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勝三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另一邊十八世紀的京都,兩天之後的上午……

    這所宅邸的主人從主屋來到了庫房,他今天準備挑選幾件名貴的茶器,準備在去江戶的時候作為四處行賄禮物。

    沒轍啊!眼下田沼意次是幕府首席老中,想辦成事就必須得行賄;江戶那邊但凡求官府中人辦事,不花錢那是一定沒戲的。

    等到這位主人將庫房的門鎖……那個該死的小偷!原本這所宅院十分安全,從沒有人闖入過。但在前幾天的凌晨發生闖入者事件後,第二天他就將庫房的門上又添加了一把大鎖。好在經過仔細清點後,他發現什麼東西也沒丟。不過他還是準備過幾天請工匠來修一個更堅固的庫房,將自己的家當都轉移過去。

    門,被打開了。

    裡面空空如也,一個箱子也沒有。

    “哎?我又是走錯屋子了,這記性。”主人搖著頭低語,他轉身向走出門外。

    不對!!!

    他看著這邊手裡的鑰匙,又看了另一隻手裡提著的大鎖,主人猛然轉身衝進了庫房。

    這是我的庫房啊,我的東西呢?!!!

    不遠處的街巷上,正路過這所宅邸的幾個行人,猛然間就聽到了從這所宅邸裡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嘶吼,那聲音有著他們從未聽過的淒厲和哀怨。幾個行人都被嚇了一跳,於是紛紛加快腳步遠離。

    幾天後,這位在京都、大阪和江戶都十分有名的大商人,上吊自殺。

    ......

    作為一個武士,十九歲的勝三郎還是很有理想的。

    他自幼習武,目標就是讓自己的武道能夠超越前人,比如柳生啊,比如宮本什麼的。

    可惜生不逢時,天下承平已經近二百年了。所以勝三郎只能在藩主府上當了一名負責記賬的小會計。

    但是勝三郎不甘心啊。為此,他向上級稟明瞭自己的想法,辭去了職務,準備周遊島國各地,尋訪名師,以磨礪自己的劍術。

    結果剛離開近江,就從路人口中得知了巖木山火山爆發的消息。

    勝三郎是個心地不錯的武士,於是他打算忙完自己的事後,儘快趕往弘前藩,看看自己是不是有機會幫受災的地方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

    他這一路倒黴透了。

    勝三郎先到了江戶,結果剛到就在城下町被人偷了行李財物,他身上就剩了二十枚寬永通寶......

    勝三郎很快就報了官,可你要知道,在這個時代的江戶城南北二町內總共居住著幾十萬居民,而南北二町的奉行所總共才有五十名與力(警察科長)和二百名同心(普通警察)。雖說幕府還招募了不少“御用聞”(協警),可不掏錢誰拿你當回事啊。

    丟失的財物一時半會也找不回來,於是他只能寄居在一家武道館給人打工謀生。

    等好不好容易湊夠去弘前藩的路費時,三個月過去了。期間奉行所的同心只找到了勝三郎被偷幾件衣服;至於被偷的錢,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勝三郎一看那衣服就不是自己的,他明白這是隨便找了些衣服來搪塞自己。可又能怎麼辦?將軍大人的眼皮子底下,人家奉行所至少還裝模作樣的辦事。

    還好勝三郎的刀沒有被偷走,否則就糗大了。

    時間到了七月上旬,江戶以西三百里的淺間山的火山爆發。淺間山北麓五十五個村莊受災,其中有幾個村子全部被毀。

    當時天空中颳著偏西風,於是火山灰便飛向東方及東南方向,就連相距甚遠的江戶也落下了一寸厚的灰塵。

    火山灰飄來的時候,江戶城內很多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等到淺間山火山爆發的消息傳來,各家糧鋪的米價頓時飆升,城下百姓怨聲四起。

    勝三郎打工的武道館館主也很同情他,就勸他趕緊回近江,同時還贈送了一些盤纏。

    都到了這種情況,按說勝三郎要是一般人,也就趕緊回近江家了;可勝三郎是誰,他是有遠大的目標的人啊。況且,他家中也沒什麼人了,父母前兩年去世了,否則他也不敢辭去藩裡的職務出來遊歷。

