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義結金蘭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麻子的職業是藥師,在用毒偷襲方面是大行家,但是對于拳腳功夫卻是不在行,更不要說和一個上榜高手過招。于是大喊:"大哥三弟上啊!"一邊使出吃奶的力氣連滾帶爬的跑出戰團。

    中間那位漠不做聲的大漢也不說話,踏前一步,大喝一聲,雙掌架住紫炎的攻勢。同時大聲叫道:"洪教主神通廣大,我教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無堅不摧,無敵不破,敵人望風披靡,逃之夭夭!",雙眼突然冒出一絲紅光,似乎突然增加了功力。

    紫炎聽到他每念一句,心中就是一凜,但覺的這人的行為希奇古怪,前所未有。也不多想,深吸一口氣,運起混天氣功,只聽的見他身上發出炸豆般的聲響。隨后一聲爆喝,胸前門戶大開,雙掌相并,齊向那大漢猛地推去,正是一招至剛的"履霜冰至",至自己于死地而不顧。

    那大漢忽然猛一吸氣,雙掌一立,向紫炎輕輕地拍出。似乎出手不重,但其波浪狀的掌氣后浪擊前浪,一浪高過一浪,連綿不盡。雙掌已經和紫炎雙掌碰實,只覺的一股巨力如排山倒海般壓來,身不由己連退四步才站穩,剛要發話,直覺的一股巨力又是襲來,一個站不穩,又連連退了五步,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中大驚,方知道榜上高手果然是名不虛傳。

    紫炎微微嘆了口氣,剛剛一掌也只用上自己的四成功力,要是沒有中毒,以剛剛硬碰硬的一掌,他有十足的把握讓對手身受重傷,念頭一轉,已經把注意力放到那個驢臉身上。

    一直沒來得及動手的驢臉陡然長嘯一聲,雙腿飛快的移行換位,卻不發一腿,似乎在積聚內力以使出絕技--神龍追命腿! 五秒鐘后,驢臉雙腿快速的移動卷起一團團白沙,似乎在腳下聚集起一團小小的氣團。猛的驢臉向紫炎瞬間踢出了六腿,快的幾乎讓人無法想象!

    紫炎也不躲閃,施出降龍十八掌絕技"飛龍在天",雙掌翻滾,宛如一條神龍攀蜒于九天之上,驢臉面對"飛龍在天"這排山倒海般的攻勢,完全無法抵擋,招架散亂,連連退后,神龍追命腿瞬間被化解與無形。

    這時候紫炎感到毒性已經不受控制,也不在用內力壓制毒性,只求在瞬間內斃敵。于是一聲斷喝,使出十成功力,雙掌齊出,挾起滿天飛沙!正是蕭峰的得意功夫"排云雙掌"。只聽的一聲慘呼,驢臉右腿折斷,紫炎雙掌不停,另一掌已經打中驢臉的胸口。驢臉被這一掌打的整個胸口陷了下去,慘叫一聲趕著投胎去了。

    那大漢剛剛回過氣來,一切發生在喘息之間,任誰也沒有想到驢臉連三招都沒堅持住。心里正感到害怕,紫炎身體突然前躍,使出降龍十八掌中的"突如其來",掌力排山倒海般向大漢正面推出,逼無可逼!大漢沒辦法,只得使出全身功力舉手抵抗。雙方雙掌一碰,大漢連叫都沒叫,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隨即紫炎使出一招"密云不雨",左掌將掌力連連拍出,帶起旋風封住大漢了的退路,右掌跟著斜斜地劈向大漢的右手。大漢被逼無奈,只得又用右掌相抗。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紫炎凝神閉氣,提起雙掌齊胸平推,施出"鴻漸于陸",這招外表看似平凡樸實,但掌力夾卻帶著隱隱的風聲,緩緩壓向大漢。大漢眼中露出絕望的神色,竟然連舉手的力氣都使不出來。只聽的"咔咔"幾聲響,大漢胸前所有骨頭都被打斷。就此魂歸西去,紫炎慢慢的轉過身來,冷冷的看著在一邊已經看的發呆的麻子。那麻子見此情景,那里還顧的上什么海洋之心及滿地的金票,只恨爹娘少生兩條腿,怪叫一聲,連滾帶爬的跑出了巷口,轉眼人影不見。

