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惡客登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山崎海心覺不對,轉頭一看。

    小野明美手裡正拿著半個熱烘烘的烤紅薯,滿臉討好地遞過來。

    “別生氣了,山崎君,喏,這一半給你。”

    山崎海看她眼睛不捨的樣子,沒伸手去接,只是問,“你這哪來的?”

    他不信小野明美會買街上的石烤紅薯,東京物價不菲,街上賣的烤紅薯最起碼六七百円一份。

    而小野明美是這清河町這一帶出了名的“白嫖怪”,所有打工商店裡免費的東西她都會去體驗一下。

    就連每天傍晚來柳源道場打小工,臨走時,她都要咕嚕咕嚕地灌一壺道場裡免費提供給學員的蕎麥茶。

    理由是晚上回家就不會口渴想買飲料了。

    小野明美很喜歡喝草莓飲料,據說她租住的閣樓附近有個自動售賣機,裡面草莓飲料價格很貴,她捨不得買又嘴饞。

    所以只能用這種方式把自己灌飽,以防禁不住誘惑,管不住自己的手。

    對此山崎海也是相當無語,華夏的女孩子要是有一半這樣的覺悟,那就沒一茬接一茬的購物狂歡節和“冬天裡的第一杯奶茶”什麼事了。

    此時,聽到山崎海的話,小野明美眼睛一亮,興致勃勃地給山崎海講起了她下午的“小野奇遇記”。

    原來她下午結束了麵包店的打工後,就騎著共享單車一路往清河町的道場趕,快到清河町的時候,沒成想路上遇到了一個騎著三輪車載著家電傢俱上坡的老奶奶。

    “奶奶年紀大了,上坡很吃力,我猶豫再三,還是決定助她一臂之力。”

    小野明美嚴肅地說道。

    “所以你就單手把三輪車推上坡了?”山崎海問。

    “啊咧,你怎麼知道?”小野明美驚訝道。

    “你說了一臂之力嘛...”

    山崎海笑了下,隨後看了下手機時間,又納悶問,“那應該很快吧,你怎麼到這個點才來,足足遲到快三十分鐘,不會是...”

    山崎海臉上露出狐疑的神色。

    “我沒有騙人!”小野明美急了。

    她似乎很在乎自己的‘風評’,趕緊解釋,“我幫推上坡的之後老奶奶很開心的感謝我,我說不用謝不用謝,媽媽告訴我授人玫瑰手留餘香,您布兜裡要是有烤紅薯或者橘子給我點就再好不過了。”

    ???

    你這是哪門子授人玫瑰手裡餘香啊?

    這分明是趁火打劫吧!

    山崎海心中吐槽,嘴裡說,“你最近是看了什麼電視劇嗎?東京哪裡有隨身帶著紅薯橘子的老奶奶?”

    “啊咧,你怎麼知道?”

    小野明美再次驚奇,嘆了口氣,“那個老奶奶也笑眯眯地和我說,不是所有老奶奶都會像電視裡一樣布兜裡帶烤紅薯和橘子的。”

    “那你這紅薯哪來的?”

    山崎海面露疑惑。

    不是真的是街邊買的吧。

    難道今天下雨太陽真就打西邊出來了?

    小野明美聽了卻叉腰哈哈大笑。

    “沒想到吧!老奶奶說她家裡有烤紅薯,我聽了就趕緊讓她上車,然後蹬著三輪一口氣把她送到了家,老奶奶很感激地從家裡給我了倆個烤紅薯。”

    你明天別來了。

    去搬家公司找個班上吧。

    山崎海無力吐槽,看著小野明美手中的半截紅薯。

    “倆個?”

    小野明美驚覺說漏了嘴,藏了下身後揹著的小包,不好意思道,“山崎,不是我明美不夠朋友,還有一個我要留給妹妹的。”

    那算你還有點良心。

    山崎海倒是不饞她那半截烤紅薯,只是故意板著臉。

    “今天就不說你了,下次記得別遲到,不然我就告訴柳源老爹讓他扣你工資。”

    “保證!一定!”

    小野明美信誓旦旦的擔保。

    但她嘴裡卻又忍不住嘟嘟囔囔著。

    “山崎,我覺得柳源老爹應該不會扣我工資的,是他告訴我要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當初我剛來到東京都,要不是遇到柳源老爹早就餓死了...”

