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偷吃的男人不能姑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可口的蔬菜沙拉,同記憶中的味道一樣,想到眼前讓她有些無措的一切,蘇傾城叉著番茄的右手微微停頓。

    “我從不知道,原來你這么迫切的想要同我離婚。”安靜吃著牛排的徐安易突然開口。

    蘇傾城微微一愣,抬頭看著他:“什么?”

    “你要同我離婚,是盤算了很長時間的事情么?”徐安易放下手中的刀叉,直視著她。

    “我要同你離婚?”蘇傾城這才意識到,她似乎哪里弄錯了。

    “你說的都沒錯,只要我們離婚,你就可以分得我一半的財產,不過你憑什么認為我一定會同你離婚?”徐安易明顯壓抑著即將爆發的怒火。

    原來是蘇一笑要把這個風流的男人甩了?而不是被甩?

    想通這一點,蘇傾城突然有種心情大好的感覺,瞇了瞇眼睛反盯過去:“反正你也不差我一個女人,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

    “你是嫌我過于冷淡你了?”徐安易話里有話。

    蘇傾城下意識看了眼默默吃著漢堡,完全置身事外的徐虔誠,總覺得當著孩子的面談這些事情有些不妥,便低下頭接著吃沙拉,不打算再搭理徐安易。

    拉挪椅子的聲音響起,蘇傾城聞聲抬起頭,就見徐虔誠站起身。

    “你們先吃吧,我吃好了,去車里等著。”徐安易的話是對著徐虔誠說的,從始至終沒再看蘇傾城一眼。

    “嗯。”徐虔誠出聲應答,目送著徐安易離開。

    徐安易走了,蘇傾城暗暗松了口氣,轉頭看向徐虔誠,想了想,還是歉意的開口:“對不起。”

    “什么?”徐虔誠拿著漢堡的手,微微一頓。

    “我和你父親的事情……”不等她說完,徐虔誠有些冷漠的看著她:“與我無關。”

    雖然知道他有些冷漠,不過蘇傾城還是感覺有些別扭:“虔誠,你……”

    徐虔誠看著她的眼睛里多了絲說不清的情緒波動:“真的,你們的事,我并不關心。”

    蘇傾城的目光落在他緊緊捏住漢堡,有些泛白的指尖,心下突然泛起陣陣酸楚。她小時候,當別人家的孩子同父母一起玩耍時,祖父有時便會抱住她,心疼的詢問:有沒有想爸爸媽媽?她總是毅然的搖頭否認,嘴上堅定的說著:不想,他們與我無關。而心底里真正的渴望,只有自己才清楚,她是有多羨慕那些能同父母撒嬌玩鬧的孩子們。

    看著他倔強要強的樣子,蘇傾城在心里輕嘆出聲,沒再開口同他說些什么,并且她也不知道能說些什么。

    她現在心里真挺亂的,仿似拿著一團糾結在一處的毛線,卻被人催促著要馬上編織成衫一般,無奈,彷徨。

    得想辦法回去看看。

    她在心里不斷告訴著自己,只有回去看看,她才能真的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不是一場噩夢。

    徐虔誠剩下了大半個漢堡,便嚷著飽了,蘇傾城同樣沒了胃口,兩人便相攜著走出飯店。

    結過賬的徐安易沒有坐在車里,而是倚靠在汽車旁,盯著來來往往的車流想著事情。

    筆挺的西裝,襯得他越發硬挺,雖然算不上帥氣,但是看上去卻讓人覺得很,嗯,舒服。仿佛天生有種讓人覺得容易親近的感覺,當然不包括他發怒的時候。

    跟著徐虔誠走到近前,徐安易才發現他們出來了,忙直起身子:“吃好了?”

    徐虔誠點了點頭,繞到副駕駛拉開車門,動作靈活的坐了上去。徐安易看了眼跟在后面的蘇傾城,眼中閃過一絲復雜的情緒:“你,也吃好了?”

