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夜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流夢走的時候,很意味深長的看了本座一眼,隨即嘴角一揚,大笑而去。人若好看了,不管他做什么,都給人一樣賞心悅目的感覺。其實,本座很想說,流夢是一個非常適合笑的人,他笑起來的樣子讓人想到春天的暖陽,里面仿佛有一種力量暖入心扉。若只看流夢的大笑的背影,也覺這天下第一公子的頭銜并非浪得虛名。談笑間睥睨天下,何家有幸,得子若此。只是本座對他人家事不甚感興趣,也不愿去打聽流夢之事。不過,以常理度之,非富即貴。

    一曲千金,或許再說不久,便可躋身青樓名妓之列吧。

    但名氣太大,也加大了脫身的難度。難道本座要把這青樓作為本座生活的大本營,這委實……委實有些……

    初入異世,熟悉而陌生的感覺,一切都要重新再來。而現在,我又該如何選擇生活。

    對各種局勢都茫然的時候,最讓人郁悶之處便是,即使是吃東西,也難找到可口。幸好,本座的適應能力是小強級別的。只要是當地的酒樓的招牌菜,都能勉強入口。

    華燈初上時節,就在本座在現在過去未來之間徘徊之際。一個白色的身影突地出現在房間,看著已然洞開的窗戶,本座猜測他是從窗戶跳進來的。

    夜闖民宅,不,是青樓……

    “白衣公子?”不是我白天見過的那位公子又是誰?本座本想稱呼他名,但他并未親口告訴我,如此似乎有些唐突。

    “白衣公子?還要假裝不認識我到何時?”

    “難道我們曾經很熟?”

    “曾經不甚相熟,但姑娘去救過我性命。”

    “既不甚相熟,何必記得,就如這鴻芳館,日夜客多如過江之鯽,若要我都記下來,委實不可能。況我現在記憶也不好,不喜為如此瑣事消耗精力。”以流夢的武功和謀略權勢還須人救,本座懷疑他在和我套近乎。“不過,我道是很好奇,在天下第一公子落難時,想本人如此弱不禁風的女子如何救得了公子。”只是不曉得這人圖的是什么,才還是貌?本座自以為后者的可能居多,但明顯流夢在相貌上較月傾樓更勝一籌,他就算回去自己照鏡子也比看著別人好。

    “弱不禁風?”流夢瞄了本座一眼,輕笑起來,仿佛聽到一個很好玩得玩笑。仿佛突然手一動,扣住本座命門。本座自然知道他在做什么,只是本座現在體內委實和常人無異。但以本座現在殘存在靈魂的神力,也不是實在躲不開。但本能感覺他不會傷害我,便由他去了。良久,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本座一眼,有說,“應該中過很深的毒,武功散了也不算什么,索性性命是保住了。只是……你真的失去記憶了?”

    “為何反復問這一句?”

    “因為……這樣我就可以重新開始?”

    重新開始?有些搞笑。本座想甩掉他很來不及。但我說話卻一向很隨和。“逝者不可追,既無過去,何言開始?上天既讓我失去記憶,一定有他的安排,也許過去的種種本不該重復。”

    流夢有些玩味的看了本座一眼,說,“準備一直呆在這?如果是因為失去記憶被迫留在這里,不如跟我回蝶夢山莊。”

    “我想先在這呆一段時間,在這里看各種各色的人來人往還是很有意思。況且,我還是很喜歡在鬧市安身,太安靜安逸的生活于我太無味。”哎,過久了空與靜得生活,本座現在開始想念繁華。畢竟是在人間的最后一世,還是多看看周圍的景致好些,在異世當然要嘗便當地美食。世上最大的樂事,當屬吃字。

    流夢又跟我說了很多,總結來無非是想讓我跟他回蝶夢山莊以報答我昔日的救命之恩。雖然真正救他的人不是‘我’,但既然本座承了這個身子,便有些心安理得的承了這份恩,向流夢要了三個條件。無論何時,本座讓他為我做三件事,他都不能拒絕。本座原以為,像他這樣的古代人考慮問題一定老奸巨猾的思索片刻,但看到他喜滋滋的答應,本座竟然有些后怕的覺得自己似乎掉入某種陷阱。

    流夢走的時候,已近亥時。本座困意非常。當然,如他來時相同,他走的不是門。

    朦朧著眼走向里間的床榻,因太疲憊而沒點燈。接著外間的燈光,就勢往床上躺去,卻驀然跌進一個結實溫暖的懷抱,有力的胳膊也在瞬時圍在本座腰上,溫熱的氣息也向我的臉上噴去。

    私潛入室的登徒子!!!

    本座心中咯噔一下,睡意立消失。

    一個個不走門專夜半拜訪,看來這身體的主人委實惹了不少是非。她是散了,只是可憐的本座這么晚了不睡覺來解決這些是非。這是不是本座跟流夢要承諾后的報應,不過這報應來得,真是迅雷不及掩耳!

    “你……”

    你是誰?

    你怎么在這里?

    你又為何在這里?

    本座想說什么,卻在他身形靈活一動,和本座體位互換后,感覺到溫熱的身體覆到身體上,本座大腦登時一片混沌。心中一動,隱隱有什么東西呼之欲出,卻終究什么都沒想到。

    “我?”他嘲笑的看了本座一眼,繼而說道,“你現在是不是該向自己的丈夫解釋一下,剛剛三更半夜和一個從窗戶里跳進來的男子都談了些什么。還那么開心,你以前是從不對外人那樣笑。”帶著醋味威脅十足的話語。他放在本座肩上的手捏的肩膀好疼。

    如此黑漆漆的夜里一個男一女如此慘不忍睹的曖昧姿勢和動作,仿佛若是本座不能說出讓他滿意的答案,他便身體力行的讓本座知道什么是一個妻子該盡的義務。

    這人真是“我”丈夫?不知為何,他如此登徒子的行跡委實讓本座不爽。若這個人當真是‘我’名正言順的丈夫,剛才本座與流夢說話時,他大可光明正大的跳出來下逐客令,也不必隱匿行徑,現在才興師問罪。本座不知‘他’與這身體的主人具體是什么關系,只是本座實在不想承這份‘責任’。這人太不可愛了,本座喜歡尊禮重道的男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842123_82_822-m
重生異能商女:軍少,惹不起
作者 煙云夢
  【重生軍婚,一對一寵文】
  前世,親戚冷眼,父親慘死,男友劈腿;重生十四歲,再...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