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大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錚!”一聲恍若鉉斷聲響起,子鼠本來正潰散的元神竟然慢慢凝結,只不過是不到一個呼吸間,子鼠竟然感覺自己仿佛化身成了天地,元神跟著天地間的呼吸而動,大地的厚載萬物,天空的孤傲蒼茫,大海的遼闊無疆···這一刻子鼠忽然覺得自己就是那天,那地,元神的異變讓恢復清醒的子鼠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是進階到了圣人的境界,元神與天地化為一體,只要天地不滅,元神則不會死。

    圣人,一直是只存在于傳說中的境界,所謂天地不滅,圣人不死就是說明圣人的元神已經和天地合一,天就是他,他就是天,除非毀滅整個空間,否則圣人是不會死的。而且圣人將元神化成天地,更能最大程度的吸收天地間的能量,有了無窮無盡的能量加持,想要殺死圣人根本就不可能。

    不過卻有一種能量是專門滅殺圣人的,也不是專門滅殺圣人,而是專門滅殺整個大道之下的生靈,就算是成就圣人尊位,也不可能脫得了大道的束縛,在天罰之眼的轟擊下照樣化為飛灰。

    天罰之眼是天罰之雷的進化版,而且從古至今天罰之眼只出現過一次,那就是在滅殺試圖以一己之力造就宇宙的盤古神尊。無情的眼睛,深紫色的雷芒,無一不顯示著天罰之眼的厲害之處,只是被看上一眼便失去了所有抵抗的勇氣,大道威壓恍若實質般包裹著已經將元神寄托天地的子鼠。

    “哼!大道你還想在滅我一次嗎?”就在天罰之眼盯著子鼠身軀的時候,一聲霸氣中帶著濃濃的恨意的聲音響徹整個天際,就連封神界中地面上所有的生靈都在這聲音下,強者已是搖搖欲墜,仿佛下一刻就會倒下般,而弱者早已經倒在了地上,陷入了人昏迷狀態。螞蝗般的鴻蒙紫氣從子鼠的識海中冒了出來,一張模糊的人臉在螞蝗的前端出現,盯著天空上的天罰之眼。

    “你卻是須知大道無情的道理,還是不要再做那些逆天改命的事情吧,否則就算是你得到了新的宿體,也會被我轟成渣。”無情的眼睛中竟然人性化的閃過一絲愧意,就好像曾今做過什么錯事吧。

    “大道無情,你卻是真是能做到大道的無情,還是大道至簡就是你說的般,竟然如此做作。”聲音充滿了不屑,對于天罰之眼的話根本就不以為然,“法天相地,給我滅!”說完大喝一聲,身子竟然再次長至了五十萬丈,渾身洋溢著無窮的能量漩渦。

    “哼!就讓你再次體會一次天罰之威。”天罰之眼閃過一絲決絕,無數的深紫色的雷芒漸漸地在眼睛內匯聚到眼珠上,使得原本暗黑色的眼珠此刻竟然閃過絲絲電芒。一道小巧的雷龍從眼珠內鉆了出來,在子鼠這五十萬丈法身前如一只螞蟻般,但是那凝聚的毀滅能量卻讓子鼠很是忌憚。

    “就是死我也要拉你做墊背的,反正我也只是一絲怨念,想那本尊何其實力照樣在你的這泯滅雷光中飲恨。而我卻是有自知之明,既然會死為什么不連你一起毀滅呢,沒有大道的束縛想必生靈也不會被你迷惑。”鴻蒙紫氣娓娓道來,同時身軀開始不斷地膨脹,惡心的皮膚下更是如無數神龍游動般。

    子鼠那化成天地的元神自然是將對話字字聽得真切,原本平靜的心境竟然被這么幾句對話驚得起了波瀾,不再是一片平和之相。天罰之眼的愧意,鴻蒙紫氣的強勢,都讓子鼠有點時空錯亂的感覺,照這樣看的話,那鴻蒙紫氣卻是盤古神尊的一絲元神,而且是充滿怨恨的元神。

