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精彩對白:

    當你不能夠再擁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很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么叫做嫉妒。我不會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慕容燕: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你,你最喜歡的人是誰,請你一定要騙我,無論你心里有多么的不情愿,也請你一定要說,你最喜歡的人是我。

    盲劍客:我以前聽人說過如果刀快的話,血從傷口噴出來的時候像風聲一樣,很好聽,想不到第一次聽到的是我自己流出來的血。

    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么叫做嫉妒。我不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我以為有一些人永遠都不會嫉妒,因為他太驕傲。

    在我出道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人,因為他喜歡在東邊出沒,所以很多年后,他有個綽號叫東邪。

    知不知道飲酒和飲水有什么區別?酒越飲越暖,水越喝越寒。

    你越想忘記一個人時,其實你越會記得他。

    人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如果可以把所有事都忘掉,以后每一日都是個新開始,你說多好。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山后面,你會發現沒什么特別。回望之下,可能會覺得這一邊更好。

    每個人都會堅持自己的信念,在別人看來,是浪費時間,她卻覺得很重要。

    東邪:雖然我很喜歡她,但始終沒有告訴她。因為我知道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

    西毒:從小我就懂得保護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拒絕別人。

    西毒:醉生夢死,不過是她跟我開的一個玩笑。有些事情你越想忘記,就會記得越牢。當有些事情你無法得到時,你惟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記。

    慕容:我曾經問過自己,你最愛的女人是不是我?但是我現在已經不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你,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心里多不情愿,也不要告訴我你最愛的人不是我。

    沒有事的時候,我會望向白駝山,我清楚記得曾經有一個女人在那邊等我。其實"醉生夢死"只不過是她跟我開的一個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記的時候,你反而記得清楚。我曾經聽人說過,當你不能夠再擁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我以前也這么想,但是看著他一天天長大,我知道他早晚會離開我,所以我覺得什么都無所謂啦。以前我認為那句話很重要,因為我覺得有些話說出來就是一生一世,現在想一想,說不說也沒有什么分別,有些事會變的。心里明明想要,就是什么也不說。可是當你不理他的時候,他又呆呆地看著你。一開始很想擔心他,漸漸也就不想再遷就他了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山后面,你會發現沒什么特別。從小我就懂得保護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拒絕別人。“醉生夢死”,不過是他跟我開的一個玩笑。有些事情你越想忘記,就會記得越牢。看來你的年紀也有四十出頭了,這四十多年來,總有些事你是不愿再提,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見,有的人曾經對不起你,也許你想過要殺了他們,但是你不敢。哈,又或者你覺得不值,其實殺人,很容易。我有個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不過最近生活有點困難,只要你隨便給他一點銀兩,他一定可以幫你殺了那個人,你盡管考慮一下。其實殺一個不是很容易,不過為了生活,很多人都會冒這個險。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么叫做嫉妒。雖然我很喜歡她,但始終沒有告訴她。因為我知道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很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甚么叫忌妒,我不會介意他人怎樣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黃沙打傷了她的面容,黃風吹散了她的長發。可是,我不記得黃沙曾經掩蓋了她的身影,不記得疼痛曾經撕毀了她的決心。等待。等待。等待幾乎成了她生命的一種標志。等待成了她存在的一種符號。還有那一頭驢子,那是她的嫁妝,我想,她可以和它對話嗎?

    我一直以為自己贏了,直到有一天看著鏡子,才知道自己輸了,在我最美好的時間,我最喜歡的人也不在我身邊。如果時間可以重新開始該多好。

    我曾經問過自己,你最喜歡的女人是不是我,現在我已經不想再知道啦。如果有一天我忍住問起,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訴我你最喜歡的人不是我。慕容焉和慕容燕不過是一個人的兩種身份,躲在背后的是一顆受傷的心。

    你知道喝水和喝酒的區別嗎?酒越喝越暖,水會越喝越寒。

    這年頭這么樂意花錢殺人的人,不太多了。讓一個人死,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殺掉他最愛的人。有些人是離開之后才發現離開了的才是自己的最愛。

    別以為要欺騙一個女人是很容易的事,越是單純的女人越直接。

    你越想忘記一個人時,其實你越記得他

    片頭字幕:

