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嬴淵來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不我待。

    嬴淵率領三萬輕騎,先行一步。

    至於蒙恬,則率領十七萬大軍緩緩行進。

    咸陽。

    王宮。

    秦王嬴政與一眾大臣,正在麒麟殿內商討戰事。

    目前,敵軍正在猛攻函谷關,已經迫在眉睫,要是還得不到解決,只怕這一次,大秦,真的會有亡國之危。

    隴西那邊獲得的大勝喜悅之情,也隨著五國聯軍的壓迫,而煙消雲散。

    “楚國春申君黃歇有三十萬的虎狼之師,必須要派兵支援函谷關,不然的話,函谷關一旦被破,五國聯軍,可趁勢直逼我大秦腹地,到了那時,大秦危矣!”

    “說的沒錯,王上,老臣建議,派王翦將軍支援函谷關,只要將五國聯軍阻擋在關外,年深日久,五國聯軍必生間隙,屆時,補給糧草等都成問題,定會主動退兵。”

    “老臣以為,王翦將軍手上的二十萬大軍,不可輕舉妄動,此次五國聯軍來勢洶洶,若是我等不惜一切代價,傾舉全國之力,到了那時,萬一兵敗,可再也沒有翻盤為勝的機會了。”

    ......

    高坐王位的嬴政,看著面前諸大臣的喋喋不休,感到頭疼。

    五國聯軍的問題,雖然嚴峻,但,還沒有到了非要亡國的地步。

    他巡視殿內每一名大臣,最終,將目光落在了呂不韋的身上,神色平淡道:“相邦,抵抗五國聯軍的部署,皆有你一己完成,說說看,如何保住函谷關。”

    聞聲,呂不韋從蒲團上起身,作揖道:“回王上,就在上殿之前,臣已經命王翦將軍,派兵增援函谷,並且,臣還叮囑王翦,途中若遇變故,可自行做主。”

    頓了頓,他的目光又望向殿內的諸位大臣,緩緩開口道:“本相知道,各位臣工,心憂國之大事,但是,萬不可著急,否則,五國聯軍還沒有踏在秦國的土地上,我們的陣腳,就已經全亂了。

    王翦將軍身經百戰,深諳兵法,有他在,我大秦自當無憂。王上,臣已經決定,親自前往函谷關督戰,不破敵軍,誓不返回咸陽。”

    呂不韋可能對於權利比較痴迷,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對大秦沒有惡意。

    只不過,人心思變。

    現在的嬴政,已經開始提防自己的這位相父了。

    調動國之大將,這種事情,連提前告訴自己,都懶得告訴了。

    “相父,前方戰事緊急,您貴為一國之相,怎可身陷戰事?不可!萬萬不可!”

    其實,這就是嬴政的場面話。

    他巴不得呂不韋在前線有個三長兩短。

    “大王,臣身邊有羅網的高手在,自身安危,大可不必考慮。臣若是不親自去,對於戰事,實難放心....”

    話還未說完,就被嬴政打斷了,“相父,您真的執意要去?”

    呂不韋點點頭,“此次五國伐秦,並不是一件小事,論規模,要遠勝此前的幾場諸國伐秦的大戰役,臣必須要在前線坐鎮,唯有如此,才能夠有足夠把握,與五國聯軍,一較長短。”

    “相父,此去,定要小心啊!”嬴政語重心長。

    呂不韋出發函谷關,這個時候,王翦的大軍,也已經到了關內。

    王翦剛剛上場,便以出其不意的戰法,就將黃歇受挫。

    但是,等呂不韋到了函谷的時候,一件大事卻發生了。

    龐煖,親自率領三十萬大軍,已經強渡黃河,正往蕞城方向行進。

    嬴政將賦閒在家的李信叫到王宮,開門見山道:“想必最近的事情,你已經有所耳聞了,寡人想讓你去蕞城抵禦龐煖的部隊。寡人將咸陽的三萬甲士,一併給你,蕞城有兩萬人,共計五萬,能不能守得住蕞城?”

    目前的事態,已經到了極為嚴峻的時刻,稍有不慎,咸陽就會有失。

    咸陽一旦有失,只怕...

    整座大秦,都有危險。

    所以,能否守得住蕞城,事關戰役的最終成敗。

    他們本以為,龐煖的大軍,根本無法渡過黃河。

    誰知道,真還讓他強渡黃河成功了。

    眼下,最要緊的,就是趕緊部署有關蕞城的防禦。

    李信,在目前的秦國中來說,可以稱得上是年青一代的佼佼者了。

    此時的蒙恬,都不能與他相比。

    當然,嬴淵穩壓他一頭,是沒什麼關係。

    “回王上,實話實說,末將並沒有把握可以戰勝來犯之敵,畢竟,敵軍主帥乃是龐煖,這位老將軍,在趙國與李牧廉頗等齊名,可謂身經百戰,縱觀我大秦,除了王齕王翦等老將軍以外,很難有抗者。”

    李信如實說道。

    潛移默化當中,他已經將龐煖的厲害之處形容出來了。

    “王齕老將軍已經與世長辭,蒙驁將軍與王翦將軍,都在函谷關,根本來不及支援了。相邦離去之時曾說,若是咸陽有變,可任你為將。寡人只能替你湊集五萬甲士,你需要替寡人守住蕞城,最少七天,不然的話,函谷的援軍,根本就來不及支援蕞城。”