    “嗯。”蘇傾城面對完全陌生的徐安易,總會有種緊張的壓迫感,雖然他看上去根本算不上兇惡。

    快速拉開后座的車門,上車關門,一氣呵成。

    坐在綿軟的車座上,蘇傾城暗暗松了一口氣。

    徐安易將車內收拾的很整潔,并且他似乎沒有吸煙的習慣。

    “回家?”徐安易坐好后,側頭問了句。

    “嗯。”蘇傾城和徐虔誠同時出聲。

    徐安易沒再說話,發動汽車,緩緩開出停車區,拐入主道。

    車里氣氛壓抑沉悶,在蘇傾城以為她快要窒息時,手機鈴聲再次響起。

    徐安易伸手拿出手機,直接按了接聽鍵,放置耳旁,語氣明顯有些不悅:“喂……”

    手機里的人似乎說了很多話,因為徐安易一直沒有應答,過了好一會,才接連‘嗯’‘啊’的應答了兩聲便掛斷了電話。

    空氣再次凝結。

    好容易盼著到了地方,蘇傾城這才暗暗松了口氣。

    跟著一大一小兩個男人后面,蘇傾城看著眼前陌生的公寓,心下突然有種很凄涼的感覺。

    好像就在不久前,她還同祖父談論著以前的同學,家里住在狹小的公寓里,那時,她根本就沒想過,她也有住在這里的一天。

    雖然徐安易的房子明顯要豪華些,不過畢竟也只是間公寓。

    因為是吃飯時間,電梯處沒有人等著。

    一直坐到五樓,走到位于走廊最里面的黑色鐵門前,徐安易停下腳步,按下了一堆密碼后,鐵門應聲打開。

    蘇傾城走在最后,進門換下鞋子,還不等她跟著走進去,就被走在前面的徐虔誠擋住了去路。

    “什么?”微微一愣,蘇傾城不解的看著他。

    “小阿姨,你忘記鎖門了。”徐虔誠開口提醒。

    “鎖門?”蘇傾城這才記起,這里并不是她的家,而她在家時,都會有保姆幫著開關門:“哦。”開口應了聲,蘇傾城走回去,關好大門。

    轉過身時,樓下早已經沒有了那父子兩人的身影。

    這家人的生活習慣還真有些讓人難以接受。

    聳了聳肩膀,蘇傾城抬頭看了眼正對著大門的鏡子。里面有些肥胖的女人,正苦著一張臉,無神的直視過來。

    “唉!”無奈的嘆了口氣,蘇傾城走向樓梯。

    走到臥室門口時,她腳步一滯,愣愣看著斜倚在床上,外套和領帶已經脫掉扔在一旁的徐安易。

    徐安易也看到了她,語氣有些低沉:“上樓也這么慢?”

    “哦,我忘記關門了。”蘇傾城下意識的解釋。

    徐安易的視線從她身上移開,落在床頭柜上的照片上,聲音滿是感慨:“一笑……”

    蘇傾城正遲疑著是走過去挨著他坐下,還是呆在原地站著不動,突然聽他喚了句,微微愣神,才反應過來是在喚她,連忙應了聲:“嗯?”

    “唉!”徐安易轉過頭,見她還站在門口,臉上的表情有一絲糾結:“你過來吧,我們現在畢竟還是夫妻,難不成連在一個屋子里都讓你這么為難?”

    看著他有些傷感的表情,蘇傾城心下暗暗嘆氣,走過去,挨著床邊坐下。

    “以前我們在一起也挺幸福的,怎么就走到今天這一步了呢?”徐安易似在自語又似在詢問。

    蘇傾城看著他在燈光下,略顯疲憊的樣子,想了想,沒有開口。她能說些什么呢,畢竟眼前的男人于她而言完全陌生,他所談的感情同她也沒有絲毫關系。

    徐安易看著她沉默的樣子,再次嘆息出聲:“上學那會,我總覺得自己能和你相愛,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那時就想著,將來一定要努力掙錢,給你買所有那時得不到的東西,無論是衣服,還是吃的。”

    臥室里冷色調的裝修,將氣氛烘托的越發凄涼。

    蘇傾城不由想起那個在酒吧用刀子捅傷她的男人,那個男人其實并沒有什么錯,他只是因為太喜歡她了吧?可是就算是這樣,他也不能剝奪了她的健康,這樣是不是也太殘忍了,這算什么愛情?