    山崎海聽了無力吐槽。

    他覺得按照柳源春藏那憊懶性格,或許當時只是為了節省道館用人開支,騙個從鄉下來的廉價勞動力。

    但他也不忍心去打擊一個傻蛋的信念,只好扭過頭假裝沒聽見。

    小野明美幹活倒是不偷懶,她到了後衣服也不換,屁顛顛地去庭院裡打了一大桶水,拿著抹布蹲在地上就哼著不知名的鄉下小調歡快地擦拭了起來。

    山崎海看了也嘖嘖稱奇。

    小野明美這傢伙明明窮的要死,租的房子是破舊住宅區閣樓上一小間,頂多四五平,只有個腦袋能伸出去的小窗戶,比網吧也好不了。

    她口中引以為豪東大的學霸妹妹似乎也從沒來看過她,每天上午中午傍晚都要騎著路邊的共享單車,去不同的地方打小工,整天整天干不完的工作,比996可慘多了。

    但山崎海每次見她,卻總是一副元氣滿滿,活力四射的開心模樣。

    見鬼,也不知道她哪來那麼旺盛的精力。

    ......

    晚上六點半左右,山南定之助結束了下午的教學。

    道館裡的十幾個學生紛紛先向他畢恭畢敬的行禮,路過河伯之神的神位時再次行禮,祈禱這位水神能夠讓自己早日感應水炁。

    一切都結束後,學員們這才依次有序地出門離開。

    有三個中學女生走到山崎海身旁的時候,彼此推搡了幾下,然後有個女生地面帶羞澀的跟他搭話,大膽的問他要LINE號,想要加個好友。

    清河町周圍不大不小也有五六個劍道館,其實這三個女生昨天原本準備把清河町周圍的幾家劍道館逛個遍,貨比三家。

    不料剛進第一家柳源道場,不經意間看到正在擦地板的山崎海,她們就再也挪不動步子了,果斷交錢在柳源道場報名。

    山崎海倒是沒什麼驚訝,臉上一如既往笑著點點頭。

    他在學校裡和在街上經常會有這種待遇,有些是學妹,有些是學姐,甚至還收到過一些娛樂公司星探的名片。

    旁邊正在擦地的小野明美偷瞄著這邊,那三個女生一走,蹲在地上擦地板的她就身體一扭一扭地挪了過來。

    “山崎,你膽子真大。”小野明美小聲道。

    “嗯?”山崎海不明所以。

    小野明美眨了眨眼,左右看了看,悄咪咪地說,

    “我聽別人說你和這家的大姐頭有婚約,居然還敢和外面的女人勾勾搭搭的,不過放心,我明美很夠朋友的,一定會幫你保密。”

    山崎海有些無語,不知道她從哪邊聽說的。

    所謂的“婚約”,實際上是柳源春藏那個老酒鬼在一次醉酒後摟著自己老爹的肩膀,豪氣干雲地說:你看我三個寶貝女兒怎麼樣,以後長大了只要兩情相悅你兒子任意挑一個。

    後來,山崎海的父母在東京獸潮中喪生,武士家族出身的柳源春藏倒也很夠義氣,二話不說就把山崎海接進道場住了。

    落在清河町附近的外人眼中,他自然也就成了“婿養子”。

    打工是新的“山崎海”來到這個世界後主動提出的,畢竟他前世在華夏受到的教育,就沒有白吃白喝白住白拿的習慣。

    但此時,對著小野明美這個腦袋缺根筋的傢伙,他倒是沒解釋什麼,只是笑著指了指地板。

    “馬上就要開飯了,你地板如果沒拖完,瑚夏恐怕不會讓你上餐桌。”

    “啊咧!對哦!”

    小野明美頓時驚醒!

    她晚上來劍道館打小工,是管一餐飯的,要耽誤吃飯那不虧死了,趕緊埋頭賣力打掃了起來。

    ......

