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意識到自己重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陳夏的意識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突然,他感覺自己的背部有一陣陣用力拍打的劇痛,耳朵邊還聽到一群人在一個勁喊自己的名字。

    “哥,你別死啊,你別丟下我們呀,嗚嗚嗚……”

    “老二,你堅持住啊。”

    “小夏啊,你死得好冤啊,啊呀我可憐的孩子啊。”

    “陳夏……陳夏……”

    這聲音彷彿很遠,彷彿又很近,但無論是誰發出的聲音,陳夏都覺得好陌生。

    現在他也顧得了那麼多,還有點慶幸,自己沒死,沒有成為江州人民醫院第一個淹死的醫生。

    背部的拍打還在繼續,陳夏覺得再這樣拍下去,自己不是淹死的,是肺挫傷後導致大面積的肺泡和肺部血管破裂而亡。

    於是他瞬間就恢復了意識,一把就抓住了自己背後那隻還在不停拍打的大手,

    “STOP,停,這位老兄你別拍了,再拍下去我的心肝脾肺腎都要被你拍爛啦。”

    阿汪叔看到小夥子突然伸出來阻止自己拍打的手,眼睛一下子就亮,嘴裡大喊著:

    “唉呀瞧我這妙手回春的醫術,大家快看,陳家老二被我救活啦。”

    剛剛還在旁邊惋惜的村民們馬上就炸了窩了,紛紛往前擠。

    三奶奶的聲音分唄最響:“大隊長,快來呀,陳家老二沒死,活過來啦,啊呀,陳家祖宗保佑啊。”

    陳國林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剛剛和幾個村民們把陳夏揹回村子時是又急又慌,現在精神一下子放鬆後人也徹底沒了力氣,擦擦眼角的眼淚:

    “活了就好,活了就好……”

    陳秋和陳冬兩個人一人抱著一條腿,哇哇哇放聲大哭,哭聲更多是劫後重生的喜悅。

    去年媽媽去世,幾個月前爸爸又出了意外,現在頂樑柱大哥如果也死了,不是他們能承受的痛。

    幾個村幹部趕緊擠上前,陳亦根親自將陳夏從牛背上抱下來放到地上,大隊文書陳國慶在旁邊拿著把扇子不停扇風。

    “陳夏,你醒了,謝天謝地,你怎麼能做傻事呢,有我們這麼多人在,難道還會讓你們一家子餓死?”

    陳夏慢慢睜開了眼睛。

    看著眼前這個六十多歲的老頭,穿著一件滿是破洞的背心,好陌生。再轉頭看看圍著自己的人群,努力辨別了一下,沒一個認識的。

    心想自己看來是被陌生的村民給救了,不過他們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

    難道是曾經的病人認出自己了?可他們的衣服怎麼都這麼破舊?

    會州是經濟發達地區,農民的生活水平可不比城裡差。

    不管了,只要自己沒死就行,活著總比每年清明冬至吃些元寶蠟燭好。

    陳夏費勁地坐了起來,腦袋暈暈的,胸口有一陣陣疼痛。

    他晃了晃自己腦袋,頭暈應該是溺水缺氧引起的,回醫院吸點氧氣就行。

    又按了按自己的胸部和腹部,確定沒有肋骨骨折或者胸腔腹部臟器損傷,陳夏鬆了一口氣。

    沒有硬傷,恢復起來也快的,自己第二天還要出門診,現在科室人少,臨時請假的話科主任還不瘋了。

    看著陳夏又是晃腦袋又是全身按來按去,圍觀的村民都閉上了嘴,有點奇怪地看著他,

    陳夏一抱拳,對著眼前的老頭和周圍的村民們致謝:

    “大家好,我是江州人民醫院的醫生陳夏,非常感謝大家今天救了我,難為情哈,剛剛溜魚時不小心掉到河裡了,說來也怪,那河裡估計有水猴子,有一力量把我拉到河底……”

    看著地上坐著,正抱著拳在侃侃而談的陳夏,圍觀的人都懵了,

    “什麼江州人民醫院?江州在哪?什麼又是水猴子?”

    現場一片寂靜,只有幾個小孩子害怕躲到大人身後,水猴子也叫水鬼,農村人最怕這玩意兒。

    陳亦根的雙手還保留著剛剛抱人的姿勢忘了放下來,驚訝地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

    陳夏看著眼前這個動作古怪的大叔,以及周圍張大嘴巴一臉驚恐的村民們,心裡有說不出的古怪。

    “這些人怎麼回事?穿著是濃濃的七八十年代風,在玩cosplay嗎?怎麼表情都跟七院裡的精神病患者一樣?”

    但自己的命是村民們救的,陳夏是個感恩的人,連忙又笑著問道:

    “各位大叔大嬸,你們誰看到我的手機了沒有?不知道進水了能不能用?要不你們誰的手機借我一下,我給我爸媽打個電話,讓他們來接我,我汽車還在江邊停著呢。”

    圍觀的村民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腦子裡閃現一個念頭:

    “完了,陳家老二瘋了,腦子瓦特了。什麼叫手雞?還有他父母不是都已經死了。”

    陳國慶蹲在陳夏面前,指指自己鼻子問道:“陳夏,你不認識我了?”

    “不,不認識……”

    “你認不認識他?”陳國慶指指旁邊的陳亦根。

    陳夏仔細回憶了半天,“我,我認識嗎?以前我這裡看過病?”

