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待嫁冷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睜開眼,如歌馬上閉上,又睜開,再閉上,如此反復眨眼N次后,如歌終于斷定以及肯定,自己真的烏龍穿了。

    屋子不小,四壁皆是上等的厚實木質,雕花鏤窗的古色古香。布置繁華古雅,屏風案幾更是端莊大氣,屋內精致的鎏金鳳燈欲明欲滅的亮著,透出的光亮卻襯出空寂的蕭瑟。

    如歌嘆息了聲,索性閉上眼,一條腿伸在床下面無力的晃蕩著,仿佛要從空氣的涼意里冷靜自己的思緒。

    太扯了!

    如歌磨了磨牙,腦中立即蹦出兩個缺德帶冒煙的老妖孽,那是她在穿越前見過的最后的兩個人。

    當時拎著背包哼著小曲的她,青天白日的被兩老妖攔路劫道,莫名其妙地問她為人處世是方的好,還是圓的好。

    人不能太方,也不能太圓,一個會傷人,一個會傷己,因此能圓中藏方最好。如歌是如此回答的,被其中一個惜字如金的云老怪拈須贊了聲妙。

    最后,千老妖眼冒繁星的瞇眼微笑,問她如果他們手里分別有金銀一錠她會如何選。

    如今想來,千老妖那瞇著眼的表情,就如蹲守在雞籠邊的狐貍。如歌哀嘆了聲,后悔思慮不周,著了人老成精的道。

    “老妖精!”如歌暗罵了一句,支起身來。

    記得當時答完后便見千老妖如釋重負的一拍大腿,就連在旁一直神情淡漠的云老怪也是一副撿到寶的神采奕奕,異口同聲的喊了句“著,就你了!”她還來不及問,眼前便一黑倒地,等醒來便躺在了一張古韻十足的大床上。

    “麻煩烈姑娘到滄流大陸走一遭,去吧!”在神思徹底昏沉之前,千老妖是這么對自己說的。

    如歌伸了伸懶腰,下一秒卻呆若木雞,只見橫在眼前的雙手骨肉均勻,白皙纖麗,細嫩香滑,這么深閨嬌弱的手,一看就知道不是自己的。

    “……附身?”忽覺背脊冷汗嗖嗖,如歌無奈的瞥了瞥嘴角,下了床,赤足徑直向屏風走去,那里自她醒來便一直聽有嚶嚶的啜泣聲,只是在她沒理清思路前,她沒有出言打斷罷了。

    繞過屏風,如歌見一丫鬟打扮的少女蜷縮在門邊瑟瑟的抽泣,“喂,哭什么呢?”

    丫鬟打扮的少女一愣,驚悚般的機械回頭,驚叫一聲過后,雙手一抽,腳一蹬,眼一怒,頓時癱倒在地。

    “那個,見鬼了?”如歌汗汗的捏了把手心,瞧這身白皙香滑的皮膚,這具身體的面容不至于滿臉麻子照青光,天生畸形加怪胎吧?

    壓下心中的腹議,伸手去探少女的鼻息,剛要松口氣時卻聽得又一聲鬼叫,“啊!郡主醒過來啦!”

    另一個丫鬟裝束的少女拖著尖叫,一路逃竄,仿佛她活過來是件多么恐怖的事。

    如歌的嘴角抽了抽,拍了拍胸口。

    忽聽一聲嚶嚀傳入耳中,如歌扶起地上昏厥的少女,少女轉醒,睜眼便死死的抓住她的手腕,力道大得嚇人,仿佛在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郡主,真的是郡主!這一天一夜你把我們都嚇壞了,沒了呼吸,心臟也不跳動,嗚嗚,我好怕,你別丟下黎月和非煙,黎月聽人說了,千景王雖然外表冷酷,但容貌上還算絕世美男,郡主就將就著嫁吧,看他養眼的份上別再為難自己了……”丫頭絮絮叨叨的說著,聽得如歌如遭雷劈。

    ……嫁人?

    從這丫頭的口中得知,滄流大陸上千年前三足鼎立,后來千景國與云烈國吞并滄流國,成為滄流大陸的兩大最強國。而她就是云烈國送給千景王的聯姻郡主——烈可兒——待嫁王妃。而未婚夫千景王,對其卻是非常不待見,次日便要成親了也不見得他過來探望一次。

    不看也就罷了,還把她獨自扔在云樓宮自生自滅,受盡宮女太監的嘲弄鄙夷,這位柔弱的云國郡主受了這等委屈,郁悶之下不知怎的就翹了辮子,然后有了她靈魂的寄居。

    安撫好的情緒又攪成了一鍋粥,如歌心中暗揣,兩老妖敢情拿她開涮,要她與一個冷酷的陌生人OOXX!

    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幅荒誕而粗暴的畫面,臉皮抽筋的如歌最終悶悶不樂的跳了起來,兩手叉腰,“沒天理!陰險狡詐、玩弄權術、自私自利的兩老妖!”

    想起那兩張欠扁的老臉,如歌氣得青筋暴跳。

    想我如歌英明一世,小手都沒讓人牽過,這兩個可惡的糟老頭,竟然二話不說就要將我送出去嫁人,我如歌決不投降,誓不投降!

