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趙新的奇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趙新並不是島國人,他只是個喜歡去島國旅遊的普通國人罷了。

    因為一點點的語言天賦和長年看日劇的緣故…咳咳,可不是那種日劇…

    趙新自學了一段時間的外語。而經過幾次赴島國旅遊之後,他的日語水平居然還不錯了,一個人獨自旅遊完全沒問題。

    一切要從遇到利吉夫妻的半年多前說起。

    趙新獨自一人又來到島國旅遊。這次來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參觀東大寺,他想來島國看看唐代佛教寺廟的規制。是的,趙新對佛教很有興趣。

    話說宋代以前的寺廟入口是沒有什麼四大金剛和天王殿的,就是夜叉力士;這種規制在國內已經看不到了。

    趙新遊覽寺廟之餘,也在街巷裡閒逛。他進了一家舊貨店,慢慢看了一會後,便在櫃檯裡看到了一枚色澤發黃的橢圓形玉佩。玉佩的樣式很是好看,圍繞著橢圓形的周圍,雕刻了一隻小巧的蟠龍。

    他越看越覺得這東西跟自己有緣,就和老闆沒話找話的攀談了一番。碰巧這店老闆也是個話癆,估計是最近沒什麼人和他聊天吧,竟也很熱情的和趙新聊了起來。

    趙新說自己在東京工作多年,這次是來旅遊參觀寺廟的。這樣跟老闆一通胡扯之後,就隨意的問了下玉佩的價格。

    店老闆也說不好這東西的來歷,只是說自己在別人手中收的,也不是和田玉。從玉佩款式上來看,肯定不是島國的,而是來自於國內,至於年代還真說不好。

    趙新心中一通MMP,想著搞不好是侵華時期從國內搶來的。這樣的想法反倒讓他愈發想要拿下這塊下玉佩。

    等到他把玉佩放在櫃檯上仔細觀看的時候,他發現在玉佩的背面刻著一個字。

    趙新仔細辨認,也只能看出這個字的左邊是一個三個短橫,右邊則模糊不清,怎麼都看不出是個什麼字。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後,最後用五十萬日元的價格成交,合人民幣三萬多。

    趙新當晚回到京都的酒店後,他躺在床上仔細的觀賞著玉佩;握在手裡,竟然有一種血脈連通的感覺,這讓他覺得很是奇特,因此久久不願放下。結果在不知不覺間,握著玉佩睡著了。

    於是他在睡眠中,完成了第一次穿越。幸好他因為犯懶忘了脫衣服就睡了,這要是隻穿個褲頭可就糗大了。

    趙新睡著睡著,覺得好冷啊。他試圖去抓被子,可迷迷濛濛中抓來抓去也沒找到被子,最終他就被凍醒了。

    四周黑乎乎的,他習慣性的去拿床頭的手機,卻摸了個空。這時,他才發現自己躺在木地板上。

    “這是哪兒?”他揉了揉眼睛,試圖搞清楚自己身在何處,四周卻漆黑一片。

    一番摸索之下,他感覺摸到了一扇門,先是輕輕一推,居然沒推動。趙新的起床氣犯了,心裡又急,不假思索的抬腳就朝門踹了過去。

    “哐當!!!”一聲重響,門開了。趙新急忙鑽了出去,這時他才發現自己是在一處門廊下。

    踹門的聲音驚動了宅邸內沉睡的主人。不遠處的一間屋內開始隱隱露出一絲光亮,應該是有人點燃了燭火。處於迷糊狀態的趙新看到有亮光,便向那間屋子走去。由於還沒睡醒,他到了門前猛的一下就拉開了障門。

    屋內兩個穿著白色內衣的一男一女就這麼愣愣的和他大眼對上小眼了。

    那對男女呆滯了一會,突然大叫起來。那男的轉身躥到一旁的條案邊,伸手就去抓條案上擺放的長刀。

    幸好是大叫,否則趙新還清醒不過來呢。

    於是......於是趙新又一把將障門給關上了,然後扭身就跑。

    在這所院子還沒開始人聲沸騰的時候,趙新倉皇的反身回到院子裡,迅速的往四周觀察了一下。

    哎?那裡有道矮牆!

    趙新助跑幾步,猛的躥上矮牆,然後翻牆逃出了這所宅子。等他跑出了十幾米,身後便傳來一陣陣的“抓賊”之聲。

    他的手在翻牆時,被牆頭的瓦片擦破好大一塊皮,可是因為心情緊張,腎上腺分泌劇烈,趙新絲毫沒有察覺到疼痛。

    他沒有注意到的是,手掌上流出的鮮血被握著的玉佩都吸收了進去,而傷口也很快痊癒了。

    這時天色尚早,街上行人不多。趙新跑過一處街口時,便看到有一座高軒(布告牌)。急於弄清怎麼回事的他,趕緊跑到高軒前一看,只看見上面佈告的結尾,竟寫著天明三年二月!!!

