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撥開云霧又成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市老干部局副局長許子昊終于迎來了人生的第二春。上個星期五晚上從省政協黨組副書記、副主席趙國慶家里回來,他就估計自己走了15年的霉運這次恐怕真的要告一段落了。

    星期三下午,市委召開常委會研究人事問題。當晚就有不少人打電話給許子昊祝賀,信息時代果然無密可保,尤其是敏感的人事問題。許子昊一律公式化地答復:“謝謝關心,但我本人尚未沒有接到通知,現在還都是傳言,不能當真的。”其實,下午剛開完常委會,他就已經知道常委會上關于自己出任云東縣委副書記、云東縣代縣長的任命已經通過了。

    在云州市工作已經15年了。15年前,剛畢業的許子昊回到云州工作,分在市委辦綜合科。因為時任市委書記趙國慶的秘書鄭一平被安排到云西縣去任副縣長,他迎來人生的第一個短暫卻輝煌時刻。當時趙國慶正在物色秘書人選,隱約記得市委辦綜合科許子昊材料寫得不錯,便向市委副秘書長兼市委辦主任王景田要來了許子昊的簡歷看了看。22歲,黨員,副科級,燕京大學經濟系畢業,趙國慶便向王景田提出見一見許子昊。見到許子昊問了幾個問題,許子昊答對得也很得體。趙國慶還是比較滿意的,理論功底扎實,文筆不錯,思維敏捷,背景干凈,又長得一表人才。趙國慶又問了問市委常委、秘書長馮允文。馮允文也對許子昊頗有好感,就說道:“各方面條件都不錯,就是有兩個問題,一是年紀輕了點,二是怕經驗不足。”趙國慶哈哈一笑:“其實這兩個問題是同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其實也不是問題,年紀輕,經驗肯定豐富不到哪里去,打磨一段時間就好了,就定他了。”

    當上市委書記的秘書沒幾天,許子昊的行政級別就調整成了正科,住房由單身宿舍調整成了精裝修的一居室,原來大院里認識不認識的同事對他的稱呼由小許調整成了許主任。

    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陳泰多次對許子昊的“個人問題”表示關心,并熱心地要將其在市電視臺某欄目當主持人的外甥女介紹給他。一切仿佛是那么美好。

    但這美好沒有持續很久。僅過了一個月,趙國慶便被省紀委找去談話,許子昊作為秘書也被紀委找去問話。省紀委的一位副書記親自找他談話,要求他敢于同腐敗分子作斗爭,勇于向上級組織檢舉揭發趙國慶的“問題”。許子昊只當了一個月的秘書,姑且不論許子昊會不會“出賣”自己的“老板”,就是想揭發也提供不了什么“有價值”的線索。

    從紀委回來后,時任市委副書記、市長衛玉華又找許子昊談話,暗示他,趙國慶那個已調任云西縣副縣長的前秘書鄭一平已向組織積極地“檢舉揭發”,而且不會受到趙國慶的牽連,下一步甚至還有可能“進一步提拔重用”。聽他這么一說,許子昊品出點味來了,估計省紀委沒有掌握什么過硬地材料,否則就不會千方百計地要自己“檢舉揭發”了。但如果前后兩任秘書都向組織“揭發”,性質就變了,只要隨便找到點什么出來,到時候即便趙國慶沒有什么問題也會渲染出問題來。許子昊斷然拒絕了,他對衛玉華說到:“衛市長,您也清楚,我剛給趙書記當了一個月的秘書,平時趙書記交辦的都是工作上的一些事情,其他的我的確什么都不知道。”

    衛玉華又進一步啟發他:“不一定是什么具體的事情,一些蛛絲馬跡也可以,你也可以判斷或者推測,這也是對黨忠誠,對黨的事業負責嘛!”許子昊顯然不愿也不會向自己的“伯樂”栽贓。衛玉華見他“油鹽不進”,也失去了繼續“做工作”興趣,打發他走了。

    最后究竟怎么定論的,許子昊當時也不清楚。不過沒多久趙國慶調任省委副秘書長、省信訪局局長。衛玉華出任市委書記,省教育廳廳長蔣成才出任市委副書記、代市長。

    衛玉華一上任就叫來了尚未來得及調整的市委常委、秘書長馮允文。“老馮啊,許子昊原來是趙國慶同志的秘書,現在國慶同志調離了,許子昊也得要放到合適的位置上去,這個同志雖然原則性不夠強,但能力還是不錯的,我看就調政府辦吧,我當市長的時候就覺得政府辦的工作有待加強,尤其是信息工作,現在剛好趁這個機會,把許子昊好好用起來。”