    這種神古時代的秘辛他一個個靠著鴻蒙紫氣強行灌出來的圣人當然是不知道了,但是結合種種傳說也讓他知道,盤古神尊開天辟地,想必就被大道的無情算計過一次,那么身隕想來也是和大道有關。而盤古神尊的元神卻是有一絲逃過了大道的封殺,而且順利的化成了一道鴻蒙紫氣,專門以氣運、神魂等為養料的鴻蒙紫氣,而且由于這里面有盤古神尊的怨恨,因此才會擁有這等逆天的吞噬之力。

    大道的雷龍可不是那只是雷罰之云形成的雷龍相比的,小小的身軀內蘊含的破壞力就是這盤古神尊一絲元神都感到忌憚,更不要說才剛剛達到圣人境界的子鼠。雷龍所過之處空間紛紛化作碎片,而子鼠的元神也被破碎的空間吸進那不知道什么位面,使得子鼠感到自己原本充盈的元神也變得空虛起來,甚至能感到一陣陣心悸,紛紛下一刻就會被雷龍滅殺般。

    螞蝗狀的鴻蒙紫氣那模糊地臉上看不出表情,但是那鼓動的身軀卻顯示著鴻蒙紫氣現在很生氣,本來一切都按照計劃很順利,只差一點就能煉化這片天地,到時候自己就有了可以挑戰大道的資本。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會這么快就被大道發現,讓他很是生氣,第一次被大道算計時落了個身隕的下場,第二次有了資本卻直接被扼殺在搖籃中。

    “吞天噬地!”大喝一聲,模糊地臉部化成了一張巨嘴,無窮無盡的吸力從嘴中噴涌而出,讓本來就被雷龍轟擊的有些潰散的元神再次受到了重創,想來這已經是圣人中最是倒霉的一個,剛剛體驗那種永生不滅的感覺,先是被天罰之雷轟擊,后又被鴻蒙紫氣吞噬。

    天地間仿佛靜止了般,一個黑洞和一道雷龍遙遙相對,誰都奈何不了誰,就這樣撕扯著天地,使得子鼠元神深受其害,一會兒昏迷,一會兒清醒,昏迷時倒是也好,起碼不用忍受那元神被撕裂的痛疼,已經成就圣人果位的元神竟然在這兩股力量面前顯然很脆弱,這讓子鼠那點剛剛升起的自豪感立刻打到了深淵。

    “應該是時候了吧,你們要是再不來,我可就堅持不下去了。”子鼠元神大喝一聲,無盡的回音在整個封神界回蕩,使得那些昏迷中修為低下的修士再次收到了重創,等到醒來時修為起碼下降到最低點。

    “小友莫慌,我等來也。”隨著一聲毫無表情的話音響起,七道身影直接出現在子鼠那已經越加顯得凝固的元神面前,其中一個身穿深紫色的道袍的老者伸手一拂袖便將子鼠的元神收到了自己的袖中,能將已經成就圣位的子鼠不動聲色的收入自己袖中,可見修為之可怕。

    來著七人皆是模模糊糊讓人看不真切,仿佛那只是七道模糊的影子般,但是那無盡的威壓卻是如實質般壓迫著封神界的眾生。收走子鼠元神的道人看著僵持不下的天罰之眼和鴻蒙紫氣,輕輕一笑道:“父神,您終于回歸了,我等等待這一刻已經數百萬個元會了,如今卻是我們一舉消滅大道之基的最佳時間。”當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這句話一出不止是鴻蒙紫氣,就連那一直都是毫無表情的天罰之眼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大道本是無形無質之物,但是為了能更好的查看三界眾生,便幻化一只巨眼,便是這天罰之眼的由來,這便使得原本無形無質的大道也有了這么一個弱點,也是唯一的弱點。大道之下皆為螻蟻,就連那天道亦是如此,為了能徹底消滅大道,天道一直是籌劃這么一個驚人的計劃,那就是消滅大道的計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715102_22_44-m
一言通天
作者 黑弦
  有一天,鐵樹開花,春芽冬發。   有一年,大河倒轉,漫天白鴉。   有一世,善惡不辨,...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