    佛祖有云旗未動風也未動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海不動,風也不吹

    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歐陽峰:

    很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

    只要你嘗試過甚么叫忌爐,

    我不會介意他人怎樣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我還以為這世界上有一種人不會有忌爐心的

    因為他太驕傲啦

    對于太古怪的東西,我向來很難接受

    所以這壇“醉生夢死”我一直沒有喝。

    可能這酒真的有效,

    從那天晚上開始

    黃藥師開始忘記了很多事情。

    這年頭這么樂意花錢殺人的人,不太多了。

    讓一個人死,

    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殺掉他最愛的人。

    有些人是離開之后才發現離開了的才是自己的最愛。

    一個人受到挫折,或多或少會找個借口掩飾自己。

    其實慕容燕、慕容嫣,

    只不過是同一個人的兩個身份

    在這兩個身份后面

    躲藏著一個受了傷的人。

    花什么時候開是有季節的

    別以為要欺騙一個女人是很容易的事

    越是單純的女人就越直接。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

    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

    我很想告訴他

    可能翻過山后面

    你會發現沒什么特別。

    回望之下

    可能會覺得這一邊更好。

    但我知道他不會聽

    以他的性格

    自己不走過又怎會甘心?

    要想不被人拒絕

    最好的辦法是先去拒絕別人

    沒有事的時候,

    我會望向白駝山。

    我清楚地記得有一個女人在那邊等我

    其實“醉生夢死”只不過是她和我開的一個玩笑

    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記的時候反而記得越清楚。

    當你不能夠再擁有的時候,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年輕的時候總想知道沙漠那邊有什么

    走過去發現其實什么也沒有

    除了沙漠還是沙漠。

    黃藥師:

    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

    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

    以后的每一天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

    那你說這有多開心。

    獨白

    雖然我很喜歡她

    但始終沒有告訴她。

    因為我知道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

    每次她凝望那個小孩子

    我知道她的心在想著另一個人。

    我開始嫉妒歐陽峰

    我想知道被人喜歡的感覺是怎樣的。

    結果我傷害了很多人。

    黃藥師:我一直以為你們會在一起。為什么你不嫁給他?

    嫂子:他從沒說過他喜歡我。

    黃藥師:有些事情不一定要說出口。

    嫂子:

    我只需要他說一句話

    但他不肯說,

    他太肯定了!

    他以為我一定會嫁給他

    誰知道我嫁給他哥哥。

    在我們結婚當晚,

    他叫我跟他走

    但我沒有答應他。

    為什么要等到得不到的時候才去爭取?

    既然如此,我不會讓你得到。

    獨白

    如果感情可以分勝負的話

    我不知道她是否贏了。

    但我很清楚,

    從一開始

    我就是負方。

    我是因為這個女人才喜歡桃花,

    每年桃花開的時候我都能看見她。

    我去探望歐陽峰

    因為她想知道歐陽峰的消息。

    而因為有歐陽峰

    我每年都可以找借口去探望她一次。

    那天晚上之后,我的那位朋友再也沒來過,

    我是為他而來的

    但他到死一刻也沒原諒我。

    沒多久,她就病死了。

    臨死之前

    她把一罐酒交給我

    要我交給那個人。

    她希望歐陽峰可以忘了她。

    人家說一個人有煩惱是因為記性太好

    從那年開始

    我忘記了很多事情。

    唯一能記住的

    就是我喜歡桃花。

    無名劍客:

    你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分別嗎?

    酒,越喝越暖

    水,會越喝越寒。

    我不知道為什么會這么做

    但我控制不了自己。

    慕容嫣:

    因為你的一句話,我一直等到現在。我曾經叫你帶我走,但是你沒這么做,你說你不能同時喜歡上兩個人。你愛的那女人是慕容嫣,那你為什么現在又喜歡上另外的女人。你知不知道嗎,我曾經找過那個女人,因為有人說你最喜歡的女人是她,我本來想殺了她,后來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不想證明她就是。我曾經問過自己,你最喜歡的女人是不是我,現在我已經不想再知道啦。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起,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訴我你最喜歡的人不是我。

