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入地獄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憶我少年游,跨我青聰馬, 

    仗劍江湖行,白首為功名。 

    興起白骨渡流沙,酒酣鬧市斬人頭。 

    也曾無計落魄施妙手,也曾千金買醉入青樓, 

    也曾打馬垂楊踏長路,也曾簪花畫眉佳人首,

    風云聚散終需去,故人江海借長帆, 

    別時方恨相知短,持手才覺青衫寒。 

    折不完霸橋長亭三春柳, 

    放不下西風陽關一杯酒。 

    唉,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 

    縱使簪花同醉酒,終不似

    少年游           

    --------------- 少年行

    點蒼山俗稱蒼山,又叫靈鷲山。南詔時封為中岳山,北起洱源、鄧川,南至下關天生橋,東臨洱海,西接漾濞,全長五十多公里。點蒼山有十九座山峰,峰峰相連,險峻崢嶸。每兩座山峰之間夾一條溪水,共有溪水十八條,條條清碧。十九座山峰,海拔都在三千米以上,最高的達四千一百多米,山頂有終年不化的積雪。遠遠望去,宛如白色峨冠,這就是有名的"蒼山雪景"

    馬龍、圣應峰山勢平坦,一溪曰"靈碧"從中緩緩流出,于峰底平坡上分為三條小溪,再又于山下“圣應亭”側相匯流向山下的大理城郊。此時正值中午時分,在山下經過圣應亭的山路上,緩緩走來兩人,只見前面一人,一臉濃密的大胡子,身穿皮甲,背一把長劍,身上肌肉暴起,看上去二十多歲。隨行一人,身上穿著灰色布衣,腳踩一雙布鞋,看起來十幾歲,長得眉清目秀,頗有幾分書生氣。只聽前面走的大漢邊走邊道:"兄弟,你第一次來這個游戲,不用怕,和我泰坦隨便逛逛,包你天天晚上離不了他。對了,兄弟,你有沒有接任務?"

    被大漢稱為兄弟的小男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坦哥,我幾個小時前才來到這個游戲,我看了一下新手指南,上面說讓我這樣的新人先去襄陽接巡城任務,也就是在大街上巡邏,潛能很好賺的,還沒什么危險,可是我選擇投胎選擇的卻是大理人氏,幸好碰到了你,否則我想明天也到不了襄陽了!"

    泰坦笑呵呵的說:"正巧我接的護鏢任務是到襄陽的,順路而已,也虧的我看見你在大街上發呆,一時好奇問了一句,否則還不知道你要在那里發呆到什么時候!對了,兄弟,終極地獄都已經運營這么久了,不來這里玩的還真的沒有幾個,你怎么半年了才來這里?"

    小男孩嘆了口氣道:"我還不是工作忙昏了頭,二來我從小到大對這類東西就沒什么興趣,但是真沒想到這里居然這么逼真,我還以為在做夢,要不是我們公司領導把我安排到這里工作,我大概還來不了!"

    泰坦象看怪物一樣看著小男孩,喃喃著說:"工作忙?越是工作忙的越離不了終極地獄啊,帶著地獄感應器可以進入深度睡眠狀態,完全解決了失眠的問題,而且在這里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在睡眠中來完成,照廣告語的話來說---給了人第二個人生,更有健康專家說,這種睡眠的方式可以至少提高人三分之一的壽命,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不過我到是給我父母他們二位老人家一人申請了一個,他們倆現在晚上睡覺是離不開感應器了,聽說天天去棋牌室頻道去打牌下棋,哈哈!每個感應器一個月不過交個一百二十元的月租費用,交個三十年感應器就不在被公司收回,還是很劃算的!"

    小男孩聽了后無奈得摸了摸鼻子,心想:"要不是報業集團要擴大終極地獄專欄的報導力量,自己為了能有更多的時間陪小羽,從而放棄了自己當初在娛樂部得心應手的工作,申請調派到游戲部,否則還不知道自己要在那個大碗女星家的對面房頂上趴多久!"

    泰坦邊走邊道:“兄弟,你現在打算加入那個門派了?”

    小男孩聽了后連忙問道:"坦哥,這里那個門派的武功比較好?"

