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離婚也沒什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亞多拉飯店,蘇傾城以前也曾去過幾次,那里環境幽靜,英國聘請的主廚有著精湛的手藝。

    坐在徐安易車速平緩的高檔私家車里,蘇傾城遠遠看著亞多拉飯店高高立在大廈中間的亮紅色招牌,心緒越發低落。

    車里冷氣開得很足,但她還是覺得有些悶熱,看了眼坐在前面悠然自得的父子倆,不由在心里暗暗嘆息,比別人擅于出汗,胖子的煩惱。

    嫻熟的將車駛入飯店前面特設的停車位里,徐安易率先走下車,反手關上車門后,便轉身看著飯店的入口,全然沒有回身幫她開車門的意思。

    眼見著徐虔誠也下了車,蘇傾城連忙自己開了車門,跟著站到車下。

    回身看了眼關緊的車門,徐安易隨手按下了車鎖,朝著徐虔誠擺了擺手,兩人并排在前面領路。

    穿著還算松垮的深色套裙,蘇傾城盡量低垂下頭,不知為什么,突然很害怕遇到之前的朋友們,若是被她們認了出來,又或者認出了她們,無論是哪一點,都足以讓她自慚形穢。

    因為不是周末,飯店里的人并沒有想象中的多,大致環視一周,視線所及范圍內,并沒有她所熟識的人,蘇傾城一直懸著的心,這才緩緩下落。

    由著服務生帶路,坐在靠近中間位置的方桌旁,蘇傾城獨自坐在一面,徐安易父子則并排坐在她對面。

    服務生禮貌的將餐單放在桌子中間,徐安易隨手拿起翻看了兩頁:“薩墨紅酒牛排,八分熟。卡摩同色酒一杯。”

    說完,將餐單遞給徐虔誠:“你吃點什么?”

    徐虔誠將餐單轉手遞給蘇傾城,轉頭看向服務員:“雞排甜蔬堡,五香薯條,冰橙汁。”

    看著同記憶中一模一樣的餐單封面,蘇傾城心里涌起一絲難耐的酸楚。

    習慣性的抬手拿起桌子上的餐巾,打開蓋在腿上,動作優雅。

    抬起頭看了眼正注視著她的服務生,蘇傾城聲音熟稔:“一杯冰抹茶,一份低脂蔬菜沙拉,不放元蔥,謝謝。”

    服務員記好后,拿起餐單:“請稍等。”說完轉身離開。

    可能因為之前的哭鬧,蘇傾城只覺嗓子干啞的厲害,伸手拿起桌子上的高腳杯,喝了口里面盛著的清水,嗓子的不適這才稍稍緩解,剛要再喝一口時,徐安易低沉的聲音響起:“什么時候口味變了?”

    “什么?”剛哭過的眼睛酸澀的難受,蘇傾城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著他。

    “你一向喜愛吃肉,怎么突然改了口味?”徐安易緩慢的展開餐巾,目光落在蘇傾城握住高腳杯的右手上。

    微微一愣,蘇傾城松開手,沒有回避他的視線:“晚上吃的太油膩,容易發胖,何況,我已經這么胖了,也該注意下飲食了。”

    “是么?”徐安易刻意拉長語調,將餐巾平鋪在腿上。

    假裝沒有聽到,蘇傾城轉頭看了眼安靜坐在位置上的徐虔誠,忍不住開口:“虔誠,你不該在晚飯吃熱量太高的食物,對身體不好。”

    話剛一出口,蘇傾城心下暗暗后悔,因為一向重視身材,她總會看不慣別人的暴飲暴食。

    “明天會盡量吃的清淡些。”徐虔誠的回答略慢了兩拍。

    感覺氣氛有些尷尬,蘇傾城閉上嘴,不再隨意開口。

    等待上菜的過程在安靜的氛圍中,顯得很是漫長,蘇傾城頗有些無聊的轉頭暗暗打量著周圍人的舉動。

    突兀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蘇傾城轉回頭,就見徐安易從口袋中拿出手機,看了眼顯示屏上的號碼,明顯皺了下眉頭,按了接聽鍵:“喂,媽,是我。”

    他母親打來的?

    蘇傾城看了眼一旁同樣安靜聆聽的徐虔誠,重又轉回頭看著徐安易。

    不知道電話里說了些什么,徐安易停頓半晌,才對著手機開口:“媽,這件事我們已經考慮好了……”

    手機里的人似乎打斷了他的說話,徐安易眉頭越發緊蹙,半晌,才將手機遞到蘇傾城面前:“你手機忘帶了吧?媽打來的電話。”

    愣愣的看著他,蘇傾城茫然的接過,抬手指了指手機,無聲詢問:誰媽?