    快到飯點的時候,一個穿著高中制服,身材飽滿,一頭烏黑秀麗的披肩長髮襯著張精緻臉龐的長腿少女溜進了道場。

    “我回來了。”

    柳源梨繪進門就左看右看,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

    “大姐,你又遲到了。”

    廚案後,柳源瑚夏推了下鼻樑上的眼鏡,臉上沒有表情地說道。

    “知道啦知道啦!今天路上遇到了一些不開眼的,我稍微教訓了一下他們。”柳源梨繪擺擺手,她很怕這個做事一板一眼的妹妹說教她。

    柳源瑚夏聞言先是仔細打量了下柳源梨繪,確認她沒有受傷後,才聲音平穩地繼續道,“按照家規,放課回家遲到,要交五百円納入家庭旅行備用金。”

    柳源梨繪一聽立刻急了,雙手叉腰,正要據理力爭地分辨。

    這時,她眼角的餘光卻看到山崎海朝著這邊走來,趕緊用只有兩人聽到的聲音小聲道,“瑚夏行行好,這次可不可以通融下,我真的遇到事情耽擱了。”

    柳源瑚夏不為所動,“大姐,我們要遵守...”

    “好了好了,怕你了,晚上給你。”

    柳源梨繪洩氣道。

    對於這個古板的妹妹,她從小到大不知道嘗試了多少次,現在早已經放棄利用親情去打動了。

    但她轉過頭的時,面對著山崎海時,臉上卻不知何時變成了帶著許羞澀的笑容,聲音溫柔得像是春天輕拂過面龐的暖風。

    “阿海,聽說最近上了新電影,明天有時間一起去電影院嗎?”

    柳源家的大女兒柳源梨繪是常青臺女子高校風紀委員會的副會長,和會長並駕齊驅,人送外號“兩隻老虎”。

    同時是個不折不扣的顏控,對顏值標準相當高,據她說連一些東京的男子偶像都入不了她的眼,可偏偏嗑死了山崎海這一款。

    初中某天得知了柳源老爹的“酒後豪言”,她興奮了好一陣子,現在山崎海面前不自覺地就打造出一種賢妻良母的人設。

    “啊?明天嗎?”

    路過餐桌的山崎海正要去幫忙盛湯,聞言頓了下腳步,想了想搖頭。

    “明天不行,抱歉,有約了。”

    餐桌旁,正拿著飯勺在給眾人碗裡分舀米飯的柳源紗千子豎著耳朵,不易察覺地瞥了這邊一眼。

    “呃...這樣啊,那真是可惜呢,要不...”

    “呵呵,下次一定。”

    沒說幾句話,道館裡的眾人都圍聚了過來,各自拿筷子拿碗碟搬凳子,柳源梨繪只好暫時作罷。

    這時,緊趕慢趕,終於趕在飯點打掃完道場的小野明美一路小跑地捧著自己的飯盆衝刺到了柳源紗千子身邊,鄭重地雙手舉過頭頂。

    “紗千子醬,請給我滿上!”

    “好的小野姐姐。”

    餐桌這邊,柳源瑚夏準備的飯菜已經上桌了。

    曰本晚餐比較注重清淡,每種菜都裝在一個小碟子裡面,除了納豆、醬菜和天婦羅外,就是比較常見的家庭炒菜了。

    當然,味增湯必不可少。

    小野明美呲溜呲溜地先喝了口湯,然後豎起大拇指討好地恭維。

    “好耶!瑚夏醬的手藝越來越棒了!”

    在餐桌上,這個來自奈良縣的打工妹情商高得驚人。

    做事一向認真的柳源瑚夏卻不當這是馬屁,聞言微微躬身點頭。

    “謝謝小野桑的誇獎。”

    旁邊的柳源梨繪心裡不以為然,但有山崎海在的場合,她一向是“高嶺之花”的格調,吃飯都是小口小口的細嚼慢嚥。

    或許是柳源老爹的三弟子沒回來吃飯的緣故,晚餐的氣氛比較安靜。

    柳源老爹的大弟子山南定之助性情敦厚,不會像是老三那樣,沒事就拉著山崎海講一些大學生活好的白爛話。

    至於其他人,柳源瑚夏奉行的是“食不言寢不語”,柳源紗千子性格早熟,一直以淑女的標準要求自己,淑女顯然吃飯是不說話的。

    至於道館裡打小工的小野明美。

    這位顯然不是淑女。

    不過她一直覺得吃飯說話,是一種相當愚蠢地行為。

    你說話還有空吃飯嗎?

