在離古恒三步距離處站定,“我要向你挑戰”。古狼一字一頓的說道。言語間充滿底氣與戰意,可惜古恒當做沒聽見,繼續著打樁動作,雄壯的撞擊聲像在告訴對方“你不是我對手”。巨大的恥辱感使古狼徹底憤怒了。“我要向你挑戰”,這次古狼是吼出來的。

    古狼之所以會向古恒挑戰,是因為昨天,古狼真氣剛剛鞏固,正在向小伙伴們炫耀,被王業發現,王業未避免古狼的驕傲情緒,在教育古狼的時候,偶然間提了一句,你不是古恒的對手,于是不服氣的古狼便早早來此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便上演了眼前的一幕。

    古恒停了一瞬,“砰”,一聲比之前要大上很多的巨響過后,古恒面前的木樁攔腰截斷,古恒看都沒看古狼,轉身來到另一木樁前,繼續著剛才的動作。只留下古狼一人愣在那里,古狼此刻發現自己太小看古恒了,不,應該說所有人都小看了古恒。但是古狼不是輕易服輸的人,頓時豪氣頓生,“我一定會打敗你的”此時古狼的表情無比認真。“我等著”古恒終于開口了,他開口是因為他覺得古狼還不錯。同時也是對自己的一種自信。

    隨后人越聚越多,一如昨天的訓練,只是此刻的古狼已沒了昨天的驕傲之氣,更加刻苦的訓練,看的王業暗暗奇怪,但也滿心歡喜。訓練結束后,古狼又主動靠近古恒的身邊,但這次古狼沒有做任何多余的動作。而是像古恒一樣用最基本的動作打向木樁,所有人都感覺很奇怪,而古恒和古狼仿若未覺,繼續著他們的動作,只有王業眼中閃動著精光,似乎猜到點什么。古狼仿佛一定要與古恒決個高下似的。古恒快他就快,可是很快他就發現,自己已經跟不上古恒的動作了。漸漸地,古狼發現自己的自己的胳膊抬不起來了,速度慢了下來,直到后來不得不停止了。可古恒動作依舊,這一刻,古狼突然覺得眼前的古恒越發神秘起來,也是從這一刻,古狼從心底開始佩服起古恒。

    接下來幾天的訓練,古狼依舊在規定訓練之后,來到古恒身邊,跟著古恒打著那木樁。可是接觸越多,古狼越發現古恒的不凡,幾天的接觸,古恒也不像一座冰山那樣不可靠近,偶爾會和古狼交流下經驗,雖然每天只有幾句的交流,可足夠讓古狼的基本功更加扎實。古狼自己都不知道,漸漸地,他已經放棄了與古恒一爭高下的心態。有次,古狼無意中發現古恒腿部幫有鋼板,便回家也給自己幫上了鋼板,第二天他發現,自己的動作完全走樣,訓練效果還不如以前,古恒發現了,便告訴他路要一步一步走,慢慢加重量。

    古橫依舊進行著自己的三部曲的訓練,實力也在緩慢的增長。又過了幾天之后,陽光灑在大地上,到處彰顯勃勃的生機,訓練場上不是響起陣陣輕喝,場外的大門前,一臉尚未脫去稚氣,穿著青色的長袍,臉上掛著邪邪的笑容的男子不合時宜的站在那里,好似在回味著什么。此人便是族內派來接古狼的人,叫古盛,是古恒的老相識,與古恒同一批來到古隴山,今年十七歲,只是他十便練出真氣,被族內接去培養,如今已是精武十層的高手了,離那傳說中的真武境只有一步之遙了,是家族內有數的天才之一,同時他還是大長老的孫子,大長老與族長一脈素有間隙,全族皆知,只是如今族長古正陽實力雄厚,真武八境頂峰的高手,是整個越城僅次于城主的高手,即使同為越城三大家族的葉,楊兩大家族在古正陽面前也沒什么脾氣,更何況大長老一脈。

    大長老一脈在古正陽這一段完全被壓制,但這并不妨礙古盛欺負古恒。古盛此刻意氣風發,覺得自己此來帶著全脈人的期望,誓要好好修理一下古恒,為自己一脈出氣,雖然以族長對古恒的重視程度未必會生氣,但這根本就不是古盛考慮的范圍。

    所以古盛一來就找上古恒,完全將此行的主要任務扔在了一邊。

    “喲,這不是古大少爺嗎?您怎么還在這,還沒練出真氣,不對啊,我沒記錯的話,您已經快十六歲了吧,還沒練出真氣那豈不是”古盛故意在此處停頓了一下,他要等所有人聚過來,在所有人面前說出那兩個字,要讓古恒徹底顏面掃地。他依舊清楚地記得,當年剛來的時候,古恒靠著艱苦的訓練,一直占據著古隴山最強者的名頭,古盛有次向古恒挑戰,結果一拳讓古盛躺了半個月,當古盛練出真氣時,便被送回了族內,一直沒機會一雪前恥,今天,古盛打算新仇舊恨一起算。