    泰坦一邊思考,一邊對小男孩講解:"說到武功,首先想起的便是門派。在終極地獄中,門派技能是占主導地位的。這里一共提供了四十余個門派給玩家選擇,且每個門派都具有完整的技能體系。不過兄弟你這點不用擔心,經管如此,在終極地獄里,還是做到各個門派的技能平衡,有一點可以肯定,就是每個門派都有一項或幾項相當厲害的高級武功,依靠此武功足可以培養出一代宗師。

    當然,你也不要忘了讀書寫字的重要性,他直接關系到你領悟和修煉武功的快慢以及做任務得到潛能的多少。”

    小男孩只聽的頭大如斗,但是泰坦卻毫不知情,繼續一個人在那里吐沫橫飛的說。

    “在終極地獄亞洲服務器中存在著五種終極內功,分別為九陰神功,九陽神功,太玄神功,葵花魔功以及六脈神劍。這五種內功修煉艱難之及,除了需要及高的先天要求之外,還需解開諸多密題,另外還存在著極大的運氣因素。例如欲想修煉九陽,就必須再十五歲以前突破第一關,如果未能達到這一點,將終生與此功無緣。對了,還有種功夫叫陰陽九轉十二重天,不過這種武功想都不要想了!"小男孩已經開始聽的津津有味,聽到這里連忙問:"為什么陰陽九轉十二重天不能修煉?"

    泰坦苦笑道:"這個變態的武功要求的條件太苛刻,最起碼的條件也是要轉世重生后才能有資格,轉世重生是個極其艱深難熬的修煉過程,它的前提是當你成為武學大宗師,且完成地府考驗后,闖入十二重天界,打通生死玄關,修煉元嬰出世,至而轉世重生。就算轉世重生后也不一定能學到那種內功,象這種事情,還是一個傳說而已!"

    接著泰坦又一臉嚴肅的說道:"兄弟,在這里千萬不要好高騖遠,你要記住,每個門派都有一項或幾項相當厲害的高級武功,依靠此武功足可以培養出一代宗師,只要你肯踏踏實實得練,在這里絕對有出人頭地的那一天!"

    小男孩鄭重的點點了頭,隨即話鋒一轉,問道:"坦哥,你這次的護鏢任務需要怎么做?"

    泰坦答道:"只要我平安的把鏢護送到襄陽的鏢局,就算完成任務,在終極地獄里,做任務加的潛能和獎勵可要比殺怪殺東西多的多!不過一般的說在路上我們一定會碰到點意外,可能是山賊,可能也是玩家,如果是玩家還好,我打不過把鏢一扔,也就算過去了,畢竟劫鏢也是為了做任務么,一切憑實力說話!所以我說終極地獄做的最成功的地方也就是玩家間任務的互動!"說完后又不屑的說了句:"韓國泡菜有什么好吃,一天除了殺怪就是殺怪,連點內涵都沒有,我們中華文化五千年的底蘊,隨便拿出點也把他們比下去!"

    小男孩聽了后連連點頭,兩人一邊說說笑笑,一邊觀賞沿途的美景,不知不覺走到點蒼山云弄、滄浪峰。此兩峰相連,險峻崢嶸。峰上云霧環繞,有如仙境。山峰間夾一條山溪,名"霞移",溪水清碧,涓涓流淌。

    走過蒼浪峰,北面便是點蒼山最高峰應樂峰,山峰直插云霞,雄偉壯麗。這里天高氣寒,山頂還有終年不化的積雪。遠遠望去,宛如白色峨冠,這就是有名的"蒼山雪景"。小男孩此時徹底被終極地獄的景色所折服,心中想到:"來這個游戲里不知道要省下多少的旅游費了!"

    泰坦笑著說:"我知道兄弟你第一次來這里,所以特意帶你來看看風景,怎么樣?漂亮吧?等到了山下的天龍寺,我們就騎馬去襄陽!"

    小男孩聽到還有馬可以騎,雙眼露出興奮的神色。

    兩人出了應樂峰北,眼前延伸出應樂峰以北山腳下的山路,路面用青磚鋪成,每隔四五步又有一匹由漢白玉制長磚,看來著實花了不少功夫。前面有一片斑竹林子,遙現紅墻和三座高塔,隨風隱隱傳來一陣寺院的鐘聲和佛門檀香香味。這時從竹林中走出一人,只見他身穿百袍,手拿一根四明鏟,看上去也頗為英俊,但是卻透露出一絲絲邪氣,雙眼冷冷的盯著著泰坦。

    泰坦心知有異,馬上攔在小男孩身前道:"在下是華山泰坦,不知道朋友攔住在下去路有何貴干?"