    馮允文當然明白衛玉華這個“好好用起來”的意圖,盡管他本人對許子昊印象不錯,但現在連自己還沒有著落呢,哪里還幫得了許子昊呢?市委秘書長是市委書記的大管家,盡管也是市委領導,但話語權有限,市委常委班子里別的崗位調整可能未必如市委書記所愿,但市委秘書長一般說來,省委基本上還是會尊重市委書記的意見的。

    于是許子昊出任市委書記秘書剛一個月便調任市政府辦公室信息科科長。開始代市長蔣成才沒有搞清楚狀況,后來下面人一匯報,他才弄明白許子昊的底細,盡管這是個“雞肋”部門,但對于衛玉華已經調到市委那邊了,還把前市委書記的秘書調政府辦這邊來“添堵”表示強烈不滿。而且他認為這是個信號,他不能服軟。如果讓許子昊在政府辦呆著將不利于初來乍到的他樹起大旗“團結”前來“投靠”的“同志”。

    于是蔣成才親自出面跟衛玉華溝通,建議將許子昊這樣的人才“重用”,經過一番交鋒,最后兩巨頭達到了共識,認為許子昊“理論功底扎實”,而且文章“具有深刻見解”,為“進一步發揮市委政研室的作用”,決定向政研室“輸送新鮮血液”,調其任市委政策研究室調研二科科長。

    隨后的15年間,盡管市委書記、市長換了好幾茬,但由于衛玉華和蔣成才都是升遷走的,后來人自然沒有人冒這個風險。因而許子昊始終游走在各大邊緣部門或邊緣崗位,先后出任市政府辦公室信息科科長、市委政策研究室調研二科科長、市關工委辦公室主任、市文化局文物處處長、市農業局科教處處長、市水利局水庫管理處處長。三年前因為老干部局缺一名副局長,一般說來,只要想繼續進步或只想撈取實惠的人沒有樂意去干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副局長的,后來終于有人想起了許子昊同志。于是許子昊終于在時隔12年后終于升遷了,邁入了副處級的行列。許子昊從科員到正科用了不到一年,從正科到副處用了10多年。

    直到上個月,才有戲劇性的一幕出現。因為檢舉趙國慶“有功”,盡管當時受到了黨內嚴重警告的處分,但一年后就出任云西縣委副書記的鄭一平,15年間已累遷到副市長任上。因受賄和生活作風問題被暗訪的中紀委和中組部聯合巡視組帶走,他一直期待已經擔任省委常委、副省長的衛玉華能出手“拉他一把”,但衛玉華對于“欽差們”的動作顯然無能為力。“獲救”無望后,就交代了他在擔任云西縣委副書記到云州市副市長期間貪污受賄的情況,為了立功,還檢舉揭發了衛玉華收受他50多萬元賄賂的情況,并爆出了一段陳年內幕。

    17年前,趙國慶空降到云州市擔任市委書記,衛玉華無比惱怒,認為趙國慶擋了他的路,但又無可奈何,想把趙國慶的把柄,可惜趙國慶為人比較正派,沒有什么空子可鉆。但卻意外探獲其秘書鄭一平借用趙國慶的名義收受賄賂。后來趙國慶有所察覺,找到鄭一平,鄭一平矢口否認。趙國慶雖然沒有深究但還是將他調離了身邊。

    由云州第一秘變成一個非常委的副縣長,鄭一平自然非常失落,衛玉華以找他談話的名義對他進行試探,伸出了橄欖枝,結果雙方一拍即和。衛玉華找到在省紀委擔任副書記的同學幫忙。因為是市委書記秘書檢舉揭發,顯得比較可靠,再加上個別領導本就對趙國慶擔任市委書記不滿,省委書記辦公會就同意了省紀委的調查。

