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天下共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章:天下共逐!

    劉繼興相信,哪怕自己是現在就要了這妮子,青竺也是不會反抗,甚至還會迎合自己的施為。

    原因無他,一則是自己乃這齊昌府最大的頭,二則,青竺與紫筱兩妮子乃是母親雅夫人賜予,說是來服侍飲食起居,但其實就是那麼個回事兒。

    萬惡的封建社會呀。

    如此完美的傳承文化,為何會失傳在歷史長河裡呢?

    可惜自己才在心裡定下小目標,要給今年的齊昌府創造一個億GDP的小目標,若是現在就要了這妮子,怕是日後會成了他人軟肋。

    雖然在腦海裡對齊王的形象極不屑!

    可現在讓自己扮演這個人,或者說要用其身份活下去,劉繼興還是慶幸上天的友好,讓青竺和紫筱兩妮子陪自己,否則真怕兩天不到就精神崩潰的。

    悲夫劉繼興,雖然守美在旁,卻不得西門慶的張狂,甚至是賈珍和秦可卿的故事,自己卻無法去體會。

    真可謂是人生長恨水長流呀。

    “本王最煩哭啼,你這妮子若是繼續如此,那本王可要……。?”

    眼瞅劉繼興擠眉弄眼的樣子,青竺卻感覺倍感親切,不由的破涕為笑,俏臉爬上一抹羞意,默然咬緊下脣蚊語道:“殿下可莫作踐婢子,若是殿下想要,那婢子……!”

    得,果然就像自己預料那般。

    這妮子怕是早就饞自己身子了,若是再不把持有度,怕是早晚會被當成肉饃給叼走。

    既是如此,那不如先下手為強?

    “呃,本王貴為當今大皇子,豈有想要與不要道理?”

    劉繼興指著身後的竹榻,儀態端莊的說道:“你來,自己動!”

    ……

    “殿下,奴婢不敢!”

    可就在劉繼興認為,自己將要破除二十多年的孤身魔咒時,卻沒想,青竺竟又次跪倒在地,顫聲說道:“若被李長史知曉此事,怕是會連累到殿下都將受處罰!”

    “李長史?”

    只待青竺嘴裡說出這個人後,劉繼興這才有了些模糊思緒。

    這個李長史本名叫李抑,是齊昌府的長史,他是在劉繼興來就藩時,受到皇帝劉晟的指派,如同老爹在自己身上安了顆釘子,卻有掌握生殺予奪的權利。

    長史這個職務,在五代這個時期,就是主子身邊的祕書,換句話說就是師爺或者軍師。

    當然,有些駐地長史是沒有實權的,不過因李長史的特殊身份,反而在這王府內,比劉繼興的權勢還盛!

    尤其在劉繼興看來,李長史他就是個特務,至於他往日打了多少小報告,劉繼興目前還不知道。

    但是在劉繼興腦海裡,原主對這傢伙極為不爽!

    怕是兩人在平日中,也是沒少解下樑子。

    按照原主的記憶來看,自己那便宜老子算是個精明的人。

    在這個政權朝夕改變,大多數都是因為武將篡權!

    但從劉龑開創南漢國,地方就任的節度使便以文人認命。

    到如今劉晟手裡,自然執行的更加徹底。

    哪怕自己身為皇嫡子,亦也在身旁安插了顆文人釘子。

    故而,南漢偏居嶺南幾十年,到依能屹石不動,就不得不令人佩服了!

    劉繼興分析了一下,長史李抑雖說是個文人,卻是皇帝老子親自委派,那自己的改革民生計劃,難道就要胎死腹中?