    白袍人冷哼了一聲,道:"本人是星宿豬腰子,接到師門任務,特地來劫你這趟鏢,我在這里已經恭侯多時了,你聰明的就把鏢放下,大家都是玩家,修練武技也不容易,你最好別讓我動手!"

    泰坦眉鋒一豎,沉聲道:"既然大家都是任務在身,那沒辦法,一切只好靠實力說話,如果閣下贏的我手中這三尺青鋒,本人定把鏢雙手奉上!"

    豬腰子大怒道:"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看招!"

    說完四明鏟一擺,使出星宿天山杖法,向泰坦攻去。泰坦隨手抽出身后長劍,低聲對小男孩道:"你站遠一些!"隨即使出華山劍法與豬腰子戰成一團!

    小男孩聞言連忙跑到竹林旁邊觀戰。但見兩人越打越快,泰坦長劍刺出,竟是攻多守少,一劍快似一劍,一劍緊似一劍,招招搶攻,而豬腰子這邊也把四明鏟舞成一個大輪盤狀,只聽見叮叮之聲如玉珠滾玉盤一樣,聲不絕耳。兩人你來我往,竟然打個旗鼓相當。要知道在終極地獄系統里分配的任務都是和玩家的自身經驗有聯系,既然分配了泰坦護鏢,那來劫鏢的豬腰子也會和泰坦在一個水準,而絕不會分給一個武學大宗師這樣的任務。小男孩越看越是入迷,一個游戲能把武功仿真到如此程度,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泰坦突然深吸一口氣,長劍一勒,使出華山劍法絕技之"截手式",但見劍法轉折之際天衣無縫,一劍既出,后著源源傾瀉,如大浪躍灘,層層疊疊,迅然撲向豬腰子。豬腰子瘁不及防,連連倒退幾步,一時間無法回手。小男孩大喜,正要叫好,只見豬腰子猛的倒拖四明鏟,轉身就跑。泰坦劍招一收,也不追趕,正要抱拳說話,突然豬腰子大喝一聲,緊接著"呼"的一聲猛響,把手中的四明鏟擲向泰坦,用的正是天山杖法中的絕技"飛鏟"。泰坦微一愣神,四明鏟已到眼前,慌忙用手中長劍招架,只覺的一股大力襲來,手中長劍馬上被擊斷,飛鏟不減來勢,正中泰坦胸前,他象散了架似的癱了下去。豬腰子大步向前跨了幾步,一招"海底撈針",從地上撿起了四明鏟。這一下變故發生在眨眼之間,全無征兆,小男孩只看的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

    豬腰子嘿嘿干笑了幾聲,向著坐在地上療傷的泰坦道:"你早點把鏢銀交出來,不就不用這么麻煩了么!"

    泰坦的臉色蒼白,剛剛要害部位一下重擊已使他身受重傷,沒有半天功夫休想恢復過來。于是他從懷里拿出鏢盒,道:"在下技不如人,甘拜下風,鏢盒在此,請閣下拿去吧!"說話功夫,從懷中拿出幾顆丹藥吃了下去。

    豬腰子也不伸手去接鏢銀,冷笑了幾聲道:"我這幾天正好手頭緊,我看你身上這身皮甲不錯,正好給我拿去賣了換錢,你不給我我就殺了你,說不上你身上還能掉出更好的裝備!"在終極地獄系統里,死亡后武功技能境界要損失一定程度,身上所帶的現金全部掉落,而物品也會隨機掉出,如果被殺者是被通緝時期,被殺后甚至可以掉出更多的物品。不說物品,光是被殺掉的武功境界,就要叫一個高手花個很長時間去彌補了!  

    泰坦聽后怒極,大叫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豬腰子滿臉不屑的說:"我就欺負你了又怎么樣,你起來和我打嗎?"