    伊延看到這一場龍爭虎斗,都發生在眨眼之間,心里驚嚇莫名。不過看到最后紫炎大獲全勝,也吁了口氣。只見紫炎緊閉雙眼,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也不去撿掉落在地上的金票和海洋之心,心里不由的暗暗奇怪。

    路上行人甚多,但是由于小巷前的幾棵大樹擋住,所以沒有人注意到小巷內剛剛發生的打斗,想來當初麻子三人把紫炎誘騙到小巷內也是事先勘察好了地形。

    地上死在紫炎手上的兩具尸體在五分鐘后自動消失,留下了一把大刀幾個藥瓶以及一疊銀票。

    伊延實在忍耐不住,更擔心是紫炎中毒的情況,于是慢慢的走上前去,向站在那里緊閉雙眼的紫炎微一抱拳道:"先....這位兄臺,不知道是否需要幫忙?"他剛剛想稱呼紫炎為先生,后來一想入鄉隨俗,馬上改口。

    紫炎仍然緊閉雙眼,居然毫無聲息。

    伊延心中七上八下,剛剛見到紫炎的武功,心里敬畏異常,于是靜靜等了兩分鐘。

    這時候一陣風吹過,站在那里的紫炎居然憑空消失了,伊延張大了嘴巴,感覺看到的一切不可思議。

    其實紫炎已經中毒甚深,象他這樣的內家高手在中毒后,可以用自己的內力強制壓制毒性使其不在擴散,然后尋找名醫或者其他內家高手,將毒徹底根除,也不是難事。

    但是紫炎中毒后旁邊有敵人虎視眈眈,更是拼命催動內力以求斃敵,反而加速了毒性的蔓延。

    那麻子武功不行,但是使毒境界在神龍教來說,卻是一流的藥師,紫炎一時大意,反而中了暗算。

    伊延見此情景愣了一下,馬上醒悟過來。

    "紫大哥復活后一定會馬上回到這里拾回海洋之心的。我萬萬不可以讓別人撿去了。"

    想到這里,伊延馬上把地上的裝備錢物通通撿了起來放在身上,悶不做聲的走出巷口,然后回到黑通社大門前的石階上坐下,靜等紫炎回來。

    過了一會兒,只見街口對面一個人鬼鬼祟祟的向小巷里張望,伊延仔細一看,正是那個使毒的麻子。伊延心中狂跳,但臉上卻不漏神色,悄悄轉過頭去當做不見。

    麻子對自己的毒藥還是有相當的信心的,只是剛剛被紫炎嚇破了膽,想到的只是逃命。當他跑了兩條街后,也沒有見到紫炎追來,心里面開始犯懷疑,想到畢竟十萬兩黃金在那里,這次組織為了獲得海洋之心也是下了血本,如今物財兩空,回去也難逃組織的追究,想到這里不由的出了身冷汗,畢竟十萬兩黃金不是小數目,于是一咬牙,又偷偷摸摸的回來查看。等到了巷口向里張望,也沒有見到一個人,巷子里路面上光潔如水,別說十萬兩金票,連個紙片也沒看到,不用想也是人財兩空了,心里面懊惱萬分,頓足捶首,轉身離去。

    麻子的表情伊延都偷偷看在眼里,心里面痛快萬分,卻也萬般無奈。想到以目前自己的實力,也只能看著麻子揚長而去,能不讓麻子找上自己麻煩已經是萬事大吉了,更不要提做什么懲奸除惡的行動了!想到這里,心里最想的是快快練功,有一身本事,否則在這個游戲世界中任人魚肉的感覺,并不好受。

    胡思亂想了一個小時左右,伊延只見眼前人影一閃,已經轉入小巷。他連忙站起來探看,只見一人站在剛剛打斗的戰場,一臉的悲憤,正是自己在等待的紫炎。

    伊延大喜,連忙拍拍屁股走了上去。

    紫炎聽到聲音,轉過身來,面色木然,眼睛里居然毫無生氣,嘴里喃喃自語。

    伊延仔細一聽,紫炎一直念叨的居然是:"怎么辦?怎么辦?"便大聲回應道,"我知道該怎么辦!"說完把海洋之心拿到紫炎的眼前。

    紫炎的雙眼一下子明亮起來,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仿佛落水下沉已經絕望的人抓到一根救命木頭。他聲音顫抖的問道:"怎么會在你這里?"