    陳國慶一手拍在自己額頭上:“完了完了,陳家老二這是在水裡泡久了,把腦子泡壞掉了。”

    陳亦根的雙手不停在顫抖,陳炳坤家已經夠困難了,但他知道對一戶人家來說,一個不能參加勞動,不會幹農活還會闖禍的瘋子,遠比一個死人更頭痛、更麻煩。

    陳秋和陳冬也被嚇得不知所措,陳秋更是使勁晃著陳夏的肩膀,一邊哭一邊喊:

    “老二,你是怎麼了?我是陳秋呀,我是你妹妹呀,你不認識我了?”

    陳冬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一次哇哇大哭起來。

    看著眼前這些人的神情和語氣,陳夏突然全身肌皮疙瘩都起來了,一股涼意從腳底直衝頭頂,

    “臥艹,看來不是眼前這些奇怪的村民們出了問題,恰恰相反,出問題的應該是自己。”

    陳夏瞪大眼睛看了看周圍人的穿著,男女老少一個個都是破舊衣服,衣服褲子顏色只有綠色藍色,絕對沒有看到一件他腦海裡的polo衫、牛仔褲、沙灘褲、連衣裙等等。

    還有,大多數村民都赤著腳,腳上都是泥。只有少部分人穿著解放鞋,沒有涼鞋,沒有人字拖,更沒有運動鞋。

    不遠處的房子還是平房,那種農村都很少見到的石板房。遠處電線杆上的大喇叭,正在播放著一些老電影裡的歌曲,

    “大江大河喲風來晚喲,兩個稻花香喲豐收來喲~~~~~”

    這不是紀錄片裡看到的七十年代農村風格嗎?陳夏整個人都不好了:媽呀,我這是穿越啦?

    “大,大大大叔,現在是几几年……”

    陳國慶推了推眼鏡,“1980年7月20日啊”,

    說完陳國慶轉頭對著大夥兒說道:“完了完了,看來是真的腦子進水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這下全村人都知道,陳家老二溺水後腦子進水了,有點失心瘋了,一個個的眼神從開始的同情,到詫異,到莫名的複雜。

    所有人心裡都有一個共同的念頭,陳家當初多好的一戶人家,現在死的死,傻的傻,小的小,這家人是徹底敗掉了,改明兒一定要去祖墳看看,是不是風水出了問題。

    陳夏在意識到自己有可能穿越後,理智地閉上了嘴,沒有再要找手機,也沒有再問什麼奇怪的問題。

    因為他知道現在自己無論說什麼,做什麼在旁人眼裡都是不正常的。

    為了將來考慮,最好的辦法就是閉嘴裝傻,等後面慢慢把整個事情搞清楚再說。

    這時候三奶奶比較神祕地衝著村民們說道:

    “沒事沒事,剛剛還魂是這樣的,陳家老二陰間去走了一趟,好多都記不得了。隔壁紅豐村早幾年不是也有一個,後來腦子靈清了,什麼都能想起來。”

    圍觀的人聽了恍然大悟,對哦,剛剛陳夏明明已經死了,現在還魂了,估計記憶還沒有完全恢復,這樣就說得通了。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包括陳亦根、陳國慶、陳國林等人。

    對農村人來說,沒有什麼比迷信的說法更能讓人信服了,哪怕剛剛經歷了那個特殊的年代,很多老觀念還是根深蒂固的。

    三奶奶的話緩解了現場的尷尬,也間接替陳夏省去了很多的麻煩。

    大家紛紛笑了起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甚至還有個年輕人還壯著腦子問道:“陳夏,你記不記得陰間是什麼樣子的?”

    陳亦根馬上制止了村民們的問話,

    “都別吵了,讓陳夏先回去休息幾天,陳夏家裡的農活,國林你安排一些人手幫一下。國慶,你再從大隊倉庫裡拿20斤米送到陳夏家裡,到時算我家賬上。”

    然後又低下頭,對坐在地上一臉悽然的陳秋說道:

    “老三,你帶著你大哥回家去吧,這幾天好好在家休息,家裡缺什麼就跟我說。”

    陳夏趕緊禮貌而不失尷尬地朝陳亦根笑笑。

    這時候突然從人群中鑽出一個十多歲的小男孩,急急忙忙跑過來,摸著陳夏的全身,口氣像大人一樣關心地詢問道:

    “老二,你沒死呀,哦喲,嚇死小叔公了。”

    陳夏聽了一臉黑線,

    “瘋了,全TM都瘋了,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屁孩居然說是自己長輩,還像姨母似的關心自己。”

    陳國慶一看陳夏的臉色,噗哧一聲就笑了出來:

    “他可真是你小叔公,跟大隊長,還有你爺爺同一輩的,叫陳亦則,記住別忘嘍。”

    陳夏驚得嘴巴里能放進去一個雞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回到2002當醫生
作者 真熊初墨
立志征服癌症、解決人間疾痛的周從文在推廣粒子置入術的時候遭遇車禍,出師未捷身先死。但卻陰差陽錯... (馬上閱讀)
180
美食圈外掛帝
作者 巧克力蘸糖
大夢初醒,付宇覺得自己被老天強塞了一嘴的餡餅。 熟悉的一切,突然變得虛擬化。 工作的廚臺,使用... (馬上閱讀)
180
盛夏1981
作者 東院的棗樹
徐檸意外重生到了1981年,高考之後的盛夏。這一年,父母月工資三十九,這一年,剛剛十八歲的他,... (馬上閱讀)
180
這個醫生很穩健
作者 公子騎豬
你是個父母因病早逝的孤兒。 你是個沒權無勢工資2000+規培醫師。 你是個沒有任何退路的小外科... (馬上閱讀)
180
回憶1980
作者 東院的棗樹
鄭誠重生到了1980年的高中。一面是困窘的家庭條件,一面是個人感情不順的大哥,鄭誠決心去改變這...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