    揮退黎月,如歌頹喪的躺回床上,一動不動的閉目沉思。

    忽覺臉上傳來冰涼的觸感,是指腹摩挲面頰邊沿的輕柔。

    “死了也好。”陌生的聲音,突兀的嘆息。

    躺在床上的如歌郁悶的皺了皺眉,立即睜開了眼,欣賞著來人觸電般收縮手的精彩表情,她瞇起眼睛,宛如頑童一般的嘿嘿一笑,“我還沒死呢!”

    站在床沿的是一位衣著清雅的美婦,年紀不大,長發飄逸,冰肌玉骨,柳眉輕挑,眼神凄厲的冷漠中帶著一抹凜冽。

    仿佛她站在哪兒,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如歌咽了口唾沫,只見美婦臉上的震驚之色轉瞬斂去,又恢復了以往的淡漠,一言不發的轉過身走了幾步,頭也不回的開口道,“生命有的時候是一種責任,雖然沉重,但不得不擔。”

    哲理!

    如歌眨著眼珠子暗忖,好好的消化她這幾句話的深意,又見走至門前的美婦頓了頓足,淡然的再次開口,“如果,哪一天生活無法繼續,就去找我,本宮會親手殺了你,作為我們云烈國兒女最后的尊嚴。”

    呃?

    望著那襲飄然而去的身影,如歌的下巴差點脫臼,嘴角抽筋的嘟噥道,“強悍,這臥虎藏龍的*宮……”

    “謝天謝地,郡主,你總算又活過來了,黎月的眼睛都快哭瞎了!我們兩人隨郡主和親而來,這人生地不熟的,也就只有郡主你一人罩著,你要是有什么不測,你叫非煙和黎月怎么活?”門口蹦進一個跳脫的少女,人未見,先聞其聲。

    此刻這個自稱非煙的少女一手拉著黎月走近如歌,少女長得眉清目秀,頗有幾分姿色的俏皮。

    “非煙?”如歌收回目光,打量了眼這個機靈活潑的少女,這個身段打扮,她篤定就是那見到她一路鬼叫而去的少女。

    “郡主,你別聽她的,她素來藏不住事,有什么說什么,忌諱之處你別往心里去。”見如歌微微皺眉的表情,一旁的黎月善意的周旋道。

    如歌點了點頭,“剛才那位……”

    黎月會意,“是云太妃娘娘,也是云樓宮上一任的主人。”

    “上一任?”難道這也有世襲?如歌砸了咂舌。

    “對啊對啊,咱們云烈國與千景國素來交好,每一任千景王都會有一個從云烈國過來的云妃娘娘,郡主就是這么選出來的。不過近些年兩國為了兩國邊鏡的晉城小島而關系鬧僵,彼此戒備著如臨大戰似的,有道祖訓不可廢,咱們云烈國還是把你嫁過來了。”得,非煙這個話匣子藏不住事,沒等如歌如何套話便一股腦兒的說了出來。

    如歌微蹙了蹙眉,兩國國政哪有非煙說的那么簡單,敢情就跟中國與日本不死不休干架無數年的釣魚島事件一樣。國事她不懂,但兩國邊境經濟命脈的重要性她還是明白的。

    “那這個太妃娘娘?”如歌抬眼望了望黎月,待人處事這方面,心思細膩的黎月應該更擅長。

    “太妃娘娘也算*宮的一大傳奇,早年間在這千景國的地位僅次于如今的太皇太后,斡旋在*宮爭斗中,雖然沒有子嗣,卻也能毫發無傷的全身而退。如今僻居*宮北院隱世,不屑參與權術。曾有人放言,如果這位太妃娘娘東山再起,跺一跺腳,這千景國的大地也得抖三抖!”黎月略微措了措詞,便鎮重開口道。

    如歌咽了口唾沫,再次感慨了一番,這尊大神級人物,估計一般人見了都得燒香膜拜。

    還好似友非敵,如歌暗暗松了口氣。

    從床上走下,徑直往梳妝臺走去,既然知道了一些大概,現在神智冷卻下來的如歌,最好奇的便是她現在的模樣,即烈可兒的容貌。

    銅鏡里,映入的那張臉,不是她自己的,卻是出奇的漂亮!

    黛眉微彎,杏眸灼灼,瓊鼻高挺,朱唇絳點,香舌貝齒,青絲如瀑,一個稀世大美女!

    如歌興奮得差點叫出聲來,第一次看到沒化妝也能這么好看的女子,雖然她前世的容貌勉強夠得上系花,可是跟眼前這張臉相比,卻是明月與螢火的代溝。

    左右看了看如今堪稱黃金比例的魔鬼身材,柔腰纖韌,身形翩然嬌俏,曲致玲瓏,風華卓然的性感妖嬈,風情更在一個眼神無意的挑逗下更增嫵媚。

    如歌笑逐顏開的嗚嗚作響,捏了捏臉蛋,瞧見鏡中的她雙目宛如黑珍珠一般爍動著亮澤,狡黠的神色瞬間將原本氤氳在眉目間的愁云掃開。

    從現在開始,她就是我烈如歌!

    從此不再愁眉深鎖,我要笑傲*宮!人生如歌!

    *

    歡迎各路客官,光臨滄流大陸,后文精彩,多多支持哈o(∩_∩)o...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7605666_80_801-m
妻華
作者 夜惠美
  重生的她不再背負家族的使命和責任,盡情享受鄉間女土豪的快意人生。然而天意弄人,她面臨以下幾...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