    西毒:很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么叫做忌妒。我不介意別人怎么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我還以為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是不會有忌妒心的,因為他太驕傲。在我出道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人,因為他喜歡在東邊出沒,所以很多年之后,他有個綽號叫東邪。

    今年五黃臨太歲,到處都是旱災,有旱災的地方一定有麻煩,有麻煩,那我就有生意了。我叫歐陽鋒,我的職業就是幫助別人解除煩惱。

    “看來你的年紀也有四十出頭了,這四十多年了,總有些事情你是不愿再提,有些人你不想再見了,有個人曾經對不起你,也許你想過要殺了他。但是你不敢,又或者你覺得不值,其實,殺人很容易。我有個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不過最近生活有點困難。只要你隨便給他一點銀兩的話,他一定可以幫你殺了那個人。你盡管考慮一下。”

    其實殺一個人不是很容易的,不過為了生活,很多人會冒這個險。離開了白駝山之后,我去了沙漠,開始另一種生活。

    初六日,驚蟄。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有一個人來找我喝酒。他的名字叫黃藥師。這個人很奇怪,每次都從東邊來,這個習慣維持了很多年。今年,他給我帶來一份手信。

    黃藥師:“不久前我遇到一個人,送給我一壇酒,她說叫“醉生夢死”。喝了之后,可以叫你忘掉以前做過的任何事。我很奇怪,為什么會有這樣的酒?她說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了,以后的每一天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那你說多開心?這壇酒本來打算送給你的,看起來,我們要分著喝了。”

    西毒:對于太古怪的東西,我向來很難接受。所以這壇“醉生夢死”我一直沒有喝,可能這酒真的有效,從那天晚上開始,黃藥師忘記了很多事。

    “還記得我們是怎么認識的嗎?”

    黃藥師:“我想不起來了”

    西毒:“那你還記得是怎么來這的嗎?”

    黃藥師:“我也不記得了”

    西毒:“你為什么老看著鳥籠?”

    黃藥師:“因為很眼熟”

    西毒:那天晚上他喝得大醉,第二天清早他就走了。我不知道他為什么要拿那壇醉生夢死給我。但是我看得出他有心事,每次見了我之后,他都去見一個人。

    一個月之后,黃藥師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那是他好朋友的故鄉。在他好朋友成親的那一年,黃藥師在那兒住過一段時間。有一天他朋友離開了家,這次之后,黃藥師就再也沒有來過。

    黃藥師:“我能不能請你喝酒?”

    劍客:“我今天只想喝水”

    黃藥師:“我們以前好像見過?”

    劍客:“何止見過,你以前曾經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現在已經不是了。你來這兒干什么?”

    黃藥師:“不久前我遇到一個人,送給我一壇酒,她說叫“醉生夢死”。喝了之后,不管以前干過什么,也全忘了。我很奇怪,為什么會有這樣的酒?”

    劍客:“你知道喝酒和喝水的分別嗎?酒,越喝越暖;水會越喝越寒。”

    黃藥師:“我們還會再見嗎?”

    劍客:“不會”。

    我曾經發過誓,如果再讓我碰到這個人,我一定會殺了他,但是我沒那么做,因為我見他的時候,眼睛已經看不到東西了。

    無名氏"“你是男的還是女的?”

    孤獨求敗:“堂堂大燕國的公主,慕容家的小姐,你竟敢如此冒犯我,信不信我殺了你?”

    黃藥師:“你喝醉了”。

    西毒:一個人的記性不好,就別去太多是非之地,因為你可能忘記你的仇人。那天,黃藥師差點死在一個人手上。

    每年總有幾個月,人們好像總不愿去死,一年前立春后,我一直沒有買賣。整個月里面,只有一個人來找我。

    慕容燕:“我要你幫我殺一個人,他的名字叫黃藥師。”

    西毒:“他是當今屬一屬二的劍客,我看想殺他并不容易。”

    慕容燕:“只要能殺了他,我不惜任何代價。不過我有個條件,他一定要死在我手上。而且是最痛苦的死法。”

    西毒:“你為什么這么恨他?”