    等一回頭,菜都被人吃完了,那估計得心痛十級。

    一時間,桌席上的氣氛有些安靜。

    但很快,這安靜的氛圍,被一陣門鈴聲打破了。

    “老爹回來了?”

    紗千子疑惑地轉過小腦袋。

    山崎海覺得不太像。

    時間不對,柳源春藏晚上喝酒,儘管從未夜不歸宿,但最起碼九點後才會回來,一般是他去開門扶人進來。

    現在這個點還早著呢。

    “我去開門!”

    打工人小野明美很有“眼色”。

    但她路過電飯煲時,變魔術般摸出個飯盆,順路又給自己加了碗米飯。

    然後她就這麼端著飯盆,一路小跑到了門口,隔著門問:

    “你好,這裡是柳源道場,請問哪位?”

    門外傳來一個有些沙啞的聲音,自語道,“柳源道場嗎?那看來是沒錯了。”

    說完,他又對裡面的小野明美說,“鄙人蘆川株式會社的區域經理阪本桐馬,有事情想和柳源道場的家主相商。”

    小野明美不敢做主,手裡端著飯盆,心急著回去吃菜的她轉頭朝著柳源梨繪大喊,“大姐頭,是找柳源老爹的。”

    魂淡!

    別叫我大姐頭啊!

    柳源梨繪心中惱火,臉上卻是笑容明媚,“明美醬,老爹不在,你先讓客人進來吧,柳源家不能失了待客之禮。”

    “好的好的!”

    小野明美點頭開門。

    打開門後,她不由一愣。

    門外,站著幾個穿著花襯衫黑色西裝的人,後面有個年紀比較小的腦袋上還纏著繃帶。

    領頭的那人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穿著米白色西裝,搭著酒紅色襯衫,腳上一雙乾淨的白皮鞋,高挺的鼻樑上架著一副琥珀色墨鏡,留著板寸頭髮瞧著有些生冷。

    小野明美雖然是奈良縣鄉下來的,但很喜歡看晨間劇的她立馬意識到這些人的身份,不由驚訝地脫口而出:

    “你們...你們是東京的壞蛋?”她似乎沒怎麼見過東京的黑幫,第一反應不是害怕,居然還有些驚奇地打量著。

    門外,阪本桐馬看著眼前這個端著個裝滿米飯的飯盆的女生,心中也略感驚奇。

    他想了想,開口說,“抱歉,看來我們來的不是時候,你們在吃晚餐嗎?”

    “嗯嗯!”小野明美點頭,忽然又問,“要一起嗎?”

    這話一出,門口頓時安靜了。

    這些人去過這一帶不少商家,還從沒有人回問他們要不要一起吃飯的。

    如果不是眼前這女人腦子有問題。

    那就一定是在戲耍他們!

    可惡!

    後面那個頭上扎著繃帶的黑西裝雅庫扎,臉色微微一變,就要上前呵斥。

    阪本桐馬卻好似身後有眼睛一般,突然抬手豎起了兩根手指。

    那人見狀居然打了個哆嗦,又一下子趕緊低下了腦袋。

    這時,長屋正門餐桌上的眾人也察覺到了門口的情況。

    大師兄山南定之助最先起身,面色微沉地走了過來。

    他身形高大,體格健壯,走起路自有一股勁風撲面的氣勢。

    柳源家三姐妹也紛紛放下碗筷,跟在後面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紗千子低頭拿起手機,悄悄地給誰發了個信息。

    到了門口,山南定之助還沒開口,後面的柳源梨繪就訝聲叫道,“是你?”

    門外的幾人中,儘管對方頭上扎著繃帶,但她還是一眼認出了這人就是在附近巷子裡收她保護費不成,反被教育的紫毛雅庫扎。

    “看來柳源小姐還認識他。”阪本桐馬語氣似笑非笑地說道。

    “當然...不認識,我...我才不認識他。”

    柳源梨繪有些心虛的否認。

    她悄悄地偷瞄了眼山崎海,後者臉上神情沒啥變化。

    但柳源梨繪還有些疑惑。

    當時她只是和那些小混混雅庫扎只是簡單交手,有意避開了頭部這些重要部位。

    走的時候還好好的,實在搞不懂這會兒怎麼頭上都纏著繃帶找上門了。

    難道是要碰瓷訛詐我?