    所以,勝三郎還是決定按照之前的目標前進,向著弘前藩出發了。

    勝三郎不知道的是,津輕家所統治下的弘前藩,已經大亂。

    當年三月份的巖木山火山爆發之後,四處的求援使者紛紛來到弘前城,於是津輕家的家主津輕信寧也向江戶的德川幕府派出信使急報。

    話說津輕家統治下的弘前藩本來就不富裕。津輕家原本是南部氏的家臣,乘著南部氏內部混亂才獨立起來;桃山時代,關白秀吉承認津輕氏為大名,領地收入才共有4萬7千石;等到了德川幕府時代,石高數不變,可謂窮的一逼。

    津輕家還窮得到處借貸呢,根本無力自行賑災。而江戶幕府這邊,身為老中的田沼意次因為上一年“山背風”而帶來的各地災情,已經被搞得焦頭爛額。

    於是,幕府回答信使的話就是,積糧自守。換句話就是,將軍這裡顧不上你們了,自己管自己吧。

    就是在這種背景下,趙新帶著作為僕人的利吉志乃夫妻,以及幾十個路上救助後願意投靠的饑民,在一路向南走的途中,遇到了暈倒在路旁的勝三郎。

    這回他的刀是真丟了!

    自從遇到趙新後的十幾天來,利吉愈發覺得自己帶著老婆一起投靠趙新是無比正確的選擇。

    他們一路南行的途中,看到很多逃難的農民大批的倒斃在路旁。有餓死的,也有因天氣寒冷被凍死的,大多是老人、女人和孩子,成年男人也有。

    只有利吉這些人,在趙新的帶領下,一路不愁,每天都能煮粥充飢,偶爾趙新還讓志乃做頓大米飯吃。

    如果只是這些也還罷了,在利吉兩口子眼中,趙新大人就是個神!

    他們曾親眼看到趙新大人每次都是轉到大樹後“做法”,很快,一箱用那種透明袋子裝著的大米就出現在地上,還有鹽、醬油和各種美味的醃肉和鹹菜。

    這讓利吉驚訝的下巴幾乎掉在地上!他和志乃決定一定要替趙新大人保守這個祕密。

    身為神的僕人,利吉和志乃覺得自己和旁人是不同的,結果就是粥能比別人多喝一碗,醃肉能多吃兩片。

    雖然逃難的團隊已經擴充到三十多人,但伺候趙新和分發口糧的事一直被利吉和志乃緊緊掌控著,絕不允許他人插手。

    利吉夫妻的舉動,讓趙新也哭笑不得。

    憑良心說,這兩口子對自己的侍奉十分周到,吃飯喝水乃至洗臉刷牙時,志乃都在一旁低頭服侍。可趙新覺得彆扭啊,等到有天夜裡志乃還羞澀的提出伺候自己歇息的時候,趙新都傻了,他連忙擺手拒絕。

    好吧,志乃當時感覺很受傷。

    天啊,這時候的島國農村女人的樣貌……

    即便有天利吉十分自豪的提到,志乃是巖木山周邊村子裡有名的美女,能娶到她讓利吉極為滿意。

    可這在趙新看來,去你個腿兒的吧。志乃身高連一米五都不到,看上去跟營養不良的大頭娃娃似的,就這還美女呢!

    有天他隨口一問志乃的年齡,才知道這姑娘今年剛滿十七歲。

    一路上投靠來的難民們,身高就沒有超過一米六的!大部分人都在一米五左右。這讓趙新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帶著一群初中生去郊遊的老師。

