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問罪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位公子,好像認錯人了……不過,你……能先放開我嗎,你手弄疼了我肩膀。”陌生客氣略帶厭煩的語氣,他身體一僵,捏著本座肩膀的手一抖,全身的氣勢減了大半。看他一時氣短,本座就勢一把推開壓在上方的身體,轉身從床上跳下。只是很悲催的是,本座的新裙子因還壓在他身下一角,而被有些不幸。只能一聲清脆的裂帛聲,就……不過感謝古人穿衣服時層數多,本座尚未春光乍泄,但也很是尷尬。

    “可能有什么誤會,或是公子走錯了房間。里屋光暗,不如公子到外間來細說些吧。”遇見登徒子,在無力反抗的情況下,為保自身,還是把對方當做君子對待好些。若是以小人之道對待小人,今夜吃虧的肯定是本座。以這人武功,本座還沒喊人,說不定就被滅口了。

    沒看清他的表情,本座甩動了一下裙子,出了里間。縱然本座故作鎮定,但這期間隱忍的怒氣,還是讓手忍不住顫抖。

    當一個習慣強者的位置,一旦處于弱勢,且毫無反抗時,再好的修養也會忍不住惱怒。更重要的是,本座都要快困死了,還要和一個看著像高智商的人斗智斗勇,真是……沒有天理。

    可憐的本座,如此被毒害過的身體,靈魂之力一點都發揮不出來,只能暫當一個弱女子。

    待到他從里面出來,本座已坐在外間用了一盞茶,精神也比流夢走后好了許多。

    看著他那張和司御清八分相似的臉,本座不禁有些訝然,此人應是皇親國戚。再看那臉部線條剛毅果敢,冰寒氣勢,標準的冰山美男子。他又在流夢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潛到內室,這人武功自是高不可測。惹上了一個集權勢、容貌、武功于一身的男人,若現不解釋清什么,本座日后必定麻煩不少。或者就算本座解釋清,日后也會有很多麻煩。哎,穿越后的各種關系處理,委實是一件很傷腦筋的事。只是,現在本座是實話實話,假話實話,還是假話假說?本座又該如何解釋曾經的‘我’消失的現狀?

    “首先,說句對不起……不知道以前曾經跟你發生過什么,但是失憶后,任何人對我都是陌生人……請你諒解我現在所做的一些事。”

    在任何人面前,先道歉總歸沒錯。在聰明人面前,還是打開天窗說亮話比較好。至少本座說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真的。再配合上適當的表情,縱使他不相信,也不應該再對本座咄咄相逼。雖然覺得他不會憐香惜玉,但本座還是非常努力的裝出一副受驚過度楚楚可憐模樣。

    本來就弱的情況下,假裝強勢不是明智的選擇。這是本座成功活了千百年后一大經驗。

    在本座說話的時候,他低垂的眉睫抖呀抖,拿著茶盅的手抖了一下。幾滴茶水濺在那月白的袍子上,很是刺眼。看來,他對從前的‘我’還是很在乎,但又似乎從前‘我們’關系并不是是非融洽。

    “你打算以后從此如此待我?”良久,他說話一句讓本座非常摸不頭腦的話。只是落寞的語氣,在黑夜中聽起來像被主人拋棄的小狗。

    “人都死過一次了,醒了已委實不易,何求其他。雖是失憶,我想上天已待我不薄。”聽不懂他剛才的話,本座只能故作深沉的感慨自己的處境,用心良苦處也只想博得那人一點同情罷了。“上天既讓我忘記一些事,應該有他的道理,公子何必太執著?”

    “所以你便呆在青樓?”他抬頭看了本座一眼,眼中莫名的情緒讓本座心中一震。“你這是在報復我?”