    可惡!

    早知道就打痛一點了。

    這時,山南定之助再次往前踏了一步,比阪本桐馬高出半個頭的他居高臨下,語氣認真地問,“你好,我是柳源道場的師範代,請問發生了甚麼事?”

    “其實我這次來...是想給柳源小姐道歉的。”阪本桐馬聲音不急不緩,打了個響指。

    身後那個纏著繃帶的年輕人,突然撲通一聲,雙腿併攏跪倒在地。

    只見他兩手聚攏放於大腿上呈正座之姿,身體前傾、上半身抬起直至額頭磕地,朝著柳源梨繪擺出了一個曰本最大程度表達歉意、請求諒解的“土下座”。

    柳源梨繪被嚇得往後退了一步,她看了看那個繃帶男,又看了看阪本桐馬,沒搞懂什麼狀況。

    阪本桐馬緩緩摘下墨鏡,掛在西服前的衣袋口,眾人這才第一次看全他的臉。

    客觀地說,阪本桐馬的相貌並不像是傳統黑幫那樣凶神惡煞,他五官立體,劍眉星目,甚至能稱得上有幾分忠義正氣。

    “現在可以進去聊聊嗎?”阪本桐馬笑著問道。

    曰本是個講究表面禮節的國家,有些心虛的柳源梨繪還沒來得及說‘沒什麼事你們還是請回吧’。

    旁邊的二女兒柳源瑚夏就開口清聲道,“客人請進,不過我們還在用餐,如果有事相商,麻煩你們稍微等一下。”

    阪本桐馬微微頷首。

    “那是自然,唯風月與美食不可辜負。”

    他說完,就看到角落的小野明美也煞有介事地跟著點頭,不由莞爾一笑。

    是個有趣的道場啊。

    看來今晚不會太無趣了。

    ......

    既然要招待“客人”,山崎海就不能閒著了,他每天的工作裡就包括接待來道館看看考慮是否給孩子報名的家長,給客人端茶遞水。

    這會兒他微微躬身,將阪本桐馬一行七人引進了講武堂裡的會客廳,然後走到茶几拉開抽屜,幾種常見的茶葉罐擺放在抽屜裡。

    轉頭問,“您好客人,請問喝什麼茶?”

    從被引進門開始,阪本桐馬就一直打量著這個高中生模樣的男生,對方最吸引他的不是那出眾到可以當偶像的相貌。

    而是那一雙眼睛。

    彷彿有澄澈的天空在裡面蔓延。

    此時,聽到山崎海的話,阪本桐馬笑著搖頭。

    “小哥不用費心,我喝蕎麥茶就可以。”

    山崎海也不多說,點點頭,關上抽屜,去旁邊的茶水罐裡打了一壺免費供應給每天來練劍學員的蕎麥茶,又來到阪本桐馬身旁斟上。

    他帶來的其他六個人,都束手站在兩邊,看樣子是不需要喝茶的。

    阪本桐馬端起杯子,在升騰的熱氣中先用鼻子嗅了嗅撲鼻的蕎麥香,然後抬起杯子將茶水一飲而盡。

    放下杯子,他沉吟了下,忽然笑著對旁邊添水的山崎海說,“這杯茶讓我想起了剛來東京的日子,那個時候我當過出租車司機,當過搬家工人,也兼職做過拉麵館學徒,每天最開心的就是下班的時候舒舒服服地灌一壺蕎麥茶。”

    說到這,他話鋒一轉,“小哥是道館裡的人嗎?”