    眼前的徐安易,同那個男人又有什么區別?自己流連花叢中,卻想著老婆視而不見?左擁右抱,享齊人之福?他真以為自己是古人不成?

    心下想著,她再看向徐安易的眼神里,便不由多了些厭惡。

    徐安易看著她的眼睛,臉上明顯微愣。

    蘇傾城扯動嘴角,冷笑著盯住他:“你說同我相愛是幸福的事情,那你又為何要一手摧毀它?”

    如果蘇一笑在這,她心里最想說的一句話,應該是這樣的吧?一個風流背叛的男人,在這感慨著時過境遷?是不是太搞笑些了?

    “你什么意思?”徐安易似乎沒有料到她會這般質問,眉頭輕輕皺起。

    “你同姜和暖是什么關系,你我心知肚明,又何必凡事不留余地?若是你說不想離婚,我實在想不通你的目的是什么。我一沒錢,二沒貌,現在連身材也沒有了,我同你離婚,于你而言,完全等同于幫了你一個大忙,讓你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我擺脫掉,你還在這同我煽的哪門子情?”蘇傾城一針見血的直白反駁,對于這種在外偷吃,回家裝可憐的男人,是個女人就無法姑息。

    徐安易一張臉忽紅忽白的不斷交換著色彩,明顯隱忍著滿腔的怒火,就在蘇傾城覺得他快要撲上來狠狠揍她一頓的時候,徐安易竟然再次嘆了口氣:“你說的對,我現在的確不再愛你了,但是我也無法接受你離開我,只要我一想到同你離婚后,你會去找別的男人,我就受不了。”

    蘇傾城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徐安易,不禁好笑的抬手解開緊系在領口處的紐扣,她怕再不好好呼吸,她會被活活氣得背過氣去。

    蘇一笑,你要是在這,估計早哭抽過去了吧?這種男人,連她都看不下去了。

    蘇傾城怒極反笑,冷眼看著徐安易,語調透著絲嘲諷:“你怕我離開你后再同別的男人好?”

    徐安易聞言微微一愣,默認了。

    “真是好笑,我是賣給你了,還是怎么著了,你憑什么想著支配我的人生?是,我是同你結婚了,可是那又怎么樣呢?你又不是買斷了,我又為什么不可以再換東家?你覺不覺得你挺幼稚的,自己不想要的東西,又怕別人撿去玩?”蘇傾城從床上站起身子,抬手指著屋門:“行了,這么晚了,我不想再和你說了,我也累了,要睡了。”

    徐安易聽著她的話,語氣越發陰沉:“你要攆我走么?”

    “不然呢?”蘇傾城毫不示弱反盯回去。

    “我們是夫妻,我有權利睡在這。”徐安易臉上的表情漸漸有些緩和。

    “可是我們是正準備離婚的夫妻,我覺得我沒有義務,也沒有必要,再讓你睡我。”蘇傾城話音剛落,就被猛然從床上躍起的徐安易一把扯住手臂,硬生生拉倒在床上。

    撞倒在徐安易身上,蘇傾城只覺得全身陣陣酸疼,好硬的骨頭。還不等她緩過神,就覺得身子猛然在空中轉了一圈,好容易反應過來時,已經被徐安易用力壓制在身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王牌暖婚:司少,放肆寵!
作者 暢然
  她,醫界聖手,才貌雙全,一朝重生成了他的小妻子。公婆不喜,丈夫不疼,膽小如鼠,軟弱可欺。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