    說完舉起手中的四明鏟就要向泰坦當頭擊落,突然一道灰影從旁閃過,攔在泰坦身前,豬腰子吃了一驚,連忙往后躍了幾步,抬眼一看,只見那人灰衣布鞋,小拳緊握,雙目怒睜,正是在一邊觀戰的小男孩!豬腰子大氣,罵道:"臭小子,滾一邊去,小心老子活劈了你!"

    小男孩朗聲道:"我們已經把你要完成任務的鏢盒給你了,你還要謀財害命,你這種行為太可恥了!"

    豬腰子氣兇兇的道:"那里跑出來的臭小子多管閑事,你把老子惹急了,我寧可一個星期被通緝,(殺一個不滿十八歲的玩家,會被通緝一個星期。加二十點犯罪值。正邪兩大陣營互相殺人不加任何犯罪值,而相同陣營殺人,要加一到三點犯罪值,視經驗而定。犯罪值加的越多,死亡懲罰越重。在終極地獄游戲中,共分為正邪中立三大陣營)也殺了你!"說完虎視眈眈的看著小男孩!

    小男孩笑了笑道:"我不是什么臭小子,我叫伊延,還請多多指教!"

    豬腰子氣極道:"我管你什么湖鹽海鹽,哪邊涼快你去那里呆著去,滾開!"

    這時候泰坦也對伊延說:"兄弟,你幫不了我的,還是讓開吧,沒關系,哥哥幾分鐘后還是一條好漢,咱們揚州武廟見,哈哈!"這一笑牽動了傷處,連連咳了起來!  

    伊延只覺的一股熱血沖上頭頂,大聲說道:"坦哥,咱們兄弟要死一起死,反正我沒什么經驗,死了我也不心疼!"他這么一喊豬腰子反而不敢動手了,要知道,因為殺了個新手而被通緝一個星期四處被人追殺還是很痛苦的,自己可不想為了一個沒什么經驗的人擔那么大的處罰。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殺了那個華山的拿了東西就閃,不去管那個新手不就完了。主意一定,豬腰子伸手一把推開伊延,舉起四明鏟向泰坦當頭擊落,泰坦眼睛一閉,靜等四明鏟擊到頭頂,伊延大叫一聲,整個身體撲到泰坦的身上,四明鏟已經全力向下擊落。

    這一刻伊延感覺到時間已經停頓,腦海里唯一的一個念頭卻是,這鏟子砸到身上到底有多痛,要知道他為了做新聞報道,所以把模擬仿真度調到比較高,也是游戲中規定的真實感的百分之五,這一鏟子砸到身上來,看來也是夠他疼一陣子的了!

    科技發展到今天,在虛擬環境中以觸動腦內神經的方式來加深人在其中的感受已經得到了很大的成功,這本來應用與軍事上的科研成果卻被廣泛應用與終極地獄中,如感受冷熱酸甜及疼痛來加深游戲的真實度,但是這也引起了一些玩家的強烈不滿,為此終極地獄在設置真實度上讓玩家自由選擇,你既可以選擇無,也可以選擇有,以方便廣大玩家的需要.

    靜靜趴在泰坦的身上等了半天,就不見懸在頭上的鏟子落下來。伊延疑惑的抬頭看了看,只見豬腰子手中舉著四明鏟東搖西晃,上擺下甩,仔細一看,原來四明鏟上竟然搭著一根竹枝,這根竹枝的一端象是粘在豬腰子的四明鏟上,任憑他怎么晃都晃不下去,另外一端卻是持在一個青色道袍的人的手中,只見他二十多歲,矮矮胖胖,臉上掛著懶洋洋的笑容,似笑非笑的看著急的如跳馬猴般的豬腰子。

    豬腰子累的氣喘吁吁也擺脫不了這根竹枝的糾纏,反而覺的手中的四明鏟越來越重,隨即也不在掙脫,大聲問到:"啤酒,老子沒惹到你們啤酒世家,你亂出什么頭?"