    慕容燕:“因為一個女人,他拋棄了我妹妹。”

    西毒:他的名字叫慕容燕,自稱慕容公子的后人。他和黃藥師在姑蘇城外的桃花林一見如故。那天黃歷上寫著“初四,立春,冬風解凍”就是說,是一個新的開始。有一天晚上,黃藥師跟他開了個玩笑。

    黃藥師:“如果你有個妹妹,我一定娶她為妻。”

    慕容燕:“好,那我們就一言為定,你千萬別后悔,如果你后悔的話,我一定殺了你。”

    西毒:之后,他倆定了個日子,約好在一個地方見面。結果黃藥師沒有赴約。

    慕容鄢:“我哥哥是不是來找過你?”

    西毒:“你哥哥是誰?”

    慕容鄢:“他的名字叫慕容燕。”

    西毒:“他好像來過”

    慕容鄢:“他是不是要你幫他殺一個人?”

    西毒:“我忘了。”

    慕容鄢:“如果你真敢殺了他,我一定會要你死。”

    西毒:“你哥哥出手闊綽,不答應他,豈不是損失太大?這年頭舍得出大錢殺人的,不多了。”

    慕容鄢:“只要你不答應他,我可以付你雙倍來補償你的損失。不過,我有一個條件,我要你幫我殺一個人,他就是我哥哥慕容燕。”

    西毒:“你們兄妹兩的感情真怪。你這么恨你哥哥嗎?”

    慕容鄢:“對,因為他不讓我跟黃藥師在一起。他覺得我是屬于他的,所以他一定要死。”

    慕容燕:“我妹妹是不是來找過你?”

    西毒:“不錯”

    慕容燕:“不要對她有非份之想,否則我連你都殺了。”

    西毒:“你挺關心你妹妹的嘛。”

    慕容燕:“她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只不過是想保護她。她來找你做什么?”

    西毒:“她來叫我殺一個人,名叫慕容燕。”

    慕容燕:“一定是黃藥師叫她這么做的。”

    西毒:“沒有黃藥師她也會這么做,她要離開你。”

    慕容燕:“我不會讓她離開我的。除非我死了。”

    慕容鄢:“你今天去見過我哥哥。”

    西毒:“他告訴你了。”

    慕容鄢:“你為什么還不動手?”

    西毒:“我怕收不到錢。殺你哥哥并不難,因為他有弱點。你知道是什么嗎?就是你。我告訴他要殺他的人是你,就是想看他的反應。既然他反對你跟黃藥師,可能是他喜歡你。如果是的話,喜歡你到什么程度?”

    慕容鄢:“他要我一生一世跟他在一起。”

    西毒:“那他真的喜歡你。”

    慕容鄢:“可惜我不喜歡他,我喜歡的人是黃藥師。”

    西毒:“他豈不是很傷心?”

    慕容鄢:“就讓他傷心去吧,既然我不開心,為什么不找一個人陪我?我就是要他嘗嘗得不到一個人的滋味。”

    西毒:“你很殘忍,你不怕他死嗎?”

    慕容鄢:“我就是要他死。為什么你會跟我說這些話?”

    西毒:“你哥哥問我的那個問題,我想了很久,終于想到了。要一個人死,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殺了他最喜歡的人。但是我不能這么做,如果我殺了你,我找誰要錢?對不對?”

    慕容鄢:“有人要殺我。”

    西毒:“無緣無故怎么會有人要殺你?”

    慕容鄢:“因為他們說我是黃藥師最喜歡的女人,別讓他們殺了我。”

    西毒:那天晚上,那個女人一直不肯走,我看見她那么驚慌,就讓她喝了點酒,后來她睡著了。

    慕容燕:“你把我妹妹藏到哪里去了?”

    西毒:“為什么你這么肯定我收留了她?”

    慕容燕:“我知道她曾經來找過你,之后就沒有人再見過她了。”

    西毒:“有天晚上她來找我,她說她被追殺,求我收留她。后來她就走了。她不是回家了嗎?”

    慕容燕:“我妹妹跟人無怨無仇,無緣無故的怎么會有人要追殺她呢?”