    此時所有的人都已被吸引過來了,所有的孩子一副看戲的表情,他們也早已知道古恒的事,但無奈他們無人是古恒的對手,平時想罵不敢罵,如今終于有人站出來替他們修理一下古恒了,每個人雖然表情各異,但都內心暗爽。唯有孤狼很敵視的看著古盛,但被古盛直接無視了,此時古盛心里那個爽啊。

    “廢物”古盛故意提高聲音,可惜古恒仿似沒聽見,動作不見一絲停滯。

    古盛呆了一下,但旋即笑得更濃了,他把古恒的反映歸于自己神武與古恒的懦弱。于是更加肆無忌憚了。

    “廢物”毫不留情的又重復了一遍,“兄弟十分了解你的處境,苦思冥想,終于給你想了個好主意,想不想聽。”古盛故意停了一下,看向古恒,臉上堆滿了笑意。見古恒沒搭理他,自知沒趣,也不生氣繼續道“你鉆回你娘的娘胎里,從新來過,也許老天憐憫你,會讓你修出真氣呢,你看,兄弟多為你著想。此刻古恒停止了動作,古盛正在放肆的笑,突然一聲暴喝讓他回歸了現實。

    “戰”古恒只說了一個字,卻聲如洪鐘,驚得古盛不得不收聲,龍有逆鱗,古恒的逆鱗就是他的母親,古盛看向古恒,當他的眼光與古恒交織在一起的時候,古盛突然有了一種他自己覺得很可笑的想法,是恐懼,不過一閃即墨,古盛完全把那當成幻覺。

    “好”古盛故意提高了聲音來使自己保持鎮定。此時王業想阻止,但想到兩者的身份,只能無奈的搖搖頭。兩人對視了一會,古盛終因受不了古恒的目光,“啊”低吼了一聲,搶先一拳攻向了古恒,一出手便是《盤山拳》,拳想厚重的山峰從古恒的正面壓了下去,此時最不安的當屬王業,見古盛出手,王業便看出那是盤山拳,他曾聽說過,盤山拳一經使出似大山壓頂,而且一拳接一拳,配合真氣,連綿不絕。此刻由精武十層的古盛使出,威勢巨大,氣勁好似劃破空氣而來,拳已到古恒的胸前,在看古恒,此時面色如常,慢慢的打出一拳,就是平時古恒每天都要打上數萬次的很普通的一拳,此刻卻神奇般后發先至,重重的與古盛的盤山拳撞在了一起,令眾人都驚異的一幕出現了,古恒古井不波般的站在那里,而古盛卻后退了兩步,一個踉蹌,沒能站穩,跌倒在了地上。面部表情痛苦,單手撐地努力想使自己站起來。“噗”的一聲,古盛吐出一口鮮血,昏迷了過去。王業趕緊跑過去查看情況,見并無大礙,暗自松了一口氣,這幫祖宗身份高貴,任何一個出了問題,他都難逃責任。

    一場鬧劇就此結束,古恒沒做過多的停留,繼續著自己的訓練,那幫本想看戲的孩子此刻臉上的表情極度豐富。

    天色漸晚,天邊的余暇似已向黑暗妥協,慢慢縮小自己的范圍。古盛悠悠轉醒,不顧身上的傷勢便匆匆的帶著古狼離開了。而此刻的古恒已經離開了訓練場,站在那古隴山的頂峰之上。古恒脫下那穿了不知多久的黑色上衣,里面綁滿了鋼板的,沒有任何的遮擋,古恒接下鋼板又將黑色上衣套上,外表看不出絲毫不同。不一會,古恒將腿部的鋼板也取了下來,將所有的鋼板放在了一隱秘的地方后,古恒打開了隨身的包袱,里面靜靜地躺著兩把已打磨的锃亮的菜刀,這是昨天,古恒再次向那可敬的鄭師傅借來的兩把。今日古恒打算到潭底一探究竟。他如今已能在潭底堅持一天,他發現潭底比他想象中的要大得多,而且他還莫名的感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所以今天古恒要做好充足的準備,探一探這探底的秘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832263_21_8-m
惡魔就在身邊
作者 漢寶
  陳曌能召喚惡魔,能夠看到死亡。
  「別西卜,用你暴食者的能力,為這位客戶治療一...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