    伊延笑著說:"剛剛我就在巷口,所以發生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見到紫大哥離開,我怕別人撿了寶物,所以馬上把東西拾起來等著紫大哥回來取。"說完把口袋中的金票物品一股腦的都塞到紫炎的懷里。

    紫炎還沒有從巨大的驚喜中恢復過來,呆呆望著眼前的這些東西,猛的一抬頭,沉聲問道:"朋友,你知道不知道這些東西的價值?"

    伊延笑嘻嘻的點了點頭說:"恩,剛剛在你們的對話中聽到了,好象光是這些金票就價值十七萬人民幣吧!"

    紫炎愣了一愣,接著問道:"既然你......"下面的話沒有說出來。

    伊延馬上明白紫炎說的是什么,笑了笑說:"紫大哥,這些東西確實價值連城,但是有句話叫取之有道,別說這只是一個游戲,就算在現實中撿了巨款,也是要交還給失主的,這是做人最起碼的道理,我讀了這么多年書,這點道理還是懂的。"

    紫炎聽了這些話后,暗暗點頭,心里片刻間有了決定。于是他把金票物品全部接過收起來,對著伊延一抱拳道:"朋友,你今天幫了我大忙,所謂大恩不言謝,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和我交個朋友?"

    伊延對紫炎的氣度武功原本就暗暗心折,聽到這里連忙點頭,兩人哈哈一笑,手緊緊握在一起。

    隨后紫炎提議兩人到覓香樓暢飲一番,伊延記掛著黑通社的守門大業,只得推辭。紫炎見他有事,也不在勉強,于是看著伊延緩緩的說道:"兄弟,我這次南下來襄陽是為了籌集建幫的資金,這次多虧有你相助,才避免我們金風細雨樓二百多位弟兄露宿街頭,多余的話哥哥不在說了。"說完看了一眼伊延胸上的啤酒標志接著說,"伊延,我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你是否答應?"

    伊延點頭笑道:"紫大哥你有什么用的著我的地方,盡管說,只要你不嫌我武功低微就好!"心中暗道,"何止低微,簡直連半分都沒有!"

    "武功高低可以練,關鍵是做人的品格,這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紫炎笑著說,"如若兄弟你不嫌棄,我們結拜如何?"

    伊延聽了后驚喜交集,結結巴巴的說道:"和我結拜,可是......我武功......太低!"

    紫炎神色轉為嚴肅,緩聲道:"兄弟,全天下能讓我紫炎看重結為兄弟的,也不過區區兩人而已,而我打算和你結拜,并不是因為你幫了我的忙,更不是看重你的武功高低,而是因為你的做人品格和方式,憑這一點來說,任何人都會以與你結交為榮,兄弟你不可以妄自菲薄,看低自己!"

    伊延被紫炎這翻話說的熱血沸騰,大聲說道:"不錯,大丈夫行事光明磊落,又何必在乎武功誰高誰低,我和紫大哥一見如故,也早就想和大哥交個真朋友,既然大哥你看的起,小弟一切聽大哥安排!"

    于是紫炎啟動系統中的結拜模式,在扣除手續費一千兩黃金后,兩人眼前出現了香臺案幾蒲團等物品,天空中響起雄厚的聲音,"今日紫炎與伊延結拜為異性兄弟,從此禍福與共,同生共死......"嘮嘮叨叨的竟然說了幾百字,當然這只局限與兩人聽到,最后確認的方式是兩人一起沖著香案磕了三個頭,隨即系統登記注冊,紫炎現實中二十九歲,所以為長兄,兩個人在終極地獄里正式成為結拜兄弟。

    結拜過后,伊延滿心歡喜的道:"大哥,以后你就叫我十三好了,這是我的小名,家里的長輩朋友都是這么叫我!"

