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越州四院找領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會州四院位於柯鎮。

    門口就是臨甬鐵路,過了鐵路就是國道,交通非常便利。往西離省城40公里路,往東離會州市區也只有20公里路。

    醫院的前身是江河省第二軍事療養康復醫院,主要收治的是傷殘軍人,所以醫院的編制是屬於部隊的。

    當初陳炳坤的人事關係,就是託人直接從部隊轉移到了第二療養醫院,讓他圓了回鄉工作的夢想。

    整個醫院有五百多職工,核算病床最多時有1000張,這在會州地區也是規模最大,技術力量最強大的醫院,關起門來頗有一些獨立王國的味道。

    後來隨著傷殘軍人數量減少,加上國家提倡大裁軍,於是江河省第二軍事療養醫院被整體移交給了會州地方政府,改名為“會州地區第四醫院”。

    那時候提倡“我是革命一塊磚,哪裡需要往哪搬”,全院所有職工集體退伍,成為了地方醫院的一名普通醫務工作者。

    陳炳坤也是在這個時候當了傳染科的科主任。

    三個月前的一個夜晚,住院的一個病人偷偷在病房裡用煤油爐煮夜宵,不慎引發了大火。當夜的值班醫生正是陳炳坤。

    身為一名前軍人,又是一名醫生,他義無反顧地衝進了火場救病人。

    也許是命中該有此劫,在清點住院病人人數時,發現少了一個人。陳炳坤不得不披上一條打溼的棉被再一次衝進了火場。

    結果這一進去就再也沒有出來,而那位病人其實當晚是悄悄回家了,壓根沒住在醫院裡,真是冤家作孽。

    陳夏五人趕到四院門口時,已經是上午了。

    陳亦根打算先去和院長私下聊聊,讓陳國慶帶著三個孩子先去醫院走廊休息一會兒。

    他自己則摸索著跑到三樓,來到了院長辦公室門外。

    嗒嗒嗒,敲門聲。

    院長顧偉,醫院書記張執中正在討論著什麼。聽到敲門聲,顧偉喊了一聲:“請進。”

    陳亦根進到這明亮乾淨的院長辦公室,一股老農的拘束感馬上產生了,趕緊堆著笑說道:

    “顧院長,張書記,你們二位都在啊。”

    顧偉和張執中轉過頭來,認出了進來這位正是幾個月前幫忙處理陳炳坤後事的大豐村大隊長,馬上熱情的走過來,跟他握手。

    “陳老哥,哎,來來來,坐這坐這,你這大熱天過來,是有什麼事?”

    顧偉一邊去倒水,一邊直接詢問。

    他和張偉中都是軍人出身,說話喜歡直來直去。

    “這不是為了炳坤家的事情,不得不來麻煩兩位領導了。”

    一聽到陳炳坤的名字,顧偉和張執中兩人的神情黯淡了下來,三個月前的火災還歷歷在目,想到當時大家無法衝進火場去救自己的戰友那種絕望,還深深刺痛了兩人的心。

    張執中嘆了一口氣,

    “直到今天我還是不能相信,炳坤同志就這樣離我們而去了,是我們的管理不到位才會導致火災的發生,炳坤同志是英雄,不愧為我們軍人。”

    顧偉馬上接話道:

    “陳老哥你不來,我們也要去村子裡找你們,炳坤的烈士申報已經下來了,他沒有丟我們軍人的臉呀,真是好樣的。”

    陳亦根一聽陳炳坤的烈士申報成功了,還是激動萬分。

    這年頭對於名譽看得比什麼都重,反而是對於金錢沒有多少渴望,不得不說,這個時代的人還都是一些純粹的人。

    顧偉和張執中也都有些激動,戰友在和平年代犧牲被認定為烈士,這對死去的陳炳坤來說,是最好的嘉獎,要不是已經脫離了軍隊,否則一個一等功是絕對跑不了。

    三個人唏噓了一番,顧偉見陳亦根有些吞吞吐吐的樣子,便問道:

    “陳老哥你今天來肯定有事,說吧,能幫得上忙的,我們一定幫。”

    “嘿嘿,的確有點事,不是我個人的事,是為了炳坤家的幾個孩子的事想要麻煩幾位領導了。”

    “炳坤家的孩子,春夏秋冬四兄妹,怎麼了?”

    陳亦根便將昨天陳夏落水的事情說了一遍,不敢說是他自殺,這年頭一個想要自殺的小夥子是不會有什麼名譽的,說出去拆牌子,會被人看不起。

    “事情就是這樣,陳夏這孩子踏實肯幹,為了照顧兩個弟弟妹妹,為了讓大姐能順利唸完大學,自願退學回家務農,絕對是個心地善良的孩子。但他是個學生娃,實在幹不了太重的農活,這不,昨天又累又餓差點就淹死了。”

    這話說出來,顧偉和張執中只感到一陣陣臉紅。

    他們之前一直盯著陳炳坤的烈士榮譽問題,卻忽略了他的四個遺孤生活是多麼的艱難,這麼一個明擺著的問題,居然還要當地村幹部來提醒。

    一個院長和一個書記,兩人的內心感到萬分的慚愧和內疚。

    顧偉狠狠砸了一下沙發椅扶手,

    “啊呀,啊呀,真是罪該萬死,真是愧對炳坤啊,是我們的錯,沒把烈士子女照顧好。”

    這時候工人的集體觀念相當強,一個單位就像一個小社會,單位不但要管著職工的生老病死,甚至連職工子女都要管起來,覺得一切都是集體的責任。

    這不像後世的一些醫院領導,越來越脫離群眾,平時高高在上。

    醫院裡有句口頭禪就很能說明問題:“醫生護士奴隸化,醫院領導帝王化”。

    所以當顧偉和張執中聽到陳炳坤犧牲後,陳家幾個子女的生活陷入困境,而他們沒有提供任何幫助後,那種自責就不用說了。

    尤其是陳家老二差點淹死,更讓他們緊張不己。

    “怎麼樣,後來老二沒事吧?”