    西毒:“好像說,因為她是黃藥師最愛的女人。”

    慕容燕:“笑話,他要是喜歡她的話,為什么要離開她呢?”

    西毒:“有些人離開了之后,才發現,離開的人是自己的最愛。也許黃藥師就是那種人。”

    慕容燕:“他不是。”

    西毒:“為什么這么肯定?”

    慕容燕:“因為他已經喜歡上另外一個女人。”

    西毒:一個人受到挫折,或多或少會找籍口掩飾自己。其實慕容鄢、慕容燕只不過是同一個人的兩種身份。在這兩種身份的后面,躲藏著一個受傷的人。

    “你喝醉了,慕容兄。”

    慕容燕:“慕容兄?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什么慕容兄,我乃是堂堂大燕國的公主,慕容家的小姐。我的名字是慕容鄢。你究竟是誰?”

    西毒:“你不認識我了嗎?”

    慕容燕:“你曾經說過要娶我為妻,我又怎么會不認得呢?”

    西毒:“我有說過這樣的話嗎?”

    慕容燕:“當日你作客姑蘇,我和你在桃花樹下飲酒。你借醉摸著我的臉,你說,如果我有個妹妹,你一定娶她為妻。你明知道我是女兒之身,為什么要這樣做?”

    西毒:“酒醉之后說的話,你怎么可以認真呢?”

    慕容燕:“因為你的一句話,我一直等到現在。我曾經要你帶我走,但是你沒有這樣做。你說你不能同時喜歡兩個人,你喜歡的那個女人是慕容鄢,那你為什么又喜歡另外一個女人?你知不知道,我曾經找過那個女人,因為有人說你最喜歡的女人是她。我本來想殺了她,后來我沒有這樣做。因為我不想證明她就是。我曾經問過自己,你最喜歡的女人是不是我?現在我已經不想再知道了,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起,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的心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訴我,你最喜歡的人不是我。”

    西毒:那一夜過得特別長,因為我好像同時在跟兩個人說話。后來,我再也分不清,她到底是慕容鄢還是慕容燕?

    “慕容燕?慕容鄢?”

    慕容鄢:“告訴我,你最喜歡的女人是哪一個?”

    西毒:“就是你。”

    以前也有人這樣問過我,但是我沒有回答。換了黃藥師的身份,我覺得那幾個字原來并不是很難說出口。那天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又感覺到有人摸我,我知道她想摸的人不是我。她只不過當我是另外一個人,我又何嘗不是呢?她的手很暖,就跟我大嫂的手一樣。那天起,沒有人再見過慕容燕或者慕容鄢。數年后,江湖上出現一個奇怪的劍客,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只知道,他喜歡跟自己的倒影練劍,他有一個很特別的名字,叫獨孤求敗。

    西毒:“你找我?”

    少女:“我想找個人替我弟弟報仇。”

    西毒:“他出了什么事?”

    少女:“幾天有一群刀客經過我家門口,我弟弟他年少無知,得罪了其中一個人,他們就把他殺了。”

    西毒:“官府不管了嗎?”

    少女:“因為他是太尉府的刀客,官府也不敢追究。”

    西毒:“嗯。你出得起多少錢?”

    少女:“我家里很窮,根本就沒有什么錢。只有一籃雞蛋和一只驢。那只驢是我娘生前留給我的嫁妝。”

    西毒:“如果你有心替你弟弟報仇,你要籌一筆錢。沒有人會為一只驢去得罪太尉府的刀客。報仇是要付出代價的。要是你長得難看,我勸你死了這條心。別以為我對你有什么企圖。我只想告訴你,如果要賣,你會比驢更值錢,明白我的意思嗎?”

    少女:“我不會這么做的,如果你嫌錢少,我會一直的等下去。我想一定有人肯幫我。”

    西毒: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要為弟弟報仇,還是沒事干。每個人都會堅持自己的信念,在別人來看,是浪費時間。她卻覺得很重要。從這里看下去,她好像一個人。往后的幾個晚上,我做的是同一個夢。我夢見我故鄉的桃花開了,我突然想起來,原來我已經很多年沒回白駝山了。

    “你的眼睛有問題嗎?”