    紫炎笑道:"果然是個好記的名字,有十三,不知道有沒有十二了!"

    伊延笑嘻嘻的說道:"真叫大哥你猜對了,我妹妹的小名就叫十二,我家里除了父母就是我們兄妹兩人,目前我妹妹在外國讀書。"

    紫炎聽了問道:"如果你妹妹也在這里,那么你們豈不是可以天天見面,也不用擔心她在國外那么遠了?"

    伊延高興的說道:"是啊,我剛剛來這里,還沒來得及聯系她呢,不過聽說她現在在歐服,也不知道可不可以見到她?"

    紫炎說道:"如果她現在是在歐服的話你可能馬上還見不到她,因為目前終極地獄四組服務器合并據官方說至少要一到二年時間,不過你可以讓她刪除她在歐服的帳號來亞服,這樣也好有個照應!"

    伊延點點頭道:"我回頭就去跟她聯系一下,看看她過來不過來,我就這一個妹妹,要不是工作需要其實我早陪她去歐服玩了!"

    紫炎吁了口氣,笑道:"幸好你沒去,否則今天我大概要跳河了!"

    隨后紫炎跑去錢莊將金票存到自己的名下,打了個轉,就回到伊延身邊。

    兩個人走到黑通社的臺階前坐下聊天,順便也照應一下黑通社的大門不被小偷光顧。

    紫炎本打算推薦伊延拜師丐幫,平時也可以有個照應,后來聽到伊延答應啤酒要去武當,也就不在勉強,隨口說道:"十三我看你已經加到啤酒世家了,否則說什么我也不放心讓我的兄弟一個人在外面闖蕩。啤酒這個人我很早就聽說過,不過他在南我在北,一直以來無緣得見,但是口碑不錯,所以我也放心讓我的兄弟和他一起。畢竟現在北方打成一團,充滿了血腥,你跟著我也不安全,到不如在中立的啤酒世家呆上一段時間,也適合你的發展。"

    伊延點頭稱是,正要說下去,只見陳小雷一蹦一跳的從人群里鉆了出來,連忙打了個招呼。

    陳小雷遠遠就看到伊延和一個大漢坐在臺階上聊的甚歡,心中對這小子交朋好友的本事欽佩萬分,要知道伊延在公司里和各個同事的關系也搞的最好,這和他的天性好接納朋友是分不開的。

    當下伊延把陳小雷和紫炎相互介紹了一下,陳小雷一聽到紫炎的名字口水馬上都流了出來,緊緊握住紫炎的手死也不松開,伊延氣的又一次讓自己的巴掌和陳小雷的后腦勺來了次親密接觸:"你花癡啊,沒見過帥哥啊?"

    陳小雷放開紫炎的手夸張的使勁揉著后腦勺說道:"你才花癡呢,黃金放你眼前你都當成黃銅了,堂堂丐幫排名前五位的高手,你竟然都不知道,還和人家聊了那么半天?"

    伊延驚訝的看著紫炎,在他的心目中紫炎肯定是個高手,但是沒想到居然是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角色。

    陳小雷接著說道:"在丐幫里降龍十八掌練的最好的就是紫大哥,聽說已經可以出"飛龍在天"的絕招了,是不是紫大哥!不知道紫大哥可以不可以透露點內幕,聽說你最近在專研"亢龍有悔",不知道有沒有成功?"

    紫炎那里知道陳小雷是個記者,愛打聽就是他的職業病,大笑道:"那里有你說的那么厲害,你太過獎了,咱們只交朋友,不論武功。至于"亢龍有悔"么,目前正在專研,火侯還不夠,不敢拿出來嫌丑!"

    伊延看到這種情況連忙說道:"我們不要在這里聊了,里面大廳的椅子不做何必坐臺階呢,大哥我們進去說吧!"

