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似曾相識人歸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許子昊一直搞不清楚人死了以后會去哪里!盡管他認為自己是一個無神論者但并不影響他對這個問題的思考。想了很久,得不出什么結論。

    他覺得自己的思維很混亂,便不再去想。有一點是肯定的,無論是西方還是東方,無論是地獄還是天堂,那個縣委副書記、代縣長的頭銜肯定是帶不去了,退一萬步說即便帶去了恐怕這個級別也不夠看。

    不過許子昊還是覺得留在東方比較靠譜,起碼語言不存在障礙。許子昊想想就覺得窩囊,就好比是一直在黑暗中行走的人,好不容易看到一盞燈,以為有了希望和方向,結果一不小心被人家一泡尿給澆滅了。他便憤怒地說了一句:“TMD,下輩子老子不當縣長改當交警,讓這些無良司機傾家蕩產,牢底坐穿,尤其是開白色轎車的。”

    突然一陣傳來哄笑,許子昊很是郁悶:“有什么好笑的,牛頭馬面了不起嗎?整天忙著到處抓人,充其量也就是一刑警。都一個系統的,囂張什么啊?”

    “哈哈哈哈……”笑聲更加肆無忌憚。

    許子昊再也按捺不住了,眼睛一睜,直起身子,大吼一聲:“笑什么笑?不用當差嗎?叫法官,呃,不,那個,叫判官,愛怎么判怎么判,上刀山、下油鍋我都認了,人死鳥朝天,愛咋咋的!”

    剛說完,自己首先就愣住了。自己直挺挺地坐在床上,對面站了三個人,都光著上身,一個笑得雙手捂著肚子,一個笑得用手指著他、腳還在跺地,一個一邊笑一邊在擦眼淚。

    許子昊打量了一下四周,目瞪口呆,這不是燕京大學自己的315寢室嗎?這三個人不是室友、同學兼兄弟的沈小天、韓一秋和楊大民嗎?

    前世許子昊雖然和沈小天、韓一秋、楊大民三人關系很好,但心里隱約有點怪怪,是什么呢?對,是自尊心作祟。沈小天、韓一秋和楊大民三人雖然都是燕京人但是三人在入學前都不認識,沈小天與韓一秋倒是相互知道對方。

    許子昊與他們三人相處地很融洽但又隱隱地保持著一絲距離。因為那時候雖然不知道他們三人家里是什么背景,但根據平時的蛛絲馬跡判斷應該是官宦人家的子弟,或許是怕別人說自己攀龍附鳳吧,他一直很小心地處理與三人的關系。既不生疏也不貼近,直到畢業工作第三年才知道沈小天的父親是燕京市城西區的副書記,韓一秋的父親是燕京市公安局副局長,楊大民的父親是民政部辦公廳副主任。

    后來畢業后與三人依然保持著聯系,但從走背運后就慢慢開始疏遠他們了,沈小天、韓一秋、楊大民后來還曾一起專程去云州去看望過許子昊,那時的許子昊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幾年的時間,沈小天的父親已經是燕京市城東區區委副書記、區長了,韓一秋的父親是燕京市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楊大民的父親是民政部救災司司長,都是正廳級。如果隨便幫一把他這個科級的小干部當然是易如反掌。沈小天也已經是燕京市城西區經貿委副主任,楊大民進了部隊當了副團長,只有韓一秋在公安機關要熬資歷級別低一點,擔任燕京市鼓樓區公安分局經偵大隊副大隊長。沈小天他們主動提出想辦法把他調回燕京,安排個副處級的職位。許子昊盡管心里感激,但始終拉不下面子,不愿意接受同學的施舍,而且也不愿意黯然離開云州。對于他們的好意也就直接拒絕了。三番五次地遭到冷遇,沈小天、韓一秋、楊大民也感覺熱臉貼了冷屁股,后來不歡而散,趁興而來,敗興而歸。

    現在想想,他們能圖自己什么,不就是看在同學的友情和兄弟的情分上幫襯自己一把嗎?而可笑自己為了可憐的自尊心,拒絕了幫助,更傷了他們的心。而且回顧自己短暫的一生,幾乎沒有去真心地交幾個朋友。校園里的友誼是最真誠的、最不具有功利性的。起碼拿沈小天、韓一秋、楊大民來說,對自己確實是真心相待的,而自己卻沒有能夠珍惜這份用四年同窗換來的珍貴的友情,真是慚愧。

    許子昊想到這里,目光不斷地在三個人臉上掃來掃去,交織著感動與悔恨。而這表情在這環境下卻顯得很是詭異。

    韓一秋怪叫到:“老大,你搞什么啊,一會縣長交警,一會牛頭馬面,這都哪跟哪啊?你不會是中邪了吧?”沈小天和楊大民一聽也忍住笑上前左瞅瞅右看看。

    其實許子昊在寢室四個人中年齡是最小的,因為許子昊是燕京大學團委組織部長,經濟系團總支副書記,班級團支部書記又是寢室長,所以大家自動忽略了他的年齡,均以老大相稱。

    許子昊被他一說這才回過神來。忙問道:“今天哪一年?多少號?星期幾?”

