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君子好逑窈窕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許子昊來到樓下,對面的樹蔭下正站在一個身著白色連衣裙的女子,淡掃蛾眉,明眸皓齒,端的是艷如桃李,冷若冰霜。

    許子昊感覺在夢里一般。隔著十幾米,呆呆地看著吳瓊。心里正譴責自己,前世居然能“理智”地分手,所有的決定中,這個決定是最不理智的。

    “看夠了么?”吳瓊已經來到了許子昊面前。

    “沒,沒看夠,一輩子都看不夠。”許子昊傻傻地回道。

    吳瓊點了點許子昊的額頭,說道:“傻瓜。”

    許子昊立即回道:“對,你說的對我TMD就是個傻瓜,我決不放棄你,決不!”

    吳瓊羞紅了臉,扭了他一把:“子昊,胡說什么呢?別人都看著呢!”

    許子昊這才回過神來,一看周圍,不少學生正在看著這對金童玉女,指指點點的。寢室樓上居然還探出了好幾顆腦袋。

    許子昊拉過吳瓊手,瀟灑地一笑:“談自己的戀愛,讓別人羨慕去吧!”

    吳瓊低著頭,哪里還有冰山美人的模樣,想抽出小手,沒抽動,便由著他握著。嘴里還不停地說著:“真是的,也不看地方……”

    雖然怪許子昊不分場合,可吳瓊心里自是暗喜,這個榆木疙瘩終于開竅了,哪有平時連談戀愛都一本正經的模樣。

    “瓊兒,我以后就叫你瓊兒了,我覺得叫瓊兒比叫瓊瓊好聽,你說呢?”

    “什么瓊兒、瓊瓊的,你有問過我同不同意嗎?”吳瓊不滿地說道。

    “那我現在問你,你同意嗎,瓊兒?”許子昊嬉笑著問道。

    吳瓊白了許子昊一眼:“同意不同意你不都叫了嗎?”

    許子昊說:“那可不行,你既然要我問了,而且我已經問了,那你就得回答。”

    吳瓊過了半天才用蚊子一般的聲音“恩”了一聲。

    許子昊拉著吳瓊走到學校中間湖邊的小樹林里。

    “瓊兒”許子昊深情地看著吳瓊,“你愿意嫁給我嗎?”

    吳瓊臉一紅:“哪有問這么直接的,再說我們還小。”

    許子昊繼續說道:“瓊兒,我昨天做了個夢,夢到你離我而去,嫁給了別人,我醒來后,好久才平靜下來,你知道嗎,我真的怕失去你。如果真是那樣,我會一輩子不能原諒自己的。”說著眼淚就留了下來。

    吳瓊的雙手輕輕地捧了許子昊的臉龐,輕聲說道:“夢都是反的,再說,我怎么舍得離你而去呢,只要你不放棄我,我決不會離開你的。”

    許子昊擦了一把眼淚,說道:“我決不放棄你,誰也別想攔著我,就是你爸也不行。”

    吳瓊撲哧一笑:“你知道我爸是誰嗎?”

    “吳天行”許子昊脫口而出。

    吳瓊驚訝地看著許子昊,“你怎么知道?”

    許子昊看自己說漏嘴了,忙說道:“猜的。第一,平常能看出來,你是高干子女;第二,高官里姓吳的,年齡又比較吻合的就只有吳叔叔了;第三,我在報紙上見過吳叔叔的照片,跟你有幾分相似。”

    吳瓊捂著嘴笑道:“我爸跟你很熟嗎?還一口一個吳叔叔,再說我像我媽多一點。”

    許子昊嘿嘿一笑:“我跟吳叔叔不熟,可我跟他女兒熟啊。”

    吳瓊說道:“你不擔心你的吳叔叔不讓我們在一起?”

    許子昊收起了嬉皮笑臉,正經地說道:“怕,真的怕,但這不能成為我退縮的理由。我們現在年齡還小,只要給我三年,最多五年時間,我一定要干出一番事業。不當個縣長、書記,我絕不向你爸提親。”

    吳瓊撅著嘴:“你不提親,我怎么辦?我不管你是許縣長還是許科長,你都得提親。”

    許子昊看著吳瓊漂亮的眼睛說道:“那你愿意等我嗎?”