    陳小雷一聽也連忙催促,先走進大門。

    紫炎看著伊延說道:"十三,我在北方還有些急事要辦,就不和你多聊了,改日咱們兄弟相聚,一定好好暢飲一番,我這里有些東西,是哥哥給你的,你收下。"

    伊延也是個行事干脆的人,既然是自己大哥所送,也沒什么好推辭的,二話不說就把紫炎遞過來的包裹拿到手里。

    紫炎微笑著點了點頭道:"十三,近段時間哥哥可能沒有空閑來看你了,如果你有事可以來北方找我,剛剛給你的東西里面有我的信物和聯系方式,如果你有事就馬上聯系我,你自己好好保重!"說完紫炎沖大廳里的陳小雷打了聲招呼,轉身離去。行事當真是雷厲風行。

    伊延凝視著紫炎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手中拿著紫炎留下來的包裹,心中有千般不舍,萬般無奈,一時間呆呆的出神。

    這時候陳小雷連蹦帶跳的跑了出來,朝紫炎離去的方向一邊張望一邊嘆氣道:"可惜啦可惜啦,這么好的機會,要是再給我幾分鐘,我連他內褲的顏色都套出來了!"

    伊延聽到這話把包裹放到懷里,惡狠狠的瞪著陳小雷道:"我看你不用想著我大哥內褲的顏色了,你先保住你的內褲就行了!"說完一腳踢到陳小雷的屁股上。

    兩人打打鬧鬧,也不覺的時間流逝。陳小雷問起伊延如何認識紫炎的,伊延想了想,說是剛剛坐在臺階上兩個人閑著無聊認識的,因為知道陳小雷一旦獲悉剛剛的事件,肯定又是新聞報道登出,鬧的滿城風雨,伊延對工作雖然認真,但是真是涉及到朋友的隱私和名聲,他還是有很多顧慮的。陳小雷建議伊延多去看看資料和各類新聞,別再碰到個名人還不知道對方是誰。避免鬧出笑話。

    兩個人坐在大廳等了一會兒,陸續回來了幾個同事,大家在這里見面反而沒有在公司見面那么約束了,各個都開著玩笑。陳小雷建議伊延在準備開會時,到后院的休息室下線。

    伊延點了點頭,和眾人打了聲招呼,就自己一個人跑到后院的休息室,想起紫炎留下來的包裹自己還一直沒有時間查看,于是也不著急下線,從懷里拿出包裹輕輕打開,突然一片柔和的藍光照在自己身上,只覺的混身暖陽陽的受用,一看心中不由的劇烈跳動起來。包裹中放的正是紫炎為此丟掉性命的海洋之心,藍色的寶石上如水紋波動般發出柔和的光芒 。系統自動打開查看物品功能,眼前馬上顯示:已鑒定物品,特殊效果,潛能加倍,防御力加倍,抵御消化部分內家真氣襲擊,兵器譜評價榜三十七名。 

    在終極地獄里,無論是向師傅學習武功也好,閉關修煉也好,自練武功也好,一切都是以消耗潛能為基礎的。擁有海洋之心的人比其他人多出來一倍的潛能,更大大提高了學習和修煉的速度,就憑借這一點,海洋之心的價值已經無法估計。

    伊延暗暗平復激動的心情,拿起海洋之心鄭重的戴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用衣服隱藏起來,包裹里剩下的是一千兩黃金一張的金票,共有十張。還有塊黑黑的牌子,想來是紫炎提到過的信物。

    紫炎在和伊延交談后,知道自己的兄弟目前剛剛來到游戲,可謂一個白丁。想到如果直接把這些東西交給伊延,又擔心伊延不會輕易收下,于是悄悄包了起來,一起送給伊延。

    伊延想到這些,心里暗道:"大哥真是用心良苦,可是又何必如此呢?做兄弟的又不是拖泥帶水的人,真是大哥要送的,自己也會毫不猶豫的拿來收下,想到大哥對自己的一片愛護之情,又不由的擔心起在北方腥風血雨中建幫的紫炎來。接著想到自己剛剛來到這個游戲才十幾個小時,就成了名副其實的萬元戶了,頓覺得不可思義。

    伊延下線后接通辦公電腦,輕車熟路的找到自己公司的區域,選定房間號碼后輸入密碼,就進入了會議室,這時候會議室里已經來了一部分人,大部分都是年輕人,都是一起在游戲部供職專門研究游戲的同事,所以都聊的來。這個說攻略那個說解秘,更有人爆光某某高手的隱私,說者泡沫橫飛,聽者津津有味,不知不覺會議室已經擠滿了人了。

