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寄養的女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二十年里,H市作為全國最早開放城市之一,與其他沿海城市一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革新,舊房子陸續拆遷得所剩無幾,幢幢高樓大廈拔地而起,以前那些凹凸不平,雨天踩上去能濺出水的石板路不見了,被光亮可鑒的柏油馬路代替,為了適應私家車日益增多后的交通擁擠,主干道不停調整、拓寬和延伸,從沒有路變出路,單車道成二車道,從二車成四車道。

    32歲的明珍一直覺得,在她生活中發生這些不該發生的事是從搬進新樓房開始的,樓房靠近一條主干道馬路,白天還不覺得,一到夜晚,嘈雜的車流聲、不遠處建筑工地上施工的聲響混雜著收拾家務的忙亂、兒子龍龍的吵鬧,常折磨得她神經緊蹦,煩躁難忍。她曾想叫風水師來給破破,也曾想搬走了之。

    見平也有抱怨,跟明珍有爭吵就是從裝修房子開始,脾氣變壞也是那時明珍給氣出來的。為了訂哪一種木質的地板,他們當著商家吵;為了給墻壁上有色顏料,她背著他叫油漆工連夜突擊,到后來,見平倒是索性不管了。她沒想到,那時一時任性成了他心里的一道小坎。

    眼下令明珍非常頭痛的,還有她那個活寶妹妹——明芙,年近三十而立,擠入了剩女的行列,給她介紹對象動不動說什么“庸俗”,她對爸媽和姐宣布:“老古話云,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現我們老宋家有了龍龍這條血脈,我可以徹徹底底放開為自己活了,天當被、地當床,任我逍遙看斜陽。”,比以前越發思想自由化,年紀輕輕,一天到晚想著看“斜陽“做什么,真叫人擔心,下去可怎么辦。

    中等智商、中等姿色,這就是明珍。沒有沉魚落雁的容貌,屬于她爸給定位的中等偏上一類,化化妝走出去回頭率還是有的,素顏的話,基本上掉人堆里找不到。

    個子再高5公分、皮膚再白半色階,臉廓再瘦一小輪,明珍就是美女了。

    她是H市教師宋家興從小寄養在縣里老家的大女兒,生下時也是個寶,過了幾年她媽媽意外懷了老二,本不想要的,特殊年代,白天要上班,晚上開政治會議,雙職工家庭實在照顧不上來,可那時計劃生育開始實施,想想過了這村沒那店,萬一是個兒子?不舍得了,決定生下,結果還是一千金,小的在吃奶放不下,狠下心便把明珍寄縣里老家養了。

    這一養就是十年,明珍初三畢業才回到H市父母身旁。跟妹妹明芙不同,她一直覺得這個城市跟她有距離,缺少親和力,她想老家S縣的一草一木、老街小巷,每回憶起那條青河就要流淚,那是她和小朋友一起玩耍的樂土,她們在河邊捉蜻蜒,捉蚱蜢,在運貨船伸到岸上的踏板上抖上抖下,從這頭跑到那頭,直跑得全身汗濕,頭上冒蒸汽為止。她想她的爺爺奶奶、鄰居的叔叔阿姨們,他們在她心目中比自己的爸媽近得多,奶奶帶她去菜場買菜,去糧店買米,米稱好了,再稱她的重量,下來時賣米阿姨都要親她一口,有次她逃學被來看她的媽媽發現,勒令跪到板凳上不準下來,鄰居向東奶奶端來一碗南瓜粥,安慰了她一顆破碎的心,那里鄰居們經常今天你做了餛飩送幾碗出去,明兒個他做了餃子送幾碗出去,城市里沒有那樣的走動。她特想一起玩大的同學,她走的時候,好朋友小麗哭到眼睛腫成桃,她們互換禮物,小麗給了她一只能吹得響的海螺,她一直珍藏著不肯扔棄。她也想念那個走時忙亂被丟棄在老家、陪伴了她十年的洋娃娃,一想到它現在躺在爺爺那張舊滕椅上孤苦憐叮的樣子,她的心就像被鉛筆刀割過一樣生疼。

