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誘敵出城破撫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別聽這個所謂的博古通今胡謅得天衣無縫,這老傢伙其實就是個大忽悠。

    黃重真幾乎可以肯定,這個初啟了靈智的老傢伙,其野心不下於建州奴酋,只是無論是武力值還是威望值,都不足以服眾罷了。

    如今千載難逢地遇上了自己,當然需要好好扯著自己的大旗搞點事情。

    反正野人女真的平均壽命也就那麼小几十年,但若是轟轟烈烈地活過了,大口的肉吃夠了,大碗的酒喝足了,白花花的女人享受遍了,也就值當了。

    若是生命尚有剩餘,那麼黃重真可以肯定,這個貪心不足的老傢伙,一定會嘗試著策劃一場陰謀。

    若是陰謀得逞,便會毫不猶豫地幹掉自己,好讓他或者他的嫡系子侄上位。

    至於他身後的那群撲閃著單純的大眼睛,卻又顯得桀驁不遜的壯年野人們,無非就是想跟著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就像時刻跟隨著自己的虎熊二獸那樣。

    但是黃重真實在無法確定,這些單純的原始人在跟隨著自己去往了關寧之後,還是否會像這對獸兄獸弟那般忠心耿耿,死心塌地。

    對於現實這種亙古不變的殘酷定理,黃重真向來都是很現實的。

    反正對於還算有點守衛力量的撫順關,是絕對無法像荒蕪的鎮北關那樣,一人屠一城的。

    那麼反過來利用一下這個所謂的博古通今,藉助一下這些擁有著一身蠻力和狩獵技巧的野人女真,何樂不為呢?

    只是可惜了,那些販奴者的武器裝備雖然簡陋落後,但有總比沒有好。

    戰馬,也是如此。

    然而,就在黃重真暗叫可惜之時,博古卻大手一揮,立刻就從北面的一座雪丘之後傳來了一些戰馬的嘶鳴,以及一些兵戈的交擊之音。

    很快,就有一堆野人女真出現在了雪丘之上,有的僅一人就牽著好多匹早已被馴得服服帖帖的戰馬,有的渾身上來掛滿了武器,正是那些販奴者的全身家當。

    “這個陰險的老傢伙,果然是想算計於某!然而若是比算計,他能勝過我?”黃重真朝博古豎了豎大拇指,內心卻極為警惕與鄙夷。

    面對少主的讚揚,博古受寵若驚,臉上的褶皺堆成了一朵很老的菊花,內心卻頗為輕視與得意。

    就這樣,黃重真的南行途中,暫時多出了一隊雖然營養普遍不良,但卻被風雪鍛造得極為精壯的野人女真。

    他們的人數不多不少,若不把博古計算在內,剛好三百人,剛好湊足建奴八旗軍事建制中的一個牛錄。

    出於職業習慣,在第二天朝陽升起的時候,黃重真就站在一處雪丘之上嘬指成哨,嚴厲地要求這些發誓效忠自己的野人女真,整隊,報數。

    剛從各個貓冬之所鑽出來的野人女真們睡眼惺忪,一臉懵懂。

    於是,黃重真連夜製作出來的鞭子,立刻就沒頭沒臉地甩了上去,抽在人的手背上甚至是臉上,啪啪作響,一個個血印清晰可見。

    但是,面對販奴者們極盡殘忍的野人女真們,包括博古在內,面對一臉無情的黃重真與他的鞭子,竟都像綿羊一樣匍匐在了地上,口中直呼“少主恕罪”,卻沒有一人膽敢站起來反抗。

    黃重真哀其不幸,怒其不爭,警其殘忍。

    他收起鞭子輕輕地抽打著自己的掌心,微微仰起臉龐,讓溫熱的朝陽溫暖自己堅毅的國字側臉,用極為純正的女真古語發音道:“爾等,就打算以這副熊樣跟隨著我,去攻打由一整個海西女真牛錄所守衛的撫順關麼?”

    其他的野人女真聽到這番話,要不依舊一臉茫然,要不滿臉憤怒,恨不得立刻就衝破撫順關的關門,將其內的海西女真抽筋扒皮,生啖其肉。

    唯獨老博古被一語驚醒,深知身為正規關卡的撫順關,可不是鎮北關這種已被破壞殆盡的荒蕪之地,所能夠比擬的。

    於是他立刻起身,大聲招呼大家快點站起來,排好隊等候少主下令。

    黃重真瞅著老博古身體力行地在人群中穿梭,大冷的天氣裡直熱得渾身冒著熱氣的樣子,當真是賣力而又可憐。

    可那些桀驁的野人漢子們,卻仍將隊形排得歪歪扭扭,有些還不以為意地要跟博古笑鬧一番,黃重真便也只能在心底裡做出評價——這就是一群烏合之眾。

    就算是經過自己的緊急培訓,配上武器裝備和戰馬,頂多也就是一支雜牌部隊。

    這樣的部隊打打獵養活部落自然毫無問題,搶搶一些小型部落也綽綽有餘。

    可是,若要拉到前線去和建奴的正規部隊正面硬鋼,乃至攻城,哪怕是遊走,就都顯得不夠看了。

    不過,黃重真也在之後對他們的訓練中發現,這些經遼東風雪鍛造得皮糙肉厚,堪稱大浪淘沙之後的野人女真們,幾乎個個都有成為優秀戰士的潛質,乃至於上馬就是精於騎射之術的精銳騎兵。