    陳亦根這隻老狐狸一看兩位醫院領導焦急的神情,就知道今天是來對了,便添油加醋說道:

    “人是救回來了,但當時那個慘啊,老二躺在地上,老三老四抱著他的腿哇哇大哭,現場的村民沒有不掉淚的。”

    顧偉和張執中一想到當時的情景,眼眶都紅了。

    “救回來後,我們跑到炳坤家裡一看,米缸是空的,只有幾個番薯和鹹菜,就這樣的伙食,還要大熱天去田裡幹活,別說陳夏了,我們這些老農民都受不了哇。後來要不是村民們送了一些糧食過去,第二天他們都要餓肚子了。”

    顧偉和張執中已經徹底代入進去了,眼淚馬上要掉下來了。

    “你們不曉得啊,陳家這三個孩子,已經三個月沒吃飽飯了,什麼肉啊油啊從來沒見過。就我們村的文書家剛好割了點肉送過去,三個孩子面對一小塊肉,老二說老三吃,老三推給老四吃,老四又想讓給老二吃,想想當時這一家人的樣子,真讓人看了可憐啊。”

    顧偉和張執中的眼淚終於掉了下來,他們雙手棒著臉,正在無聲哽咽。

    “陳老哥,別說了,這都是我們這些做叔叔伯伯的錯,我們馬上開會研究,絕對不能讓英雄又流血又流淚,絕對不讓英雄的子女衣食無靠。”

    聽到兩位醫院領導的表態,陳亦根徹底放心了,看來陳夏的工作問題不大了,

    “兩位領導,今天我把陳家的三個孩子都帶來了,要不你們見見?”

    顧偉馬上點頭道:“對對對,那麻煩陳老哥去把他們叫來,就直接去會議室,你放心,陳家的事情就是我們四院的事情,我們一定會負責到底。”

    陳亦根一聽就樂了,“好咧,感謝兩位領導,感謝四院,我替炳坤謝謝大家了。”說完一溜煙跑去找陳家三兄妹。

    當陳夏三兄妹走到會議室時,會議室裡已經坐滿了醫院大大小小的領導們。

    陳夏是重生後第一次面對一個單位的頭頭腦腦,不過他心裡也不緊張,前世電視裡我們國家的老大,聯合國的祕書長都天天能看到,這一個醫院的院長科長們有什麼好怕的。

    陳秋和陳冬比較緊張,兩人的手緊緊抓著大哥,陳冬都嚇得直往身後躲。

    陳夏進到會議室,為了提前立好人設,非常有禮貌的一鞠躬,

    “各位叔叔伯伯好,我是陳炳坤的二兒子陳夏,這是我妹妹陳秋,這是我弟弟陳冬。”

    陳夏說完,又將身後兩個小人兒推出來,對他們說:

    “你們別怕,這些都是爸爸的戰友們,是我們最親的人,你們應該懂禮貌。”

    聽大哥這番話,陳秋和陳冬也站直了身子,學剛剛老二的樣子,深深鞠了一躬。

    全議室裡所有人都站了起來,顧偉明顯動容了:

    “陳夏說得好,我們是你們爸爸的戰友,是你們最親的人,別緊張,叔叔伯伯們今天叫你們來,就是商量你們爸爸的事情。我要正式告訴你們,你們的爸爸為了搶救國家財產光榮犧牲,現在組織上正式認定你們爸爸為烈士。”

    說完,會議室裡猛的一陣鼓掌,幾個女領導不停在擦著眼淚。

    陳夏在心裡腹誹了一下,“我倒是不緊張,我看你們挺緊張的。”

    陳亦根站在邊上,笑而不語,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富礦
作者 總是覺得累
這是一個帶著異能,把貧礦變成富礦,一路發達的故事。 (馬上閱讀)
180
開局簽到四合院
作者 吃好睡吧
突然獲得簽到系統,得到一套四合院。 本以為只是樸實無華的神豪系統。 但是各種奇葩技能,黑科技接... (馬上閱讀)
180
洛杉磯神探
作者 跑盤
一名刑警穿越到美利堅,變成了洛杉磯警局探員。 渡過最初的迷茫後,他屢破奇案、名揚國際,被稱為史... (馬上閱讀)
180
滄海揚帆
作者 齊橙
科學院過程工程研究所資料員,有“人形自走數據庫”之稱的高凡穿越到1982年,在改革開放大潮中揚... (馬上閱讀)
180
漫威裡的外掛玩家
作者 不會飛的掃帚
去電腦城修硬盤的路上,被一記旱雷劈成了焦碳。 意外的是,石小磊並沒有去世,而是穿越了時空長河,...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現實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