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關我屁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具屍體是兩日前被官差送到義莊的。

    一位過路書生,遇到山賊,被搶了錢財不說,還被割了舌頭,手腳筋也被挑斷,致死原因是被一把匕首貫穿了脖子,死得極慘。

    平心而論,這書生此時的恐怖程度,可比趙巖差遠了,徐牧目不轉睛的盯著書生的屍體在院中旋轉跳躍,心裡毫無半點懼怕。

    就是有點噁心......

    現在正值夏季,天氣悶熱難耐。

    在棺材裡悶了兩天,屍體早已腐敗不堪,這會兒連人模樣都看不出來了,屍體開始膨脹,呈現巨人觀,且散發著惡臭。

    每跳一下,都有一股腥臭的膿血,從口鼻裡擠出來。

    實在是......

    嘔——

    這一聲乾嘔,吸引了屍體的注意力,猩紅的雙眼死死盯著房門。

    徐牧用手捂著口鼻,心裡一沉。

    完蛋,暴露了。

    書生屍體忽然猛地向前竄去,手臂抬起,十指張開瞬間就將木門撞爛!

    砰的一聲炸響!

    一道長長的黑色光影一閃而逝!

    書生連續後退,胸口不知被什麼東西砸爛,一股股膿血和腐爛的內臟,順著身子流到地面。

    徐牧踏出破碎的木門,手中拎著一條漆黑的鎖鏈!

    月光下,鎖鏈上泛起點點星光,熠熠生輝。

    “修士?!”

    遠處傳來一聲驚呼。

    徐牧循聲看去,用力揮出鎖魂鏈,原本四尺餘長的鐵鏈,瞬間變長,如一條蛟龍,揚起頭顱,驟然下砸!

    砰——

    一道人影高高躍起,身形有些狼狽。

    徐牧仰起頭,藉著昏暗的月光,這才看清了此人的相貌。

    竟然是,賈元!

    書生退回到賈元身前,雙目無神,卻始終盯著徐牧,讓人心悸。

    賈元此刻哪還有半點往日憨憨的樣子,眼神冰冷,單手負後,面目猙獰可怕。

    “我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是一位修士。”

    徐牧與他遙遙相對,“我也沒想到,兩件案子,隱藏在背後的凶手,竟然是你。”

    言罷,他瞅了眼如傀儡一般的書生,沉聲道:“是你在控制屍體殺人!”

    賈元冷哼一聲,“我只是想練習控屍術罷了,那兩個傢伙原本已經回屋睡覺,卻突然走了出來,將這一幕瞧個正著,我只能殺人滅口了。”

    “就你這動靜,換做誰都會想出來看看的。”徐牧慢慢抬起手臂,傳來鐵鏈嘩啦嘩啦的聲響,“不管怎樣,濫殺無辜,就是你的不對。”

    徐牧毫無半點實戰經驗,雖然剛剛佔著鎖魂鏈的優勢,略勝賈元一籌,但若接下來對方以命相拼,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

    徐牧也只能選擇迎難而上,因為不殺了賈元,死的就會是自己,撞破了對方天大的祕密,那兩個被殺的夥計,就是前車之鑑。

    跪地求饒?是萬萬不能的。

    況且自己就算這麼做了,對方也未必會放過自己。

    話說回來,在義莊裡練控屍,這賈元還真是找對了地方!

    慕然間,書生率先而動,用力高高躍起,卻被徐牧一鞭子抽回了地面。

    怦然一聲悶響,地面上,兩人腳下一顫。

    書生全身骨頭盡碎,如同一灘爛泥,躺在坑窪裡一動不動。

    見此,賈元怪叫一聲,伸出十指,指尖黑氣縈繞,直奔徐牧而來!

    須臾之間,只見那鎖魂鏈如有靈性一般,從徐牧手中掙扎而出,直接在半空中圍著賈元腹部纏繞一圈。

    徐牧眼疾手快,縱身一躍,握住鐵鏈一頭,掄臂砸向地面!

    這一聲聲巨響,猶如道道驚雷落地,擾得四鄰不安。

    有膽大之人想要出門一探究竟,但在發現聲音是從義莊那裡傳出來以後,便灰溜溜的返回了家中,躲進被窩裡,裝作什麼也沒聽到。

    任憑隔壁‘雷聲’大作。

    義莊內,戰事暫歇。

    賈元衣衫襤褸,喘著粗氣,吐出一大口血後,神色萎靡,顫聲道:“你小小年紀,竟然已是練氣境修為了。”

    練氣境?

    徐牧不置可否,默默記在心裡。

    幾番打鬥下來,他對鎖魂鏈的使用,也不想起初那般生澀,而且鎖魂鏈本身具有靈性,每一下攻擊都十分精準,可謂是如虎添翼。

    他如今壓著賈元在打,信心增添百倍,獲勝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賈元此時已萌生退意,自己離著練氣境雖然只差臨門一腳,但面對真正的練氣境修士,只有捱打的份。

    這時,一道黑色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賈元身後。

    頓時間,劍光綻放!

    賈元連半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削去了腦袋,其魂體,立刻從屍體上浮現。

    徐牧看向這突然出現的身影,心想這不是那神祕的黑衣女子麼?

    她怎麼又來了?還殺了賈元?

    黑袍女子手中長劍幻化成印章,蓋在了賈元的額頭上,不久後,賈元的靈魂便消失在了天地間。

    徐牧盯著女子,不知要不要開口打聲招呼,畢竟是第二次見面了,也算是半個熟人了。

    誰曾想,這女子先開口說話了。

    “若不是他剛剛修煉控屍不久,憑你這半吊子練氣境修為,想贏他,簡直白日做夢。”語氣中聽不出半點嘲諷,說得很隨意。

    徐牧:......

    這話說的,讓我都沒法接。

    女子將印章變回長劍,背在身後,隨手召出了那扇青銅門。

    “那個......你能不能告訴我,練氣境到底是個什麼境界?”徐牧上前幾步,趁著女子走入青銅門前,問出了心中疑惑。

    女子停下腳步,回頭看去,目光中盡是疑惑,“你一個修士,竟然不知道練氣境是什麼境界?”

    徐牧乾笑兩聲,撒了個謊,“我師父只教了我修煉口訣,並沒說跟我說境界什麼的。”

    女子聽得半信半疑,沉默少許,語氣平淡道:“這世上修士分為十個境界,依次是築基、練氣、養魂、開竅、金身、結丹、元嬰、化神、悟道、合道。”

    徐牧頓時心中瞭然。

    原來自己如今處在第二境。

    女子沒再往後說下去,而是走向了青銅門。

    徐牧心中其實還有不少疑惑想要請教女子,但看出來對方沒有想和自己再說下去的意思,索性就不去自討沒趣了。

    當女子一腳邁入青銅門時,突然停頓了下,背對徐牧,淡淡道:“這人是幽冥閣的外門弟子,若是被幽冥閣的人知曉他的死與你有關,定會前來尋仇的。你自求多福吧。”

    待到青銅門消失的一剎那,徐牧扯著嗓子憤憤道:“關我屁事!人明明是你殺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魏讀書人
作者 七月未時
武昌元年。 大魏王朝,歷經七次北伐而敗,國庫空虛,民不聊生,又逢先帝駕崩。 而後,女帝登基,...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