    “這是什麼鬼年份?天明,天明......”緊張之餘,趙新突然發現他手裡還握著那枚剛買不久的玉佩。

    “難道是它……”他心裡嘀咕了一句,手指不自覺的摩挲了玉佩幾下,隨即眼前一花,他發現自己居然站在了大馬路的人行橫道上。

    “嗚~!”一輛出租車按著喇叭,衝了過來。趙新連忙往後退到路邊。

    疾馳而過的出租車內,司機扭頭瞪著趙新一眼,嘴裡罵了一句。

    此時天剛微亮,光著腳的趙新打量了一下四周,發現這裡離他住的酒店只有兩個街口遠,於是趕緊就往酒店走。

    糊里糊塗的回到客房,發現自己還沒帶房卡,於是趙新又下樓找前臺拿房卡。等一切都安靜下來,趙新坐在客房裡的床上,開始回想著不久前發生的一切。

    “我裡個去的啊~~原來如此”過了好一會兒,直到外面天光大亮,街上人流如織,趙新才突然放聲大笑起來。

    想明白怎麼回事之後,他先上網查了一下,這才知道天明三年是1783年,島國是德川幕府時期,而國內則是清代的乾隆年間。

    接著他又努力的回憶了自己一開始身處的那間黑漆漆屋子,好像那是間庫房?那屋子的牆邊好像還碼著不少箱子?

    於是,雞賊的趙新很是仔細準備了一番,他先是上街買了一條深藍色的褲子和一件深藍色的帽衫,又買了一條深藍色的純棉圍巾。然後,他在路過一家售賣廚具的小店時,又進去買了兩把鋒利的日式菜刀。最後,他買了一把LED的小手電。

    等到傍晚回到了酒店,趙新換上新買的衣褲,然後比劃著自己的眼睛的位置,在圍巾上戳出兩個洞。他先把圍巾包在臉上,又拿出LED手電試了試亮度;最後,他拿上了一把新買的廚刀……

    依舊是摩挲了幾下玉佩之後,趙新眼前一花,他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那間黑漆漆的庫房裡。

    趙新站著沒敢動,先是靜靜的聽了會外面的響動。門外居然有人說話,過了一會,說話的人漸漸遠去後,他這才小心翼翼的將手電打開。

    這間庫房不算很大,趙新目測了一下,大約三十幾個平方的樣子。在兩面靠牆的地方,碼放著一個摞一個的小箱子,大約有幾十個之多。而在另一面牆下,則放著幾口大箱子。

    他輕輕走到放小箱子跟前,用手電一照,發現這些箱子都沒有上鎖,於是就打開了其中一口。

    箱子一打開,趙新的嘴裡不由得輕輕的“噝”了一下。

    手電光芒的照射下,箱子裡散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滿滿的一箱小判金……

    他又打開了另外幾個小箱子,發現還是小判金。

    “這是誰的家啊?真特麼有錢啊!”趙新心裡泛起了嘀咕。

    他又走到另一側,輕輕的打開了幾口大箱子。裡面都是瓷器,各式各樣的瓷器,瓷器間用稻草填充的十分緊實,以防止磕碰。

    趙新用手電接近仔細查看,發現這些瓷器都很像鈞瓷。而其中的幾款大型器,他曾經在國內的某個富二代朋友家裡見過。

    “我的天,難道……難道是那一家?!不對!那家這會兒不可能有這些東西。”

    趙新的那個富二代朋友,其父就是因為早年間從島國的某位貴族之家收購了一批宋代鈞瓷才發的家,多年後成為了國內的一大隱形富豪。他手裡的很多宋代鈞瓷大件據說連故宮都沒有,因此每次國內各地博物館想辦鈞瓷展覽時,都要從他家暫借鈞瓷大型器參展。曾經某位實業大亨花了15億從富二代家才買到了三件宋代鈞瓷小件。

    (懂的人不用解釋,不懂的人不屑解釋,自己去網上查吧。)

    怎麼辦?趙新此時想到了百年之後的1894、1904、1931、1937……

    好吧,綜上所述,他認為自己此刻的所作所為那肯定必須絕對是正義的。

    於是趙新試著搬動著一個小箱子。

    “我去!這麼沉!”一個沒留神,他差點閃了腰。

    怎麼辦?趙新一手插在褲兜邊緣,玉佩就在褲兜裡。他準備一旦有異常隨時跑路。

    “話說該有個儲物空間吧?貌似小說裡都這麼寫的。試試?”他想到這裡,隨即掏出玉佩,一手摸著箱子,開始輕聲念起了“咒語”。

    “進去。進去。”沒反應。

    “裝進去。裝進去。”還是沒反應。

    “走你~”這特麼肯定不會有反應。

    “到底是什麼呢?”

    趙新犯難了,看來沒有空間啊。這樣一來就只能把金子揣兜裡慢慢帶走了。

    於是,趙新打開一個小箱子,將裡面的小判金取出裝在自己的上衣兜和褲兜裡,直至裝滿。隨即他摩擦玉佩,消失。

    也就是這時代幕府的金幣都不是純金,否則褲兜裡裝了這麼多金幣,褲兜能給墜破了。

    這樣來來回回忙活了半個多小時後,總共也沒拿走多少,還把他累一夠嗆。

    “累死我了……”

    黑暗中,趙新癱坐在地上,一手扶著箱子,輕輕喘著氣。

    不經意間,他用手中的玉佩在小箱子上敲碰了一下。

    箱子不見了!趙新一手扶空,閃了一下。

    “我去!這是幾個意思?”趙新愣住了,“原來不用咒語啊。”

    他試著將玉佩輕輕的在地面上敲擊,那口箱子果然出現了!

