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夫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天,天還沒亮,古天勝便拉著古恒匆匆下山,想起昨晚的那一幕一陣后怕。古恒跟在古天勝后面一言不發,古天勝只顧趕路,若非族長非要他將古恒帶回,他昨晚就自己一個人跑**內了。古天勝一直奔至古家大門前才想起古恒,回頭一看,古恒緊緊地跟在后面,詫異了一下,但也沒做他想,以為自己剛剛太過緊張,速度不是很快,其實他不知道,自己急著趕路,速度已提至極限。

    “開門,三爺我回來了”,一回到古家大宅門前,古天勝立刻變回本來面目,那晚的黑衣人的實力,也就比自己高一點點,絕非族長的對手。此刻古天勝有所依仗,底氣充足,嗓門也大了。

    “嘩”地一聲,門在話音落下的同時打開了,讓古恒深深地感慨了一下古家的令行禁止。不過古恒不知道的是,這是這位三長老的特權,這位三長老在族內是有名的脾氣暴躁,一言不和就動手,族內的下人沒少受過這位的教訓,在他面前行動自然就神速了。

    “跟我來”,古天勝對守衛投去一個滿意的眼神,讓守衛一直懸著的心微微放下。然后回頭對古恒說了一句,便大踏步向古家大宅內走去。

    剛走進古家大門,古恒便看見一盛裝美婦,兩個約十五六歲的站于其身后,雖然臉上的表情單一,但掩蓋不了那年輕該有的朝氣,白皙不著一絲瑕疵的臉上盡顯大家閨秀的風采,給人如沐春風之感。但比起前面的美婦,則有略遜一籌。美婦并未做什么打扮,卻憑空給人一高貴不可輕犯之感,瞬間便讓古恒產生一種親切之感。

    囂張霸道的古天勝看到那美婦,略一躬身,叫了聲“夫人”便離開了。聽到這兩個字,古恒頃刻間腦袋嗡嗡作響,努力回憶往事,卻怎么也找不到有關這位夫人的任何記憶。

    “恒兒,你回來了。”古恒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嗯”了一聲,腦袋短暫的短路之后,迅速運轉,猜測這位夫人的身份。

    長老在族內的身份僅次于族長,以三長老之尊,都要稱其一聲夫人,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族長古正陽的妻子,想到此處,古恒對眼前的美婦頓生敵視。但美婦仿若未覺,撲到古恒的懷里,“恒兒,我好想你啊。”聲音略帶沙啞,雙手緊緊地抱著古恒,古恒甚至可以感覺到她的心跳。這一下讓古恒愣住了,饒是以古恒兩世閱歷也不知道這是哪一出。

    美婦松開雙手,眼角似乎還殘留一絲晶瑩的閃光,看得古恒更加迷茫。

    “恒兒,你趕了這么長時間的路,也累了,先洗個澡休息下,小紅,小綠,好好服侍少爺。”言辭懇切,不似一絲作假。

    “不必了,我習慣一個人。”古恒連忙拒絕,現在自己很亂,要好好想想,不能被人打擾。

    “也好,我帶你去房間。”

    古恒猜的沒錯,這美婦正是古正陽的妻子,名叫楊玉潔,是越城另一家族楊家現任家族的女兒。安頓好古恒,楊玉潔倚在一桌前,右手撐頭,看向遠處,十三年前的一幕浮在眼前。

    那一天,瓢潑的大雨將天地結成一片,楊玉潔倚立在窗前,發呆的看向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空洞的雙眼閃出了精芒,窗外,一披頭散發的男子出現在他眼前,正是他日思夜想的人兒古正陽,只是此時的古正陽全無昔日的英姿,步履蹣跚,似喝醉酒般,突然腳下一個踉蹌,跌倒了。楊玉潔發瘋似地拿起雨傘沖出房外,來到古正陽身前,不顧外面的暴雨,蹲下身去,撐起雨傘擋在古正陽的身前。

    “你喜歡我。”古正陽率先開口了了,似詢問又似肯定,臉上依舊如千年冰山般看不出任何變化,只是雙眼肆無忌憚的打量著楊玉潔。楊玉潔的臉上瞬間泛起了紅暈,羞得將頭低下,無言的反應已說明了一切。

    “我可以娶你。”古正陽的聲音再次響起。楊玉潔猛然間抬頭,臉上的紅暈沒有退去,但雙眼中充滿了驚異,與古正陽四目相對,良久,見古正陽不似開玩笑,才輕聲的問了一句“真的?”。

    “真的”,古正陽站了起來,轉過頭去看向無盡的虛空,不知在想些什么,頓了良久之后,“我古正陽頂天立地,說一是一,說二是二”,語氣中充滿霸氣,楊玉潔此刻發現往日的古正陽又回來了。“但”,古正陽又說出一個字,就這一個字,完全將楊玉潔的心揪了起來,偏偏古正陽頓了很久。“你要明白,”古正陽微微低了低頭,“是恒兒需要位母親,不是我古正陽需要妻子。”沉默似乎存在了很久,“我不在乎”楊玉潔深吸了一口氣,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