    報復?本座有些啞然,覺得他的話很不可思議,本座清閑慣了的小腦袋有點跟不上思路。不過從他的話中,本座可以聽出這個一個意思:他做出對不起“我”的事。只是以后,本座該不該利用一下他的惻隱悔過之心呢。否則,以現在的實力來說,局勢對本座很不利。

    “青樓女子如何,大家閨秀名門望族又如何。人生在世有太多的不如意之處,只要自己過的自在快樂便好,何須介懷別人怎么說。公子好像對青樓女子有些偏見,難道富貴權勢人家的女子便比青樓女子干凈多少,世俗如何渾濁,誰又能比誰高貴多少,很多人只是生的好一點而已。”看了一眼那張依舊面癱的臉,本座又說道,“誠然,你也說了,我以前并不常真心的笑。我雖然不記得曾經的自己,卻覺得現在的生活很愜意。很高興能每天看到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來來往往。我留在這里,并沒有人逼迫于我,這是我的選擇。而我既忘了你,何來報復之說。難道你曾經對我虧欠深到讓我連失憶都不忘報復。”本座又看了他一眼,略微有些竊喜的發現,那張面癱臉,有了絲裂縫,只是不知道,到底是那句話進了他的心。“前塵往事不過一夢浮生,人生不需要太執著,還是如現在這般相互維持原狀的好。”

    “你開心便好……”在本座有些湊詞造句的說完后,良久,他緩緩說道,那聲音似夜色般深沉,似要融入無邊的黑暗之中。那魂游太虛的神情,似在對我說,又似說給自己聽。本座只是聽他說一遍遍的說,“忘了也好,忘了也好……”

    忘了也好?本座有些不懂他。既然不希望我忘,為何又說忘了也好。不過看他黯然傷神的表情,本座唯一可以確定的一點就是,世人太癡,此人更癡。只是不知,曾經的“我”與此人有關,不知于現在的我是緣是孽。只是,“我”以前不在的事,本座是怎么也無法向他說出。也許是我太懦弱,霸占人家的身子,卻無法向人家的丈夫坦然承認。

    用探究的眼神望向那深如夜色的眸子,不知為何,本座在一瞬間有一種想通落荒而逃的感覺,心里的某個地方腫腫的,壓抑的緊,眼淚想要落下卻又不能落下。本座與他是第一次見面,按理說不應該有如何反應,我開始考慮,是不是這身體對他的記憶太過深刻,才能在此刻讓我產生與他糾纏太深的錯覺。

    就在本座看著他忘我的‘想入非非’時,那個面癱卻說一句讓本座印象非常深刻的話。就算以待飛升仙子的智慧,本座也覺得他那話很是能打動人心。

    “我叫司御寒,希望這次你把這個名字記牢。因為這將是未來夫婿的名字。”說著不知從哪弄來一塊暖玉塞到本座手中,轉身逃入夜色,不見了蹤影。

    告白很是激動人心,不過以本座意見,男主角應該在告白完后深情凝視一下女主角,再來了擁抱什么的比較好。看來這個小子在這方面還是新手,果然沒有本座這個曾經在現代呆過,看過不少八點檔,受過很多年中華文學熏陶的人有水平。

    捏捏那塊暖玉,優良的觸感,不知是不是傳說的和田玉。不過能讓一個皇子拿出來的小禮物,應該差不到哪里。上面好像還畫了不知是什么紋樣的東東,映著燭光看里面的紋絡,似乎有什么東西在流動。就把他當做本座今晚陪人聊天的資費吧,我把收到懷中,心想說不定某一天出去沒錢花可以當了作盤資。

    一晚上‘侍候’過兩位‘大爺’。司御寒走后,本座的身體突然松懈后,感覺一種前所未有的勞累襲來。拖著沉重的身體向內室走去,只是這次,本座進去的時候端著火燭,把內室的燈都點亮了。握著那塊暖玉,想到流夢曾經答應本座完成三個愿望,本座的竊自覺得自己今晚還是賺了。就算只賣了那塊玉,能買多少街頭小吃呀!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古人誠不欺吾。

    燃燭照眠,一夜無夢,好覺到天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04305_82_822-m
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
作者 囧囧有妖
  「這傢伙,口味是有多重,這都下得去口?」
  一覺醒來,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爆炸...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