    一時間,劉繼興頓少了調笑心思,推船望外,卻見恰好是一場山雨後的空濛,反身對青竺抿脣笑道:“本王先前不過是嬉笑之語罷了,你還是先下去吧。”

    “那殿下…今夜可要……。”

    青竺聞言後,那絕色俏臉閃過一抹失望,繼而是長噓了一口氣後,在臨出房門之際,卻鼓起勇氣的回頭對劉繼興說道。

    其實這妮子小心思,劉繼興已一些看透了。

    她在那時搬出李抑,目的不過是為了確定一個名分。

    一個能在事後,讓李抑明曉,自己對這妮子的態度,博得青雲一榮華作罷。

    可青竺卻未曾會想過,本就帶著調笑不作真的劉繼興,卻因自己有意提醒下,讓滿腹計劃橫遭攔路石的情況下,又怎會去起其他心思呢?

    當然這自然不能怪青竺的,在劉繼興生活的現代社會,即便接觸不到聲色犬馬,也足以常見識此類新聞!

    何況齊王在齊昌府內,究論如何,組合還是唯一的主子。

    她青竺想要的,自己完全能夠滿足。

    可自己想要的呢?

    不以史書留亡國,不予民生如草芥。

    大丈夫,行將一遭,無憾!

    惶惶亂世,天地為芻狗。

    大道在即,君子若不取之,那上天再次生我,亦有何用?

    這一刻,劉繼興抬頭看天,卻見那西北之地,又有黑雲如墨,夾帶雷蛇而來。

    嶺南的春末,註定多雷。

    後有史書記曰:紀年,劉氏長子繼興,仰天問道,興蒼茫於嶺南邊牧……

    天下共逐!

    ……

    “殿下,山雨薄涼,您可莫要著涼了才是。”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帶著一把焦急嗎,待劉繼興回頭看去時,方知來人是自己的近侍陳延壽。

    “這點雨水,倒不至於讓我受寒,不過今日難得雅興,本王想……。”

    劉繼興回頭對陳延壽擠弄了下眉眼,笑道::“不如由你陪著本王出府轉轉如何?”

    與李抑不同,這陳延壽自幼入宮後,便服侍在劉繼興身旁,是劉繼興在這齊昌府內難得能用,敢用的人選。

    同時,他還掌握著整個王府內的財政大權,這一點,就算是李抑亦不如,雖把持著內外事物,卻常在財政上面捉襟見肘,並時常因財賬出入,與陳延壽鬧個不歡而散。

    縱然李抑有過無數次上書彈劾陳延壽,要求其將財政交出,可遠在京都的劉晟卻對此置若未聞,任由兩人為此紛爭。

    這點小伎倆對於劉繼興來說,無非就是個分權御下的手段而已,雖然不值得有啥好佩服,卻反而方便了自己這個閒置齊王不至於弄得沒銀錢開銷。

    同時,這也算是極大的好消息,若是用的好陳延壽,那在改制民生方面,也許還是有那麼一線生機,不是?

    “但老奴不知,殿下今日亦往何處散心?”

    陳延壽是內宮宦官,也就是後世所說的死太監,人家生來就是做服侍人的,這點與那天天把文人風骨掛在嘴上的李抑不一樣,就聽劉繼興想要出門後,也不問其他,就只問要去哪裡玩。

    這點很溜,讓劉繼興大感爽快,但奈何自己並非原主,對這齊昌府不太熟稔,反倒被問的撓頭皺眉,開口說道:“本王不過是想考察下齊昌府的民生而已。”

    “聽說西集市的棲芳閣來了兩個雛兒,人也挺美,曲也不錯。”

    可莫得想到,這陳延壽竟會一臉和善,低眉垂目的答上一句後,繼而又開口說道:“想來殿下最是良善,該往此處考察才是。”

    “嘿,我說你這老東西……。”

    看到陳延壽著手安排府人備置,劉繼興的嘴上還在喃喃語道:“本王真的是去考察民生的,好麼?”

    “嗯,老奴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開局勸劉備去南陽
作者 勝郭
建安元年,初春。 從裡到外都十分普通的林辰,穿越到了新失徐州的劉備面前。 “三國?...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