    沈小天、韓一秋和楊大民三人都跟看外星人似地看著許子昊,楊大民詫異地問道:“老大,你是不是被牛頭馬面嚇傻了?問多少號、星期幾還能理解,居然還問出哪一年出來?”

    許子昊訕訕一笑口中說道:“口誤,純屬口誤。剛才做了個夢,還沒回過神呢!那個,日歷在哪,我看一眼。”心里卻在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在期盼什么。韓一秋一邊轉身去拿日歷,一邊嘴里還嘟嘟囔囔說著:“不正常,絕對不正常……”。

    許子昊接過日歷一看,1991年6月22日,農歷五月十一,星期六。許子昊還不放心,壓抑住心中的狂喜,拿著日歷,連鞋都沒穿,直奔衛生間。其余三人目瞪口呆!

    許子昊看著衛生間墻上的鏡子里那人英俊的臉龐,高挺的鼻梁,清澈的目光……這個二十來歲的少年不正是自己嗎?

    許子昊喃喃自語道:“果然是玉樹臨風、儀表不凡、高大威猛、英俊瀟灑。”

    圍在衛生間門口的沈小天、韓一秋和楊大民聽得直翻白眼,許子昊轉頭對著他們指了一下衛生間的鏡子,“看見了嗎?鏡中的人就是人稱山崩地裂,水倒流,鬼見愁,美貌與智慧結合,英雄與俠義化身,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的燕大校草級帥哥。”說完,推開三個瞠目結舌的室友,往床上一坐。

    沈小天掐了一把韓一秋,韓一秋大叫一聲:“你干什么啊?”

    沈小天問道:“痛嗎?”

    韓一秋齜牙咧嘴地說道:“廢話,當然痛了。”

    沈小天點點頭:“看來,果然不是做夢。”

    許子昊在自己的床上翻了半天,沒翻到香煙。就轉頭對韓一秋說道,“一秋,呃,那個老三,給哥上根煙。”

    韓一秋對于許子昊的轉變一時還沒適應過來,沒有反應。

    楊大民忙遞了一根煙過來:“老大,阿詩瑪。”

    許子昊斷然拒絕:“不行,不能把嘴養刁,就抽老三的紅塔山。”

    楊大民一樂:“紅塔山還比阿詩瑪貴一塊錢呢!”

    許子昊笑笑說:“既然這樣,那就阿詩瑪吧!”然后把煙往嘴里一叼,反應過來的韓一秋趕緊給許子昊點上。

    許子昊吸了一口,瀟灑地吐了一個眼圈。沈小天羨慕地說道:“老大就是老大,同學四年沒見過你抽煙,竟然是深藏不露。”

    韓一秋和楊大民看到一向保持距離的許子昊居然與他們“同流合污”,興奮不已,韓一秋贊道:“老大果然是馬中赤兔,人中呂布,抽煙都這么有型。”

    楊大民也不甘落后,立馬反駁:“呂布算個屁啊,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我看老大起碼也是曹操,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

    許子昊立即攔下話頭:“打住!這都哪跟哪啊?風馬牛不相及,抽根煙而已,又是呂布又是曹操的。你們三個都坐下,有件事安排一下。”

    三人立即圍坐成一圈。許子昊說道:“你們剪刀石頭布,誰贏了誰晚上請大家喝酒,也別破費,就安排在學校后門的那個叫什么餐廳來著?”沈小天立馬回道:“學苑餐廳。”許子昊說:“對,就那學苑餐廳,你們誰贏誰請,今天不醉不歸。”

    三人都爭先恐后,搶著請客。最后一致決定,三人合請。

    晚上在學苑餐廳包廂里,大家觥籌交錯,推杯換盞。快結束時,許子昊表情一整,說道:“眼看就要畢業了,畢業后我就要與你們各奔東西。我們能在燕大相識本就是緣分,都說人生有四大鐵:一起同過窗,一起下過鄉,一起扛過槍,一起分過贓。一起扛槍是沒機會了,一起下鄉也錯過那個年代了,一起分贓目前看來也暫時無法實現。我們一起同窗四年,而且在一個寢室生活了四年,這份同學友誼和兄弟情分是錢買不到的。你們估計家里都會有安排,而我打算回云州,我已經想好了,準備走上仕途,所以我真心地希望我們能共同進步,相互扶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黑科技研發中心
作者 凡核桃
  一個位於深山老林中的研發中心,卻彙集了全球所有人的目光,只因這裡不時流露出一項成果,就引動...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