    劍客:“從小我的眼睛就不好,大夫說我三十歲就會失明。”

    西毒:“你今年貴庚啊?”

    劍客:“剛好三十歲。”

    西毒:“那還來干什么?”

    劍客:“每年的春天,家鄉的桃花都開得很燦爛。我想在我失明之前再去看一次,可惜盤纏已經用完了。聽說你專替別人解決麻煩,可以幫我嗎?”

    西毒:“幾個月之前,我有個朋友在這里殺了一批馬賊。聽說那批馬賊的兄弟,最近會回來找他報仇。可惜我那朋友已經走了,附近的人擔心會殃及池魚,愿意出一筆錢,找個高手去殺了他們。

    劍客:“聽說這一帶有個人的刀很快,不知道他在不在?”

    西毒:“你找他干什么?”

    劍客:“想看看是他的刀快還是我的劍快?”

    劍客:“我真不應該來這兒。”

    無名刀客:“你現在后悔,太晚了。”

    劍客:“留只手行嗎?”

    無名刀客:“不行,要留,留下你的命。”

    劍客:“你誤會了,我說我不該來,是因為你不是我的對手;我說我只留只手,你卻要把命送給我。”

    少女:“你可不可以幫我?”

    西毒:他雖然是個落魄的劍客,但是生活卻很有規律。他每天都會到這里,喝一杯酒,吃兩碗飯,等太陽下山了他就會走。

    “你為什么老看著那個女人?”

    劍客:“因為她使我想起另外一個人。”

    西毒:“你老婆?既然這么想她,又何必四處飄泊呢?”

    劍客:“她愛上了我最好的朋友。馬賊什么時候到?”

    西毒:“大概一兩天吧。”

    劍客:“希望他們快點到。太遲回去,桃花就謝了。”

    西毒:花什么時候開,是有季節的;馬賊什么時候到,就沒有人知道。他每天在城外等候,我發現他越等越晚。雖然他每天晚上點一盞油燈,但是我知道,他晚上是看不見東西的。

    少女:“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你很想回家鄉去嗎?”

    劍客:“是啊”

    少女:“你成親了嗎?”

    劍客:“為什么這么問?”

    少女:“我猜你一定很喜歡你老婆。”

    劍客:“可以這么說。”

    少女:“既然是這樣,為什么不留在她身邊呢?”

    劍客:“可以再請我喝碗酒嗎?”

    西毒:“你今晚這么有雅興?”

    劍客:“我怕明天沒機會再喝。”

    西毒:“我想他們破曉時分才會到,我幫你準備好了燈籠。”

    劍客:“有沒有燈籠,對我并不重要。”

    西毒:“你已經看不見東西了。”

    劍客:“太陽猛烈還能看見。”

    西毒:“希望明天天氣好點。”

    劍客:“如果日落還不見我回來,麻煩你替我找一個人,他叫做黃藥師,告訴他我家鄉還有一個人在等他。”

    我不知道為什么會這么做,但我不能控制自己。我走的時候,那個女人的眼淚在我臉上慢慢的干了。不知道那個女人會不會為我流眼淚?......以前我聽人說,如果刀快的話,血從傷口噴出來的時候像風聲一樣,很好聽。想不到第一次聽到的,是自己流的血。

    黃藥師:“那天晚上之后,我的那位朋友再也沒來過,我是因為他而來,但是他到死也沒有原諒我。”

    西毒:這個人名字叫洪七,他的刀很快,但是他不喜歡穿鞋,我知道他可以幫我賺很多錢,但是我一直都不喜歡這個人,因為我命書里有一句話“尤忌七數,是以命終”。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剛從鄉下出來。

    “知道我為什么請你吃飯嗎?”