    徐安易明顯沒明白她什么意思,只是低下頭,不再看她。

    莫名其妙的將手機貼近耳朵,蘇傾城遲疑著開口:“喂!”

    “死丫頭!你瘋啦!他徐安易要離婚,你就同意!你腦袋讓門擠了,還是讓車壓啦!完蛋玩意!……”高分貝的怒吼猛然傳來,唬得她連忙將手機拿開一些,就聽著里面的聲音明顯小了許多:“我告訴你,這事你別慌,這婚也是他想結就結,想離就能離的?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你千萬別簽離婚協議,聽到沒有?別的事情,媽去幫你想辦法!”

    聽到這,蘇傾城不由驚訝的瞪大雙眼,這電話里的女人,是她媽?而她結婚證上的老公,也就是坐在對面的徐安易,竟然要同她離婚?

    這都是些什么事?

    “喂!你倒是放個屁呀!一天天跟個啞巴似的,也不會看眼色,就知道干活,連個男人都管不明白,你天天都在那想什么呢!”蘇母的聲音越吼越大。

    蘇傾城尷尬的握住面前的高腳杯,等著蘇母語調稍緩,這才急忙插嘴:“呃,媽。”長這么大,除了保姆外,她還真沒叫過誰媽這個字,一時還真有些別口:“不單是徐……呃安易要同我離婚,其實我也不想和他過了。”

    想到徐安易同那個叫姜和暖的女人,摟著腰走進屋子,蘇傾城就很是替那個叫蘇一笑的女人不值,明明她的男人風流成性,她又何必非要同這么個男人呆在一處。

    電話里好容易停歇的怒吼瞬間再次爆發:“你虎啊你!你不和他過了,你就成二婚的了,你說你爸也沒什么能耐,你媽就是一賣內衣的,你再成了老姑娘,還是離過婚的,這以后的日子,你還想不想過了?是,徐安易那小子是有些毛病,但好歹他有錢有勢的,你這下半輩子也不用犯愁了不是?”

    徐安易有錢有勢?

    蘇傾城眉頭輕挑,腦海里迅速翻滾出之前聽姓王的那個有錢妞,講過的事情,忙對著手機復述:“呃……你先別生氣啊……”

    剛勸了句,蘇傾城忙抬頭看向對面的徐安易,壓低聲音詢問:“你同我簽過婚前協議沒?”

    徐安易明顯被她問得一愣,茫然的搖了搖頭。

    蘇傾城這才松了口氣,忙安撫著手機對面,明顯已經暴怒中的蘇母:“呃,媽,你聽我說,我同徐安易是沒簽過婚前協議的,按照現在的婚姻法來論,如果離婚,他的財產自然應該分我一半的,情況沒你想象的那么嚴重。”

    手機里的聲音驟然停止,半晌,才傳來蘇母疑問的聲音:“有這事?”

    “咔嚓!”

    尋聲看去,蘇傾城看了眼被徐安易拿在手中,已經碎成兩半的塑料小勺,視線上移,就見他臉色難看得死盯著自己,方才明白過來,她竟然當著當事人的面,討論瓜分他的財產……汗……

    “好了,有事下次再聊吧,我正同徐,呃,安易在外面用餐呢。”蘇傾城慌忙移開視線,心下暗道不妙,只想著快點將這通惹禍的電話先掛掉再說。

    “那也不能離婚呀!你傻呀!一半的財產和全部的財產能一樣么?再說了,你離婚后,要是找不到別的男人娶你怎么辦!”蘇母不依不饒的繼續刁難。

    蘇傾城眼見著服務生端著托盤過來了,腦中靈光一閃,忙對著手機焦急的喚著:“喂?喂?說話呀?喂?什么破信號!呃,媽,那我先掛了吧,等我回家再打給你啊!這家餐廳的信號不好呢……”快速說完,蘇傾城匆忙掛斷電話,這才松了口氣。

    借著服務生擺菜,蘇傾城將手機遞到徐安易面前,看了眼他依然低沉的臉色,也沒敢再開口,只是看著服務生擺好菜,這才拿起刀叉,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盤子里的沙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04305_82_822-m
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
作者 囧囧有妖
  「這傢伙,口味是有多重,這都下得去口?」
  一覺醒來,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爆炸...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