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城精神病院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四月清風淺淺吹拂,驚異粉嫩的花瓣從枝葉上落下隨著清風繾綣,最終歸至溼潤道路的水層上,蕩起一層淺淺的漣漪。

    只是這般靜謐的美好突然被一輛急速黑色的轎車直接碾壓了過去,激起大片水花,灑落在了旁處,花瓣也不知道落在了何處。

    黑車停下了一個破敗的門前,駕駛位下來一個人,那人一身淺灰色的衣服迅速恭敬的走到後座打開車門道:“爺,我們到了。”

    車上的人映著金光緩緩睜開眸子,側臉俊逸出塵,下顎線極致漂亮,他手臂一撐,起身下了車。

    段初伏抬頭看了一眼滿是紅鏽的殘破黑皮鐵門上那塊被雨水沖刷到掉漆的牌子,抬手抽出一支菸銜在了脣邊。

    “爺,素老真的會在這裡面嗎?”段七看著這個破敗的大門,皺了下眉,有些懷疑。

    兩人在門口站了一會。

    段初伏緩緩吐出煙霧,半張臉龐不經意間掩映在煙霧中,他把煙在旁側垃圾桶上捻滅道:“段四的情報不會錯,走吧。”

    段七又抬頭看了一眼,淺淺嘆氣跟著段爺進了這個令人覺得膽顫寒慄的地方。

    這裡可是徐城出了名的恐怖的地方,其餘的精神病院也就算了,但是這裡不一樣。

    這裡是,死過不少人的精神病院,他不明白,素老為什麼會來這裡。

    段初伏倆人路過一個空曠的休閒娛樂場地,那些穿著病服的人都圍了一圈,看著裡面被圍住的東西認真又仔細。

    連手上的棒棒糖都沒心思吃了。

    段七好奇的看著那邊道:“爺,我怎麼感覺這和其他的精神病院不太一樣呢?”

    “你還去過幾個精神病院?”段初伏偏頭看向他,挑眉調侃。

    “爺,您可別調侃我了,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哪來的。”段七撓了撓後腦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段初伏笑了下道:“走,過去瞧瞧。”

    “啊?我們不是要去找素老嗎?”段七一臉疑惑不解,不知道該不該抬腿邁步。

    段初伏目光落在人群間隙中淺淺露出的那張清冷安靜的側臉上,抬著長腿走了過去:“不急,反正人跑不了。”

    段七看段初伏饒有興趣的過去瞧瞧,立即跟了上去。

    “丫頭可不能放那,這滑魚想炸你!”一個年輕人擺著老年人的姿態供著身子,捋著鬍子深皺著眉說道。

    “你你你你別說話!觀棋不語懂不懂?”棋盤對面的人顯然有些被看破的惱急,指著他質問。

    “啊啊啊啊啊!啊啊!殺人了!殺人了!”旁邊一個長頭髮的男人突然揪著自己頭髮驚恐大喊。

    旁邊的病人們好像都習以為常,捂上他的嘴任他掙扎,繼續觀看。

    段初伏眸光落在那姑娘白皙精緻的人側臉龐上,單挑了下眉:“氣質倒是出挑,難得的清冷。”

    “沒吧,爺,我覺得那是個挺火辣的……人。”

    段七一臉驚懼嫌惡的看著前面的人,說話一頓,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對方。

    段初伏順著他的目光看了過去,隨後淺蹙了下眉移下目光繼續看那女孩。

    那人分明是個男的,卻濃妝豔抹穿著黑絲在旁邊的健身器材上搔首弄姿,也不知道這個妝是哪位護工借他的口紅,居然塗抹的下半張臉都是。

    顯然他們關注的不是同一個人。

    段七捂眼低頭一臉痛苦道:“爺,我想洗洗眼睛。”段七跟在段初伏身邊,平時見得美的醜的都不少,就是沒見過這麼極端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別鬧,薄先生!
作者 楠楠李
沈小姐忙著吃飯, 睡覺, 教渣渣如何做人! 薄先生忙著追沈小姐,追沈小姐, 還是追沈小姐!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