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揚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若不是小翠在門口徘徊的腳步越來越急躁,我也不會起床。本座這個人一直是比較懶的,就算是修仙之后這個習性也沒改。人生在世,不睡為何。賴床這個優良傳統也一直保持到現在。況,本座現在所在的身體委實沒有以前的‘健壯’,如何光景下,本座以后經常賴床的幾率是非常非常的大。

    “小翠,你過來……”在床上瞇了半秒鐘后,我對著門口說道。

    “小姐,你終于醒了……”小翠欣喜的跑到我床前。

    終于醒了,本座有點啞然,這是什么話。只是賴個床,至于說的像昏睡十年八載不醒的嗎?本著大人不計小人過的原則,本座揉了揉額頭,放緩語氣問道,“出了什么急事嗎?”但,就本人觀點,這鴻芳館不是我的,就算除了什么急事也跟我沒啥關系吧。若是這地方被仇家挑了或是放把火燒了,本座大不了收拾一下包袱去另外找地方玩耍去。

    “外面來了很多京城的權貴和文人雅士,想聽小姐彈琴……”或許是近來知曉我脾氣的原因,小翠說著說著,聲音竟慢慢低下去,但眼中的光華卻越來越勝。

    “聽琴?”還大清早來了很多京城的權貴和文人雅士?從來不知道本座原來名氣這么大呀。

    “小姐不知,昨日那位流夢公子引小姐為知音的事,一夜之間傳遍京城。現在京城有名望的人都爭著來鴻芳館一睹小姐芳容。”

    敢誠他們愛屋及烏,本座水漲船高‘飛到枝頭作鳳凰’了?真沒想到,因為流夢公子的一句話,本座竟然一夜之間名聲大噪,不知這是幸還是不幸。

    “我今日身體不適,讓給他們先散了吧。”他們想見是流夢公子的紅顏知己,而不是我,本座又何必出去任人觀賞指點。那文人墨客逐風而動,相信待傳言淡了,便不會再有多少人對我感興趣了。本座既不是真的靠在這里賣藝為生,也委實為這等小事擾了清早睡覺的情緒。小翠見我實在沒有‘接客’的心思,雖有些猶豫,但也就按我話回復去了。

    不知為何,看到小翠轉身的背影。想到方才她的為難,本座竟然有些小可憐她。本座躲在床上懶睡確實爽了,因為與鴻芳館沒有硬性‘接客’任務,也沒有什么可顧慮的。但小翠卻不同,她既然寄居此地,便須看老鴇臉色。方才本座這般傲然,恐害她實多。雖然與小翠相處不長,但本座還是可以看出,她是一個很單純心思簡單的小姑娘,否則,本座也不會讓我她一直呆在我身邊。若身邊的人目的太復雜了,我雖無懼,卻終覺得太麻煩了些。只是,在這個世上,尤其是在煙花之地,像小翠這種人實在少見。

    在后來以及后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每每想到出入青樓時,本座那弱智的推理,本座就有自我崩潰的前兆。不過很好,沒人知道。

    醒了之后,不知何夕何時。

    吃著桌上的菜肴,不禁慨嘆這地方老鴇真不簡單。雖本座在飲食上一直沒有過甚要求,但根據本座日常各種用菜肴用量多少,近日來,出現在餐桌上的,都是本座愛吃的。又看出我喜歡茶,最近還時常送些上好的茶葉過來。鬧市閑居,閑看世間百態,人生如鬧劇,有人陪著玩解悶,又有一堆佳肴如此生活,也委實愜意非常。不知怎得,越發喜歡這青樓賣藝的日子。怪不得很多人喜歡青樓賣藝,看來這職業待遇委實不錯。

    洗漱用完膳,又飲了點閑茶后,已然過了末時。想起到這個世界后,還未出去看看,想到可能在某個地方遇到什么好飯菜,便招來小翠詢問周圍的市情。雖說這鴻芳館附近也繁華昌茂,但私下覺得,第一次游該國的京城,還是先去一些特色的酒樓為上,否則,忒沒紀念意義。