    嬴政已經下了死命令。

    李信只能臨危受命。

    三萬甲士,第一時間,支援蕞城。

    這個時候,龐煖也已經開始不惜一切代價的攻打蕞城了。

    整座咸陽城,都開始有流言生起,說是五國聯軍快要打過來了。

    搞不好大秦就要被滅了。

    不僅是民間,就連朝堂之內,都開始人心浮動。

    不少外客,都準備離開咸陽了。

    隨著李信的援軍趕到,蕞城之戰,最激烈的時刻,也終於到來了。

    龐煖的三十萬大軍,不分晝夜,輪番攻打蕞城。

    將士們守得很是辛苦。

    他們心裡都很清楚,一時半刻,援軍根本就不會到。

    只能靠著死撐。

    不知第幾次將敵軍擊退以後,李信命令大軍原地休息,補充食物乾糧,準備應對下一次敵軍的攻城。

    “再這樣下去,守不了七天啊。”

    李信面露哀愁。

    不得不說,龐煖實在是很厲害,他最擅長攻城拔寨,尤其是以突襲戰術名動各國。

    經過這幾日的戰役,守城的將士們,已然損失慘重,傷亡至少在四成。

    但是,援軍還不見動向。

    似乎,被函谷關外的黃歇大軍給死死拖住了。

    由此一來,蕞城便就面臨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失陷,只能是遲早的事情。

    蕞城究竟有多重要呢?

    打個比方,蕞城要是有失,咸陽就會不保,咸陽不保,整座大秦,都會面臨亡國之危。

    “向咸陽送信吧,讓王上暫去雍城避難。”

    李信無奈之下,只能做出這樣一個決定。

    此番五國聯軍來勢洶洶,大有一口將秦國吞下的目的。

    嬴政收到李信的來信後,陷入了短暫的沉思,隨後,他便做出決定。

    即使蕞城真的守不住了,也堅決不離開咸陽。

    咸陽城內,還有幾十萬老秦人!

    他們,就是大秦的兵源!

    一定能夠撐到最後一刻。

    倘若離開了咸陽,去往雍城避難,只怕,所有的人,都會認為,大秦的王跑了。

    到了那個時候,民心必然躁動。

    龐煖直插秦國腹地的計劃,就算是要完成了。

    想到這裡的嬴政,將文武百官,全部叫到了城頭。

    他在城頭之上,將老秦人聚集起來,發表了一番振奮人心的言論。

    大概就是,秦國已經到了十萬火急的地步了,龐煖的大軍,頃刻之間,就會兵臨城下。

    到了這個時候,他願意留下來,留在咸陽,以大秦子民的身份,與敵軍決一死戰,堅決不退。

    “我們腳下所踩的土地,乃是我大秦的土地!寡人的子民們吶,為了我們的家園,為了我們的親人,我們只能與敵軍拼死一戰!赳赳老秦,共赴國難!血不流乾,死不休戰!”

    “血不流乾,死不休戰!”

    “死不休戰!”

    滿城老秦人都亢奮起來。

    他們的守護家園之心,已經被嬴政調動起來。

    接下來,就靜靜等著龐煖大軍的到來,與他們做殊死一戰了。

    三日後。

    蕞城。

    數萬甲士,正在攻城。

    此刻的蕞城,顯然已經到了最後一刻了。

    李信作為主將,此刻都是身受重傷。

    但是他沒有辦法,必須死死咬著牙撐下去。

    因為他的身後,就是咸陽!

    “諸位將士!迎敵!”

    李信大吼一聲,握住一杆長矛,開始奮力殺敵。

    無數箭矢,向城下射去。

    但是,敵軍的陣型太散了,看似雜亂無序,實則內有乾坤,能夠在絕大程度上,將秦箭的威力大大縮減。

    這是為了應對秦國,龐煖鑽心數年研究出來的陣型。

    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讓秦箭威力大打折扣。

    畢竟,普天之下誰人不知,秦有利箭。

    一波接著一波的敵軍,正在以源源不斷的形勢攻城。

    李信知道,經過數日的消耗,只怕,龐煖早就已經看出,蕞城要堅持不住了。

    所以,開始大量的增派軍隊,想要一鼓作氣的拿下蕞城了。

    只怕,生死一戰,就在今朝了。

    “將軍,大事不好了,側翼城牆被敵軍火石攻塌了!”

    突然,李信聽到了一個不好的消息。

    他往那邊看去,果不其然,又很多的敵軍將士,趁此機會,登上城牆作戰了。

    “難道,今日真要敗於此地了嗎?”

    李信不甘心的喃喃自語。

    他還有野心沒有完成。

    就在此千鈞一髮之際,遠處,似乎傳來了一道聲音,

    “冠軍侯嬴淵率軍勤王!”

    緊接著,這道聲音,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似可震嘯寰宇。

    “冠軍侯嬴淵前來支援蕞城!”

    “冠軍侯嬴淵來也!”

    基本上,都是嬴淵麾下的將士在大喊。

    他是隴西軍隊的靈魂所在,所以,跟隨軍魂出征,他們每一個人都很亢奮。

    正在指揮軍隊攻城作戰的龐煖,看到自己的側翼,出現數萬騎軍,臉色出現些許慌張,連忙讓正在攻城的步卒撤退。

    “冠軍侯?嬴淵?是公子淵?”

    李信確定了前來支援的將領究竟是誰之後,臉上立即浮現笑意。

    只不過,緊接著,他便皺起了眉頭,“公子淵,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劉備的日常
作者 薰香如風
瓚:嘿!劉備。 紹:哈!劉備。 術:哼!劉備。 操:呸!劉備。 眾美:啊!劉備。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