    洪七:“不知道。”

    西毒:“因為我知道你肚子餓,其實我留意你很久了,我看見你蹲在那堵破墻下半天也沒動過,看你又不像是病了,你這種年青人我見得多了,懂一點武功就以為可以橫行天下,其實走江湖是件很痛苦的事,會武功很多事就不能做,你不想種地吧?又不屑去打劫,更不想拋頭露面在街頭賣藝。那你怎么生活?武功高強也得吃飯。有種職業很適合你,既可以去幫你賺點銀兩,又可以行俠仗義,你有興趣嗎?你呀,考慮一下吧,要快一點,你知道,肚子很快又餓了。”

    洪七來了沒多久,上次那幫馬賊又回來了,在我帶他去見村民之前,我替他買了一雙鞋。因為穿鞋的和不穿鞋的刀客,價錢是相差很遠的。

    “你們覺得十兩銀子這個價錢很貴嗎?那你們可以找幾個便宜點的。那邊有幾個,不穿鞋的,你們給他幾兩銀子他就很開心了。那些連鞋都沒有的刀客,你對他們有信心嗎?萬一他們失手了,讓那些馬賊知道是由你們指使的,你們想那些馬賊會怎么樣?我不敢說我這個朋友的武功比他們都好,但是我現在跟你們說的,是你們一家大小二十幾口人命的安全。至少在這方面,你們應該相信一個穿鞋的人吧?”

    為了不想重蹈覆轍,我帶著洪七去了一個地方。

    洪七:“你帶我來看死尸干什么?”

    西毒:“因為死尸會說話。前兩天,他在這里伏擊馬賊,以為可以消失他們,誰知道死是的是他自己。取他性命的,是這一刀。很明顯跟其他的傷痕不同。是從右至左,他全身只有一個刀傷,也就是說,其中有一個人只出了一刀,就了結了他的性命。所以你對付這幫馬賊,要注意一個人。一個用左手拿刀的人。”

    洪七:“如果我死了,你不用帶人來看我。我不想做會說話的死尸。”

    西毒:十五日,晴,有風,地宮降下,定人間善惡

    精彩對白:

    當你不能夠再擁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很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么叫做嫉妒。我不會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慕容燕: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你,你最喜歡的人是誰,請你一定要騙我,無論你心里有多么的不情愿,也請你一定要說,你最喜歡的人是我。

    盲劍客:我以前聽人說過如果刀快的話,血從傷口噴出來的時候像風聲一樣,很好聽,想不到第一次聽到的是我自己流出來的血。

    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么叫做嫉妒。我不介意其他人怎么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我以為有一些人永遠都不會嫉妒,因為他太驕傲。

    在我出道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人,因為他喜歡在東邊出沒,所以很多年后,他有個綽號叫東邪。

    知不知道飲酒和飲水有什么區別?酒越飲越暖,水越喝越寒。

    你越想忘記一個人時,其實你越會記得他。

    人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如果可以把所有事都忘掉,以后每一日都是個新開始,你說多好。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山后面,你會發現沒什么特別。回望之下,可能會覺得這一邊更好。

    每個人都會堅持自己的信念,在別人看來,是浪費時間,她卻覺得很重要。

    東邪:雖然我很喜歡她,但始終沒有告訴她。因為我知道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

    西毒:從小我就懂得保護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拒絕別人。

    西毒:醉生夢死,不過是她跟我開的一個玩笑。有些事情你越想忘記,就會記得越牢。當有些事情你無法得到時,你惟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記。

    慕容:我曾經問過自己,你最愛的女人是不是我?但是我現在已經不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你,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心里多不情愿,也不要告訴我你最愛的人不是我。

    沒有事的時候,我會望向白駝山,我清楚記得曾經有一個女人在那邊等我。其實"醉生夢死"只不過是她跟我開的一個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記的時候,你反而記得清楚。我曾經聽人說過,當你不能夠再擁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我以前也這么想,但是看著他一天天長大,我知道他早晚會離開我,所以我覺得什么都無所謂啦。以前我認為那句話很重要,因為我覺得有些話說出來就是一生一世,現在想一想,說不說也沒有什么分別,有些事會變的。心里明明想要,就是什么也不說。可是當你不理他的時候,他又呆呆地看著你。一開始很想擔心他,漸漸也就不想再遷就他了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山后面,你會發現沒什么特別。從小我就懂得保護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絕,最好的辦法就是先拒絕別人。“醉生夢死”,不過是他跟我開的一個玩笑。有些事情你越想忘記,就會記得越牢。看來你的年紀也有四十出頭了,這四十多年來,總有些事你是不愿再提,或是有些人你不想再見,有的人曾經對不起你,也許你想過要殺了他們,但是你不敢。哈,又或者你覺得不值,其實殺人,很容易。我有個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不過最近生活有點困難,只要你隨便給他一點銀兩,他一定可以幫你殺了那個人,你盡管考慮一下。其實殺一個不是很容易,不過為了生活,很多人都會冒這個險。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什么叫做嫉妒。雖然我很喜歡她,但始終沒有告訴她。因為我知道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很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只要你嘗試過甚么叫忌妒,我不會介意他人怎樣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黃沙打傷了她的面容,黃風吹散了她的長發。可是,我不記得黃沙曾經掩蓋了她的身影,不記得疼痛曾經撕毀了她的決心。等待。等待。等待幾乎成了她生命的一種標志。等待成了她存在的一種符號。還有那一頭驢子,那是她的嫁妝,我想,她可以和它對話嗎?