    行了,趙新這下滿意了,他拿著玉佩開始在庫房裡逐個的敲擊那些箱子,直到全部收走。

    當他再次回到了酒店客房時,窗外已是天色大亮。

    疲倦的趙新拉上窗簾,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來。

    下午醒來後,趙新先把自己收拾乾淨,下樓去了酒店旁邊的711買了點速食品填飽肚子。等他回到客房後,坐在桌前,打開攜帶的筆記本電腦,上網查詢了起來。

    經過幾個小時的仔細查詢和比對,趙新確定那幾大箱瓷器正是鈞瓷,但跟他那個富二代朋友家裡的不是同一批。

    想想也是,宋代是中國古典文化的最高峰,很多島國人都是狂熱宋粉。古時候雙方往來十分頻繁,南宋或是明代以後流傳過來的鈞瓷應該會有一些。不過這家人庫房裡的也太多了吧!都能開個博物館收門票了。

    話說島國從關原之戰以後,天下就基本安定了,除了“天草起義”就沒有過太大的全國性動亂,很多古董因此能夠完整的流傳下來。這就不像是國內了,經歷了宋末、元末、清末、民國等等一系列戰亂和運動,宋代名瓷已經不多了。

    2019年春天保利的一場拍賣會上,只是一件元末明初的鈞瓷花盆,高20釐米,直徑28釐米,成交價就達到了944萬港幣。這要是北宋的,那得多少錢?

    沒價!

    沒辦法,宋代的好東西已經越來越少,元明清的仿品價格也都十分昂貴。

    至於那十多箱的小判金,趙新查到是元文元年開始鑄造的“元文小判金”,每枚面值一兩,約重13克上下,含金量為65%左右。目前市場估價大概在每枚10萬-18萬日元之間,但是具體的成交價會有很大差別,品相最好的甚至可以賣到34萬日元。

    趙新覺得,他必須要有一個周全的計劃,才能安全的把這大大小小的箱子和其中物品處理掉。

    經過一夜的思考,有了初步的計劃。趙新換了身衣服,拿出20枚小判金裝在包裡,從酒店的緊急通道下樓出了酒店。根據手機地圖的導航,開始在街上一家接一家的尋找著古董店。

    時間就這麼過去了三天。

    對於趙新來說,這三天裡他所有的操作都是在爭分奪秒。

    第一天裡,趙新在轉了差不多八、九家古董店後,終於選定了一家,決定跟老闆聊聊。雖然這些小判金的成色品相極好,完全屬於上品,可趙新也拿不出證明文件。經過一番討價還價,20枚金小判以單價12萬日元一枚的價格賣出。完成交易後,這位店老闆似乎看出趙新手裡不止這20枚小判金,隨即說道如果還有同樣成色的,都可以拿來賣給他,價格從優。

    趙新可不敢繼續在這裡交易了,萬一這家店的老闆起了壞心思或是報警的話他可麻煩大了。

    這次交易得到的240萬日元離趙新的目標還差很多。他一看時間還來得及,於是他又趕回酒店,再次拿上30枚小判金,在之前轉過的幾家古董店裡,又選擇了一家,將10枚小判金以總價115萬日元賣出。

    兩天之內,他的足跡踏遍了京都市大大小小的古董店,最終在20多家古董店賣掉了340枚小判金,總計交易金額5100萬,均價15萬一枚。

    這樣頻繁的操作,導致京都古董圈之間都在瘋傳,有一個年輕人這兩天賣出了幾百枚的元文小判金。消息很快傳到網絡上,一時間,大阪乃至東京的古董商和收藏者都準備動身前往京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
作者 愛吃肉的小老鼠
劉平穿越了,讓劉平慶幸的是,自己穿越的身份是漢室宗親,是大漢的皇族,而且擁有了一個鑽石號。但是... (馬上閱讀)
180
投資小可憐,隨機百倍返現!
作者 老虎愛小雞
誰也想不到班上的醜小鴨,竟然是未來的霸道美女總裁。 葉辰帶著神級投資系統重生。 只要投資潛力目... (馬上閱讀)
180
小祖宗教你們做人
作者 耳豐蟲
  秦家歸隱山林的老太爺和老太太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三歲半的小女娃!白嫩嫩粉嘟嘟嬌滴滴!   ... (馬上閱讀)
180
都市之最強紈絝
作者 左耳思念
  五百年後國家培養出來的超級人才,在一次執行任務中身亡,靈魂穿越附身在了一名患有驚恐症的大家... (馬上閱讀)
180
嘉佑嬉事
作者 血紅
在確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 在擁有足夠自保能力後 竭盡全力 爭取事業、愛情雙豐收 暢享人生 逍遙快...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