    啤酒抽回放在四明鏟上的竹枝,懶洋洋的道:"我在下面的天龍寺喝了酒好不容易做了個好夢,剛剛夢到買了彩票中獎還沒來得及去取,就被你大呼小叫的給吵醒了,你還說沒惹到我?快快賠我彩票來。"

    豬腰子差點沒被啤酒這句話氣的背過氣去,突然旁邊"噗哧"一下笑出聲,連忙一看,卻是伊延被啤酒這句話逗的笑了起來。啤酒馬上一本正經的說:"看到沒有,公道自在人心,俗話說童心無忌,連這位小兄弟都覺的我說的有理,你還不快快賠我彩票?"伊延聽了悶不做聲,心道:"我今年都已二十三歲,童心的"童"我是粘不上邊了。"

    豬腰子面色陰沉的道:"啤酒,我知道你很有名氣,不過我現在在做任務,你要知道隨便妨礙玩家做任務,是為人所不齒的么!"啤酒笑道:"你做你的任務我不管,既然人家已經把鏢給你,你就見好就收吧,做人可不能趕盡殺絕。鏢你可以拿走,人給我留下。"

    豬腰子怒道:"啤酒,別人給你面子,我可不怕你,你要真想強出頭,先問問我手中的四明鏟再說。"說完手中四明鏟一晃,向啤酒面門刺去,啤酒竹枝一擺,使出太極劍法"纏字訣",一根竹枝在畫著一個個圓圈,每一招均是以弧形刺出,弧形收回。神在劍先,綿綿不絕,驅太極劍意散發出根根細絲, 便如撒出了一張大網,逐步向豬腰子收緊!慢慢的,劍氣似是積成了一團團絲棉,將豬腰子緊緊裹了起來!

    太極劍法乃張三豐晚年繼太極拳所創,實是近世登峰造極的劍術,啤酒功勁一加運開,綿綿不絕,絕無破綻。豬腰子越打越怕,但覺的手中四明鏟每揮動一下都要使出吃奶的力氣,啤酒竹枝東一劃,西一甩,自己的四明鏟就被引的隨時要脫手飛出一般,眼見如此下去有敗無勝,心下不僅暗暗著急。

    兩人交手幾十回合,啤酒手拿竹枝,腳下卻沒有移動半分,而豬腰子卻是上串下跳,高下立判。豬腰子知道時間越久對自己越不利,誰不知道太極劍正是以韌勁耐力聞名,怕是自己累的口吐白沫也未必能動啤酒分毫。當下心中打定注意,身形猛的跳出戰團,大喝一聲,故伎重施,把手中的四明鏟擲向啤酒,伊延在旁邊看的清楚,不由的大叫:"小心。"

    啤酒不慌不忙,縱身跳起,避開了四明鏟的凌厲攻勢,豬腰子趁啤酒人身在半空,苦不受力,右腳往后一挪,左掌順勢對著啤酒連下三招"三陰蜈蚣爪",招招連環,連珠般抓向,這正是星宿有名的絕技"飛鏟三絕手"。飛鏟打中敵人,則不用出手,如果打不到,三絕手趁敵人閃避時使出,往往能一擊奏效。伊延在旁看的心驚肉跳,出了一身冷汗。啤酒人在半空,突然深吸一口氣,升勢剛盡,雙腿連續踢出,身體又上升丈許,才有如大鳥般盤旋落下,豬腰子三陰蜈蚣爪招招連環招招落空,兵器也已經拋了出去,此時臉不僅一陣青一陣白,尷尬之極。

    啤酒好整以暇,拱手道:"朋友,今天我們就玩到這里吧,你看看天色已不早,還是早些回去交差吧!"

    豬腰子"哼"了一聲,徑直走過去拿起拋在地上的四明鏟,回頭狠狠的說道:"武當的梯云縱果然名不虛傳,啤酒,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后會有期!"說完后頭也不回的下山去了。

    啤酒目送豬腰子走后,連忙從懷里拿出蟬蛻金瘡藥給泰坦服下,蟬蛻金瘡藥要比普通金瘡藥的效果要好上幾倍,接著啤酒一聲不吭,盤膝坐在泰坦身后,將雙手抵在泰坦背上,不一會兒兩人頭上冒出絲絲白氣,泰坦吐出幾口淤血,傷勢也開始慢慢愈合。半晌之后,兩人都長舒了一口氣,一起站起來。泰坦笑道:"你個死鬼早不來晚不來,怎么偏偏趕到我去和地藏王下棋才趕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15544 12 60 m
奶爸的異界餐廳
作者 輕語江湖
  諾蘭大陸的混亂之城中,有著一家奇怪的餐廳。<br>   在這裡,精靈要和矮人併桌,獸人被...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