    吳瓊嬌羞地說道:“我愿意,我會一直等著你。”

    許子昊把吳瓊猛地拉到懷里,嘴巴吻上了吳瓊的櫻唇。吳瓊如觸了電一般。許子昊左手撫摸著吳瓊的頭發,右手擁著吳瓊,輕輕吮吸著吳瓊的嘴唇,撬開了吳瓊的牙關,舌頭試探地向里伸去,吳瓊的舌頭也生澀地回應著,很快纏到了一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才分開,都大口地喘著氣。

    許子昊舔了添嘴唇:“感覺真好。”

    吳瓊紅著臉說道:“真是無賴,初吻被你搶走了。”

    許子昊遺憾地說道:“早該搶走了,我正后悔下手晚了。”

    吳瓊嗔罵道:“死相。”

    許子昊突然緊張地問道:“瓊兒,假如在三五年里,吳叔叔非逼著你嫁人怎么辦?”

    吳瓊笑道:“不會的,我外公會護著我的,我爸媽也沒有那么霸道,再說,我不點頭,他們還會綁了我出嫁不成?”說到后面已經低不可聞。

    許子昊松了一口氣:“等工作落實了,我想去拜訪一下叔叔、阿姨可以嗎?”

    吳瓊說道:“不可以!”

    許子昊又緊張了:“為什么不可以?就以你同學身份也行啊!”

    吳瓊羞道:“到時候我先見見伯父、伯母,萬一你爸媽看不上我怎么辦?”

    許子昊如釋重負:“不可能,我爸媽可不是老眼昏花,他們高興還來不及呢!”

    吳瓊說道:“到時候安排合適的時間吧!”一看手表,“糟了,還沒吃飯呢,食堂都沒飯吃了。”

    許子昊說:“我早就飽了”。看到吳瓊驚詫地看著他,就繼續洋洋得意地說道:“都說秀色可餐,看著你就飽了,何況剛才還真的吃了呢!”

    轉眼間就到了畢業分配的時間了。吳瓊回東海有警衛跟著,許子昊不方便送行。辦完有關手續,與學校的老師告別后,在三兄弟的送別下乘火車回到了云州。

    云州是西江省第三大城市,位于西江上游,1990年經國務院批準撤銷云州地區,設立云州市。云州市總人口為680萬,面積4720平方公里,群山環繞,以山地、丘陵為主,山地、丘陵占總面積的90%,下轄云山區、云東縣、云西縣、南云縣、北云縣、鳳山縣、合山縣、保山縣,烏山縣一區八縣。云州也是著名的革命老區,漢族人口占99.5%,有雜散居少數民族瑤族、景頗、畬族、侗族、土家族、苗族等18個。云州市共9個區縣,除去云山區是省級貧困縣,其余八個縣均為國家級貧困縣。

    許子昊的父親許有德早年西江師范大學畢業,現任云東縣第一中學校長;母親柳桂琴是西江醫學院畢業,現任云東縣人民醫院副院長,夫妻倆也算是中高級知識分子。現在加上許子昊,估計這樣高學歷的家庭組合在云東縣也算是蝎子拉屎——獨(毒)一份了。

    許子昊到了云州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又坐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才回到縣一中的家中。

    許子昊在一中也是名人,當年高考就考了就是西江省文科狀元,連帶著以前雖然在云東縣首屈一指但在西江省卻排不上號的縣一中也名聲大顯。對于在這個年代而且又是貧困地區的學子們而言,考上大學是唯一出路,考上像燕京大學這樣的名校更是夢寐以求。因此,云州市不少相當級別干部家庭的子弟也來到云東一中就讀。市教委和云東縣委、縣政府不得不在資金、師資上向云東縣一中傾斜,這下云東縣一中還真的出了名,盡管考上燕京大學的還沒有出現第二個,但后來三、四年里每年考上大學的人數卻逐年增加,直逼云州市一中。

    一路上,不時地與以前的老師或者鄰居們打著招呼,到了家門口,許子昊嘴巴都說干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38082_4_12-m
文娛萬歲
作者 我最白
  這是一個片場暴君肆虐在文娛大時代的故事,一個背負此岸之繁華,成就彼岸之神話的故事——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