    只需稍加訓練,再由一個武力值很高並且稍微有點頭腦的人帶領,就會變得極具破壞與侵佔的能力。

    這樣的頭領人在女真古語的發音之中,稱作“額真”。

    於是,黃重真就硬是將訓練的標準拉低了好多個檔次,還盡出一些餿主意。

    比如兩軍交戰立斬來使,否則就會中了敵人拖延時間之計。

    再比如看到敵軍擺好了陣型,架好了槍炮,就不要立刻縱馬上前送死,一定要多觀察,慢慢來,只有先在戰場之上站住了,才能有輸出。

    這些道理一點都沒毛病,就算是自詡博古通今的女真族大祭司,都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那些單純的野人們更是對之深信不疑。

    撫順關位於撫順城東十公里,關隘設在渾河河谷要衝之北的制高點上。

    在遼東還在大明手中的時候,就在這裡設置了馬市,以東控建州女真諸部。

    因此,撫順關也是建州女真西進遼瀋平原的重要通道,是明長城遼東重鎮上的重要關隘之一。

    然而,隨著建州女真控制了遼東的絕大部分土地,以八旗制度建立後金汗國,撫順關就處在了一個比較尷尬的地理位置之上——後金腹地。

    再加上曾經繁華的漢城撫順已被努爾哈赤縱火焚燬,撫順關就不再顯得那麼重要了,便被他賜給了海西女真葉赫部的殘存的族人,既是安撫,也是控制。

    黃重真站在撫順城的遺址之上,遙遙望著那座頗為雄偉的關隘。

    再回頭看看身後連一件像樣武器都做不到人手一件的雜牌部隊,就知道想要從正面以強攻攻克那座關隘,無異於痴人說夢。

    但在黃重真活絡的腦子裡,想要攻克一座久無戰事,僅有三百老弱病殘駐守的關隘,有著不下於十種方法。

    他選擇了很簡單也很有效的一種,那就是誘敵出城。

    當一百個衣不遮體的野人女真出現在撫順關外一里開外,用黃重真教給他們的美聲之法,鉚足了勁兒朝著關頭朗聲謾罵的時候。

    那個在夕陽之下百無聊賴地駐守著關門的瘸腳葉赫部老兵,當時就憋紅了滄桑的老臉,端起矛頭都快要生鏽的長矛,憤怒地嘶吼起來。

    尤其,是當幾個膽大的野人女真竄到關城近處,對聞聲探出身來的葉赫兵丁,展現他們骯髒的屁屁的時候,所有的葉赫族的兵丁,便都端起久未殺敵的長矛,掛上久未拉動的長弓,嘶吼著想要出城殺敵。

    最終還是瘸腳老兵理智一點,覺得這群狗日的野人女真似乎人數有點兒多,便叫一個腿腳利索的趕緊去報告少族長,並且關閉關門,等少族長來了再做打算。

    少族長海耶西正在府內喝酒,並喝得漸入佳境,猛然聽到野人女真在城外挑釁的消息,立刻便激動起來,二話不說就叫下人幫他全身披掛。

    然後,不待招齊駐守在城內的所有能戰族人,僅帶著養在府內的數十名族人,便跨上戰馬匆匆地趕往關頭。

    他嘶吼著叫開堪堪關閉了的城門,便策馬衝了出去,殺進了雪地裡。

    “少族長……等一下!即將入夜,敵人來歷不明,千萬小心啊!”

    瘸腳老兵沒想到是這樣一個結果,他都沒有等到少族長來到關頭,彙報看到的以及猜想到的敵情,只好啞聲嘶吼。

    然而北風灌口,哪裡能傳到海耶西的耳中。

    心驚肉跳之中,他只好以族老的身份,命令所有匆匆趕來的族人,全部追出關去保護少族長。

    就連他自己,都艱難地跨上了一匹瘸了一隻前蹄的戰馬,深一腳淺一腳地追進了雪地裡,並要僅剩的幾個守關小兵不要關城門,以防少族長萬一戰敗,能迅速地退回關內。

    所謂人快人快還是狗快,物種的起源註定了人類的兩條腿,跑不過馬兒的四條腿,儘管這些被建州八旗所淘汰下來的馬兒,並不怎麼健壯。

    但海耶西率領著數十個族人一番猛衝,還是很快就追上了那幾個膽大的野人女真,並攆著他們急速扭動的屁屁,用短矛將他們釘死在了雪地裡,也算是替追在最後的瘸腳老兵報了那挑釁之仇。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小閣老
作者 三戒大師
站在你面前的是: 大明王朝的守護者,萬曆皇帝的親密戰友,內閣首輔的好兒子,十六、十七世紀全球首...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