    隨著一聲暗示性的咳嗽,會議室馬上安靜了下來。主編那所特有的完滿的典型的腐敗的肚子的身軀吃力的擠進了會場主席的位置,微微的喘了口氣,看了看四周,沖著旁邊的副主編點了點頭。

    副主編推了推快要滑下鼻梁的眼鏡,又習慣性的咳了兩聲,尖著嗓子大聲說道:"這次是我們游戲部專門針對終極地獄所開的會,目前。。。。。。(下省五千字)"接著主編又接過話題滔滔不絕口若懸河的講起來。伊延從他們這些話中省略了十分之九后終于得到了可靠的情報,大體是重點強調了目前人類從"眼球經濟"過度到了"感觀經濟",從以前的娛樂業的觀賞性趣味性完全過渡到目前消費者自己親身參與親身體驗,所以終極地獄一經推出就取得了劃時代震撼性的效果。

    終極地獄已經不僅僅是一款普通的休閑的網絡游戲,他已經發展成為集娛樂,休閑,媒體,體育,文化等等為一體的游戲,他已經實實在在的影響到人們日常的工作,甚至已經引發了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

    終極地獄的開發和運行由十七個國家的公司來共同投資, 而政府也出面插手干預,玩家數據的數據廳的地點成為世界上最隱秘的地方,在數據廳有三百八十個攝像頭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監視攝像向世界的電視觀眾現場播放以視公正。

    專家已經估算,光是終極地獄的品牌就市值三千億元,光是在終極地獄里播放廣告的收入在全世界一年就達二千六百億元,這一項收入就已經讓所有的人為之瘋狂了。就是這樣,今年和明年在終極地獄里的廣告位,都已經排完 。

    而后主編眼睛發著綠光的列舉了W市一家小報社的例子,W市一家瀕臨倒閉的小報社,就是因為抓住了時機報道了終極地獄第一屆天下論劍,結果起死回生從此一發不可收拾,現在已經從當初出租的二層小樓搬進了新蓋的現代化辦公大廈。而各家媒體都已經紅了眼,每天電視,廣播都會報道終極地獄內的新聞,連商界中權威電視經濟二套欄目更是請了專家分析終極地獄里的物價,甚至戲稱在終極地獄里所有的街道都是由黃金鋪成的。

    而后是分配任務,伊延因為是剛剛調派到游戲部,所以目前以熟悉環境為主,主要是先調查一下目前的物價。一個月后要正式參與進工作,每周固定要交兩篇新聞稿,而陳小雷被點名分配到衡山派。看著陳小雷立志要進丐幫當名優秀的乞丐的愿望落空后整個表情垮了下來的樣子,伊延在一邊笑嘻嘻的悄聲安慰道:“不能討飯就不能討飯了,實在不行,你可以去和衡山的莫大先生學學拉二胡,搞個街頭賣藝什么的,也不錯呀!”陳小雷聽了后氣的狠不得一口吃了伊延。

    注:降龍十八掌招式 1) 亢龍有悔.2) 飛龍在天.3) 見龍在田.4) 鴻漸於陸.5) 潛龍勿用.6) 利涉大川.7) 突如其來.8) 震驚百里.9) 或躍在淵.10) 雙龍取水.11) 魚躍於淵.12) 時乘六龍.13) 密云不雨.14) 損則有孚.15) 龍戰於野.(戰龍在野)16) 履霜冰至.17) 羝羊觸蕃18) 神龍擺尾.

    其中降龍十八掌的絕招為雙龍取水,震驚百里,飛龍在天,亢龍有悔,亢龍無悔,降龍嘯

    學習降龍十八掌的先天悟性要求為臂力36點,根骨32點,陰險狡詐之輩不可學習。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260643 12 281 m
海賊之超神天賦
作者 東玄辰
  穿越到海賊世界,羅德得到可以抽取天賦能力的神器知識之書。   劍斬天地,掌控雷霆,行走空...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