    “要說這京城好玩好吃又有名的地方,應該是金水旁邊的望江樓。望江樓里面不光菜好名雅,伙計也個個都是美人。還常有文人雅士在那里談詩賽藝……”小翠深情興奮的說道,眼睛里閃耀著一種類似躍躍欲試的光芒。初聽望江樓覺得名字很有意境,但想到文人雅士四個字,本座有些不爽。要知道,文人雅士的人品和他們的藝術能力是很少掛鉤的,一般情況下,越是有名的名人雅士,在私底下,越不是東西,與土匪之殺傷搶掠相較,過猶無不及。被他們歌頌的還好,若是被詆毀的,就算原本白的,也成了黑的的代名詞。

    不過,聽了小翠對望江樓的一番介紹,本座對它還是有些小向往。在京城這個地方,望江樓的酒菜既能配上‘聞名遐邇’這四個字,應該值得一去。

    但,鑒于本座穿越后,以及現在這個時候,不管是長相還是名字都有點小耀眼,如此出去,委實有些‘引人注目’,還是低調點好。古人常女扮男裝,今日本座到可一試。

    “小姐真是不管穿什么都好看。”聽著小翠如是說,看著鏡中一身白衣的自己,本座亦有些小得意。雖這皮囊沒有前世的仙風道骨,但也姿容不差,這胎借的不錯,天公待我不薄,此世委實讓本座小有面子。看著一旁一會兒的功夫變成一副眉清目秀青衣的小翠,有些小自滿的本座,搖著一把畫著水墨山水圖的扇子,出了鴻芳館后門。

    雖然一路上,本座已盡量低調。但千百年積累后得來的靈魂強烈的存在感,還是給我惹了一路的注目禮。有不少男人,竟然用火辣辣帶著欲.望的目光望向本座,這委實讓本座很是不爽快。鑒賞美好的事物是個人權利,但眼光若是含了那多別的東西,便是……褻瀆了。本座雖是花藤,但千百年間,和其他修仙的人相比,相貌不是很出眾,也未有人會用很露骨的眼光看我,現在真是不習慣。若還有靈力尚存,真不介意挖掉他們的眼睛泡酒喝。哎,弱弱的嘆口氣,看來,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男風都存在著。而只有皮相好了,不論男女,不論在那里,都不甚安全。想來,還是天上清心寡欲的環境安全。暫且希望這一世快些過去吧。

    望江樓,是一個比想象中更有味道的地方。雕欄玉砌,珠玉斜掛,只是這外面的裝潢,何遜皇家。而里面的修飾亦不乏雅然名貴。真乃大手筆,這望江樓的主人,應是個十分不缺錢的主。

    自望江樓頂向下望去,清風徐來,綠水泛清影,遠山蒼翠。清風徐來時,實乃別有一番風味。

    名不虛傳的望江樓事實上,是很令本座滿意的,除了那群在頂樓唧唧喳喳故作傷春悲月的所謂的文人雅士。

    很是不巧,今日巧是他們一月一度的詩會。很是不巧,這種一月一次的‘盛事’,本座正好遇上。怎么說,本座也曾是熟讀唐詩宋詞的莘莘學子,現在聽見這些歌功頌德的詩詞,只有萬分無奈的自顧吃起望江樓的特色小菜。菜肴的味道委實不錯,只是,那些不知道自己有幾兩才,還在一個勁大聲賣弄詩作的文人雅士,讓坐在角落里賞美景,吃小吃的本座,只能禁不住的哀嘆自己‘來不逢時。’該死的文人雅士,擾了本座賞景品美食的心。

    善了個哉的,小聲說話能憋不死人。

    不知何時,當本座一個人從自我哀嘆的情緒里醒過來時,樓里靜得之剩下我的嘆息。本座聲明,我只是在弱弱的嘆息偶爾有點皺眉,只是他們都很安靜,顯得本座的嘆息聲有些突兀罷了。誰讓一群蚊子在耳邊哼哼呢,如果我真沒甚反應,早就白日飛升了。

    雖然,本座在努力的降低自己的突兀程度,但,就在這時,隨著一個白衣人輕身來到我身邊,這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移到我身上。而他們看我的眼光,仿佛在看一個坐在高堂上的登徒子。

    因為我方才的‘放肆’,現在成了的眾矢之的。

    哎,本座的現狀,委實很是悲催:沒啥身份,又沒啥武功。

    希望那些人只想單挑,不會群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59535_82_822-m
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
作者 花花了
  她死不瞑目,在江邊守了三天三夜,來收屍的卻不是她丈夫——看著男人輕吻自己腫脹腐爛的屍體,她...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