    后來根據調查的情況看,當初行賄的幾個干部在省紀委的攻勢下都供認不諱。鄭一平指認是趙國慶授意的,趙國慶本人則堅決不承認。

    因為關鍵問題無法落實,金額雖然不大,但又造成了一定影響,省委就決定冷處理,將趙國慶調離原崗位。而鄭一平也受到了黨紀處分。

    鄭一平爆出的這段內幕影響較大,涉及到當時市長陷害市委書記,這兩個人中衛玉華15年間歷任市委書記,副省長,現任省委常委、副省長,而趙國慶15年間歷任省委副秘書長、省信訪局局長,省委宣傳常務副部長,省政協副主席、省委統戰部部長。兩人都是副省級干部,中紀委、中組部聯合巡視組決定向中央報告。

    中央考慮到政治影響,只是以受賄和生活作風腐化為由將衛玉華雙規,而按年齡趙國慶也不大適合再轉任其他領導崗位了,經中央同意,讓其出任省政協黨組副書記、政協副主席以作為變相地補償。

    巡視組找趙國慶談話,說明了前后情況,他這才知道許子昊是由于堅持原則才遭到邊緣化的,而許子昊從來沒有去找過他,他還誤以為是許子昊與他劃清界限,不與他往來呢!

    趙國慶后來專程要許子昊到省里看望他。同時向云州市委提出,考慮安排許子昊到更加重要的崗位上去。盡管中央和省委沒有明確作出結論,但讓趙國慶出任省政協黨組副書記卻是個明確信號,而且趙國慶作為原任的市委書記、現任省里幾大班子的主要領導,提出一個副處級干部的任用意見,市里自然沒有駁回的道理。

    第二天,許子昊來到辦公室剛坐下,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市老干部局局長錢鈞就進來了。許子昊一見錢鈞進來,連忙站起來:“錢部長,您有什么事情叫我一聲就行了,怎么還親自過來?”

    錢鈞哈哈一笑:“許縣長,保密工作做得不錯啊!”許子昊忙說道:“錢部長,現在還不一定呢,反正我就是革命一塊磚,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

    錢鈞捋了捋頭發:“常委會上全票通過,還有什么不一定的,估計上午組織部那邊就要有人找你談話了,至少是李部長,弄不好部長親自出面也有可能。”

    錢鈞雖然是組織部副部長,但排名靠后,在組織部影響力有限,就分管老干部局一塊。排在他前面的還有市委常委、組織部長孫建強,常務副部長李定坤,副部長、市編辦主任周玉山,副部長、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局長吳明。

    剛說完,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許子昊拿起電話:“你好,我是許子昊。”

    電話里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許子昊同志嗎?我是孫建強,上午9:00來部里一趟,我代表市委找你談話。”

    許子昊立即恭謹地回道:“孫部長,您好,我一定準時到。”

    “恩,那就這樣。”

    “孫部長,再見!”

    許子昊掛了電話就見錢鈞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笑容。錢鈞笑咪咪地說道:“部長親自談話,看來對你高度重視啊,我早就知道你小子不是池中物,到時候局里開個歡送會。”

    許子昊忙說道:“局里經費緊張,能省就省了吧!”錢鈞笑道:“開歡送會而已,酒席就由你個人掏腰包了。”

    許子昊爽快地說道:“那沒問題,一切按您說的辦。”

    許子昊去市委大院找了孫建強。從孫建強辦公室出來后,還久久不能平靜,一直回味著孫建強的話:“這次市委研究決定,任命你為中共云東縣委委員、常委、副書記,提名為縣人民政府縣長候選人是慎重的。關于你的有關情況,包括我在內的市委領導們都是清楚的,實踐證明,你是經得起考驗的好同志。盡管以前市委在你的任命問題上受到一些干擾,使你受到了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但你卻仍然能認真做好各項本職工作,我們很感到欣慰。當然了,盡管蹉跎了一些歲月,但我想你也有一些額外的收獲。而且37歲出任代縣長正是黃金年齡,希望你到任后能創造性地開展工作,市委和我都會隨時關注你的情況。這兩天先辦理好交接和其他事宜,下周一我送你上任。”

    許子昊出了市委大門,剛走出不遠就見一輛白色的跑車風馳電掣地向他駛來。說時遲,那時快,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人就被撞飛了出去,一向斯文的許子昊在失去意識前終于忍不住粗魯地罵了一句:“MLGBD,上次當市委書記秘書好歹還干了一個月,這次等了15年才等來個縣長,都還不知道辦公室是什么樣子呢!真TMD操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修仙歸來當奶爸
作者 西窗白
  五百年前,陳曦被空間裂縫吞噬,進入修仙界。   五百年後,他歷經磨難重回地球,才發現地球只...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