    說到洋娃娃,明珍寄養在老家的童年時光里愛上了家居生活,有著小媽媽的情懷,她跟小伙伴最喜愛玩的游戲就是過家家,她大方拿出媽媽假期來看她給買的一套灶具,跟小伙伴一起往小鍋里放上幾根青草,拿小勺子作出炒菜的樣子,“菜”炒好了,把鍋子里的青草倒出來,再放進一把米,蓋上小鍋蓋,在等米開的時間去河邊玩玩,過來看看,認真地說到:“開了,開了,能吃了。”盛出“飯”,放嘴邊,咂著嘴,吞咽一下,做出吃掉了的樣子。她們再玩洋娃娃,給它穿衣服,跟它說貼心話,然后感覺它病了,拿小麗從醫院弄來的針管假裝戳一下,撫摸著它,小聲安慰:“寶貝別怕,媽媽陪你,不疼的,乖乖。”上學后本性不改,搶著幫奶奶剝毛豆、洗青菜,早早就學會了怎么把雞蛋炒飯做得更美味,她跟鄰居上初中的姐姐學織圍巾和手套,過年在蒸年糕、蒸饅頭的加工坊整小時整小時蹲著看師傅操作。小麗是她最要好的朋友,也是醫院婦科張大夫的女兒,她們去婦產科偷看女人生小孩,沒看著,在產房周圍繞來繞去,再去病房巴著窗癡癡地看戴毛線帽的產婦吃紅糖水煮蛋,要是小麗告訴她有人得了多胞胎,她一定得去趕熱鬧。等她再大一點,她跟奶奶說,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將來有一個穩定的職業、溫暖的家。

    剛回來時,她一點不親自己的媽媽,當她和妹妹就是灰姑娘故事里的繼母、繼妹,媽媽用了很多方法對她表示母愛,她一概不領情的樣子,冷酷到底,她媽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淚,跟她爸訴苦:“早知道這樣,不該把她放縣里去,那時再苦再累,忍一忍不就過去了。”說那話時自己內心都清楚的很,終究跟一手帶大的明芙比是隔了層,對明芙說話隨口即出,而對這個大女兒,話前得先考慮三分,就怕是哪里不合適傷了她的心。

    明珍跟自己的妹妹明芙先也不親,比起小麗和洋娃娃差遠了,明芙起先也像個高傲的公主那樣不理她,后來爸爸拉著兩人的手:“你們是親姐妹,還那么隔?”兩人才羞答答地對視一下,笑了。其實是不好意思。再過幾天,明芙馬上成了姐姐的另一個洋娃娃,趁她不注意就溜到她被子里,摸摸她頭發絞絞,撥拉一下她閉著的眼睛,對她耳朵吹氣,雞啄米那樣親幾口,刮她的腳底惹她急。

    明珍回來時父母為她選擇學校傷了一把腦筋,S縣教學水平有限,老一輩又沒文化,督促不了功課,造成學習底子差,跟明芙根本不好比。本可以靠教工子女照顧政策進學校,想高中三年跟不上反而受打擊,做父母的臉上也無光,她爸媽思量下來還是決定讓她上普通高中。

    高中三年過得充實快樂,慢慢交到了幾個知心朋友,一解她對S縣小伙伴的思念之苦,然后是畢業,就業問題接踵而來,正當改革開放方興未艾的好年頭,可選擇的工作單位多,跨進去的門檻也低,不過進特好的單位也是要比腳膀子粗細的,那時她爸班上正好有一銀行行長的女兒,此女成績名列前茅,是塊保送的料,保送在當時才是剛施行,上牌子叫得響、專業好的大學,話語權在班主任那里。一天下大雨的凌晨,行長瞄準了時機,拎著兩樣東西等在她們家樓下,他清楚宋爸得趕在學生晨讀課之前到校。老宋后來講,倒不是看在他那兩樣東西份上是被他這么一個大身份的人遮遮藏藏躲在屋檐下的樣子感動了,為父母的,身同感受啊。老宋熱情引行長到家里小坐了片刻,叫待業在家的明珍遞煙上茶,順口說了一下她的情況,誰知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行長輕易幫明珍找了份好工作,老宋毫無預謀,歪打正著,最后兩家女兒皆大歡喜。明珍進H市大學附屬醫院圖書館當了一名圖書管理員,事業單位正式編制。

    明珍成年以后,理解了父母的為難,他們也不容易,但童年留下的被棄感一直抹之不去,她想好等自己將來有了孩子絕不會讓他離開自己身旁,一定要守候好自己的小家、自己的親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欲人
作者 飛翔的浪漫
  一個男人二十年間的感情糾葛、心靈旅程、人生感悟。   《欲人》別人的人生,我們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