    面對對方的搭話,山崎海沒想那麼多,對這些人也沒什麼太壞的印象。

    他只想著定之助大師兄他們快點吃完飯,打發走這些人,好讓他早點下班,回房間完成功課,然後開始一天的“吸水”修習。

    業精於勤荒於嬉。

    山崎海吸取了前世獲得無名法決後三天打魚兩天晒網,不幸客死他鄉的教訓,時刻提醒自己在這個充斥著劍道強者和能力者以及凶獸出沒的世界,他的力量還很弱雞。

    因此他必須要努力努力更努力,每天睡覺的時候都在修煉,一刻都不曾放鬆。

    於是山崎海點點頭。

    “是的客人,我在道場裡打工。”

    阪本桐馬微微頷首,轉頭看向了長屋側面正對著的庭院。

    屋外,夜空中又飄起了淅淅瀝瀝的雨點,屋簷滑落的雨水逐漸形成一面墜下的珠簾。

    庭院池塘裡,才露尖尖角的荷花被打的花枝微顫,池塘旁的驚鹿忽然“嗒”一聲,讓人在這寂靜雨夜裡有種心神空曠的感覺。

    “是個不錯的道場啊。”阪本桐馬感嘆了一聲。

    “您謬讚了。”

    柳源瑚夏的聲音傳來,身後還跟著山南定之助等人。

    她們說是去吃晚餐,可在這種情況下誰還有心情真吃,山南定之助只是找柳源梨繪私下裡瞭解一下情況,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噢,倒也不是沒人真吃。

    小野明美這會兒邊走邊揉著肚皮。

    似乎就吃得挺飽的。

    不過她倒也講義氣,吃飯的時候聽說道場可能有麻煩,平時吃完飯灌一壺蕎麥茶就溜的她乾脆地留了下來,拍著沉甸甸的胸脯表示要和柳源道場共進退。

    聽到柳源瑚夏的謙虛,阪本桐馬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大師兄山南定之助攜著柳源家三姐妹,在阪本桐馬對面的椅子上坐下,山崎海和小野明美站在一邊。

    他們倆都算是外人。

    山南定之助聲音平穩而又禮貌地問,“既然已經道歉了,不知道阪本先生今晚來這裡還有什麼其他什麼事情要找家師。”

    “說起來還沒正式介紹。”

    阪本桐馬避而不答,起身微微彎腰,右手一伸,身後一個戴著眼鏡的西裝男拿出一張卡片放在了他的手中。

    他轉而雙手拿著名片,微微彎腰遞給了對面的山南定之助,“鄙人是蘆川株式會社的區域總經理阪本桐馬,這是我的名片。”

    山南定之助接過名片,視線掃了下,“抱歉,我沒有名片,我是柳源道場的大師兄山南定之助。”

    “幸會,今天來,其實是有件事和柳源家主商量,不知道山南桑是否能夠...”

    阪本桐馬話沒有說到底。

    旁邊扎著丸子頭的柳源瑚夏出聲清聲道,“父親說過,他不在道場的時候,道場裡的事物可由山南師兄全權處理。”

    阪本桐馬聞言倒是沒有意外,嘴角微微一笑。

    “這樣的話,那我就直說了,鄙人剛接手清河町這一片商家店鋪的安保業務,聽說這一帶道場比較多,有一些商鋪和道場簽了安保協議。”

    說到這,他頓了頓,雙手交叉在膝蓋,沙發上的身體微微後仰,嘴角泛起了淡淡的笑意。

    “這本來沒什麼,商業合作講究的是自願,但是有幾家居酒屋和我們蘆川株式會社的合作還沒到時間,就擅自和一家道場簽訂了安保協議。”

    “我派人多方打探,才得知那家道場就是貴方柳源道場。”

    “生意嘛,誠信最重要,你們怎麼看?”

    ......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人在東京:開局一座時空門
作者 開心小帥
穿越東京。 沒有天降系統,也沒有自帶外掛。 本以為今後只能安安心心當個雜貨店老闆。... (馬上閱讀)
180
開局一個大天使
作者 正北方
王大亮是一個即將畢業的大四狗,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玩各種各樣的遊戲。但是在這即將離開校園的時候,... (馬上閱讀)
180
柯南是我的工具人
作者 桃瓜
穿越名偵探世界成為黑戶怎麼辦? 還好有穿越者必備金手指——異次元高科技隱身式直播間。 只是……... (馬上閱讀)
180
我在動漫加載了神明系統
作者 閒魚一生
剛穿越過來的時候,這具身體只有十六歲,我花了三天時間確定了我真的沒有金手指這個殘酷的現實。 從... (馬上閱讀)
180
我在東京掌控神祇
作者 清水涼白開
死不瞑目的茨木童子:剛才那一招有名字嗎? 入間仁:飛天御劍流·九頭龍閃! 平將門:這個世界...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