    這不,一個剛投靠趙新沒兩天的,名叫萬造的農民,就看到了一個倒在路旁的男人。

    “哎,還有口氣。快來人。”萬造伸手一探,發現這個男的還有呼吸,就連忙喊著人。

    過來了兩個人,大家一起把這個人抬到路旁剛剛搭建的營地中。而幾個農民家的女人們,已經煮上了一大鍋米粥。

    這些難民都是最近剛剛投靠的,趙新可不敢讓這些人上來就吃飯糰子。這會把腸胃吃壞的,於是這兩天都是熬粥就鹹菜。

    可這已經讓難民們覺得過著神仙般的日子了,要知道他們這近兩年的時間裡,因為凍災和火山爆發,都是靠著野菜樹皮度日的,連稗子都吃不上了。

    隨著幾口熱粥喂入口中,已經昏迷了一天的勝三郎才悠悠轉醒。

    憑著武士的自覺,他本能的伸手摸刀。

    “我的刀呢?”他喃喃自語著。

    “這位,我們發現你的時候,可沒看到什麼刀吶。”蹲在一旁,端著大碗吸嘍吸嘍喝粥的萬造聽見了,回了一句。

    “咦?難不成你還是個武士?話說武士跑到這裡做什麼。”另一個叫虎吉農民腦子活分,一聽說勝三郎有刀,就猜他可能是個武士。

    萬造咬了一口嘎嘣脆的鹹菜,吸嘍了一大口粥,滿足的嘆息了一聲。這才又對勝三郎道:“先別管刀不刀的了。我看你也是餓的,先把粥喝了再說其他的吧。”

    勝三郎聞言不再多說,慢慢的坐了起來。虛弱的他從一旁的喂粥的婦人手裡接過粥碗,要了雙筷子,盤坐著便吃了起來。

    “你真是個武士?”

    勝三郎不說話了,可一旁好奇的萬造卻閒不住了。他一手端著粥碗,一手拿著塊像是蘿蔔的鹹菜,蹲著身子蹭了幾步,就來到了勝三郎身旁。

    “看你吃東西的樣子,還真不像是個農民。”萬造上下打量了勝三郎幾眼,又喝了一口粥。

    “你們,你們怎麼會有糧食?居然還是精米。”勝三郎吃了一口粥之後,注意到這煮粥的大米居然不是玄米,而是拋光的精米!

    “嘿嘿,我們是遇到貴人了。你看,就在那邊坐著的那位就是貴人。”萬造用抓著的鹹菜蘿蔔一指不遠處的一顆樹下。

    “他?看上去很年輕啊。”勝三郎順著萬造的指點看著坐在樹下的趙新,疑惑的說了一句。

    趙新也端著碗粥,不過他那個碗不大,正笑眯眯的和身邊的利吉和志乃一邊吃一邊聊著什麼。

    “菩薩保佑。我是三天前遇到貴人的,否則我們全家現在也是路邊的幾具屍首了。”萬造嘆了口氣。

    “你們村子怎麼樣了?”勝三郎問道。

    “別提了,全完了。能走的都逃了出來,餓死的就有十幾個。”另一個難民插嘴道。

    “去年就開始有老人和孩子餓死的,能活下來的,都是年輕力壯的。聽說有的村子已經有人吃人了。”萬造撇了撇嘴說道。

    “哎,你可別嚇我。”旁邊的一個婦人驚呼了一聲,惹得周圍十幾道目光看了過來。

    這時趙新也聽見了議論聲,於是放下碗起身,走了過來。利吉和志乃兩口子也放下粥碗,緊緊的跟在趙新身後。

    “怎麼樣?都吃的飽嗎?”

    聽見趙新問話,眾人除了勝三郎,都連忙放下碗,跪伏在地上。

    只聽一人感激零涕的道:“多謝大人收留,還讓我們吃上精米熬的粥。實在是神仙般的日子。嗚嗚……”

    說著,那人居然哭了起來。

    趙新身後的利吉道:“茂助你哭什麼哭,能有大人的收留,都是你等的福氣。吃飽了好好為大人效力便是。”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庶子無敵
作者 上湯豆苗
大梁開平三年,一個來自地球的靈魂降臨在定國公府,附身於飽受凌虐的庶子裴越身上,從此開啟他在這個... (馬上閱讀)
180
開著房車回大唐
作者 醉臥花間.CS
大唐貞觀,天下初定,李世民文治國,武拓疆,威加四海,大唐兵鋒所向,萬邦臣服。   一個叫做李... (馬上閱讀)
180
讓你代管藝人,怎麼全成巨星了
作者 一剪清風
平行世界藍星,華風傳媒投資失敗瀕臨破產,合夥人撤資,藝人解約,員工辭職,董事長突發心臟病住院。... (馬上閱讀)
180
千億大佬的婚後人生
作者 遠方的旅者
這是一個關於有著隱藏女兒奴屬性的千億富豪的婚後故事,至於本文的女主角很可能只是一個送貨的。 (馬上閱讀)
180
小祖宗教你們做人
作者 耳豐蟲
  秦家歸隱山林的老太爺和老太太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三歲半的小女娃!白嫩嫩粉嘟嘟嬌滴滴!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