    無人可察覺的,古正陽將緊握的拳頭又狠狠的握了下,雙眼微閉了一下又睜了開,呼吸似乎加重了一點,“還有,你不能問關于恒兒的任何事,包括他母親。”

    “我明白”,楊玉潔微唇輕咬,血紅的雙唇嬌艷欲滴,“好了,你回家準備一下吧,三天之后你就是我古正陽的妻子”。說完,古正陽頭也沒回,邁開步子向前方走去,盡管那并不是回古家的方向,古正陽此刻只想離開這個地方,他感覺自己快窒息了。

    “陽”,身后一急切的聲音阻止了他的腳步,他本以為無人能阻止的離開的腳步,古正陽感覺此刻自己身體里全部的力量都被這一個字抽干,饒是他實力強橫,此刻腳下也有些不穩。站在那里,出現一種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覺,這是古正陽第一次出現這種感覺,好在,身后的聲音并未停止,“傘”,又是一個字卻仿佛轟穿了他的身體,古正陽沒有回頭,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經沒有回頭的力量了。

    “不必了”,說出這三個字,古正陽感覺比他經歷最艱苦的戰斗還要艱苦數倍。說完,身影便消失在暴雨激起的銀幕中。

    想到此處,楊玉潔收回了望向遠處的目光,因為那個地方,一身著灰袍,紅光滿面,挺拔的身軀似永遠不會倒下般的男子一出現在那里,正一步一步向她走來。饒是如此多年過去了,楊玉潔依舊會在他的目光中感到羞澀。此人正是古正陽。

    “恒兒回來了?”冰封般的臉上還是沒有一絲變化,楊似乎早就習以為常了,嗯了一聲,“在休息呢”,“婚禮的事跟他說了嗎?”無可察覺的古正陽微微嘆了口氣。“還沒,他似乎對我沒什么好感,我還沒來得及”,“沒關系,慢慢來就好了,這件事我去跟他說”說完,便邁開步子向屋外走去。

    “正陽,等等,明天再去吧,讓恒兒好好休息一天。”楊拉住古正陽的手,“我想你了”,此刻楊臉上盡是小女兒姿態。

    “好吧”古正陽微嘆了一聲,卻是松開了楊的手走出了門外。

    此時的古恒,全身赤裸,躺在木桶里,水面高至頸部,只留下腦袋露在水面上,思索著那位夫人。古恒從進門就望氣訣全開,精神高度集中,卻未在那位夫人身上找到一絲破綻,如果不是古恒有著三歲前的記憶,他真的會以為那位夫人是自己的母親。

    此時的古正陽卻來到家族祠堂,這是除祭祀時間外唯有家主才能來的地方,他來這里,是因為他有一事想不通。通常有事情想不通他都喜歡來這里。他很了解自己的夫人,溫柔賢惠,蕙心蘭質,且對自己死心踏地,是自己今生伴侶的最好選擇。可是古恒居然對她沒好感,這讓他想不通。在古恒三歲的時候便被送到古隴山,按理說那時的古恒應該什么都不記得。之后他便娶了現在的妻子,一直希望古恒回來便能看到母親,可這一等就是十三年。而且還是這種情況,這讓古正陽心里十分不安。

    一個月前,古盛回來將自己被古恒打敗的消息告訴家族,自己力壓眾意,推遲了一個月將古恒接回來。這一個月,他準備了很多,但他知道自己的夫人準備的更多,如此效果實在另人堪憂。也許自己早點叫玉潔去看他會比現在好很多,但他知道那樣只會讓事情更復雜。不過他相信時間一長,玉潔那邊不會有什么問題。最大的問題在自己這,不過無所謂了。他現在只希望明天的婚禮能一切照常。

    那婚禮是古正陽利用各種關系,幫古恒定了一樁親事。他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他要為古恒安排好一切,讓他在自己離開后依舊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只有他自己知道這次的代價有點大,但他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對方是葉家大長老的獨女葉絮兒,今年雖然只有十六歲,但已生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更可貴的是此時已有真武二重的實力,是整個越城這一輩第一天才,比起當年的自己還要強些,被稱為天之嬌女,只有如此人物才能入了古正陽的法眼,本來如此人物葉家是不可能放手的,但世間一切皆有價,古正陽開出讓葉家沒法拒絕的條件,于是這門親事便敲定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07705_21_73-m
全職業法神
作者 西瓜切一半
  夏銘帶著遊戲中的唯一物品【永恆之書】穿越魔法世界,在這卷【永恆之書】中,記載了數之不盡的魔...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