    我一直以為自己贏了,直到有一天看著鏡子,才知道自己輸了,在我最美好的時間,我最喜歡的人也不在我身邊。如果時間可以重新開始該多好。

    我曾經問過自己,你最喜歡的女人是不是我,現在我已經不想再知道啦。如果有一天我忍住問起,你一定要騙我,就算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訴我你最喜歡的人不是我。慕容焉和慕容燕不過是一個人的兩種身份,躲在背后的是一顆受傷的心。

    你知道喝水和喝酒的區別嗎?酒越喝越暖,水會越喝越寒。

    這年頭這么樂意花錢殺人的人,不太多了。讓一個人死,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殺掉他最愛的人。有些人是離開之后才發現離開了的才是自己的最愛。

    別以為要欺騙一個女人是很容易的事,越是單純的女人越直接。

    你越想忘記一個人時,其實你越記得他

    片頭字幕:

    佛祖有云旗未動風也未動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海不動,風也不吹

    是人的心自己在動

    歐陽峰:

    很多年之后,我有個綽號叫做西毒,任何人都可以變得狠毒

    只要你嘗試過甚么叫忌爐,

    我不會介意他人怎樣看我,我只不過不想別人比我更開心。

    我還以為這世界上有一種人不會有忌爐心的

    因為他太驕傲啦

    對于太古怪的東西,我向來很難接受

    所以這壇“醉生夢死”我一直沒有喝。

    可能這酒真的有效,

    從那天晚上開始

    黃藥師開始忘記了很多事情。

    這年頭這么樂意花錢殺人的人,不太多了。

    讓一個人死,

    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殺掉他最愛的人。

    有些人是離開之后才發現離開了的才是自己的最愛。

    一個人受到挫折,或多或少會找個借口掩飾自己。

    其實慕容燕、慕容嫣,

    只不過是同一個人的兩個身份

    在這兩個身份后面

    躲藏著一個受了傷的人。

    花什么時候開是有季節的

    別以為要欺騙一個女人是很容易的事

    越是單純的女人就越直接。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

    見到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

    我很想告訴他

    可能翻過山后面

    你會發現沒什么特別。

    回望之下

    可能會覺得這一邊更好。

    但我知道他不會聽

    以他的性格

    自己不走過又怎會甘心?

    要想不被人拒絕

    最好的辦法是先去拒絕別人

    沒有事的時候,

    我會望向白駝山。

    我清楚地記得有一個女人在那邊等我

    其實“醉生夢死”只不過是她和我開的一個玩笑

    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記的時候反而記得越清楚。

    當你不能夠再擁有的時候,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

    年輕的時候總想知道沙漠那邊有什么

    走過去發現其實什么也沒有

    除了沙漠還是沙漠。

    黃藥師:

    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

    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

    以后的每一天將會是一個新的開始,

    那你說這有多開心。

    獨白

    雖然我很喜歡她

    但始終沒有告訴她。

    因為我知道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

    每次她凝望那個小孩子

    我知道她的心在想著另一個人。

    我開始嫉妒歐陽峰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74092_9_252-m
重生歸來唯我魔尊
作者 石頭成精
  簡介:末世三千年,重生歸來,全能系統加身,自此一路高歌,重走無敵路!
  通俗版...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